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指责中国不遵从所谓二战后全球秩序。中国为什么要遵从?”

subtitle
环球时报视频 2021-04-13 00:23

香港亚洲时报网站4月9日发表题为《中国不屈服于美国强加的二战后全球秩序是正确的》的文章,作者为肯·莫克。全文摘编如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指责中国不遵从所谓二战后全球秩序。但中国为什么要遵从这种秩序?毕竟,这个体系旨在维持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以及压制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的经济、技术和军事发展。

是的,一些亚洲国家——日本、韩国和其他一些国家——设法获得了发达经济体地位,但这只是因为它们让自己屈服于美国霸权。但是,如果有哪个国家认为自己能够挑战美国,它就将面临华盛顿的怒火。

二战结束后的世界由美国主导,美元成为全球储备货币,这使美国对全球经济和金融事务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赋予美国治外法权,使其能通过以制裁切断别国获取美元的途径来干涉别国内政。受到制裁的国家面临经济混乱,人们的生活也面临相当大的困难,委内瑞拉和伊朗等国就是证明。美国从不羞于使用治外法权,曾以“不当行为”或不听从山姆大叔的命令为由制裁多个国家,包括中国。

制裁方式主要包括让政府或官员个人无法获得美元并冻结其资产等,其目的是煽动内部异见或造反。无法做生意或开展贸易会破坏经济增长,导致贫困和苦难,因此,其愿望是迫使所谓政权更迭。

虽然这种制裁会在较小的国家奏效,但对中国却适得其反。这个亚洲国家太大了,中国的人民币正日益被用于贸易和投资交易结算,这削弱了美国制裁的效力。此外,中美经济也紧密交织在一起。

事实上,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华为和其他中国技术公司的制裁对美国的伤害巨大。制裁使美国技术公司陷入金融混乱,并有可能使苹果公司等企业被挡在巨大的中国市场之外——中国市场贡献了这些美国公司很大一部分收入。

美国以所谓“国家安全”为由,禁止本国技术公司向中国出售先进芯片。然而,真正的动机是放慢——如果不是扼杀的话——中国的技术进步。在特朗普仅基于未经证实或猜测性的证据就决定认定中国产品构成所谓“国家安全威胁”之前,从未有哪个国家作出这种认定。

总之,中国不遵从美国强加的战后世界秩序是正确的。事实上,甚至可以说,中国之所以成为今天这样,是因为它蔑视美国式的规则和所谓价值观。因此,中国会继续坚持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其经济发展和意识形态的架构。

来源:参考消息

相关报道:

被中国制裁的蓬佩奥,找到新东家,不是挣钱糊口这么简单

被自家美媒封为“史上最差国务卿”的迈克·蓬佩奥自卸任后就没消停过,眼下,继哈德逊研究所之后,蓬佩奥又找到了第二份工作,加入了福克斯新闻媒体,担任撰稿人。

对,你没看错,就是特朗普的御用媒体——福克斯。福克斯新闻媒体可谓是特朗普政府退休官员的回收站,接纳了大部分特朗普的原班底。


白宫前新闻秘书凯莉·麦克纳尼被任命为联合主持人;白宫前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主持福克斯商业频道的节目;甚至前副总统迈克·彭斯也在刚去世的知名右翼主持人拉什·林堡的福克斯制作纪录片中担任旁白。并且特朗普的亲戚也获益于福克斯,儿媳劳拉·特朗普被提名为撰稿人。蓬佩奥只是最新加入的一个。

蓬佩奥找第一份兼职的时候可是花了大力气。1月21日,在美国总统权力交接之时,中国决定对在涉华问题上严重侵犯中国主权、负有主要责任的特朗普政府的28名人员实施制裁。制裁后果立竿见影,不同于往届政府的卸任官员,这28名官员在卸任后的数十天里,都遭遇到了二次就业的“强大寒流”。

蓬佩奥卸任后先后吃了科赫集团、杜邦财团、美孚石油、美联航空等大集团的“闭门羹”,最后去了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这是保守派政客的5大“智囊”之一。

在拒绝蓬佩奥的大集团里面有个熟悉的名字:科赫集团。要知道,蓬佩奥人生的高光时刻就是从认识科赫兄弟开始的。蓬佩奥是在现任妻子苏珊的引荐下,熟识科氏工业集团的老板科赫兄弟,并被推上政治前台,得到金主支持的蓬佩奥一路逆袭,先是拜托西点军校的旧日同窗向特朗普引荐,成了中情局的情报头子,最后在2018年上位,成为“史上最差国务卿”。


科赫兄弟被称为“科赫章鱼”,他们在美国政府的触角网络几乎无所不在,几乎将美国的许多重要机构都收入囊中。作为美国向右转的幕后操盘手,他们崇尚“白人至上”。在2016年的选举中,科赫兄弟还为美国前副总统彭斯捐赠了30万美元。

既然是科赫兄弟的“家臣”,又是他们在政界的传声筒,为何蓬佩奥再就业会被科赫集团拒绝?蓬佩奥作为中国制裁特朗普政府名单里的最高官员,他及其家属被禁止入境中国内地和香港、澳门,他们及其关联企业、机构也被限制与中国打交道、做生意。

那么,大部分业务与中国有着密切商贸往来的科赫集团肯定不会再聘用一个已经下台的国务卿了。

至于蓬佩奥入驻福克斯新闻,两者简直是一拍即合,极度反华的政客与反华的媒体,蓬佩奥这下是找到了专业对口的职位。一直以来,蓬佩奥都没有外交官的样子,像一个挑拨离间的“长舌妇”。在众多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极尽造谣抹黑栽赃嫁祸之能事,卸任后的蓬佩奥真的就只是找个饭碗糊口这么简单吗?

很明显,蓬佩奥是在为入主白宫铺路。先是利用哈德逊研究所给自己造势,毕竟智库被称为美国在行政、立法及司法之外的“第四种权力”,被戏称为“影子内阁”。在蓬佩奥之后,其反华智囊、被国人称为汉奸走狗的余茂春也追随蓬佩奥成为哈德逊研究所的兼职高级研究员。此后,两人合作发表了多篇抹黑中国的新闻报道。


特朗普执政时期也崇尚“美国优先,白人至上”,蓬佩奥不仅深得特朗普的信任,粉丝受众也和特朗普一样。特朗普卸任后都还有这么多人表达支持,那么蓬佩奥也可以使出浑身解数,最大化地吸纳认同自己的势力。

进入哈德逊研究所在于时刻与两党议员和游说集团保持密切联系,不游离于核心决策圈以外;而进入福克斯新闻,则是为了保持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尤其要保住自己的粉丝受众,并且上电视还能立人设,像特朗普一样打造自身“美国优先”的独特标签,特别还是在拥护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这个平台上。

蓬佩奥退而不休,任期内祸乱香港无果,刚卸任又被制裁,大陆香港澳门的路是走不通了,因为开始打台湾牌。蓬佩奥任职的哈德逊研究所曾被爆接受台湾当局资助,发表鼓吹美对台军售、与台洽签经贸协议等于台当局有利的文章。2020年12月,蔡英文还接受了哈德逊研究所的邀请,发表线上演说。

为了迎合自己的东家,4月1日,蓬佩奥会见了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双方都对会面进行了大力炒作。蓬佩奥任期内多次公开“挺台抗陆”,下台前还声称要废除美国官员与台湾地区的接触限制。


但在1979年的《中美建交公报》中早已明确指出,“台美”双方仅能保持非官方关系。这是两国政治领导层达成的统一共识,并非由美国哪个政客说了算,而蓬佩奥更加没有权力改变这一美国政府作出的承诺。

值得警惕的是,蓬佩奥已经多次在多个场合表示,若特朗普在四年后不出山竞选,自己就要代表共和党竞选总统。目前,蓬佩奥已经在艾奥瓦州开始建立选举关系网络。

无论是第一份智库高级研究员的工作还是第二份福克斯新闻撰稿人的工作,“人类公敌”蓬佩奥都在一步步走向自己预设的目标。如若要参选,那么中美关系越紧张,四年后面对82岁的拜登,蓬佩奥之流越有望大概率赢得选举。

反正现在的美国,只要摆出对抗中国的架势,不仅有钱可赚,还可以仕途无忧。

立竿见影!中方制裁“打痛”这家英国顶尖律师机构

上月底,中国外交部制裁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的英方9名人员和4个实体。其中,针对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Essex Court Chambers)的制裁“立竿见影”,不仅让这家英国老牌律师机构迅速撤下造谣新疆内容,还着实打击了相关人员和业务。

“集体惩罚、沉重打击”,英国《金融时报》4月4日报道称,中方制裁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后,除了一名工作18年的精英律师离职外,新加坡分支机构也完全解散,所内6名律师离职并成立新的机构。事务所的全球业务也可能受到负面影响。

除了事务所内部以外,英国的法律界也大受震动。虽然部分人士对中方制裁怨言不断,但迄今几乎没有哪个事务所发表过支持埃塞克斯园事务所的声明。同样受到此次中方制裁的英国著名律师海伦娜·肯尼迪(Helena Kennedy)声称,这给英国律师事务所带来了“寒蝉效应”。


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 资料图

《金融时报》和《全球法律邮报》(The Global Legal Post)都注意到,在中方宣布对埃塞克斯园事务所的制裁后,事务所在新加坡的分支结构“埃塞克斯达克顿山”(Essex Duxton)官网出现一则声明,称所内6名律师将全部离职,并成立新的团体律师事务所。

这6人都是非常有名的律师。其中,团队负责人为前新加坡总检察长拉杰(VK Rajah),而另两名成员托比·兰道(Toby Landau),以及陈凌新(Chan Leng Sun),则分别是皇室法律顾问(QC)和资深大律师(SC)。与此同时,兰道在埃塞克斯园事务所本部网站上的资料,也已删除。


埃塞克斯新加坡分支机构的官网声明

业内人士向《金融时报》透露,预计兰道也将离开本部,但他尚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要求。

紧随新加坡事务所之后,是伦敦本部并不寻常的人员变动。中方制裁的两天内,事务所本部的吴正飞(Jern-Fei Ng)皇室法律顾问也将离开,并加入7BR(7 Bedford Row)大律师事务所。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吴正飞此举“并不寻常”,这是因为在商业仲裁方面,7BR的名声,远不如埃塞克斯园事务所那么出名。还有业内传言称,其他律师事务所的高管,正在疯狂挖埃塞克斯园事务所的“墙角”。

原本,近期离职的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主席马修·吉尔林(Matthew Gearing)计划加入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但他上周告诉英国《金融时报》,他正在“关注形势”。

制裁之前,埃塞克斯园事务所有90多名大律师,包括新加坡的一个分支机构,还有44名皇室法律顾问。

当然,中方制裁给这家法律机构带来的影响,并不仅仅存在于人员调动方面。《金融时报》引述业内人士预测,制裁不仅会影响事务所在香港和新加坡涉及中国企业的仲裁工作,还会影响加勒比地区的法律工作,因为当地涉及的一些公司的最终受益所有人是香港商人。

“埃塞克斯园事务所的问题在于,它们在国际市场上的影响力太大了,而且相当一部分业务与中国有关,”一家英国事务所的员工解释说。“在亚洲开展业务方面,它们一直是所有行业的市场领导者,因此潜在的影响将是巨大的。损害已经造成,新加坡的律师也走了。还会有更多的损失。

另一位英国律师则评论称:“(中方制裁)作为一种集体惩罚,是对这家老牌律师事务所的沉重打击。”

感到“担惊受怕”的,其实也不仅仅是受到制裁的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此次同样受到中方制裁的英国著名律师海伦娜·肯尼迪(Baroness Helena Kennedy)就声称:“这(制裁)就是可怕的地方——它对一些律师事务所产生了寒蝉效应,它们将非常担心有员工在与中国有关的问题上‘发声’。”

有些人则怨言不断。香港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在谈到对中方此次制裁时宣称:“这是如此公开,令人窒息。这是政府干预他国的长臂。”

“今天,是埃塞克斯法庭的成员受到制裁,”英格兰和威尔士律师协会前主席盖伊·桑德赫斯特(Guy Sandhurst)在保守党律师协会的网站上写道。“但明天可能是高伟绅(Clifford Chance)、富而德律师事务所(Freshfields)或其他主要律所或大律师事务所有意或无意地‘冒犯’中国政府。”

英国律师协会(UK Bar Council)主席德里克·斯威廷(Derek Sweeting)则扬言,中国此举是“对法治的攻击”。

但值得一提的是,《金融时报》提到,几乎没有哪个事务所发表过对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的支持声明。实际上,一名机构内的职员透露,他们怀疑其他事务所不想“把自己推到火线之上”。

《金融时报》援引英国法律界人士称,制裁可能会让中国在一家公司选择将谁指派到其国际仲裁机构的问题上拥有影响力。这也会让专门从事商业和金融诉讼、仲裁和国际公法的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开展亚洲业务时“三思而后行”。

实际上,中方宣布制裁后,对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的影响可谓立竿见影。中国外交部3月26日宣布对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的英方9名人员和4个实体实施制裁,禁止有关人员及其直系家属入境(包括香港、澳门),其中也包括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


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就被中方制裁发布声明

据《金融时报》此前报道,该法律机构旗下的4名大律师此前向所谓“非营利性组织”出具了一份“法律意见”,声称有“可信的理由”证明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人口进行所谓“种族灭绝”。

但得知被列入制裁名单后,这家英国知名律师机构急忙发声明解释,试图和旗下4名炮制出涉疆“法律意见”的律师撇清关系。官网已经删除了涉及这份“法律意见”的内容。随后,不少英国法律界人士也声称,中方制裁的影响可能“扩大到整个英国法律界”。


有网民发现,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网站已将涉疆“法律意见”有关内容移除 图源:推特

对此,中国发言人华春莹3月26日回答:“我想请你仔细阅读和研究中方已经发布的声明。中方决定对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的英方9名人员和4个实体实施制裁禁止有关人员及其直系家属入境,冻结其在华财产,禁止中国公民及机构同其交易。到底谁会受到什么制裁,到时他们自己会感觉得到。”

中国对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施加的制裁之所以会如此有效,原因在于该律所与中国市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根据该事务所官网的介绍,该事务所的成员经常在世界各地,包括非洲、加勒比、欧洲、中东和亚洲的仲裁和法庭诉讼中出庭,其成员还曾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担任机构仲裁和临时仲裁的律师。

根据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26日的声明,这家机构与我们传统认知中的“律师事务所”(law firm)有所不同,它的成员均为“自雇人士(self-employed)”,各自以个人身份受到英国大律师标准委员会(Bar Standards Board)规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7030赞

中国取代美国成全球最大投资目的地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