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劫杀派出所长,抢警枪灭了银行行长满门。4年后,凶手成了城管局局长。

subtitle
北国小甜瓜 2021-04-12 15:2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是甜瓜。

深夜12点,安坤从派出所出来,

独自前往电影放映公司的出租屋。

这几天他和妻子闹了矛盾,负气离家,

在单位旁租了房,步行仅需几分钟。

然而就这短短几分钟,他被人盯上了!

走到二楼到三楼的转角处,

黑暗中突然蹿出两人,

一个死搂住脖子,一个用哑铃疯狂击打其头部,

安坤倒在血泊中,

两人又用匕首凶狠地刺穿了他的胸膛……



第二天清晨,警方接警后赶到现场,

安坤血肉模糊地栽倒在楼道里,已经死亡,

头部遭钝器重击,胸口两处匕首贯通伤。

更可怕的是:

安坤是当地派出所副所长,遇难时还身着警服,

而他身上的一把六四式配枪,连同五发子弹,全部不翼而飞!

派出所所长在警局附近被杀,配枪被抢,

血腥暴行直击整个公安系统,一时人心惶惶。

但连日搜索后,始终没有结果,

大家每天都在祈祷:枪千万别响……

但44天后,枪还是响了!

这次是银行行长全家被灭了门!



01

贵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家属楼17栋,

是一栋80年代的红砖建筑。

5楼的501室,住着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一家人。

妻子房晓远是医院的人事科科长,

14岁女儿娴娴活泼爱笑,就读于重点中学。

事发家属楼

乐贵建,1955年生人,贵州丹寨人。

最初他在626无线电厂当学徒,被推荐工农兵上学,学了金融,分到农机厂上班,因勤勉能干一路高升,在筹建中国银行凯里支行时,调任行长。

其后,他带头建起了气派的凯里中国银行大楼。

同事们称:“行里的存款比其他银行都多,如果不出事,乐行长肯定会调走高升。”

事业顺利,妻贤女孝,

然而,美好的一切,戛然而止。


“12月1日,星期二。”

医生孙慧平清楚记得这个日子,

她家住在医院家属楼18栋三楼,

那天下午交接班,她洗完被单探身晾晒,

忽然听到乐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事发居民楼


然后她听到追打的脚步声,“啪啪啪”有些瘆人。

“难道是乐家在打孩子?”

她仰头往上看,卧室窗开着,却看不到人,

接着听到有人一推拉窗,

窗帘连带着窗子“哗-啦”一声关上了。



网络图片


恍惚间,孙医生看到帘后有人,却不真切。

然后,隔壁也有邻居听到响动,纷纷探头。

里面好像在争吵,有些骚动,却听不清。

她和乐家不熟,于是上楼找乐家好友刘巧玲,

两人从阳台看了看,觉得好像是吵架了,

刘巧玲给乐家打了个电话,

电话被接起又马上挂断了。

大约13:30分,传来一声闷响,

听着像柜子被推倒了,没人想到那是枪声。

热心的刘巧玲决定上楼去看看,

14:00左右,孙慧平看着她上了楼。



网络图片

随后,一切似乎都平静了下来,

但去乐家劝架的刘巧玲,一去不回。

02

第二天傍晚,孙慧平正做饭,忽听楼下传来尖叫:“杀人了!”

同楼的罗亚丽医生第一时间赶到,被眼前血腥的一幕惊呆了:

三室一厅的屋内,到处是血迹。


网络图片

来劝架的刘巧玲,横尸门口,

身中21刀,一枪正中心脏,右手虎口被砍断……

男主人乐贵建死在客厅的沙发上,头正中和右太阳穴中枪。

其妻房晓远倒在卧室门口,身中12刀,血肉模糊。

14岁的娴娴死在房中,身中7刀,惨不忍睹……



网络图片

屋里两瓶茅台酒被打开,酒倒在一小盆中,

盆放在燃气灶上,开关开着,

显然,凶手要杀人焚尸,但终因煤气罐气不足,没能得逞。

屋中翻箱倒柜,所有贵重的物品和现金都不见了,包括一块价值30万,乐贵建准备送给母亲的手表。

办案人员初步推断:凶手有备而来,谋财害命。

而邻居刘巧云则是刚进门,就发现一家人已被灭门,转身想逃时,被凶徒灭了口。

因她反抗激烈,又是在门口,所以伤最多。

法医推断凶器有两种:

一种是刀,非常锋利,约1尺多长。

一种是枪,通过弹痕比对,受害者身上的子弹来自派出所副所长安坤遇害时丢失的六四式手枪。

于是两案合并处理!

突发惨案,民众都懵了,

有人称事发当天的中午还看到乐贵建带着女儿在小区门口吃饭,还打了招呼。

本来娴娴是在爷爷家吃饭,但那天感冒了,被爸爸接回了家。

而当天,原本母亲房晓远要去贵州出差,临时找了别人替代。

“结果,这一家人都没了。”

事发后,恐惧在小区里弥漫,

不少人家都在屋里撒了黄豆,贴符驱鬼,

还有人在社区里跳大神、烧纸钱……


网络图片


乐家三口遗体被摆在了中国银行地下车库,

刘巧玲的遗体则摆放在了医院里。

三天后,火葬场里,乐家和刘家的家属痛不欲生,

乐贵建的弟弟在遗体告别仪式上哭求:

希望公安尽快破案,给亲朋好友一个交代!

派出所长被杀,银行行长全家被灭门。

五人横死,大案惊天!

中央批示,公安部派了一副部长亲自督办,

黔东南州公安局成立了以专案组,

调集了数百名警员参与案件侦查。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始终没有结果。

最终,专案组甚至请来了有着“华人神探”之称的刑侦专家李昌钰,

但李昌钰在仔细侦查后,仍然束手无策。

于是,这桩轰动的大案,成了悬案



“华人神探”李昌钰

专案组成员换了一批又一批,

凶手却始终逍遥法外。

惨案现场的501室一直被警方封存,

这一封,就是18年。

凶案现场一直被封存

03

时间来到2016年7月5日,

凯里市经济开发区城管局原局长、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黄德坤,因涉嫌严重违纪(经济问题)接受组织调查。

时年48岁的黄德坤对好友交代:

“我可能要“双规”了,最多进去四五年,帮我照顾好私生子。”

黄德坤

可录指纹时,仪器突然“滴滴滴”地报了警!

经比对,其指纹和18年前凶案现场的指纹吻合……

其后经审讯,黄德坤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多年来,黄德坤多不仅未接受警方排查,

反而一路高升当上了局长?!



黄德坤,1968年生人,侗族,

家中排行老四,人称“黄老四”。

虽然身高1米7,但身体壮实,自学过南拳。

同学称,黄德坤从小脾气暴躁,性格孤僻,身上时常带着一把刀,一言不合就动手,且下手极重。

“要么不动手,动起手来对方绝对躺下。”

曾在打群架时,将一交警鼻梁打断。



网络图片

初中毕业,黄德坤进入市汽车运输总公司做工人,

90年代初,他下了海,

卖摩托车,当售票员,做装卸工,还开过中巴车。

几年后,他承包了运输公司的俱乐部,经营录像厅、台球室。

后来他将俱乐部改为保龄球馆,

雇佣了“发小”潘凯平当“售票员”。

潘凯平

原本,黄德坤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但1996年一场大火,让生意付之一炬,

其后,他又开了一家冰激凌加工厂,最终也因经营不善而倒闭。

此时,犹如困兽的黄德坤,债台高筑,

他急需钱来摆脱困境。

1998年,黄德坤找到了潘凯平,二人一拍即合,

想出了“先抢枪,然后打劫银行运钞车”的想法。

于是,他们想到了少时玩伴安坤,

和他俩不同,安坤读了高中,上了大学,

毕业后因工作出色,被提拔为派出所副所长,

黄德坤之前的“场子”正好在其辖区内。

黄、潘二人盯上了安坤的配枪。

经过跟踪,他们发现那段时间,安坤总在深夜带着配枪独自回到位于电影放映公司大楼的出租房内。


随后,二人定下目标:杀发小,抢枪!

此后,他们专门找了一处废旧仓库演练,又在文具店购买了哑铃和道具,伺机动手!

1998年10月17日深夜,

二人提前来到了安坤的必经楼道蹲守。

半夜12点,安坤毫无防备之下被二人袭击,

昔日玩伴,化身索命狂魔,

一个勒脖子,一个用哑铃猛砸其头部,

最终安坤丧命,随身携带的配枪和子弹被抢走。


按原计划,二人得手后本想抢劫银行运钞车,

但派出所所长被杀,引起了轩然大波,

所有重要的金融部门都加强了警戒。

眼看难以下手,二人又想抢劫金店,

金店对面就是中国人民银行凯里支行的大厦。

这天,他们正“踩点”,黄德坤看到了乐贵建。

他马上说:“我老婆曾在这工作,他是行长!”

潘凯平说:“那他家应该很有钱吧?”

二人对视一眼,一个邪恶的念头诞生了。

踩点后,两名杀手了解了乐家的作息规律。

12月1日中午,阳光明媚,

二人洗漱完毕,在街边买了两颗白菜,伪装成探访亲戚的样子,来到了乐家所在的家属楼。

上了楼,他们用牙膏将对面502房猫眼封住,

然后敲响了乐家的房门……

进门后,二人与乐家夫妻发生了打斗争执,

此时电话响了,来电的正是热心的刘巧云。

房晓远挣扎着拿起了电话,可还没来得及呼救,就被黄德坤一把挂断了……

之后就是血腥的屠杀。

杀死乐家三口后,他们还没来得及走,

刘巧云匆匆赶到,见眼前惨剧,吓得转身想跑,被杀红了眼的黄德坤一枪射中了心脏,其后二人又在她身上狂捅了21刀,直到确认她断了气……

随后,二人将屋内财物洗劫一空,

破坏现场证据后,点燃煤气,想毁尸灭迹,

之后迅速逃离从小区后门逃离……


04

背负五条人命,二人分道扬镳、各自藏匿。

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

案发后黄德坤的人生如同开挂,一路高涨!

2000年,黄德坤到市建设指挥部当了司机,

工程完结后,他又跟随领导到了开发区,给时任贵州省凯里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杨某开车。

其后又获得了时任开发区领导洪金洲的赏识。

洪金洲曾多次夸他:“勤奋、踏实,值得信赖!”

黄德坤“跟对了人”,此后洪金洲一路官至凯里市长,最后因贪腐罗马。

洪金洲

有人果然好办事,黄德坤其后修改了年龄(改小4岁)并通过非正常途径获得了大学文凭。

2007年,黄德坤被调至城管局,主攻拆迁工作。

2011年,黄德坤成为凯里市开发区城管局长。

就这样,初中学历的杀人犯,

摇身一变成了大学生,又成了城管局局长!

黄德坤

不仅是黄德坤,其弟黄某军,也曾给洪金洲(2013年落马)开车,其后同样获得了升迁。

多名人士透露:

黄家兄弟给领导开车获升迁,曾是公开的秘密。

黄德坤成了局长后,表面随和,人缘很好,

实则疯狂敛财,作威作福。

在城管局工作期间,他曾与二哥黄某凯合伙,将开发区的土地低价买入,高价卖出。

单次一抖手,就净赚了320万。

那些年,他混得风生水起,盖了别墅,养了情人,还生下了私生子。

2015年8月,黄德坤调任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

‍‍这次调动,成为了他的催命符‍。‍

离任时需向继任局长交接工作,‍账上漏了马脚,‍‍

他被‍纪检部门介入调查,

这一查,竟查出了18年前5条人命……

根据其供述的抛枪地点,警方拦截了上游进水,

十几台大型水泵同时启动,将整条河抽干……

随后数百名警方和专业打捞作业员“下河捞枪”,

分网格化逐一搜索,整整打捞了4天。

终于,有人从及膝深的淤泥中起身,

惊呼着:“枪,找到了!”

去除锈迹后,经比对,

这把枪所显编号,正是安坤当年被抢的配枪!

十八年后,它重见天日,

悲鸣的冤魂可以瞑目了。

2018年2月11日,两起大案在贵州省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黄德坤、潘凯平当庭认罪。

庭审现场

2018年7月30日,两个杀人狂被判处死刑。

潘凯平当庭称:“这18年来,我夜夜难以入眠,现在也算是解脱了!我死后愿将遗体捐献给社会,希望能减轻一点良心债……”

一旁的黄德坤也低下了头,

连杀五人后,窃得18年春风得意,该还了!

甜瓜说

这个案子表面上已经尘埃落定了,

但甜瓜今日写出,方觉疑点众多。

一、这是一起典型的熟人作案,按常理,警方在排查受害者人际关系时,就应能找到黄德坤,然后比录指纹。

然而,当年此案的侦查中,警方甚至一度将排查范围延伸到市郊的汽车修理公司,却偏偏漏掉了黄德坤,这是意外还是人为?

二、黄德坤是一名只有初中文化的司机,是怎么考上公务员的?又是怎样在4年间从一名普通公务员升迁为局长的?

十年寒窗苦读不如给领导开车?

当地的干部任用选拔是依照什么程序?

三、黄德坤的家庭背景和案件有没有关系?

甜瓜找到了一份2010年的民事判决书,从中黄家背景可见一斑。

黄德坤的哥哥黄某胜曾是国家安全局干部,其姐黄某碧是当地公安局干警(曾有媒体报道其丈夫后来一度官至黔东南州某局局长)。

其家人有没有影响过案件的侦破?

显然无论何种假设,此案都并不简单。

但很可惜,一切都以黄的死画上了句点。

这世间比太阳更难以直视的,是人心。

十八年,坟头草立,枯骨成沙,

但若挑灯回看,那隐匿的黑暗,

许正蠢蠢欲动,妄图新的轮回。

—THE END—

内容:北国小甜瓜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如果觉得不错又懒得留言

您可以点个在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6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