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少女思春引来登徒子,苟且之后,姐夫姐姐命丧“妹夫”之手

subtitle
蓝峰桥上见你 2021-04-12 15:51

明代时,江东地区有个朱员外,朱员外有两个美貌的女儿,大女儿已经出嫁,小女儿七七还待字闺中。

话说朱小姐七七,年方二八,生的是亭亭玉立,如花似玉,似玉生香,很是美丽。有一日,七七正坐在楼台上,一边绣花一边品尝桌上的杨梅干。突然听到窗外响起一阵阵欢呼声,她推开窗子一看,只见一个英俊的少年身穿白袍,骑着白马,提着银枪在练武,吸引了很多人围观喝彩。练武的场地在七七房间的窗外,当这个英俊的骑马少年经过七七窗外时,七七便顺手抛了一个杨梅干给他。第二次跑到窗外时,金花再抛了一个杨梅干过去,如此一共抛了三次,少年都笑盈盈地接过杨梅干,所谓少女思春,大概就是如此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日黄昏,七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循环浮现白马少年的影子。正当她胡思乱想时,忽然听到好像外面有人敲门,七七心猿意马,悄悄起床从门缝里往外一瞧,真的有一位穿白袍的少年站在门外,心中一震,便轻声地问:“敲门的是什么人?”

门外人答道:“是小姐用杨梅干请来的人。“

七七的心“突、突、突”地跳了起来,想不到白马少年还真的有意找她来了。她喜上眉梢,快活得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点灯就把门打开。白马少年很快闪进屋内,一个有心,一个有意,两个人情投意合,郎情妾意,很快粘住一块儿成了好事,还私定了终身。从此以后,白马少年每日黄昏就按时来到七七的房间里与她私会。

大约过了一个月,朱员外六十岁大寿,高朋满座。因为大女儿和女婿给丈老的寿礼特别丰盛,所以,亲眷们除了向朱员外祝酒外,还频频举杯向大女儿和女婿敬酒,两夫妻都被劝喝了不少酒。散席以后,亲眷们纷纷回家去了,只有大女儿和女婿喝多了酒回不去,于是朱夫人吩咐:叫把七七的房间腾出来给姐姐和姐夫休息,七七到我房同里睡。

七七的大姐和姐夫因为多喝了几杯酒,加上日里劳累,晚上一贴躺下就睡着了,睡得很深很深。

当晚,白马少年像平时一样来到七七房门外敲了三敲,不见七七开门,又接着敲了三敲,仍旧不见屋内动静,立刻抽出随身带的一把尖刀,插入门缝,将门闩偷偷撬开,然后蹑手蹑脚向床前摸去。借着昏暗的月光,他见床上睡着一男一女,他以为七七已经变了心跟别人好上了,怒从心起,拔出尖刀,狠狠地捅了几刀,然后慌里慌张地逃走了。

第二日天亮,已经日上三竿了,朱员外还不见女儿和女婿起床吃饭,就叫佣人去叫。佣人到了小姐房间门口,见房门半开半掩,顺手推开房门,一看,顿时吓呆了,高声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大姐和姐夫被人杀了!“

喊声惊动朱员外一家人,大家哭得哭,叫得叫,很快跑到七七的房间,发现床边满地是血,躺在床上的两人身中数刀,已经身亡。

朱员外悲痛万分,地仔细检查了七七的房间,发现并没有什么物事丢失,感到非常惊奇。凶手既不是为财杀,肯定是情杀所致。他悄悄地把小姐七七唤进自己房间问个明白。七七说自己昨夜和母亲同卧一床,根本不晓得凶杀的事。

朱员外没有办法,只好告官,县令马上带仵作来查看了。查来查去,一个人最可疑,什么人?当然是朱小姐七七。县官就把朱小姐带回县衙,惊堂木一拍,朱小姐在公堂的威严之下,只得道出了和白马少年私会的经过。

县令听了案情经过,立刻派衙役去追捕白马少年。只一下午的时间,白马少年就被带到了公堂。县令升堂审问,白马少年说自己根本没有干过这种事。县令见他不认罪,命令衙役把白马少年先打二十大板。白马少年喊冤说自己一个月来每天黄昏在家苦读诗书,要求县太爷查明真相后再打。

县令大人看白马少年为人很斯文,不像个轻薄人,更不像凶犯,就重新审问朱小姐,问她是否晓得这个白马少年有什么特征。

七七说,每天黄昏白公子来时,都没有点灯,所以认不清他的容貌,只晓得,他左边臀上有一粒蚕豆大的痣。

当即,县令叫人把白马少年的裤袜脱了看个明白,这个白马少年臀部并没有痣。

县令于是先将白马少年暂留在县衙内,命令不准向外张扬。

随后,县令找由头将县内后生一个一个叫过来查看,很快,就查出一个杀猪后生左边臀上有一粒蚕豆大的痣。

这杀猪的后生见难以隐瞒,就找出自己当初看到朱小姐连向白马少年丢了三次杨梅干,知道朱小姐对白马少年有情,而自己又对朱小姐觊觎已久,心里打起歪主意,便把自己打扮成白马少年的模样,在当天黄昏冒充白马少年上门与小姐幽会私通。然后又把自己杀死那两人的事情由和盘托出:朱老爷大寿那一天夜里,他和往常一样来到小姐闺房,打算和小姐再行苟且,没想到见小姐床上有个男人,怒火中烧,便不问青红皂白,拔刀行凶。

案情真相大白,杀凶手招供画押之后,立马被打入死牢,秋后处决。

编者的话:

这个案子中,凶手固然可恶,丧尽天良,最终也受到应有的惩罚,可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惨案的发生,和朱小姐也有很大的关系,朱小姐本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只在屋里见到骑马少年的英姿便心中荡漾,主动赠送杨梅干示好,有水性杨花之嫌。后来少年来小姐闺房私会,小姐不但没有拒绝,反而主动委身与他,行了苟且之事,并私定终身,坐实了水性杨花之名。

这个案子中,大姐和姐夫是比较冤枉的,从他们在朱员外寿宴上的表现来看,是很懂事,很孝顺,很得体的两口子,没想到却在睡梦中被“妹夫”害死,实在冤枉。

白马少年,心境开阔,虽然在练武的时候接到小姐的杨梅干,但是并没有觊觎小姐的美色,而是以礼相待,是个君子。

朱员外很可怜,寿诞之日失去了孝顺的女儿和女婿,黑发人送白发人,令人惋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