打开

探秘龙川杂技:了不起的百年传承

subtitle
河源本地资讯 2021-04-13 22:37

从龙川县第一中学到广场路1号,这段路程需要花费约20分钟,河源市龙川县杂技木偶山歌艺术团现任团员温捷每天中午都要走上一遍,至今已有三年。

三年来,她每天早上6点跟团员们一起在人民广场跑步、提高体力,之后7点半去学校上课;中午与邻年级的两个小伙伴一起前往练功室,下午3小时的时间里需要热身、练基本功、训练个人项目;晚上7点开始排练节目、彩排演习,每一天都简单而规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温捷正在练习节目

一间200平方米左右的排练室里蕴藏着龙川杂技70至90年代的璀璨辉煌,也见证着龙川杂技重生的希望与火种。温捷作为龙川杂技新一代的“种子选手”,承担着蹬技传承人的责任,也担负着传承与发扬龙川杂技的重大使命。

熠熠生辉的历史

龙川杂技曾经有着辉煌璀璨的历史。

这里杂技艺术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早在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张镇江所编的《雷乡野乘》中就有过记载,至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在表演中大量使用生活道具如桌、椅、碗、缸、盘和绳、帽等,强调险中求稳、动中有静。

在丰富的客家文化熏陶中,龙川杂技迅速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得以开花结果,被誉为“南国艺坛一奇葩”,龙川县也因此被誉为“岭南杂技之乡”。

而杂技木偶山歌艺术团的前身最早则可以追溯至1953年郑马乡汤湖村的一支业余杂技队,后经过收编重组于1956年正式成立龙川杂技团,其节目《咬花》曾获省汇演一等奖;在60年代不断地自我进步下,龙川杂技70年代开始迎来了发展的上升时期,曾前往广州中山纪念堂和红星剧场为外宾演出,并两赴惠阳为坦桑尼亚军事代表访华及人民解放军军事会议进行献艺演出。

80年代,节目《足蹬椅子顶》曾被评为广东省“鲁迅文艺奖”三等奖,《双蹬技叠》曾被评为第二届广东省“鲁迅文艺奖金”杂技节目奖。《南方日报》曾多次用醒目标题专门刊登有关龙川杂技团献艺演出的报道与新闻特写文章。

龙川杂技的精湛技艺更是在90年代赢得了海内外艺术家的关注,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曾前往香港宋城进行为期2个月的商业演出,共226场,观众达8万人次。之后更在美国、马来西亚、日本多地倾情演出,进行文化交流。

杂技木偶山歌艺术团现任总教练张顺利曾见证参与了龙川杂技的辉煌时刻,1992年他以学员身份入团,所表演的节目铿锵有力,高难惊险、新奇引人。曾多次随团到各个国家和地区演出,主要有“水流星”“晃板”“单杠”“跳板”等节目,惊艳四座。

29年的时间里,张顺利从一名学员,到杂技舞台上的“中流砥柱”,再到如今也成长为教授新苗子的“引路人”,也是伴随着龙川杂技由“麻雀”变成“金凤凰”,一次次浴火涅槃,飞出大山不寻常的历练。2020年,他更是凭借龙川杂技入选第六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传承人。

张顺利教练1996年赴日本演出

重新出发的突围

但身为传统文化民粹的龙川杂技并非一帆风顺,在日益丰富的娱乐活动和外来元素冲击下,也曾面临人才流失的失落期。

直到2017年,龙川杂技才迎来了转机。杂技木偶山歌艺术团现任副团长杨水萍向记者介绍,龙川县委县政府重视振兴文化,特别是2018年龙川杂技入选广东省第七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更决心打造客家古邑文化品牌。于是在原有的龙川县杂技团、龙川县山歌剧团以及龙川传统木偶剧基础上,合并组成龙川县杂技木偶山歌艺术团,并面向全国招收了10名杂技新苗,温捷便是其中之一。

学员训练转圈项目

在杨水萍副团长看来,目前杂技团的困难和问题还有很多,“我们毕竟是县级剧团,还是井底之蛙,技术、硬件、软件都比较欠缺,不仅缺少人才,也缺少优秀的杂技编导。”

而张顺利教练也深知杂技是一个苦功夫,光依靠天赋的身体条件是不够的,更需要后天的狠功夫苦练,现在很多孩子都不爱练,“练单蹬的话,可能需要1年多,但是双蹬的话,没有个2、3年是上不了台的。”张顺利说道。

光是为了练好蹬技,40斤的瓷缸需要蹬个千万遍才能有点门道,平常张顺利都会和其他教练一起守在旁边,尽可能避免学员在训练中受伤。但事实上,受伤与眼泪早已是温捷等人的家常便饭。“每天掉眼泪、流血都很正常,眼泪擦干了一样爬起来、一样去做动作。”杨水萍副团长说道。

教练指导学员练习动作

曾经是“棍棒之下出高徒”,但如今张顺利和杨副团长更相信“讲道理”的力量,无论是教练的悉心指导,还是团长的温柔关怀,都得到了孩子们的理解与感谢。温捷向记者说道,“团长平时就像是朋友,不开心了就会跟我们谈心,帮助你解开心结。”

众人一心的重生

龙川杂技团目前规模不大,只有10个学员,7个教练,2个生活老师和1个文化课老师。但每个人都一心想要振兴龙川杂技。

温捷因兴趣与杂技结缘,最初也因苦累而显露脆弱,但始终未曾想过放弃。“刚开始没想到会这么辛苦、这么累。坚持不住的时候会哭鼻子。但是因为有很多人都坚持不下来离开了,所以我就想着我一定要坚持下来,一定要练好杂技。”温捷向记者说道。

在练习的过程中,道具难免会有所损坏,这对于她们来说早已习以为常。拍摄间隙温捷的八方桌道具就曾突然出现问题,不得不暂停进行修理。

在下午的排练时间里,杨水萍副团长经常会坐在一旁,观察着每一位学员的状况,并在休息时与学员进行交流。

杨水萍副团长休息时间与学员交流

杨水萍副团长始终认为龙川杂技想要“走出去”,传承先辈们的优秀成果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要勇于创新、跟上时代的脚步。去年,杨水萍副团长请来了一位省里知名的编导老师为学员们进行培训,她直言这是杂技团省吃俭用、学员们割舍假期,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的跟大咖老师学习进步的机会。

杂技团中的每一位学员都是杨水萍副团长亲自挑选出来的,她时常因为肩负着这些孩子的前途命运而感到责任重大。在她看来,学员们就如同她的亲生子女一般,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幸福,有一个好的未来。

“等到把孩子们交还给父母的时候,如果没能学好技术,我真的对不起他们,也对不起他们的父母。”杨水萍副团长说道。

张顺利教练从市级、省级的比赛和晚会出发,一步步脚踏实地的为学员们积累演出经验,描绘着龙川杂技的新蓝图。在他的带领下,温捷等人都有着自己朴素而不凡的梦想,那就是成为优秀的杂技演员,能够走出龙川、走出河源、走向全国,甚至是有机会走向世界。

学员彩排演出节目

而杨水萍副团长更时刻惦念杂技前辈们所传递的“杂技是从人民当中来,也要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记挂着由乡贤组织的龙川杂技爱心团队三年来雪中送炭的资助与支持;怀揣着打造一支技术过硬、专业强劲、艺术效果更上一层楼、行业档次更加高标准,能够代表杂技艺术进行交流学习的新时代杂技团队的夙愿。

杂技既要苦功夫、更要多磨练,且看龙川杂技这只从山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如何在五彩缤纷的艺坛上再现风采!

来源 |龙川新闻 暨南大学融合传播训练营龙川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