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长歌行》:历史上李长歌和阿诗勒隼的结局,夫妻合葬于昭陵附近

subtitle
闲人历史故事 2021-04-13 08:46

电视剧《长歌行》的热播,带火了一大批历史考据的爱好者。这几天在网上看了看大家的议论,好像很多人都认为,《长歌行》中女主角李长歌是个虚构的人物,并没有历史原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种说法虽然有几分道理,却不全对!诚然如其所言,李建成的几个女儿与李长歌确实并无瓜葛。但却并不代表李长歌就没有历史原型。

所谓历史原型,就是指剧中角色有部分或全部事迹与某个历史人物存在着一定的对应关系,甚至有些角色和剧情,就是作者或编剧对照着历史人物的事迹而创作出来的。

那么,有没有与李长歌事迹相似的历史人物呢?答案是有!

在《长歌行》剧中,李长歌虽然是李建成的庶女,却由李世民抚养长大,和李世民关系相当亲近。

她女扮男装代替魏叔玉上场,赢下了与草原部落的蹴鞠比赛。得到作为奖品的那把宝刀后,第一时间想起的,也是要把它交到李世民手中。

在李建成被杀后,李长歌万里逃亡途中,与草原王子阿诗勒隼相遇、相识、相知、相恋,历尽劫难而终成眷属。

而历史上,确实有一位李氏宗族之女嫁到了草原,与沙钵罗设部落的王子喜结连理。而且这位王子有勇能谋,智计过人,与剧中的阿诗勒隼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位宗室之女就是历史上李世民的养女,定襄县主李氏。而那位草原王子就是沙钵罗设部落酋长阿史那苏尼失的儿子阿史那忠。

李氏是李世民后宫中韦贵妃的女儿,也是纪王李慎的同母异父姐姐。李氏的母亲姓韦名珪,是前隋开府仪同三司韦圆成的女儿。她生得姿容秀丽,气质不俗,是当时远近闻名的大美人。

韦珪长大后,嫁给了前隋户部尚书李子雄之子李珉为妻。婚后韦珪生下一个女儿,也就是后来的定襄县主李氏了。

后来李子雄因为参与了杨玄感谋反案件导致全家都被诛杀。只有韦珪因为韦圆成的关系,侥幸活了下来。她辗转逃亡,最后寡居于洛阳。

李世民攻灭王世充后,占领洛阳。他倾慕于韦珪的美貌,就将她娶回家中为妾。

而定襄县主李氏因此成为李世民的养女。李世民给了她优裕的生活条件,抚养她平安长大,并封其为定襄县主。

李氏并无大唐皇族血统,却被赋予了亲王之女才有的待遇,可见李世民对这个养女还算是不错的,

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大唐发起了灭亡突厥之战。在战神李靖的指挥下,唐军兵分六路将可汗颉利合围于阴山。颉利兵败单骑遁走,跑到了沙钵罗设部落。阿史那忠设计活捉颉利,并将其献给唐军。

因为这个功劳,李世民下令封阿史那忠为左屯卫将军,召其到长安做官,并将定襄县主李氏嫁给了他。

定襄县主出嫁后,与阿史那忠感情很好。两人琴瑟调和,伉俪情深。闲暇之时,阿史那忠常带定襄县主打猎游玩,而李氏则经常教阿史那忠中原的礼仪。

就这样,阿史那忠在夫人的熏陶下,彻底爱上了长安,对中原文化产生强烈的归属感。

贞观十三年(公元639年),唐太宗集合草原部落十余万人举行了盛大的仪式。筑起高坛,并派礼部尚书赵郡王孝恭等人为使,当场册立阿史那思摩为突厥可汗,封阿史那忠为左贤王,令他们渡过黄河,回归故土。

不过,此时阿史那忠早被夫人所同化,思想上已经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唐人了。他身在草原,心中却始终向往大唐。每次有大唐使者到来,阿史那忠都会苦苦相求,希望使者能向李世民传达自己希望早日返回长安的迫切心情。

唐太宗感其诚意,就答应了阿史那忠的要求,将他召回长安,而定襄县主李氏也随之回到了大唐。此后,两人相敬如宾,白首偕老,死后合葬于唐太宗昭陵之侧。

从以上事迹可以看出,定襄县主李氏的事迹与李长歌多有相同之处,而阿史那忠则与阿诗勒隼的形迹颇为吻合。

因此,李长歌很可能并非虚构的人物,而是真的有历史原型。李长歌的历史原型应该是李世民的养女定襄县主李氏,而阿诗勒隼的历史原型则可能是沙钵罗设落部的王子阿史那忠。

您是怎么认为的呢?

参考资料:《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唐故右骁卫大将军兼检校羽林军赠镇军大将军荆州大都督上柱国薛国公阿史那贞公墓志铭并序》

注:本文由闲人历史故事原创,未经授权谢绝抄袭和转载,请文抄公远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