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毒教材”真相:抵御沙俄的维族女英雄,却被写成了抗清“烈女”

subtitle
军事理论教师 2021-04-13 11:20

近期,新疆反恐纪录片第四部《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在央视各大平台上首播。其中的一个情节,让我不禁回忆起了当年上学时的一段经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所在的学校每年都要按比例招收一部分边疆少数民族考生。隔壁宿舍的一个维族美女,学习好,尤其是外语能力特别强。对于自己非常出色的英语口语,她的解释是,爷爷一直在教导,必须学好外语,要向国际上说清楚,新疆真正的历史和现实情况。

虽然同学的爷爷是个阿訇级的宗教长老,但老人家的儿孙辈中,很多都是共产党员。据她的亲身体会,维族的老一辈们更加开明世俗,对“三股势力”很反感,出现极端思想苗头的,往往都是一些青年人。

而且,她曾经说过,这些青年人之所以走向极端和反动,开始钦慕那些“原教旨”的东西,很大程度上,就是基础教育阶段,很多维语学校里,维吾尔语教材的—误导—字里行间,往往都暗中带着批判“大一统”的感情色彩,对国家认同和民族认同的阐述模糊,重在渲染汉族和满族统治者对维族人的“压迫”.....

纪录片截图

这么多年过去了,直到最近看了纪录片《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我才真正意识到了,某些暗含分裂思想的教科书,毒害如此之深重,甚至,连电视剧里出镜率最高的古装帝王——乾隆皇帝都被别有用心地进行了“黑化”。

自2016年起,不断有群众举报,反映新疆教育出版社2003、2009版中小学维吾尔语教材存在严重问题——包含了大量血腥、暴力、恐怖内容,一些文章还宣扬了极端思想和分裂主义理念,把维吾尔族归成了所谓“突厥斯坦”的一部分,而非中华民族的重要成员。

比如,历史教材里,中华民族的历史人物只占了一小部分,整篇课本统统是西亚、中亚、西方世界的东西,尤其是对号称突厥人的“老东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用了大篇幅的笔墨进行详细的正面介绍。

类似的,还有语文课本——打着“反抗封建压迫”的幌子,渗透并扭曲学生们的三观。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关于“七女坟”的故事。

在教科书中以讲述“真实历史”的口吻,杜撰了这么一个故事。

乾隆三十年,为了安抚香妃的思乡情怀,乾隆皇帝下令,强行把新疆特产的沙枣树运到北京城,驻新疆驻乌什的办事大臣,满族人素诚负责操办此事。

比较有据可考的乾隆和香妃画像

因为数量比较大,所以强征了大批当地维族男性,途中又怕沙枣树枯死,负责押运的大清士兵让维族劳工们将树装入木桶,再用扁担挑着走,走的慢了,就会遭遇毒打。而运费则强行摊派给了维族贵族和地主。

在男人们当牛做马的运沙枣树的时候,大清国的满汉官兵却趁机强占了他们的妻女,最终引起了众怒,维吾尔民众“毅然”起义,起义民众“痛杀”当地清朝官员。

当然,所谓的“抗暴独立起义”最终被清军镇压了下去。而有七位参加了“起义”的维吾尔族少女在最后关头,被清军追赶到了一处山崖边,“坚贞不屈”地拒绝投降,毅然选择了跳崖自杀。

后来,在新疆乌什县城西南三里坪的阿克托海乡山梁上,出现了一座“七女麻扎”,即“七女坟”。

其实,在成年人看来,稍微动动脑子,就可以发现,以上故事,可谓是漏洞百出。

1764年,乾隆政府确实从新疆征调了一些沙枣树,但量并不大,仅仅用来点缀圆明园而已,远到不了动用整个乌什县的男人,搞得劳民伤财的地步。

同样,无端“躺枪”了的香妃也跟这次所谓的“起义”导火索没有毛关系。这时的香妃,仅仅是个“容嫔”,等级并不算很高,远到不了为了博得美人一笑就引发了民愤的地步。

更何况,在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大小和卓叛乱被清军彻底平息之后,清廷开始设伊犁将军统辖新疆各部,同时设总理回疆事务参赞大臣管理回部。这之后的近一个世纪,新疆境内,都没有再发生大的动乱。

而发生于1764年的“乌什之变”,只是一次小规模的维族贵族叛乱罢了。

这次叛乱,在维吾尔族典籍中被叫做“沙枣战争”。

起因是乌什地方官员、满族大臣素诚以“征集沙枣树”为由,欺压当地群众,并惹恼了维族贵族,引发了一定的民愤。

沙枣树

在调遣清军前往“平叛”的同时,乾隆皇帝也在第一时间查办了素成父子和其手下。

经过仔细清查,乾隆在谕令中承认:

“乌什回人一事,实由素诚(驻乌什办事大臣)等狂纵妄行,以致激成事变,及纳世通之妄自尊大,凌辱回众,应严惩.......”

大意就是,乌什的回人(维族)们搞事情,那是素诚和纳世(另一位地方官)工作作风有问题引发的.....他们妄自尊大,凌辱维族群众,要严格追究他们的责任......

最终,叛乱被平息,乌什重归于平静,骄纵自大的素诚和纳世,也都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而“七女坟”真正的原型,是追随沙迪尔,参加了反抗1864年沙俄入侵起义的民族英雄。跟前面杜撰的那个故事,整整差了一个世纪。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期,新疆出现了民乱,在境外势力的教唆下,库车、和阗、喀什、吐鲁番等地的贵族军阀们此起彼伏的建立了地方割据政权。清军一时间疲于奔波,无力镇压,只能眼睁睁地看在各个维族军方互相大杀。

此时,有沙俄撑腰的阿古柏趁机做大,攻占库车、库尔勒,几乎侵占了整个南疆,还建立了个“洪福汗国”的伪政权。

跟其他出身高贵的军阀们不同,阿古柏原本只是个街头玩杂耍的卖艺人。于是,为了塑造自己的“伟岸”形象,他开始在宗教方面做大文章,号称自己受了真主的“委任”,是来打“圣战”的。

这个所谓的“洪福汗国”,宣布以伊斯兰教法典“沙里阿特”作为最高法律,在各地设立宗教法庭,强迫“异教徒”改信伊斯兰教,并强制素来热爱世俗生活,擅长歌舞艺术新疆穆斯林群众按圣训过日子——男人必须留胡子,女人出门穿长袍带面纱,不允许在公共场合唱歌跳舞演奏乐器....

与此同时,为了大肆敛财,阿古柏对占领区农商行业还不断征收重税。

更倒行逆施的是,在阿古柏的势力范围内,俄国人也到处作恶,俨然成了此地真正的主人,“洪福汗国”甚至直接给予俄国控制区内的贸易权。

在这时的新疆各族群众看来,阿古柏就是个沙俄侵略者的“狗腿子”。

此外,他的重税政策和严苛的伊斯兰教法统治,在新疆也引发了巨大民愤,“见到浩罕人(阿古柏的老家)就杀”的口号,一时响彻天山南北。而维族英雄沙迪尔就是其中的一支战斗力强悍的反抗军领袖。

正是在由沙迪尔领导的新疆人民反抗阿古柏和沙俄联军的武装斗争中,七个维族姑娘被逼上了悬崖.....

十多年后,在左宗棠彻底平定阿古柏叛乱后,新疆群众在七个女孩儿英勇就义的地方建了七女麻扎(维语墓地的意思),定期进行祭奠。

到了1989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专门重修了七女麻扎,她们以七个精美的伊斯兰教陵墓的形式,继续接受着后人们的祭拜。

令人痛心的是,民族英雄们的故事,却被那些别有用心的势力张冠李戴,进行恶意篡改,用作了激起民族情绪的“案例”。

我们在教科书上读到的是热情似火,“美如画”的新疆;而一些新疆学生们,在课堂上学到的,却是“满汉士兵把维族女孩逼得跳了悬崖”。

很明显,在这些“毒教材”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懵懂的他们很容易把故事直接当成了历史,进而滋生出民族仇恨的心理和分裂的欲望。

那些坐在维语学校里的孩子们不会想到,若不是国家给了他们接受免费教育的机会,给了他们祖辈们翻身做主的权力,自己很可能正在光着脚给巴依老爷们放牛呢....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毒教材”竟然是由原新疆省教育厅厅长、自治区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领导小组组长——沙塔尔·沙吾提带头编写的,并用了长达13年之久!

期间,很多基层老师和学生家长举报过这些教材,但绕了一圈后,举报材料最终都被直接送到了沙吾提厅长这些“两面人”的手中。

据纪录片披露,沙塔尔·沙吾提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教材的审核出版负责人,自治区教育厅原副厅长阿力木江·买买提明、新疆教育出版社原社长阿布都热扎克·沙依木和塔依尔·那斯尔均被判处无期徒刑。

显然,想真正铲除“毒教材”的土壤,就要先揪出那些“两面人”,而这正是个艰难且充满风险的长期任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