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战国风云之三家分晋(十)

subtitle
神棍杂谈 2021-04-13 16: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了秦穆公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同意用晋惠公的儿子来当人质实际上是为了培养下一代亲秦的晋国国君,为此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果然在晋惠公死后,他的儿子回到晋国,当了新的晋国国君,也就是晋怀公。然而这一次秦穆公的如意算盘又打错了,晋怀公不但不亲近秦国,还时时刻刻把秦国当作敌人一样的防备,面对这种情况,秦穆公除了心里骂街以外又开始了物色新的人选,毕竟还有一个比晋怀公更应该当晋国国君的人还流浪在外呢。这个人选自然就是后来的霸主晋文公,当然他现在还是叫姬重耳。

下面咱们就来详细聊聊重耳的流亡生涯,说之前先聊聊重耳的流亡路线,在之前,无论是《左传》,《国语》,《吕氏春秋》,还是《史记》对于重耳的逃亡路线都是毫无争议的一致,狄,卫,齐,曹,宋,郑,楚,秦。不过在2008年发现的清华简里面却有不同,不同的地方在于重耳从狄走了以后不是先去了卫,而是先去了齐。也就是狄,齐,卫,曹,宋,郑,楚,秦。关于哪个对呢,有一种说法我比较认同,是去齐之前是路过卫,并没有和卫国国君有所接触,只是路过,因为没见到卫国国君所以那次不算到过卫国,当然了,这种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前面说过,重耳和夷吾被晋献公逼的不得不流亡海外,重耳的第一站自然是自己的姥姥家,狄国,当时陪在重耳身边主要的谋士有五个人,分别是赵衰,狐偃,贾佗,先轸,魏犨。

大概其说说这五位,赵衰,算是战国时期赵国的始祖,之所以说是算是,是因为这段时期的历史记载实际上比较乱,比如因为伐霍、魏、耿三国而受封耿(今山西河津)的赵夙,到底是赵衰的爷爷,父亲,还是哥哥都没有定论,按照时间来说爷爷的可能性不大,但是父亲或者哥哥都有可能,所以如果详细说起来估计能说几万字,那样就太乱了,也和咱们的主题无关,所以索性就把赵衰当作赵国的始祖就是了。

狐偃是重耳的亲舅舅,贾佗目前有争议,有人认为贾佗的被晋国灭掉的贾国的贵族,贾国说起来和晋国是同宗,始祖是晋国开国国君唐叔虞的小儿子。但是三国时期东吴的韦昭认为贾佗实际上就是狐偃的儿子狐射姑,因为后来被晋文公封在了贾地,所以改叫贾佗,不过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倒是不重要,反正也是属于打酱油的群演之一。

先轸,晋国名将,而且不是一代,父辈祖辈就是和曲沃桓叔混的,算是晋国的老革命,后面还会有他的戏份。魏犨看名字就知道后来魏国的始祖。介绍到这很多人会发现里面似乎没有后来大名鼎鼎的介子推啊,毕竟据说清明节假期还要感谢他啊,确实,实际上介子推在春秋战国时候的文献里存在感很低,只有在晋文公论功行赏的时候才出现,之前并没有太多戏份,所以所谓的割下自己屁股上的肉给晋文公熬肉汤应该是后人杜撰的,春秋时候贵族的确是不大可能干这种自残的事的。另外所谓的晋文公烧山烧死了介子推也应该是杜撰的,晋文公也没这么二百五,介子推不接受赏赐就和母亲隐居了,晋文公没找到也就算了,并没有烧山的情节,自然也没有用烧焦的木头做成鞋天天穿的事,毕竟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啊。

重耳在狄国生活还是挺滋润的,毕竟是自己姥姥家,每天也就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这期间他舅舅还在欺负其他小国的时候得到了两个姐妹花,大的送给重耳当了老婆,小的送给了赵衰,这样重耳和赵衰就算亲上加亲,成了连襟儿。

重耳在狄国就这样愉快的生活到晋献公死以后,但是因为他不肯继承晋国国君的位子,所以由他的弟弟夷吾当上了晋国的国君,也就是前面说过的晋惠公,但是当上国君的晋惠公对自己的这个哥哥不放心,毕竟在继承的问题上重耳是排在他前面的,于是派出了宦官勃鞮,去刺杀重耳,这里多说两句,在东汉以前宦官不一定都是被割掉生殖器的人,在当时的宦官根据工作需要,有一部分也是不割的,就算割的一般也不是像后来一样整个切掉,而只是把蛋蛋摘走而已。

这位老哥也算重耳的老熟人了,当初晋献公时期就是派的他去刺杀重耳,所以逼得重耳跑到了狄国。这下子他一来重耳又要跑路了,关于去哪大家开会讨论了一番,最后决定去齐国,理由是因为管仲刚死,所以齐国急需要有才能的人才前去投奔,来弥补没有管仲带来的损失,而作为晋国的流亡公子过去投奔,本身就是个活招牌,齐桓公肯定会为了打出齐国求贤若渴的广告而善待他们。

其实这些不过是漂亮话罢了,当时重耳可以投奔的国家并不多,小国一般不大可能为了一个流亡的人而得罪晋国,后来重耳在大国的时候都比较滋润,在小国的时候都比较憋屈就是这个原因。而大国里面离自己近的只有齐秦,秦国就不说了,肯定不能去,晋惠公就是人家给送回国的,那能选的只有齐国了。不管怎么申生的母亲是齐国的公主,多少还是和自己有点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的。

于是重耳等人一直决定了去齐国,因为是逃亡,所以肯定不能带女眷啊,毕竟不是旅游,所以重耳就对自己的老婆说:我这逃亡不一定什么时候是一站呢,这样吧,你等我二十五年,如果我还不能成就什么事业,你就改嫁吧。

他的老婆说道:郎君,你不用去流亡,我一个人就可以前去晋国的国都帮你把国君的位置抢过来。

重耳吃惊的说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他的老婆说道:不是你先开的吗,我今年二十五了,再过二十五年我都五十岁了,还活不活着就不说了,不延迟退休的话我都跳上广场舞了,我还能改嫁给谁,您放心去吧,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在这等着你凯旋归来。

于是重耳挥别了妻子,带着自己的家臣走上了流亡的道路,首先第一站便到了,卫国,卫国和晋国一样也是姬姓国,虽然是同姓,不过就像前面说的,卫国国君对待重耳并不是很上心,甚至没和他们接触就给他们打发走了。究其原因,估计到不是卫国国君抠门,估计是生怕得罪了晋国,毕竟重耳算是潜在的晋国逃犯,虽然是公子不过卫国国君也不打算为了他而得罪现在晋国的法定政府。

没有了卫国的接济,重耳一行自然是生活的很艰难,吃了上顿没下顿,在重耳十几年的环球流亡旅行中只有这段时间是经常性挨饿,比如前面提到的应该不存在的介子推割肉给重耳喝肉汤也是发生在这段期间,除了这个还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五鹿野人事件也是发生在这个期间,五鹿在卫国的境内,大概是在今天的河南濮阳附近的南乐县。

话说重耳一行众人到了五鹿这块实在是饿的走不动了,正好看见了有一个农民在野外干活,于是重耳就去和农民商量能不能随便给他们口吃的,这个农民也是,你想给就给,不想给不给就是了,结果他拿了块土给重耳,意思让重耳吃土,重耳当然就勃然大怒,这时候他的叔叔狐偃就劝他,让他别生气,要是低情商怎么说,那肯定是别和农民一般见识,他们狗眼看人低,懂得个啥啊。而高情商该怎么说?狐偃恭喜重耳说,这是百姓把土地送给您啊,上天赐予您土地的征兆。重耳一听很高兴,赶紧郑重的把土块放在车上,然后饿着肚子高高兴兴的往齐国走去。

此时的齐国国君正是春秋五霸之首的齐桓公,而齐桓公也是很热情的招待了重耳一行人,并把自己同宗的一个公主嫁给了重耳当老婆,让重耳踏踏实实的在这里住下,想住多久住多久。重耳也不客气这一住就是五年。

重耳这时候岁数已经不小了,所以斗志什么的也磨得差不多了,估计多少有些在齐国终老的意思,不过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让跟着重耳的这些家臣重燃了希望,就是晋惠公病重,而他在秦国当人质的儿子,自己偷着跑回了晋国,这一下子秦晋的关系就降到了历史的最低点,可以说就差一个开战的借口了,前面说过想要回到晋国,能借助的力量只有齐秦。齐国虽然收留了重耳,可是并没有帮他回晋国的打算,当然主要也是齐桓公自己也是一脑门子官司,关于齐国的事以后会单讲,所以这里就不介绍了。总之齐国是指望不上了,所以只能指望秦国,而现在秦晋之间闹了矛盾,那正好是去秦国请求发兵帮助重耳回国的好机会。而秦穆公也确实有这个意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