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鼻甲手术后,她选择了自杀......

subtitle
医学界 2021-04-13 02:06

比癌症还可怕~

张瑞,27岁,家住在乌鲁木齐,正计划和男友结婚。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准备迎接新生活的姑娘,却选择了在中秋节的夜里从14层的家里跳楼身亡了。

原因不是大家猜测的和男友吵架,也并非不可化解的家庭矛盾,而是源于一场小小的鼻炎手术。

16年8月,张瑞被诊断为过敏性鼻炎、肥厚型鼻炎、鼻窦炎、鼻中隔偏曲,随后接受了双侧筛前神经阻断术、鼻甲消融术和鼻中隔矫正术。

术后,张瑞一直觉得鼻子不舒服,经常鼻子疼、头也疼,精神也渐渐地出现了异常。因为忍受不了身体上的疼痛和精神上的折磨,她最终选择了轻生。

而致使张瑞做出这个决定的唯一动力,正是一种在患者看来比癌症还可怕的病症——空鼻症。

呼吸之痛

空鼻症,这个在很多人看来听都未曾听说过的字眼,却一步步推动着患者走向自杀的深渊。

空鼻症的概念最早于1994年由Eugene和Stenkvis提出,用来形容鼻腔组织缺失和影像学显示鼻腔的正常解剖结构缺失伴有的某些症状。

因为“空鼻症”在耳鼻喉科学界并未就这一称呼达成共识,所以至今,关于空鼻症的概念也没有一个严格准确的定义。搜索百度词条,给出的定义是,鼻甲过分切除导致的一种后果严重的难以医治的医源性并发症。按照北京同仁医院周兵教授的描述,则为鼻部术后主观症状和客观体征严重分离,伴有精神心理障碍的原因不明的鼻部症候群。

患有空鼻症的患者表面看上去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实际上却承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大部分空鼻症患者的典型症状是鼻塞、呼吸困难、鼻咽部干燥,甚至部分患者有窒息感、注意力无法集中、疲劳、烦躁、焦虑、抑郁和嗅觉减退等症状。

来感受一下几个空鼻症患者的内心世界:

山东空鼻症患者李永:“完全感觉不到正常人的空气,像我以前起来能感觉到太阳,我现在天天感觉到的就是黑暗,痛苦大于快乐,没办法克服,很难”。

云南空鼻症患者姜娅:“感觉每个人都宁可回到手术前的那种难受,都不愿意现在这种每分每秒时时刻刻的难受”。

河北空鼻症患者穆三军:“曾经用安眠药自杀过,被家人拦下,天天拿东西捅喉咙、头撞墙之类的都有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参考文献2

上海空鼻症患者倪韡 (wěi) 浩:“鼻子刚刚坏掉的时候,20天瘦掉30斤,天天睡10分钟,天天做噩梦,每一秒都活不下去了,就自杀过两次,我妈都把我救过来了”。

与身体上的疼痛相比,空鼻症对患者精神上和心理上的摧毁是最大的。很多患者去看医生,因为有些医生不了解这种病,患者的各项检查结果看起来又很好,医生只能建议患者去精神科。

更让患者糟心的是,即使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能完全理解他们的痛苦。“明明做了那么多手术,怎么还不好?”这是患者李永在跟自己的父母交流时,所得到的回应。

图源:参考文献2

很多时候,只有空鼻症病友之间才能理解、知道这个病的痛苦,因为目前并没有办法医治,他们只能在QQ群里互相安慰。

对于空鼻症患者来说,更多的时候都是生不如死,生活只有眼前的苟且。

什么导致了空鼻症?

Mike Smallwood,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因为长期嗜睡和打呼的问题,去看了医生,医生诊断他为鼻中隔偏曲。

鼻中隔,顾名思义,就是鼻腔中间的类似于隔板的部分。正常的鼻中隔,应该位于鼻腔的正中央。有些人的鼻中隔因为某些原因,比如外伤,在生长发育过程中会变形偏曲。

如果偏曲程度小,患者往往不会有什么明显症状,一般也不影响生活。但偏曲严重的话,就会影响人的通气情况,经常鼻塞,时间长了还会引发鼻窦炎。更严重的还会伴随鼻甲增大的问题,进一步降低患者的呼吸功能,出现打鼾的情况。

左图:鼻中隔偏曲,右图:正常鼻中隔

图源:www.healthdirect.gov.au

在医生的建议下,Smallwood决定接受鼻中隔矫正术,这是一个小手术,所以Smallwood根本不担心。然而医生没有告诉他,他还要需要切除部分下鼻甲。

事实上,Smallwood从未听说过“鼻甲”这个词,直到手术前一小时,护士递给他一份同意书,他才知道自己还要行下鼻甲部分切除术。但他相信他的医生,所以在表格上签了字,然后被推到了手术室。

手术后不久,接二连三的问题出现了。

Smallwood的呼吸变得吃力了。虽说没了打呼的问题,但吸进去的每一口空气都像冰冷的刀子切割他的喉咙,直冲他的脑袋,让他头痛欲裂。

Smallwood的睡眠质量也下降了,半夜常常因为呼吸不畅被憋醒。胸闷、心慌、气短、窒息感时常包围着他。

图源:pixabay.com

没错,Smallwood患上了空鼻症,这正是跟他前不久接受的下鼻甲切除手术有关。

人的鼻腔有上中下三个鼻甲,其中下鼻甲在鼻腔生理功能甚至整个呼吸系统中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下鼻甲通过鼻周期调控吸入的空气流量,维持两侧鼻阻力,保持正常呼吸;对吸入的空气还有调节湿度、温度及滤过、清洁作用。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极其重要的鼻腔结构,却也常常被作为鼻部手术的对象。

而一旦下鼻甲全切除,或者部分切除过多,就会破坏下鼻甲的黏膜及其表面的纤毛细胞、腺体、血窦等正常结构,鼻黏膜一旦破坏,调温、调湿功能自然就会受到影响,患者就会出现鼻腔干燥、冰冷的症状。

由于下鼻甲遭到破坏,原本狭窄的气道一下子变得很宽敞,鼻阻力明显降低,进而呼吸道和肺功能也会受到影响,于是,换气不足、胸闷气短等症状也就全都来了。

手术之前,Smallwood正准备参加体育教师资格考试,现在一切希望都破灭了。

与身体上的疼痛相比,让Smallwood更难以忍受的是心理上的煎熬。

为了缓解呼吸所带来的疼痛,Smallwood不自觉地养成了一些奇怪的行为,比如,习惯张嘴呼吸,或在鼻子里塞上一块棉花。疼痛严重的时候,Smallwood甚至没办法跟朋友完成正常对话。

朋友们很不理解他的行为。他们以为Smallwood在小题大做,这些怪异的行为常常惹得他们发毛,渐渐地,朋友们都离他而去。

据美国南加州大学整形外科副教授、医学博士Andrew Ordon介绍,每一千名接受鼻甲手术的人中,就有一人患空鼻症。很不幸,Smallwood恰巧成为了那一个。

但如果,医生若是提前告知Smallwood鼻甲切除术的并发症,或是再多考虑一下是否一定要真的切除鼻甲,事情会不会是另一个结局?

是否“刀下留情”?

现在很多人都被鼻子的各种疾病折磨得很痛苦,鼻炎、鼻甲肥大、鼻中隔偏曲等等都可以让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受到严重干扰,很多人不堪忍受现状,于是选择了手术,然而是否手术就真的一劳永逸,很多人都不了解甚至不曾想过。

很多时候,正是因为忽略了这些问题,加之不同医院、不同医生有着不同的考量,患者才会接受某种形式的鼻甲手术 (往往以下鼻甲最常见) ,最终发展成为生不如死的空鼻症患者。

在QQ群里,搜索空鼻症,可以发现很多个“空鼻症”群,里面的聊天内容除了对各种症状的描述、交流治疗经验和互相鼓励加油之外,还充斥着哀怨的情绪,甚至是语言暴力。

这些患者的痛苦感受,非常值得我们同情和理解,也值得医生们去关注和深思这样一个问题:鼻甲手术是否真的有必要

随着2013年温岭杀医案这一社会热点走进人们的视野,空鼻症患者这一群体也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现在很多专家都认为,鼻腔疾病应首先采取保守治疗的方式,确实无效的情况下再考虑采取手术治疗。

事实上,如果引起下鼻甲肿大的相关问题得到有效治疗,病因一旦去除,下鼻甲会逐渐恢复正常形态,不仅解决了鼻塞等问题,还保护了下鼻甲甚至整个鼻腔功能。

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因为某些原因,部分医生在选择治疗上只顾及短暂的症状改善,不顾及是否存在严重的远期并发症,无意中或盲目中对患者造成了不可逆性的伤害。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喉专家韩德民也曾在文章中表达过,在“患者需要?还是医生需要?”这一有关医学伦理的问题上,部分医生的认识发生了偏差。在对下鼻甲的治疗,尤其是下鼻甲切除术应慎重进行,要以治疗引起下鼻甲肿大或肥大的相关源头病变为主,尽量保留下鼻甲。

另外,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耳鼻咽喉专家余翠萍和董震也曾在论文中呼吁过,鼻甲手术要慎重,因为一旦出现并发症和后遗症,常常是难以矫正的。

总之,无论对患者还是医生来说,这些都是应该重视且值得关注的。

当然,如果患者一定要手术,也请在手术之前了解好手术风险和后遗症等问题,以免发生不可调节的医患矛盾。

资料来源:

1. https://v.qq.com/x/page/s0507n98qsc.html

2.https://v.qq.com/x/cover/vbp7hd1yq4d7bvh/o0014nzn1yq.html?ptag=baidu_aladdin.doco

3.https://www.health.com/condition/cold-flu-sinus/empty-nose-syndrome

4. Berenholz L , Kessler A , Sarfati S , et al. Chronic sinusitis: a sequela of inferior turbinectomy.[J]. Am J Rhinol, 1998, 12(4):257-261.

5. Moore G F , Freeman T J , Ogren F P , et al. Extended follow-up of total inferior turbinate resection for relief of chronic nasal obstruction.[J]. Laryngoscope, 2010, 95(9 Pt 1):1095-1099.

6. Damm M , Jungehulsing M , Eckel H E , et al. Olfactory Changes at Threshold and Suprathreshold Levels following Septoplasty with Partial Inferior Turbinectomy[J]. Annals of Otology Rhinology & Laryngology, 2003, 112(1):91-97.

7. 韩德民. 下鼻甲的结构、功能与症状[J]. 中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2003, 010(004):195-196.

8. 佘翠萍, 董震. 鼻腔功能与下鼻甲手术[J]. 临床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2002, 16(011):636-638.

来源:万物科学说明书

作者:艺兮

责编:田栋梁

校对:臧恒佳

制版:潘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