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全职妈妈把儿子捧手心里宠,亲戚提醒“你小心孩子被养歪”

subtitle
拍案故事汇 2021-04-13 09:3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香檀煨青苔,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郑菲最近有些烦,要说具体烦些什么事情?她倒是不能仔细说清楚,就是总觉得有什么事压在心头,尤其是去幼儿园接孩子的时候。

郑菲是一位全职妈妈,但别误会,她可不是什么全职太太。虽说都是“家里蹲”,二者的差距却如同隔了夜的草鱼和新鲜的三文鱼一样,虽说都是鱼,吃进去的口感却有天壤之别。

“小盖妈妈你来了!”

幼儿园的老师脸上总是洋溢着亲切微笑,仿佛永远不会失去耐心,毕竟她是服务各家宝贝们的。

郑菲不算是个挑剔的妈妈,虽说总有不满,面上总是得忍耐。毕竟经济决定地位,这一真理在任何场合都不假。她不像那些有头有脸有人脉的妈妈,一不高兴就能发条微信,对着园长指点江山。

尽管她常常因孩子汗巾没及时换,头发扎得太随意,孩子下课总是饿等原因诸多抱怨,可对着老师她总是要言笑晏晏的。

“哎!辛苦了,丁老师。”

郑菲一面堆着笑说着,一面接过老师手里的书包,顺便做了个书包太重压到老师的“甜笑”。

只是这笑容还未达眼底,就因眼底的青色戛然而止。

“这是怎么回事!”

她甚至来不急打磨语气,就这样赤裸裸地脱口而出。话语中严厉的质问,让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热闹的人群都突然安静下来,扭头看着这厢,似是好奇,又似是高高挂起的闲意打量。

“嗯,小盖妈妈,正想跟您沟通呢!今天午睡起来,小盖和奇奇发生了点小矛盾……”

“小矛盾?脸都打成这样了还叫小矛盾?你们老师干什么吃的!”

还不能老师说完,郑菲已经忍不住打断她的话。她的宝贝刚刚上小班,千娇万宠的长大,身上连块疤都没有,这才上了几天学就被人打了!想到这,郑菲显得更激动了,牵着孩子的手就要往里冲。边走还边叫嚷着:“是哪个孩子,哪个孩子?”

见状,老师赶紧拉住郑菲说到:“小盖妈妈,您先别激动,你这样连小盖也被吓住了。”

听到老师提儿子的名字,郑菲才慢慢冷静下来,看着宝贝充盈着泪水的眼,她简直是要心疼死了。

“你说!”

郑菲依旧愤怒,但这并不意味着她连这几分钟的好脾气都没有。她锁着眉头,紧绷的身体似乎随时都在等着迸发出更大的怒火,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稍有平息。

“是这样,小盖和奇奇都喜欢游戏区的娃娃,这个娃娃是奇奇先拿到的,小盖伸手去抢,结果……”

“什么叫做抢?!孩子这么小知道什么?我们家宝贝我最清楚,他只不过是想看看。倒是那个,那个奇奇,早就听说他喜欢动手。你们学校收这么个孩子,就不怕遭家长投诉?”

老师的解释瞬间被郑菲的控诉压了下去,他似乎说得头头是道,连老师都被她的义正严辞说昏了头脑,将小盖笑动手的事抛诸脑后,一个劲的道起了歉。

“是,是,您说得对。动手确实不对。叶老师也正在跟奇奇家长沟通。”

说着老师指了指远处正在沟通的叶老师和奇奇家长。

郑菲顺着老师指的方向看过去,之间一穿着鲜艳的老太太正手舞足蹈的说些什么,虽听不见,但激烈程度从身形就可瞧见。郑菲本就不满,见状更是火冒三丈,拉着儿子就朝那边走去。

“唉,小盖妈妈,您去哪?”

老师见不妙,想伸手拦,却被郑菲的一个眼神定在了原地。小姑娘刚毕业不久,哪里见过这样犀利的目光,只吓得愣在原地。

“道歉?道什么歉,我们家宝宝我最了解,要不是人家抢他东西,他是肯定不会动手的!再说,小孩子之间推推搡搡肯定有的,干嘛这么小题大做!”

老太太还欲再说这么,被叶老师“嘘”的一声咽了回去。

“小盖妈妈来了。”

叶老师挤着笑问道。

老太太这才明白原来眼前的便是小盖的妈妈,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不知在想什么,总之除了刚开始的几秒惊谔,眼里竟多了几分嘲讽。

这几分嘲讽成了压倒郑菲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竟一把拉过老太太身边的小孩,大声质问到:“你为什么要打小盖?”

现在的孩子都是家里的宝,养在温室里的花,连稍微刺眼的阳光都有人挡,别说这样咆哮式的责问。

“哇……哇……奶奶!”

奇奇立刻失去了往日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度,躲在奶奶身后,抽泣的像个正在断奶的宝贝。

这哭声,奶奶怎么听得,马上就心疼地抱住孩子呵斥到:“真是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小小年纪就会抢,长大了还得了?看就是你这当妈的不会教!”

谁家的宝贝不是宝,见这老太太这样凶,小盖也吓得哇哇大哭。一旁的老师赶紧上前打圆场,各抱着个孩子就开始哄。

大人的情绪总是围着孩子转,见孩子逐渐平复下来,家长也终于缓和,暂时找回大人体面。虽都是不欢而散,但好歹暂时并没有撕破脸。

“宝宝,脸脸还疼不疼?”

“嗯。”

听着宝贝糯糯的声音,郑菲心疼极了,一时竟生起休学的念头。

“休学?你有没有搞错,不就是小孩之间的打打闹闹,你至于吗?”

郑菲的话还未落地,六遭到丈夫的严厉指责!在他看来,妻子纯属是没事找事。

“是啊,不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当然说得轻巧!我是痛了两天两夜,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才有的小盖!你倒好,坐享其成还冷言冷语!你说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带过几回?”

每每想起这些个事情,郑菲总是气的肝儿疼。

“啧!每次一场架你翻来覆去的总是这些话,你累不累?哪个女人不生孩子?哦,就你金贵?就你们家孩子金贵?”

从前说说,男人也就忍了,可今天他忍不了了。上个项目他拼死拼活地做,今天才知道奖金又给老板扣了一半,可他能怎么办呢?要是甩脸子不干,这房贷车贷,一家老小的生活又该怎么办?

“你说什么?”

郑菲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仿佛在看着一个陌生人,她不明白从前那样宠爱呵护她的老公,竟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菲菲……”

“别碰我!你滚!”

丈夫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想开口道歉,郑菲却怎么都不愿意听了。

她用力地把丈夫推到门外,“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妈妈……妈妈……”

被吵醒的小盖赤着脚出来找妈妈,他似乎也意识到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满脸写着恐慌。

郑菲自顾不暇,可还是不忍儿子难过,伸手抱起儿子,拍着他的背哄到:“妈妈在呢!宝贝不怕,宝贝不怕。”

看着孩子熟睡的脸庞,郑菲将那些荒唐极端的念头收了起来。她想若是从来一次,她大概不会选择结婚,更不会选择生孩子。

这次大概是气得狠了,无论丈夫再怎么跟她搭话,她都一言不发,仿佛这家里根本就没他这个人似的。

一天两天的,丈夫还算有耐心,等过了一个星期,持续碰壁的男人再也忍不了了。

“你究竟想怎么样?我承认,那天是我说错话了,可你也不能不依不饶的吧!”

其实,郑菲早就消气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理会丈夫。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丈夫成了供养他与儿子的钱包,虽不算丰厚,但好歹衣食无忧!

“我只是最近太累了,不想说话。对了,最近给孩子看了个培训班,想报个年卡,八千多块钱。”

小盖的同学都纷纷上起了兴趣班,郑菲自然不甘落后。

“好!”

丈夫没多说什么,只是答了声好,就转身出门了。

郑菲与丈夫是大学同学,毕业还没两年就意外怀孕,途中见红,她必须卧床养胎,这样一来她几乎是不可能去工作了。

刚开始,她以为等孩子出生以后,她便可以重回职场,毕竟那么多些年的寒窗苦读,她也不愿就此荒废。

“妈!小盖发烧了!”

那时,小盖才五六个月大,郑菲寻思着给孩子断奶好出去工作。为此,她与婆婆商量好,自己出去住几天顺便找找工作,孩子就给婆婆带。哪知道,等她一回来,就发现小盖发烧了。

“孩子这是热感冒,夏天天热,要注意及时调整室内温度。没多大的问题,回去贴几幅退热贴,温度降下来就好了。”

听了医生的话,婆婆明显松了口气,说到:“你看,连医生都说没什么问题。就你大惊小怪,非要打车过来,还在附近定了房间,多贵呀!要不,咱把房给退了?”

儿子检查途中,郑菲给丈夫打了电话,叫他去医院附近开间房,这样孩子有一情况就能马上赶到医院。

郑菲却没有想到,这孩子的亲奶奶不关心孙子的情况,却只顾得上那点开房的钱。就冲这点,她怎么能放心把孩子交到她手上。

“妈!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在家要给孩子开空调,出门不要捂得太紧,我刚刚看宝贝后背都是起的疹子!”

说到这,郑菲就更是心疼。

“你这是怪我喽?我一个老太婆又要做饭打扫卫生,又要带娃,一分钱工资没有,倒要遭你的埋怨,有本事你别让我来帮忙!”

他们婆媳关系本就生分,这么一闹更是半分情分都没有了。

“好了,现在妈被你气走了,孩子怎么办?”

丈夫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虽是左右为难,但也没有出言责难。

“什么怎么办?自己带呗!”

闹成那个样子,郑菲心里不是不后悔,可不论怎样,她都不可能再去低头。毕竟,奶奶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爱小盖,她不可能把孩子全权交托给她。

“那你以后都不打算工作了吗?”

丈夫沉默良久,终究还是问出了口。

“先等孩子上了幼儿园吧!”

就这样,郑菲当起了全职妈妈,每日围着灶台孩子转。丈夫倒也争气,迅速升迁,家里凑些钱买了房子。

上次与婆婆见面,婆婆还得意的说到:“你也是有福气的人,不用出去像别人一样出去工作,照样有房子住,有车开。”

“车都是他在开,我带着孩子能去哪?”

现在的郑菲极少为自己辩解,或许连她自己也瞧不上自己了。饶是她早就烧得一手好菜,储备了半个儿科医生的知识量,为了孩子教育还顺带考了教师资格证,却依旧不被人认可。

“嗨!”

郑菲叹了口气,笑自己太较真,也许生活就是这样。

“铃……”

手机铃声及时打断了郑菲的多愁善感,是个陌生的号,她有些疑惑,但还是接听了电话。

“喂,请问是小盖妈妈吗?”

“哦,是的,是的,你好!”

郑菲迅速作出回应。

“你好,我是奇奇的妈妈。”

郑菲万万没想到奇奇的妈妈竟然打了电话过来,难道还是为了上次的事?

“哦,你好。”

虽然惊讶,但郑菲并没有显露出来。

“你好,是这样的,老师跟我说了上个星期的事。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最近都在外地出差,孩子的事情没顾上。我们家奶奶也是护孩子护的紧,真是对不起。”

郑菲没想到这竟是一通道歉电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却听到电话那头接着又说到:“小盖妈妈,正好这次我寄了些水果回来,叫孩子爸爸送到了幼儿园分给小朋友们,顺便也叫你带些回去吃,您千万别客气。”

“不……”

郑菲正要拒绝,却听那边似乎有人在说话。

“马总,马上要开会了。”

“好的。”

奇奇妈妈小声回了句,又转头对着郑菲说到:“不好意思,小盖妈妈,我要先忙去了,您千万别客气。”

这下,郑菲算是彻底傻了,这样的“好事”落在头上,她却是骑虎难下。思来想去,她决定中午去趟幼儿园,嘱咐老师把水果放在幼儿园,给小朋友分着吃算了。

“您进去吧,老师办公室在三楼。”

“好的,谢谢!”

老师的办公室郑菲并不陌生,把孩子放这一整天,她总是有些不放心的。总是隔三差五的找机会过来看看,毕竟人心隔肚皮。

“唉,你别说这水果是真甜!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儿,改天给我儿子也买点去!”

“咱们这儿可买不着,这可是奇奇妈妈从国外寄回来的,运费都不少!”

“也是,你说这奇奇妈妈是真不错。不但人没什么架子,还特别好说话。”

“是呀,从来不作妖。不像小盖妈妈……”

听到“小盖妈妈”几个字,郑菲正要敲门的手停了下来。

“懂!心里只有娃的全职妈妈,多多少少有点。”

另一位老师搭腔到。

“也不是说她不好,就是相处起来特别有压力。总觉得她对我们的要求太高的,就像……”

老师似乎突然想不起什么能形容的词了,这时办公室的另一名老师接着说到:“就像是希望你像她一样,对待她的孩子。”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要不然人家王老师怎么会离职,反正在哪个幼儿园工资都差不多,人家干嘛在这受那个气。她离职以后,我们可没有老师再敢管他们家宝贝,反正听不听话在学校待一天就完了。”

老师突然激动起来,有种被人理解的舒畅感。

接下来的话,郑菲没再听下去,她失魂落魄地往回走,边走边想起之前的事情。

“王老师,我们家宝贝怎么总是哭?”

“这都是正常的,慢慢适应过来就好了。”

“王老师,我们家宝贝每次放学都说饿了,你能不能多关注一下他吃饭的事情?”

“好的,小盖妈妈。”

“王老师,宝贝昨天回去说不喜欢老师,他这个孩子从小就敏感,别人对他稍微凶点,他就害怕的不行。”

“小盖妈妈,我们对孩子肯定也会有要求的,比如他拿别的小朋友手里的玩具,我们作为老师肯定是要制止的。”

“是的,我明白。我就是想说,小朋友的玩具可以每个小朋友都买一套,这样就不会争抢了。”

“……”

过了一段时间,听说王老师离职了,具体原因郑菲不清楚。可从心底里她是开心的,因为她总觉得这个老师并不是特别有爱心。

换了新老师以后,小盖的还是哭,但老师再也没有反映过孩子的问题,总说他表现不错,郑菲也就放下了心。

如果不是今天,她可能永远也不知道王老师为什么离职,也永远不清楚自己在别人眼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喂,今天你接孩子,我有事出去一下。”

“去哪?”

“不用你管!”

郑菲的丈夫之所以会问,并不是因为他不愿意去接,而是妻子从来都没有让他跟儿子单独待过,有时他都会觉得自己是这个家的外人。

“那……”

“嘟……”

郑菲挂了电话,才发现自己竟无人可找。在家蹲了这么多年,早就没什么朋友可言了。

“喂,姐,有时间吗?好。”

最终她还是不得不跟自己的亲姐姐联系,自从那件事情过后,这还是第一次。

“姐,你说这老师是不是不像我们小时候那样了?是不是都太年轻了,没当过妈,还是不能理解我们当妈的心,还动不动就离职,真是搞笑!”

接到妹妹的电话,郑绒推掉了工作,特地带她吃从前最爱的火锅,可她似乎无心于此,只是反反复复的抱怨。

“你觉得老师应该怎么样呢?”

“有爱心,至少要比孩子吧!”

郑菲想了想,回答道。

“怎样才算是爱孩子呢?以孩子为先,任何事都先顾及孩子的情绪,关心他们有没有吃好,睡好,有没有学到东西,对吗?”

郑绒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这可以是父母爱孩子的方式,但绝不是一个老师的。”

“有什么区别吗?”

“呵,小盖现在多少斤?”

“23!”

郑菲不假思索的说道。

“那小妮呢?”

小妮是郑绒的女儿,比小盖还小一岁。

“这……”

“你不知道对不对,那我能说你不是一个好小姨吗?”

郑绒认真的问道。

“我……”

郑菲哑然。

“可是,我们给幼儿园付了钱。”

过会儿,郑菲又说道。

“你简直是疯魔了,你不觉得自己越来越理所当然了吗?觉得全世界都得像你一样爱小盖,如果没有做到,你就会不开心,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郑绒确实有些生气,她气妹妹的强词夺理,更气她的不快乐。

一年前,小妮刚满一岁,她邀请妹妹一家到家里玩。却不想小盖为了抢玩具,竟一把把妹妹推倒在地,妹妹的头磕在椅子上。

“哇……哇……”

“哇……哇……”

事情发生的突然,大人来不急阻止,两个孩子也大哭了起来。

此时,郑菲并没有去检查受伤的小妮,而是一把抱起被吓哭的儿子,嘴里哄到:“没关系,宝贝,妈妈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说着,她慢慢把孩子抱到了阳台,全程没有顾及到正在哭泣的小妮。

小妮确实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后脑勺起了个大包。

“老公,你去冰箱拿下冰块。”

“我去,我去,对不起呀,小妮!”

一旁的小盖爸爸站不住,他心里也觉得妻儿这样做不妥,竭力想补偿。

“好了,宝贝。”

不一会儿,郑菲抱着小盖出来,说到:“姐,小盖估计是吓到了,我们先带他回家。”

“等一下,你先让小盖自己下来!让他给妹妹道歉!”

小盖爸爸生气的说道!

见爸爸这样严厉,趴在妈妈肩上的小盖又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说到:“妈妈,我不要爸爸,要回家!”

“好好好,宝贝别怕!”

郑菲一边安慰孩子,一边对丈夫大声说到:“你发什么疯?看你把孩子都吓到了,不是你十月怀胎生的,你当然不心疼了!”

“就你的孩子是个宝,人家的孩子就不是宝了,你看给小妮的头磕了多大个包。”

见妻子这样激动,丈夫语气柔和了许多,开始尝试跟妻子讲道理。

“小盖还是个孩子,他又不是故意的!要道歉是吧!好,我来!”

说完,郑菲抱着孩子走到小妮的面前,朝她深深地鞠了一躬,说到:“对不起!”

说完又怒气冲冲地看着丈夫说了句:“行了吧!”

便抱着孩子转身走了。自那以后,她们姐妹变淡了许多,除非必须要同时出现的场合,平时基本没有联系。

“你还在记恨那件事?谁的孩子谁不心疼,你要是不护短,能记到现在!”

受了一天气的郑菲把筷子一拍,生气的问道。

“我根本就不是气小盖推了小妮,而是你的态度。你的世界就只有你儿子,好像所有人都必须围绕着他转,这样孩子迟早叫你带坏了!”

全职妈妈把儿子捧手心里宠,亲戚提醒“你小心孩子被养歪”

这句话对一个全职妈妈来说是致命攻击,郑菲觉得自己的喉咙都是腥甜的,仿佛只要她不控制,下一秒就能喷出一口老血!

“你凭什么这么说?你知道带孩子多辛苦吗?你知道我为了小盖付出了多少?”

“就是因为你付出太多了!他是你的宝,但不是世界的中心,你趁早明白这个道理!”

这餐饭不欢而散,郑菲觉得自己被世界孤立了,除了回家,她似乎无处可去。

“爸爸,你快来看!”

“什么呀?”

“砰!”

郑菲刚进门,就发现自己家儿子闯了祸。

“你……”

“哇……”

小盖爸爸刚要发火,孩子却先哭了起来。郑菲看着心疼,正想着进去安慰孩子,可一想到今天的诸多职责,还是忍痛站在了原地,她倒要看看他们有多会带孩子。

“不许哭!”

孩子爸爸大声斥责到!

小盖被吓坏了,眼里头的泪珠都不敢往下掉了。看着孩子可怜的模样,郑菲心疼极了,可她告诉自己要忍住。

“你告诉爸爸,爸爸是不是说过不可以玩爸爸的Ipad?你看掉地上屏都碎了!”

“爸爸~”

小盖哭腔说着就伸手叫爸爸抱,这要是换做郑菲立即就得投降,但是爸爸并没有。

“不抱,小盖做错事情,不能用哭来解决,要先道歉。”

“哇……要妈妈,要妈妈!”

小盖听到这又不依不饶的哭起来,爸爸却也是丝毫不动摇。差不多哭了有四十分钟,就在郑菲就快忍不住的时候,小盖突然停止哭泣说了句:“对不起,嗝,爸爸!我不该玩平板,嗝,还把他弄碎了。”

“这就对了,犯错了不可怕,可怕的是用哭来逃避,爸爸的儿子绝不会是这样的。你做错事情就要承担后果,爸爸罚你扫一个星期的地,你可以做到吗?”

“嗝,嗯,可以。”

“爸爸抱!”

说完,爸爸把儿子抱在怀里,他何尝不心疼儿子呢?

门外的郑菲就这样看着丈夫把儿子哄睡,又细心的把蚊香灯打开,她突然意识到可能一直以来自己确实有问题。

“唉!吓我一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今天怎么……”

郑菲一把抱住丈夫,丈夫的身体微微僵了一下。郑菲的心微微酸了一下,他们夫妻似乎很多年都没有再拥抱了。自从有了儿子,她的心里嘴里都是儿子,是不是也因此忽略了丈夫?

不过是转瞬,丈夫似乎清醒了过来,近乎十倍力度的回抱,似乎是在发泄被忽略的不满。

“你……”

不一会儿,郑菲竟发现自己的肩膀湿润了,还没来得及问,唇就被堵住了。恍惚间,她似乎又找回了自己。

“老师,真是不好意思,前段时间给大家添麻烦了。以后我们小盖就拜托大家了,有什么做的不周到的地方,我们做家长一定尽力配合。”

“别这么说,小盖妈妈,我们能理解的!”

“谢谢,谢谢!”

做完这一切,郑菲轻松多了,她开始没有那么多焦虑和恐慌,并希望自己能重新回到职场,不再把妈妈当成自己唯一的身份和职业。

“妈,谢谢您过来帮忙,晚上四点半去幼儿园接就可以了,记得千万别……”

“千万别给他吃冷的,看电视。我知道,你赶紧上班去吧!”

“走吧!老婆,让为夫送你去上班吧!”

郑菲看着自己穿的职业装高跟鞋,突然有点不认识自己了。有些开心,又有些恐慌,她似乎要暂时进入一个新的世界,面临新的规则。

“别怕,有老公在!”

丈夫的话,让她心里有底气了许多。最近她与丈夫似乎回到了热恋时期,孩子也越来越懂事,她的状态也越发得好了。

“老公?”

“嗯?”

“你有没有想过离婚?在我们最多矛盾的时候。”

“没有。”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你只是暂时,就像我相信咱们的宝贝,相信他会越来越坚强,越来越能够面对他的世界。”

“嗯!”

郑菲想孩子是礼物,但这并不是易碎的玻璃盏,而是一株茁壮成长的小树苗,他们的宝贝应该被爱,但不该被放在温室里,风一吹就碎了。(原标题:《宝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