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个特别的频率——7.83Hz

subtitle
大科技杂志社 2021-04-13 14:1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共振与舒曼共振

你也许见过这样神奇的画面:一个人,用嘴巴靠近一个玻璃杯,然后持续发出声音,当音调高到一定程度时,玻璃杯突然被震裂了。

这不是魔术,只是简单的共振原理。再看下面一个例子。

两个相同的音叉,你敲击其中一个,它会振动。这时将它靠近另一个(不直接接触),你会看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另一个音叉也开始发生振动,而且振动频率跟你所敲击的那个相同。

宇宙中的所有事物都以一定的频率振动。一个物理系统有无数个固有频率。当这个系统受外界刺激,作强迫振动时,若外界刺激的频率接近于系统频率,强迫振动的振幅可能达到非常大的值,这种现象叫共振,那些特定频率就被称为共振频率。在共振频率下,很小的周期振动便可产生很大的振动,因为系统储存的动能被激发出来了。

1952年,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的物理学家温弗里德·舒曼教授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要回答地球自身是否具有共振频率(脉冲)这个问题。

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他认为,当一个球体存在于另一个球体内时,会产生电张力。“由于带负电的地球存在于带正电的电离层之内,两者之间应该存在张力,因而地球应该具有特定的共振频率。”

通过一系列计算,1954年,舒曼推断出他认为是地球电离层空间脉冲的频率。他在报告中说,在地球表面与电离层之间的大气中,存在一个可靠且可检测的共振频率——7.83Hz。这个频率,被称为“舒曼共振”(也称“舒曼频率”“舒曼波”等)。

来自雷电的能量

那么,“舒曼共振”是如何产生的?答案是,雷击放电。

在地球表面上空约100千米处,极紫外辐射和X射线等太阳辐射将原子和分子电离,形成一层电子,叫做“电离层”。电离层与地球表面之间形成了一个“空腔”。雷电会激发这种“空腔”,导致空腔在特定频率下像铃一样“响”,从而导致噪声频谱达到峰值。

舒曼共振并非随时都能测量,而只有被“激发”了才能被观测到。在任何给定的时刻,大约有2000次雷暴席卷地球,每秒产生约50次闪电。每次闪电都会产生电磁波,这些电磁波开始在地球表面与电离层之间形成的空腔内传播。在这些波当中,如果某些波的波长恰好相同,则它们会结合在一起,强度增加,从而产生“舒曼共振”。

在太阳系中,除了地球以外,科学家认为其他的星体也有可能存在舒曼共振,例如金星、火星、木星、土星和土星最大的卫星土卫六等。但是由于缺乏对波导参数的了解,对太阳系行星和卫星上的舒曼共振进行建模非常复杂。如今,尚没有现场能力来验证结果。

重要的应用价值

一开始,科学家曾认为舒曼共振仅限于大气中,只能从行星表面观察到。最近,美国宇航局空军卫星上的“矢量电场仪器”改变了科学家对舒曼共振的理解。科学家通过该仪器,发现共振产生的能量有时会泄漏到地球之外,并且可以从地球上方探测到——这为分析大气的化学和物理成分提供了一种新工具。

舒曼共振的频率不仅取决于行星的大小,还取决于大气中存在的原子和分子的种类,因为它们会改变电导率。有研究者指出,我们可以远程利用这个规律,例如从行星表面上方约1000千米处,查看其中有多少水,甲烷和氨。目前测量太阳系内其他行星上的大气成分有几种方式,但都只能测量某些特定区域,而通过舒曼共振可以获得该星球上整个大气的信息。

如今,舒曼共振还被建议用来研究地球的各个领域。例如,追踪全球闪电活动、检测全球温度变化和对流层上方水蒸气的变化、研究地球上的下部电离层、作短期地震预测、监控全球变暖、定位海上油气藏,以及探测和研究地外(在其他行星上)闪电,等等。

神奇的生物学效应

当舒曼最初在《物理学杂志》上发表他的研究成果时,有一个医生异常兴奋,因为他将舒曼共振与脑电波的α节律联系起来后发现,地球具有与大脑相同的自然共振。

他将此发现告诉了舒曼教授,舒曼于是让他的学生柯尼希来研究此现象。柯尼希将人类的脑电图记录与环境中的自然电磁场进行比较,发现舒曼共振产生的主要频率(7.83Hz)非常接近于α节律的频率(约8~12Hz)。

柯尼希认为这可能不是巧合,很可能是人类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适应了电磁环境而变成这样。

自从这一发现以来,许多的科学研究认为,舒曼共振是非常重要的电磁驻波,会影响哺乳动物大脑内的生物振荡器。生命系统由于其自由度而具有许多相似的谐振频率,其中每个谐振频率都可以作为谐波振荡器振动。

人体中的每个活细胞通常会以7.8~45Hz的频率从地球电磁场接收“脉冲”。没有这些“脉冲”,细胞就会开始死亡——这是从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宇航员尤里·加加林那里观察到的。当他到达地球电离层上方时,由于这个区域没有可用的电磁脉冲,他的细胞开始萎缩。但是,在返回地面后,细胞又恢复了活力。

美国塔夫茨大学的生物学家迈克尔·莱文梭说:“当从地磁场中屏蔽生物时,它们就无法正常生长。”

俄罗斯人和美国人都对此现象进行了研究。他们制造了脉冲电磁场,并将细胞置于其中进行实验。实验结果表明,当暴露于低频脉冲电磁场(如舒曼共振)时,细胞生长更快、更强壮,寿命更长。通过该研究,他们开发了一种脉冲电磁场设备,该设备能够提高骨保持能力,从而预防或减轻肌肉萎缩并增强自然愈合(再生)过程。在太空,此设备可以用来帮助宇航员安全地生活和工作。在地球上,此设备可用于治疗各种肌肉疾病,与年龄和癌症相关的肌肉萎缩,骨质疏松和其他骨骼疾病。

一项危险的研究似乎也证明了舒曼共振的缺失会给人带来心理和身体健康问题。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韦弗教授建造了地下室(完全屏蔽磁场),然后,他让学生志愿者在里面生活了四个星期。在整个过程中,韦弗教授指出,这些学生的昼夜节律存在差异,他们遭受了情绪困扰和偏头痛。由于他们都年轻且健康,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影响,但如果换作老年人或免疫系统受损的人,情况可能不会如此。之后,该教授将舒曼频率重新添加到环境中,很快地,学生们就变得跟往常一样。

电子雾霾与危险的5G

自从舒曼共振诞生以来,它就一直包裹着地球的生命。它被认为可以校准我们并增强我们的身心健康,可以帮助我们实现最佳的脑波状态。但是这种人与环境之间的联系现今已被人造电磁技术(也称“电子雾霾”)所破坏。

过去几十年的研究表明,电子雾霾造成的地磁活动改变引起了舒曼共振强度和稳定性的重大变化。电信技术在地球空腔内运行,这些人造信号会影响甚至改变舒曼共振,使其超出其正常频谱的通量。反过来,这有可能导致正常共振发生多种地球生命形态的变化,特别是影响脑节律和人类生理学的同步。

电子雾霾已被证明会引起许多不同的生理病变。手机、计算机、电视、收音机、数字设备、空调、照明、电源线、通信线、电波、无线电波等产生的电磁场可能会破坏我们自身的生物频率——它们可能是通过干扰舒曼共振从而影响我们,或者直接影响我们。

因此,许多科学家得出结论,目前人类正在制造的所有电子雾霾辐射已经改变了舒曼共振,而即将到来的5G的影响尤为明显。5G可能产生大量的电污染,从而使人类无法接触舒曼共振本身,进而造成和放大各种疾病。

研究表明,5G的电磁频率远远超过当前的电磁辐射水平,具有足够的破坏力。它会损害氧合作用以及人体产生维生素D和褪黑激素的能力,攻击我们生物调节系统;会影响钙离子在人类大脑组织中的移动方式以及细胞内部运作的方式,能够渗透血/脑屏障,影响大脑神经;甚至还有可能破坏细胞的DNA结构,让细胞产生癌变。

对舒曼共振的误解

今天,地球磁场被人造频率所污染,所以人体会接收到交流电力和无线技术所产生的“垃圾”,因此,我们身体的能量场需要与舒曼共振相互作用,以此来促进健康——这几乎成了许多人的共识。

但是人体有能量场吗?答案是否定的。场是在每个点上测量某个方向或强度的一种构造,例如重力、风、磁力等。能量只是一种度量,它本身并不以云或场,或其他实体的形式存在。

因此,频率可以与人体的能量场相互作用的观点,根本不值一提。

关于舒曼共振,另一个普遍的误解是:它是地球的共振频率。

举个例子,朝一个空瓶子里吹气,该瓶子内的空间会以196Hz共振,在音阶上为G;但是,敲击瓶子瓶身时,它本身的共振频率约为3520Hz,在音阶上为A。

为什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音阶?因为瓶子和里面的空间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它们之间不一定有任何关系。

同样,没有理由认为地球本身的电磁共振频率与舒曼共振有任何相似之处。再说了,地球可能根本就没有共振的电磁频率。地球的每一层结构都是非常差的无线电导体。如果有频率暴露在外,地球几乎可以轻松将其吸收,其原理就跟我们开车穿过隧道时车载收音机会突然收不到信号一样。

当然,地球确实会传导其他类型的低频波,例如地震波——地球的各个层以不同的方式传播地震波。但地震波是冲击波,是介质的物理振荡,像音频波一样,然而与电磁波无关。地球上的每个主要结构——例如大陆上的岩石、特定的岩浆层等——确实具有其自身对地震冲击波的共振频率,但是对于该地震冲击波没有共振电磁频率。

关于舒曼共振的骗局

如今,有大量的产品和服务声称可以改善人们的健康或情绪,且它们都引用舒曼共振作为基础科学。许多珠宝商都声称其产品利用了舒曼共振的原理,能够有效促进人的健康。但是,我们必须知道,舒曼共振与人体健康之间也没有可检测的或理论上预测的关系。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澳大利亚的Power Balance手镯。据其分销商说,手镯里有聚酯薄膜全息图,该图的共振频率为7.83Hz。将手镯放在人体的自然能量场中时,共振将“重置”人的能量场到该频率。

这种说法明显是有问题的。首先,如上所说,人体并没有能量场;其次,7.83Hz的波长在我们周围的环境中本身就一直存在,无需故弄玄虚再制造出这个频率;再次,对于我们周遭的电磁污染来说,7.83Hz的波长并没有屏蔽或中和作用。所以,手镯里即使一直在产生着7.83Hz电磁波,对人体也毫无助益。

另一个例子是“双耳节拍”,它是一种疗法,通过音乐录音诱发大脑产生特定脑电波,有益于人的健康。当两只耳朵同时分别接收到频率稍有不同的音乐节拍时,收听者会感觉声音是直接从大脑深处发出来的。

它也提到了舒曼频率。关于“双耳节拍”对身体有什么好处,说法多种多样,但大多数的说法都跟上述手镯分销商的说法类似,或者声称能改变人大脑的脑电波。总之,“双耳节拍”声称它带来的效果是对人体有益的。

但在“双耳节拍”中,录音是音频,不是广播,是空气分子的物理振荡,而不是电磁波的传播。两者实际上完全不同,音频波不会影响无线电波,反之亦然。我们期望通过音频引起大脑活动并改变其频率,从而使大脑频率与舒曼共振相匹配,这之中没有任何科学可言。

商家喜欢把科学的词汇与推销语言混在一起,让外行人印象深刻。因此,对于以任何形式利用舒曼共振作为销售策略的产品、服务,我们应该保持怀疑态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