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海知青娶了东北姑娘,大学要把他开除,校长:不是老实人

subtitle
酱知儿 2021-04-13 11:45

1977年,高考恢复,知青夏海洲考上了大学,为了不辜负爱情,他在入学前跟女朋友结婚了,可没想到,这个决定几乎让他被学校开除,多亏结婚证书上的日期,让他化险为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下内容由知青经历改编,文中人物系化名。)

夏海洲是上海知青,到黑龙江下乡之前,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学的高中生。

他分配的单位是生产建设兵团,在师部当宣传员,因为白净挺拔,加上谈吐不凡,夏海洲成了很多少女的心仪对象。

大家都以为夏海洲眼光挑剔,心高气傲,应该不会喜欢当地的姑娘,可实际上,他早就爱上了一名当地知青张秀心。

张秀心由于干农活,身材练得凹凸有致,当年人们都喜欢小家碧玉型的姑娘,不喜欢健美的身材,但夏海洲不一样,他爱上了张秀心的活力,后来他告诉张秀心:“我一看见你,就觉得浑身有劲,你充满了生命力,让我深深迷恋!”

夏海洲和张秀心的恋情基本上是公开的,大家都看在眼里。

有人在背后说风凉话:“夏海洲条件不错,以后肯定要回上海,张秀心到时候就后悔吧,她一个粗壮黝黑的姑娘,人家父母能看上吗!”

“就是,她张秀心有什么好的,夏海洲返城肯定不带她。”

1978年3月1日,夏海洲收到了大学入学通知书,他立刻飞奔到张秀心家里,推门就喊:“通知书到了,我要去上大学了!”

“读书是好事,应该庆祝!”张秀心朝着厨房喊,“妈,今天吃鸡蛋面,海洲还是两碗!”

夏海洲激动地坐不住,在屋里来回踱步,一个劲儿地傻笑。

“你来北大荒都十年了,真不容易,可算熬出来了。”张秀心给夏海洲倒了一杯水。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眼睛里充满了希望。

张秀心的母亲从厨房出来,被寒风吹出无数褶子的脸上,又多了几道哀愁,她叹气说:“我早就说不让你们处对象,唉!上海来的青年迟早要走,你们有谁真正想在这里成家立业?看看,考上大学,这下就要走了。”

张秀心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母亲说得没错,夏海洲要去哈尔滨读书了,这一走大概不回来了吧?

知青的悲欢离合,她见得多了,那些返城的知青,转身就忘了陪伴自己无数日夜的情侣,无数本地的姑娘整日以泪洗面。

想到这里,张秀心坐到角落,不停掉泪,母亲长吁短叹,把刚才还喜气洋洋的气氛击得粉碎。

夏海洲不知道该说什么,捏着通知书一言不发。

他心里跟明镜一样,现在面临着现实的选择:上大学是自己毕生的追求,不去不可能,但是如果走了,难免伤了秀心,而自己确实爱着她,不希望辜负她。

夏海洲当天没有吃鸡蛋面,他说了一句“我走了”,红着眼睛出了门。

第二天,3月2日,夏海洲没有来。张秀心安慰自己,他也许有其他事,也许还在考虑……

她自己琢磨了一天,终于想通了:他要走,我不留,还应该支持,毕竟他千里迢迢来到北大荒,没理由留下,不能因为我耽误了前程。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胸口还是如刀剜一般难受,喘气都费劲。

又过了一天,3月3日,夏海洲来了,他心情激动,就跟又拿到了一张录取通知书一样高兴。

一进门,就拉着张秀心和她母亲说:“秀心,阿姨,我决定了。大学我去上,但我们俩的事,也定下来,马上就去登记。”

他望着张秀心说:“我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不会说一套做一套,你相信我。”

当年的规矩,如果下乡知青和当地人结婚,就失去了返城的机会,所以,夏海洲的决定十分罕见,还没等张秀心说话,她母亲先发话了。

“算了吧,你就去上学吧。阿姨说话你别不爱听,你们知青生在城市,注定要回去,这里不是你们的家。秀心是农村孩子,一辈子要待在这里,她不可能跟你到城里去。”

夏海洲信誓旦旦地说:“阿姨,你相信我,毕业之后,我肯定回来!”

“不可能的。孩子,我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经历过的事比你多,你们相识一场,好聚好散。我心疼女儿,知道秀心会难过,但她慢慢会好的。”

“阿姨,我是真心的!”

“海洲,你是城市的命,秀心是农村的命,你们俩根本没法在一起。”

听到这里,夏海洲突然跪下,指天发誓:“秀心,阿姨,你们就相信我,我夏海洲跟别人不一样,我绝不是陈世美,我会永远对秀心好!”

“妈,你还要海洲怎么样,他都这样了还不算真的吗?”张秀心赶紧扶起了男朋友。

“那就3月8号妇女节,你们去登记,我不反对。”

“也好,3月13号开学,赶在开学前,我和秀心把一切都办妥。”

到了日子,夏海洲和张秀心到兵团政治处办了结婚登记,没有任何仪式,没有朋友祝贺,只有一片半张信纸大小的证书。

拿着证书,两人对视一笑,如释重负,真不容易啊!

结了婚,夏海洲没有多停留,赶紧启程去学校,他可不想迟到。就在张秀心盼着丈夫来信的时刻,夏海洲果然来信了,但内容不是表达爱意,而是诉苦:麻烦大了,学校要开除他的学籍!

原来,事情就出在“结婚”上。

3月13日,夏海洲抵达学校,在入学登记表上有一栏“婚姻状况”,他是个实在人,不会作假,就问工作人员:“我来学校前,刚登记结婚了,该怎么填?”

“既然登记结婚了,那就写已婚。”

夏海洲填上已婚两个字的时候,还挺自豪,认为自己也是有家庭的人了,但他没想到,正是这两个字,引出了一场大祸。

大学人事处在整理新生入学档案时,发现了夏海洲的资料有问题:报考时是未婚,入学时却成了已婚。

负责登记的人认为,夏海洲弄虚作假,为了考上大学欺骗组织。

原来,高考恢复时,为了照顾老三届知青,已婚的也可以报考,只是已婚知青的录取分数要比未婚者高不少。

于是,学校的人判断,这个叫夏海洲的学生为了能考上大学,先填未婚,等正式入学了,又改成已婚,属于弄虚作假。

消息一层层往上传,校长听后勃然大怒,说:“这学生不是个老实人,查证情况,严肃处理。如果确实弄虚作假,开除学籍,绝不姑息。”

学校方面找夏海洲谈话,他们凭借先入为主的印象,已经认定夏海洲舞弊,冷冷地告诉他,基本上要开除学籍,没有回旋余地。

夏海洲一听,觉得冤枉,必须据理力争,就把跟张秀心结婚登记的事情从头到尾,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听完他的叙述,学校人员面面相觑,都不太相信,毕竟那个时候,知青因为上学、招工、返城甩掉农村对象的事情太多了,没有考上大学的知青会主动和农村姑娘结婚的,因为这等于放弃了返城的机会。

“看你说得细节比较详细,不像是编造的。这样吧,你让妻子把结婚证邮寄过来,我们核验一下,如果确实是在开学前登记的,我们再讨论。”

学校工作人员网开一面,夏海洲看到了希望,立刻给张秀心发信,嘱咐妻子把结婚证邮寄到学校。

那片半张信纸大小的结婚证,确实写着结婚日期是3月8日,证明夏海洲没有说谎。

看了证据,学校工作人员说:“你是好样的。我们把情况汇报给校长,由他定夺。”

校长听说了情况,点点头说:“不错,糟糠之妻不下堂,有点文人的骨气,他不属于欺骗组织,不用开除学籍。但是……”

校长顿了一顿,接着说:“接到入学通知书后,他已经是大学生了,未经学校批准,擅自结婚,仍然违反了校规,让他在班上作个检讨,以儆效尤。”

说是做检讨,但是夏海洲哪里做错了呢?他要检讨什么呢?夏海洲只能把整件事又复述了一遍,这样一来,坏事反而成了好事。

学校刚开学,大家互相不认识,听夏海洲讲自己的事迹,所有人都由衷地佩服他,原因很简单,都是知青,知道跟农村姑娘结婚的后果,夏海洲为了不抛弃爱人,毅然登记结婚,可见他有担当,很可靠。

与此同时,学校里还有个截然相反的例子,一个知青上大学后,甩了农村的对象,没想到被抛弃的东北姑娘性如烈火,直接到学校大闹一场,从宿舍吵吵嚷嚷到行政楼,弄得全校皆知。

大家一看,有不负责任,始乱终弃,闹得天怒人怨的知青,也有敢作敢当,不负期待的真汉子,两个一对比,都觉得夏海洲是个好人,大家一致选他为学生会干部。后来他的工作,也因为学生干部的身份,得到一些照顾。

夏海洲毕业后,因为妻子不是上海户口,没法回到上海,他们辗转多地,最终在杭州落脚,他自始至终没有辜负妻子,兑现了当年的承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