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新乡第一个最大工业企业,你造吗?

subtitle
玩转大新乡 2021-04-13 01:15

一、建厂的经过

河南新乡水陆交通便利,有京汉、道清两铁路交叉穿过境内,并有卫河航运直达天津,四周盛产的小麦和棉花均以此为集散地。 1906 年京汉铁路修建后 , 新乡粮业迅速发展。

这时中孚银行在天津意租界设有通孚公栈。天津面粉业常以面粉堆存此栈做抵押贷款,去采购小麦,维持本厂继续开工。当时安徽寿州大地主兼资本家孙多臣在上海设有阜当面粉厂,同中孚银行关系很密切,同时在天津设有精盐厂,往来天律,得悉新乡产麦的情况,以为就地取材,加工面粉可得厚利,于是便拟在新乡筹建面粉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19 年孙多臣与徐文甫等人集资50万元,计5000股,每股100元,于新乡城外京汉铁路东侧,卫河北岸,购地90余亩,兴建面粉厂, 1920年7月建成,名日通丰面粉有限股份公司。

二、初期经营情况

当时,通丰面粉股份有限公司建筑物有五层粉楼一座,宿舍、办公室、仓房等400余间。厂内生产设备有以锅炉引擎为动力的磨粉机18部,烟管锅炉13部, 300匹马力的卧式双气缸和部分修理机设备。为当时新乡最大工业企业之一。全厂职工300余人(一部分系安徽人,大部分系当地人)。月产等级面粉4500袋至5000袋。绿大招牌的为头等粉,红大招牌为二等粉,黄大招牌为三等粉。销路主要是京津一带。

第一任经理是70余岁清末做过道台的朱兰圃,副经理为孙多臣女婿顾仲权。

孙多臣系江南一带有名的资本家兼地主,拥有良田300余顷;在上海开有阜丰面粉公司,九层大楼48部磨粉机,月产面粉三万余袋;在济宁开有济丰面粉厂;在无锡开有大隆和九丰两个面粉厂;在天津开有精益精盐厂;在盐水沽开有振华纸厂。孙历来同中孚银行关系密切。在筹建通丰面粉公司时,又曾以河南督军赵倜为名誉股东,作为靠山。由于该厂属上海阜丰面粉厂领导,系外路生意,又获利较丰,不免引起当地士绅、官府红眼,藉故刁难。每次商会摊派款项,该厂辄达半数。因而无奈,该厂才聘请新多商务会会长、当地士绅王宜亭为顾问;并结交新乡专员唐肯和公安局长,经常送钱送礼以图疏通。

三、厂权之演变

1926年朱兰圃辞职、副经理顾益经(仲权)请假赴东北工作,由上海派来孙仲德负经理之责。“七七”事变后孙仲德回上海,将厂拟交金炳生负责。有总务科长苏二益出面争执,孙仲德就将厂交给苏二益负责(湖南人)而去。“七七"事变后,由于新乡危急,该厂于1937年9月奉上海阜丰总厂之命拆走一部机器,大部人员南逃。

1938年新乡沦陷后,日寇以军管名义接办通丰面粉厂,派日本人高官入厂监督出粉,对职工施用高压手段,残酷剥削, 1939年12月23 日,工人检修机器,用木炭烘烤皮带,下班后余火未熄,于当日下午5时30分燃烧起来,火达6时之久。18部机器和五层大楼被烧毁。事后、日寇宪兵队递捕了资方代理人苏二益和工人王家顺、袁明镜等22人,非刑拷打,审押二十余日,终因工人无供,经保释放。日本究兵出于图谋苏二益财产,将苏杀害。

大火后, 日寇为了军用紧急,又在天津大仁机厂定购18寸粉机10部,在山西榆次县等地运来磨粉机9部,重新修建粉楼,于1940年8月建成投产。从此该厂一直为日寇所占。直到目寇投降,孙家无人来接收此厂。孙家不来接厂可能是因为孙多钰(该厂资方)在日伪时当过北平教育局长。后来由国民党政府将该厂充公。

1949年新乡解放前夕,资方曾强迫工人拆卸机器,企图逃窜,但由于淮海战役开始,交通中断,又有老工人从中抵制拖延,该厂得以保留下来。

四、工人罢工和反把头斗争

1.通丰面粉厂工人第一次罢工斗争

1927年,新乡通丰面粉厂工人,为增加工资首次向资方开展了斗争。原因是由资本家对待本地工人和安徽工人工资悬殊过甚而引起的。工人每天同样是工作12小时,但最高的月工资是40多元,最低的只有14、15元、资方对安徽工人施以小恩小惠。工人向资方提出4项要求:①增加工资;②缩短工时;⑤实行礼拜休息;④增加劳动保护。资方拒绝了工人的合理要求,引起工人们的愤怒。当工人酝酿罢工时,资方怕罢工影响生产,减少利润和贻误军用受罚,勉强同意增加工资。斗争的结果增资分为三级,分别增加,原工资15元的增加3元, 16元至30元的增加2元,30元以上的增加1元;其他3条,资方允许商议后陆续解决。

2.第二次罢工斗争

1928年,该厂工人第二次向资方展开了斗争。这次罢工的中心是工时问题。在第一次斗争胜利后,资本家对工人提出的除工资以外的三个条件,不但不予解决,反而加大剥削,增加工时,每天12小时,加上星期天检修机器与做杂活,每天均达15小时以上。工人向资方提出:“如果不答复工人的要求,就要坚决罢工。”资本家置之不理。于是罢工开始了:仓库工人不堆麦入库,打包工人不打包,面粉撒了遍地,各车间全部停车。

这时总工会分析了当时形势,采取多种斗争方式,一面正面向资方坚持斗争;一面又向驻汴冯玉祥部进行控告,冯部当局为了军需,即电令厂方答复工人的要求。于是二次罢工斗争又得到胜利,工人工资每月增加1.3元,每人一套工作服,工时由两班改为三班,实行礼拜休息制。

3.通丰面粉厂脚行工人的反把头斗争

在该厂工人两次斗争胜利的影响下, 1928年一部分脚行工人由于不堪把头马老三的非法压榨,在工会的领导下,展开了一次反对把头的斗争。

该厂为了装车卸船,雇有一批出卖苦力的脚行工人。这些工人并非直接由厂方雇用,而是由把头马老三向厂方将活包下来,再雇一部分临时工完成装卸搬运任务,临时工从把头手里领取工资。把头马老三不但从中残酷压榨工人,还经常叫工人给他种地、盖房子和干其他杂活。马家兄弟三人,用工人的血汗仅两年内即买地200余亩,变成富户。因此提起马老三,工人都恨之入骨。马老三霸占者通丰一切主要物资的装卸搬运,并拉拢了二十名长工,都是他的亲戚朋友,待遇从丰,为他利用。凡与马家兄弟无亲无故的只能做临时工,当时有二十多名外工,他们是有活就来,无活就去,工资很低,最多每月不过拿到三四元钱。

有一天,马老三无故地站在院里谩骂工人,说什么“不好好干活,就给我滚…"激起了工人们的气愤,在工会的支持与鼓动下,一拥而上,表示“决不受这份气,坚决罢工。”马老三见势不妙,夹尾而逃,事后马老大又出场火上加油说“这里的活有人干,明天你们不…”工人们没等他说完,就不约而同地说“不用说也知道你的鬼把戏,你就是给我们磕二十四个响头也不干了"。大家一哄而散。

罢工后,把头勉强在街拼凑了一批专干零活的工人。但因生手生脚,实在也吃不了这碗饭,不是将面粉包摔破,就是发生人身摔伤事故,有些工人竟自散去。这样一来,大大影响了厂内的生产,马老三在资方面前很丢脸,不免受到奚落。最后马家兄弟只得仍将原来工人请回,摆酒设宴,席前认错,请求复工。工人提出: ①承包货物价格公开; ②赶走马老三;③不准随便打骂工人等条件、把头也完全接受,斗争胜利结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