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柯桥首例“高空抛物罪案”!居然从25楼扔下一个包……

高空抛物、高空坠物,一直是小区治理的一大难题,也被称为“悬在城市上空的痛”。今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正式施行,“高空抛物罪”首次入刑,以刑法之重,捍卫百姓“头顶上的安全”。

就在3月29日,位于华舍某小区25层的住户扔下了一个女式包,差点砸中路过的市民,随后警方找到了抛物男子,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该案也是柯桥首例高空抛物罪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包和包内物品

25层扔下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现在想想还是很后怕,当时真的只差了几秒时间,我估计就会被砸中。”在外地出差的王先生,电话里回忆起前几天差点被从天而降的包砸中时,依然心有余悸。

王先生说,事情发生在3月29日,他当天回家看望孩子。晚上9点左右,王先生到小区楼下取快递,回来路上,他感觉到自己的头发仿佛被牵扯了一下,随后一声巨响,“我当时以为哪里爆炸了。”缓过神后,王先生才发现自己脚下有一只女式包,他第一反应:这是高空坠物!随后,他报了警,并拿着包来到了保安室。

当民警到后,一位女子也赶来了。“她说包是她男友扔下来的,当时她觉得没有砸伤人,认为事情不是很严重。”华舍派出所处警民警俞培告诉记者。随后,民警将该女子的男友吴某传唤至派出所接受调查。

经吴某交代,他与女友住在25层,当时因琐事两人发生争吵,女友要离开,他不肯,情绪一激动就抢走女友的包,然后往阳台一扔,根本没想过这样做的后果。

“这个包里有手机、皮夹、化妆品、身份证件……我们称了下,重量超过1066克,这么高的地方扔下来,万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俞培说,目前,嫌疑人吴某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因高空抛物罪将被追究刑事责任,该案是柯桥首例。高空抛物罪入刑,对预防、惩治高空抛物、坠物行为具有重要意义。”俞培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91条之二第一款:从建筑物或者其他高空抛掷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这也意味着,等待嫌疑人吴某的将是法律的裁决。

包内物品

高空抛物、坠物何时休?

无独有偶,今年3月,上虞也发生了一起高空抛物案。3月11日上午,承接上虞某小区旧屋翻新装修业务的韩某杰因贪图便利,在未设立警示标志、未采取防护隔离措施的情况下,他多次将部分带有铁钉的木板等建筑垃圾从三楼窗户抛掷至一楼小区公共区域。

3月19日,上虞区人民法院公开审判这一高空抛掷建筑垃圾案,以高空抛物罪判处被告人韩某杰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该案也是高空抛物正式入刑后的浙江省首例高空抛物罪案。

随着高层住宅越来越多,高空抛物、坠物乱象频发,严重威胁着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去年3月,位于华舍街道的待驾桥花园小区就发生了一起高空抛物事件,导致一名14个月大的小男孩死亡;去年5月14日凌晨,余杭一女子与男友吵架,从40楼丢出一把菜刀,砸中楼下一辆路虎车……

市民小许也曾遇到过因楼上住户抽烟导致自己晒着的被子被烟灰烧出洞的事情。“楼上住户喜欢在阳台抽烟,阳台有时候都是上面下来的烟灰,跟他们去沟通了也无效。”小许无奈道。

曾有人做过一组关于高空抛物的实验,结果显示,一枚30克的鸡蛋,从4楼抛下会让人起肿包;从8楼抛下可让人头皮破损;从18楼抛下可砸破头骨;从25楼抛下就可致人当场死亡。

高空抛物如此具有“杀伤力”,可为何这种既缺乏道德又违背法律的举动,一直难以杜绝?

采访中记者发现,高空抛物屡禁不止的背后,存在高空抛物、坠物行为人法律意识淡薄、道德修养不高的种种因素。浙江亿旺律师事务所金萍律师认为,高空抛物、坠物最大的难点,在于要及时准确地确定举证高空抛物、坠物的责任人。“有些人在高空抛物、坠物后也意识到了错误,但是又会觉得找不到他,在这样的心理作祟下,一般也不太会主动承认。”金萍说。

包和包内物品总重量

共同维护“头顶上的安全”

除了新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新增了高空抛物罪外,于今年1月1日起实施的《民法典》第1253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此外,《民法典》第1254条还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由侵权人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经调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补偿后,有权向侵权人追偿。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前款规定情形的发生;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应当依法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

“这意味着《民法典》对现有的关于高空抛物案件的法律体系进行了完善,对责任的承担有了更明确的划分。”金萍说,现实中,一些高空抛物、坠物行为人认为,不出面承认,全楼会买单,但《民法典》的有关规定将大大减少“一人抛物、全楼买单”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柯桥,不少高层小区都采用了技术手段防范高空抛物、坠物的发生。万达中心名宅小区是我区首个安装防高空抛物监控系统的小区,小区自2018年10月安装监控设备后,高空抛物的投诉减少了三分之二。柯桥金色丽都小区的业委会负责人告诉记者,业委会投入17万元,在19幢高层安装了63个朝天摄像头,并得到了90%业主的同意。

防高空抛物、坠物远不止安装摄像头一种方法。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在一些城市,有的地方临街的窗缝连胳膊都伸不出去,极大地减少了高空抛物的可能;有的地方则规定,阳台必须加装防护网。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守护“头顶上的安全”,法律和技术手段一个都不能少。

全媒体记者丨梁玮 文/摄

责任编辑丨贾珣

终审丨范红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