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知否》:霁月清风的盛长柏,完美背后,藏着一份永保清明的无奈

subtitle
咖啡里的云 2021-04-13 18:08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盛家长子盛长柏,令人击节赞叹。

盛长柏其人,盛府嫡长子,从小被宠爱长大,不论是祖母还是亲生父母都对他十分重视。

盛长柏知识过人,他与顾廷烨是多年好友,两人相识是因为一场投壶比赛。

在男权封建时代,如果父亲盛紘是家里的太阳,那盛长柏就是盛府的月亮,地位仅次于父亲。

盛家二子,盛长柏如清风霁月,不是盛长枫太过差劲,而是盛长柏太过耀眼。

作为盛家的嫡长子,盛长柏不仅有一位配享太庙的外祖父,更有一位出身勇毅侯府嫡女的盛老太太。

盛家老太太的无私付出,给盛长柏做了表率。

盛老太太一生都活得炽烈,年轻时候遇见探花郎,一眼毁终身。

堂堂的勇毅侯府嫡女,却被一个小妾欺负,甚至被害si了孩子,丈夫的宠妾灭妻给她留下的伤害是不可弥补的。

可盛老太太没有报复盛家,反而是克服一切艰难独自撑起整个盛家。

她所做一切只是为了成全自己年少时候的情谊。

盛老太太拒绝了娘家想要将庶女嫁给盛紘的提议,她一个人教育盛紘,给他娶高门闺女,教他为人处事,官场哲学。

最后落得个没有一个血亲的结局,儿孙满堂的盛紘,却也不是跟她一条心。

身边有这样一个祖母,饱读圣贤书的盛长柏如何能不敬?

在长柏的心中,盛老太太的事迹远比书里的故事来得生动。

而其母亲王若弗的“光明磊落”,养成了长柏正确的三观。

盛家老太太曾经说过,大娘子是好的。

在盛紘与王若弗之间,老太太其实一直都是偏向王若弗,屡次三番地责骂盛紘立身不正。

盛老太太的眼光毒辣,挑儿媳妇的水平也是一流的。

盛老太太曾经对盛明兰说过,不相信长柏兄妹三个是凭空长这么好的,大娘子的功劳也是有的。

而王若弗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耍心计,所以她输给了林噙霜几十年,但也给了子女一个正确的三观。

事实证明,王若弗虽然为人蛮横,心思愚钝、智商堪忧,但本性不坏,作为正室,至少从没有出现过坑害庶子庶女的事情。

一个好的环境,一个不受父母影响的家庭,才有了长柏的健康成长。

林噙霜的心计,祸害了盛家,也成为了一个反面教材。

而长柏,从小生活在父母和林噙霜的硝烟之中,却无论头脑、三观、行事风格都颇留余韵,令人膜拜。

也许正因为此,长柏也养成了老成持重、沉默寡言的性格,对待任何事物都很公正公平。

而且长柏对妾室这种“生物”天生反感。

究其原因:

一是盛家两位祖父和父亲都宠妾灭妻,内宅一片乱,整天斗争不得安宁,影响家族的荣誉,甚至造成家门不幸。

二是长柏从小看着父亲宠爱林噙霜忽视自己母亲,让母亲一直被林噙霜压制着,怕娶了妾室海氏会被妾室欺负。

长柏一开始的官职很低,但他从来没有任何的抱怨,努力做出成绩,一点点发展自己的仕途。

他没有依靠任何关系,全是靠自己的努力和才华,才能平步青云,年纪轻轻即金榜题名,入选翰林院,官绶庶吉士。

长柏凭借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让盛家壮大,凭借超高的情商以及观察力在暗潮汹涌的官场上谋得生存之道,让盛家在改朝换代中依旧安稳。

盛长柏,深明大义,顾全大局,有理想,有手段,有魄力,懂隐忍,识进退,不迂腐。

这是长柏之幸,同时长柏也对得起这份幸运。

少年得志,春风得意,锦绣前程可以说是人人羡慕。

但是这个时期的盛长柏,却丝毫不顾及声名狼藉的顾廷烨,一点都没有在意自己的前程,和他继续交往。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给了顾廷烨很多的帮助。

虽然长柏与明兰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但是长柏从小对明兰都很维护。

他欣赏明兰的聪明、果敢、睿智,也懂明兰对自己的好。

同时,他也心疼明兰的懂事,知道明兰在家中生存的艰难。

如兰欺负刚刚没了母亲的明兰时,长柏会说:

她比你小一岁多,又刚没了卫姨娘,你可不许欺负她。

华兰让丫鬟去打听林噙霜在盛紘面前的动静时,他又会说:

你又去打听了,父亲已经吩咐不许多问,你怎么总也不听,成日打探像什么大家小姐的样子。

当林噙霜在被送进庄子以后,长枫曾经向盛紘求情想要接她回来,盛紘似有松动,却被长柏坚决地拒绝了。

他只是对盛长枫说:

你看看家中的姐妹,除了四妹,哪个不是夫妻美满,儿女绕膝,若非林姨娘,四妹的姻缘焉会至此?身为妾室,非但对老太太和太太无半分敬畏之意,连老爷的主张都不放在眼里,胡作非为,仗着什么,还不是有你这个儿子!

长柏不是不懂,只是不愿意说出来。

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是以林噙霜为教训,绝不让悲剧重演。

对父母来说,长柏是一个从来不用操心的“天使宝宝”,学习好,品行好,性格好,样样拿得出手。

对弟妹来说,他是一个学习的标杆,有威严又有温情。

对朋友来说,他重情重义,两肋插刀。

而对妻子来说,他就是那个最值得嫁的男人,不仅仅因为他的优秀,更因为他明辨是非,有担当,且专一拒不纳妾。

古时男子,妻妾成群,成婚之前也多有通房,当时主流意识如此,无人以对错论此事。

盛府主君盛纮本是一妻多妾。

长柏的至交好友顾廷烨,幼时被小秦氏塞了无数个通房,当时可以说是年轻不懂事,被捧杀而不自知,但是功名未有时却收了个“柔软不能自理”的外室朱曼娘。

至于长柏的弟弟长枫,那更是一屋子的莺莺燕燕。

这些男人,或主动、或被动地都成为“多情”之人,唯独长柏是个例外。

作为家中的长子,长柏不像父亲那般优柔寡断,他看待任何事情都很透彻,是个非常明事理的人。

在长柏心里,他希望自己可以找一个品性高洁、真心相爱的人,然后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

父亲盛紘千挑万选,细细斟酌,为长柏选择了日后对仕途有助力的清流海家。

海氏是江宁海家的嫡出二小姐,书香世家,满门清贵,父兄皆在朝为官。

海氏容貌虽并不出众,但品行端方,长柏给予她极大的珍重和信任。

长柏娶妻的第二天,夫妻俩人一起去给父母请安。

话说婆婆儿媳天生为敌。

原本大娘子就对自己这个儿媳妇不甚满意,自然就摆起婆婆的款儿,给媳妇立规矩:

需要你生儿育女、早晚听训、伺候公婆、辅佐丈夫都不可懈怠。

很明显王若弗是在给儿媳妇下马威。

本来这在封建时代,婆婆压媳妇是很平常的事,一般丈夫会给足自己母亲面子,然后私下安慰新娘子几句,这样就已经不错了。

男人搞不定婆媳关系,在古代,最吃亏的是媳妇。

比如华兰嫁给袁文绍前十年,也吃了不少苦头。

因为袁文绍愚孝,不敢站出来维护妻子,任由母亲欺负华兰,华兰只好忍气吞声。

直到袁文绍醒悟过来,华兰日子才好过一点。

明兰之所以同意嫁给顾廷烨,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顾廷烨告诉她可以分府别住,不用每天看小秦氏的脸色。

虽然后来婆媳两人不断交锋,但因为顾廷烨坚定地给明兰做后盾,所以在小秦氏来挑衅的时候,明兰才有底气一次次碾压她。

不要说古代,现代很多男人都是这样。

但凡妻子抱怨一句,说说婆婆的不是,他们就会用“我妈也不容易”来堵她的嘴,让人一口气上不来活活噎死。

可长柏呢,看了看妻子局促不安的样子,心有不忍,于是毫不客气又不失礼貌地替妻子怼回去:

夫妇一体,需得各司其职,方能后院安稳。儿子,替不了新妇生育。新妇,也不必替我承担前程的重担了。

一席话说得王若弗哑口无言,海朝云低头窃笑。

由此看出,长柏并不一味地墨守成规,对于一些程式化累赘的繁文缛节,是会变通的。

第一天长柏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提醒母亲:凡事要讲个理字,如果婆婆无理取闹,苛责儿媳,在我这里是过不去的。

面对海氏怀孕,王若弗抓住机会往自己房里塞通房,说他读书工作辛苦了,该有个知冷知热的人。

长柏就说爹爹挣钱养家更辛苦,您有好的先紧着爹爹吧。

王若弗被气得半死,却半分好处没有捞到。

可见,长柏是实力护妻。

后来王若弗和海朝云基本就没什么婆媳矛盾了,长柏可谓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一直站在有理的那一方,不偏袒,不纵容。

没有人敢在长柏面前装神弄鬼,长柏也不会被人轻易拿捏。

海家愿意把女儿下嫁给长柏,也是看中了长柏的人品和潜力。

其实表面上看固然是海氏下嫁给长柏,但实在倒是一场强强结合的挑选。

作为盛家将来的继承人,长柏身上没有花花公子之气,而是为人扎实,人品过硬。

在朝堂上,长柏也能韬光养晦,维护好家族的利益。

对外,他勇于承担义务;对内,他能保护和尊敬海氏。

加之盛老太太是勇毅侯府的独女,盛华兰又和伯爵府袁家攀亲,固然临时实力不如海家,然则将来也会有逾越和逆袭的可能性。

总之,海家能将女儿嫁给长柏,也说明海家老爷是一个十分睿智和有识人本领的人。

盛长柏最光芒万丈的一段戏,无疑是盛老太太被人下毒的那一场戏。

其实在此之前,我们看到,不管王若弗和林噙霜之间如何争斗,长柏几乎都是不管不问的。

一则林噙霜即使是小妾,但也算得上长柏的长辈,所以他从不掺和到两个女人之间。

二则长柏是一个男人,最见不得的就是勾心斗角,谋算人心的黑暗。

但盛老太太这件事对于长柏来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盛老太太养育了整个家族,这可是至亲啊(莫提血缘关系)。

至亲被人谋害,这家子人想的不是寻找真相、惩治凶手,而是每个人都各怀鬼胎。

盛紘想的是面子,王若弗想得是甩锅,一班牛鬼蛇神的亲戚想的是脱罪捞人。

嘴脸之丑恶,让人不愿意多看一眼。

如果这样恩重如山的养育之情,都可以拿来计算和讨价还价,那么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待价而沽的?

而长柏赶回来处理这件事,杀伐决断,不姑息自己的生母,不怕得罪舅舅家,不在乎自己的前程,但是也有手段没鱼死网破。

实在令人钦佩。

盛老太太中毒,性命堪忧,下毒之人正是盛长柏的亲姨母和亲生母。

事出突然,幸得明兰有勇有谋、查明真相,可到底是势单力薄,王家老太太纵横谋划、咄咄逼人。

王老太太利用盛紘的心理,强硬要求将此事捂在家里,不能报官,盛紘为官声清誉,犹豫不定。

眼看着明兰关心则乱,就要失了分寸,幸得海氏送信给长柏,使得长柏跟顾廷烨得以及时赶回。

王若弗在看到儿子之后,觉得自己终于有个依靠了,但是未料到儿子才是最狠的。

长柏穿着一身半旧的青袍,鬓发凌乱,满目风霜。

他的眼光很是凌厉,特别像自己的外祖父:

姨母毒害我祖母,哄骗我娘,好端端一个家被她搅得天翻地覆。外祖母还希望我莫追究吗?我父不肯放过姨母,外祖母居然要以我娘和我相要挟,逼我父就范,难道我和我娘不是王家的骨肉?

面对外祖母故意混淆,长柏处之泰然,以情晓之、以理服之,最后以辞官相胁,迫盛王两家认罚。

无计可施的王家老太太只好以死博同情。

哪知盛长柏说到:

若能替死,世上还有罪犯伏法吗?

言外之意:sha人偿命,天经地义。

长柏神色冷清,说话掷地有声,不仅能拎得清,而且不卑不亢。

如果不是长柏的沉着冷静,坚持到底,祖母的心会寒,盛家的前程也怕是难分明。

尤其是长柏说的那句话:

这世上,血亲不血亲难说得很哪。这么多年,老太太为了这个没有半点血缘的家,穷尽心血,一片慈爱纯然肺腑。而姨母呢?她可是我骨肉相连的至亲哪,却明知一沼事发是极刑之罪,却依旧诓骗我母亲给祖母下药。外祖母,举头三尺有青天,难道非要让天地神灵都知这世上之人皆是忘恩负义之辈吗?

长柏的这番话,是剧中关于世间道义,关于人文的巅峰之解。

世间多少人,跳不出血缘这个圈,因为血缘关系,而模糊了是非曲直。

长柏有主见,绝不会包庇犯错之人,即便是自己的长辈也绝不放过。

这样的公平不同于明兰的豁出全部。

可以说如果没有盛老太太,绝不可能有盛明兰的衣食无忧。

所以,明兰对盛老太太的回报是感人的,但也是意料和情理之中的。

可长柏不同,护着盛老太太的代价就是伤害骨肉至亲,甚至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和姨母。

但是长柏义无反顾地这样做了。

判断一个人对自己好的标准,不是让你得到了什么,而是他付出了什么。

盛长柏的付出让人吃惊,这也是他的最可贵之处。

最后,长柏当家作主罚他的母亲王若弗前去盛家老宅去祠堂礼佛十年,而康姨母更是毫不留情地被送到慎戒司。

长柏对这件事情的处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克服种种压力,只因他明白祖母恩惠的山高海深。

这行事作风,惊得他老爹盛纮都不敢说一个字,其他人也都心服口服,不再有异议。

有人说,长柏在这件事上非常理智,甚至从头到尾不曾流露出任何情绪。

仿佛他正在办的这件案子,和他办的其他案件没有任何不同。

仿佛那不是他的奶奶,而是任何一个需要申冤的百姓。

他就应该匆匆赶来,义愤填膺,情绪激动愤慨一如明兰一般,遇神sha神,遇佛sha佛,对待外祖母毫不留情面。

长柏整个过程中的冷静,没有任何情感的波动,似乎是个败笔。

但我觉得编剧让长柏如此处理这件事情的方式,很值得细细品味。

如若长柏如明兰一般,我们必定是会感动不已。

可感动过后,恐怕不会留那一丝丝对人性或者说人情无奈的叹息了。

这正是对盛长柏这个人物极为高级的塑造。

它让我感受到长柏在这个家庭成长过程中,必然会有“总留一丝清明”以及随之而来的堵在心口说不出的郁闷。

这才正是精彩所在。

在盛长柏的身上,我看到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他没有因为父母的宠爱,恃宠而骄。

他没有因为自身的优越,不分是非。

他敢作敢当,值得任何一个女人托付终身。

盛长柏的人生,虽然平淡无奇,循规蹈矩,但他却活得最有价值。

生于那个乱世,每天的事情都变幻无常。

一如顾廷烨,几乎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的难题,不是被人算计,就是自己意气用事,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但在盛长柏身上,很少会留下把柄,滋生祸端。

包括娶妻生子之后,他也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从来不像别的男子那样,撇下自己的妻儿,出去风流快活。

并不是长柏不懂风花雪月,而是他能克制自己的欲望。

出身于官宦世家的盛长柏,家里并不太平,但是却能秉性端正,有勇有谋,可以看出环境对一个人成长,虽然重要,但是并不是首要的条件。

顾廷烨盛长柏家里,可以说是都不算怎么太平,顾廷烨处处逆境,成长为一代英雄。

而盛长柏,却在盛家这种勾心斗角的宅门下,长成了一个谦谦君子。

由此可见,坏的环境虽然能毁掉一个人,但是有时候,也能成就一个人。

盛长柏,真真是“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END~

(图/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