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水满则溢、月盈则亏:顺丰高速发展背后的“畸形”态势

subtitle
睿财经官方 2021-04-13 07: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睿财经讯(文/周鑫)顺丰速运,是我国著名的快递物流综合服务商,作为国内快递行业中首家拥有自有全货机的公司,截至2018年12月31日,顺丰拥有66架全货机、9个枢纽级中转场,49个航空、铁路站点,143个片区中转场,330个集散点。然而就是这样一尊庞然大物,却在4月9日早盘时,顺丰控股开盘一字板跌停,股价创近8个月新低。4月8日晚间,顺丰控股公告,预计第一季度净亏损9亿~11亿元,上年同期盈利9.07亿元。

疫情大考后顺丰控股发展迅猛

去年疫情期间,快递行业发展迅速,以顺丰为代表的快递行业曾一度有过高速发展。

2019 年快递行业集中度CR8 的均值为 81.5,较 2018 年略有提升,处于缓慢提升状态。2020 年 1 至 9 月 CR8 的均值为 84.4,较 2019 年提升2.9,行业集中度提升明显加速。而顺丰在物资运输中发挥了很大优势,疫情对顺丰影响利大于弊,顺丰控股也迈入千亿营收大关。

疫情期间,顺丰利用无人机将医疗防疫物资送往武汉金银潭医院,完成了武汉的首次配送。除此之外,顺丰在湖北省武汉市、十堰市两个地方开展无人机配送服务,主要的服务对象是医院和隔离小区,给医院配送比较重要的医疗物资,包括手套,防护服,医用口罩,食品药品等,给小区配送的包括蔬菜,生鲜,生活用品,快递等。凭借这些举动积累的良好口碑,顺丰在后疫情时代成为了高端电商件的首选快递品牌。在公商务函件等传统时效件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依靠高端电商件的增长,实现时效快递增速的快速回升。并且,2020 年顺丰公司加快构建“快慢分离”协同工作模式,使其现有资源得到最大化利用,经济件运输能力大幅提高,2020上半年,顺丰实现经济快递营业收入 202 亿元,同比增长 76.1%。

顺丰被卷入快递行业价格战

我国快递行业发展迅猛,也因此导致同行竞争愈发激烈。

4月8日,国家邮政局披露数据显示,3月份,快递发展规模指数为330.4,同比增长38.7%。从分项指标看,快递业务量预计同比增长42%;快递业务收入预计同比增长31%。一季度,快递业务量和快递业务收入同比增速预计分别达72.5%和47.3%。预计4月份快递业务量增速将达32%。

此外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3月24日,我国快递业务量已突破200亿件,用时仅83天,比2015年我国快递业务量首次超过200亿件的用时提前了9个月,比2020年提前了45天,再一次刷新纪录。

快递业务量屡创新高的同时,行业竞争加剧。这对顺丰的影响无疑是最大的。2020年1季度时,快递行业只有顺丰邮政发货,而2021年的1季度其它快递都在运营,且韵达和极兔过年期间都不打烊。这也就使得顺丰的优势不再像去年那样明显,多家快递争抢有限的客户市场,快递行业就打起了“价格战”,快递单价持续下降。

从3月份开始,义乌快递价格不断创新低,甚至出现了低于1元的快递单价。由此,我们不难想见,在行业增速放缓之后,将会发生快递行业企业洗牌的情况。

高增长利润的背后,顺丰并无后继之力

去年疫情爆发期间,顺丰坚守服务,防疫物资及线上消费品寄递进一步带动时效件实现高增长,今年一季度增速也受到此高基数的影响;同时,由于同行在部分区域春节不打烊的安排,分化了部分散单业务,时效件中散单业务增长低于预期。并且,顺丰筹资能力后劲不足,不像中通、圆通背靠淘宝,京东背靠腾讯,顺丰只能靠自己,没有犯错的余地。其次,顺丰快递价格较为昂贵,以快速安全的运输服务为理念的顺丰,在定价上高于行业内其他公司。这使得顺丰在快递行业价格战中是最受影响的企业。除此之外,顺丰面临着多元化发展的瓶颈。顺丰在近几年内尝试的多元化的发展战略,如“顺丰优选”的电商业务、“顺丰嗨客”便利店,以及其推广的金融产品,都面临亏损和失败。

也正因为这些原因,顺丰借“疫情”的东风所获得的指数级增长的利润并没有后继之力。

顺丰跌停,极兔、百世被罚,快递行业的畸形态势

同行内卷导致的价格战无疑是影响市场平衡的,也因此,政府开始对快递行业这一畸形现象予以重视。

4月9日,义乌邮政管理局人士确认,因“低价倾销”,且整改未达要求,百世快递、极兔速递被整治,主要措施是停运部分分拨中心,已于当日执行。义乌邮政管理局于4月6日下发的警示函显示,该局已相继四次通知极兔速递、百世快递不得用远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倾销,由于4月9日这两家公司仍未达到整改要求,所以义乌邮政管理局责令百世、极兔部分分拨中心停业整顿。

持续的价格战下,快递收件价和派费一降再降,基层加盟商的利润空间被挤压,只能在后端压缩快递员的派费。此外,为了减缓价格战导致的运营压力,各快递企业均采取多种手段降低成本,包括应用自动化设备、采取电子面单、提升物流效率等,叠加上半年高速公路免过路费政策以及油价的下跌等因素,快递企业的成本均有不同程度下降,为应对价格战提供了操作空间。正如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向《21CBR》直言的那样,价格战对于快递企业是一场“内耗战”,所造成的并不是一个健康的快递市场。水满则溢、月盈则亏,极大的增长必然跟随着猛烈的消耗。通过快递行业畸形的现状,我们不得不进行反思。

健康的快递市场应该以产品结构,分化不同的服务价格,既有满足大众的廉价服务产品,也有适合高端市场的高价产品,如果企业一味在低价战内耗,永远无法做成UPS、FedEx这样的快递强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