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贾宝玉的人性之恶:对贾府小厮凿牙穿腮,一脚踢得袭人吐血

subtitle
红楼不红 2021-04-12 15: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怪癖性乖张,哪管世人诽谤。——《红楼梦》

贾宝玉作为《红楼梦》的男主角,他一生有两句经典名言,第一句就是家喻户晓的: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觉清爽,见了男人,顿觉浊臭逼人。

还有一句出现在第59回“柳叶渚边嗔莺咤燕”,曹公借丫环春燕之口,沉甸甸道出贾宝玉的又一句名言:

女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

贾宝玉此两句名言,单道女孩之纯洁,这种思维深深影响了贾宝玉的为人处世,所以他不喜欢仕途经济,不喜欢跟那些男人们探讨为官作宰,生意经济之类的事,只喜欢厮混在女儿堆中。

因此,在很多读者眼中,贾宝玉始终是那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公子,在那个把女性当成男人附属品的封建时代,只有他给女性以尊重的态度。可事实上,贾宝玉亦有黑暗的一面,只不过曹公写得相当隐晦,需要读者自己发现。

众所周知,《红楼梦》中的甄家、贾家可以合观,江南甄家有甄宝玉,京都贾家就有个贾宝玉,而且两个宝玉的性情完全一致:都喜欢跟女孩相处。

而曹公恰恰就借着描述甄宝玉的工夫,云山雾罩地向读者传递了贾宝玉的一些信息。《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贾雨村在和冷子兴聊天的时候,曾提到过江南甄家的公子甄宝玉,但听之却令人寒毛林立,且看原文:

雨村笑道:“去年我在金陵,也曾有人荐我到甄家处馆,我进去看其光景,谁知他家那等显贵,却是富而好礼之家,倒是个难得之馆。但这一个学生,虽是启蒙,却比一个举业的还劳神......又常对他的小厮们说:‘女儿这个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但凡要说时,必须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设若失错,便要凿牙穿腮等事,其暴虐浮躁,顽劣憨痴,种种异常。只一放了学,进去见了那些女儿们,其温厚和平,聪明文雅,竟又变了一个人。”——第2回

在贾雨村的印象中,这个甄宝玉虽然爱护女儿,可对府中小厮的态度却很是残忍,贾雨村用“暴虐浮躁”四字来形容,他动辄对下人行“凿牙穿腮”之惩罚,这种惩罚单是听着就让人起鸡皮疙瘩,更何况还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做的!

这是否从侧面可以说明,贾宝玉当年在贾府,对底下的小厮们也是这么做的呢?笔者私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大。

《红楼梦》第3回“林黛玉进贾府”,王夫人对儿子贾宝玉的评价是四个字“混世魔王”,当然,王夫人作为亲妈,有可能当着外人的面,故意贬低自己儿子,今天很多家长也都是这样,可林黛玉也曾从母亲贾敏那里听说过贾宝玉,贾敏是如何形容贾宝玉的呢?

黛玉亦常听见母亲说过,二舅母生的有个表兄,乃衔玉而诞,顽劣异常【与甄家子相对】,极恶读书,最喜在内帷厮混。外祖母又极溺爱,无人敢管。——第3回

林黛玉的母亲贾敏,对贾宝玉的评价完全是负面的,贾敏作为一个长辈,没有故意贬低自己亲侄子的道理,换言之:贾敏嫁给林如海后,期间亦曾回京都娘家,在贾家看到了自己这个侄子贾宝玉的所作所为,这才给出这番评价。

曹公这种笔法亦可以理解,《红楼梦》本就是为女儿立传,贾宝玉深爱女孩,故而书中描写的大部分场景,都是贾宝玉和姊妹们、丫环们接触,故而读者看不到他“凿牙穿腮”的暴虐之举。

另外,贾宝玉虽然嘴上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可他毕竟身处在封建社会,他不可能完完全全尊重女性,一旦有丫环触及他的底线,他立刻就露出了“真面目”,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第30回的“怡红院怒踢袭人”事件:

宝玉一肚子没好气,满心里要把开门的踢几脚;及开了门,并不看真是谁,还只当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便抬腿踢在肋上。袭人“哎呦”了一声,宝玉还骂道:“下流东西们,我素日担待你们,得了益,一点儿也不怕,越发拿我取笑了。”——第30回

这里要说下故事的背景:贾宝玉下雨天回怡红院,冒雨敲门,可丫环们都在庭院内玩水,看鸳鸯,无人听见贾宝玉敲门,这就激起了贾宝玉心中怒气,袭人刚刚开门,便挨了贾宝玉这一脚。

从此处可以看出,贾宝玉的骨子里是有等级制度的,所以他才会破口大骂:“下流东西们,我素日担待你们,得了益,越发拿我取笑了”。在贾宝玉看来,自己是主子,日常对丫环们态度好些,那是主子对奴才的恩赐,但奴才们要清楚自己的身份。

袭人挨的这一脚,着实不轻,根据后文记载,袭人当夜洗澡,便发现肋骨上有碗大一块青,入夜睡觉,只觉得嗓子腥甜,咳嗽一口痰吐在地上,竟是一口鲜血,可见贾宝玉的那一脚,是真真往死里踢的。

有读者会说,贾宝玉并不是有意踢袭人,他只是误以为开门的是普通小丫环,这才下脚重了些,可问题在于,即便贾宝玉踢的是其他丫环,也跟他“我见了女儿,便觉清爽”的价值观相违背。

纵观《红楼梦》全书,贾宝玉做过很多类似的事,比如调戏金钏,导致金钏被王夫人强行撵走,贾宝玉作为始作俑者,却赶紧溜走,自己继续在园子内闲逛玩耍,又是看“龄官划蔷”,又是陪晴雯撕扇子,而就在同时,金钏选择跳井自尽,身体正泡在冰冷的井水中......

贾宝玉从来没想过自己对金钏的死占了多少责任,他只是出于可怜、可叹的心情,去井边祭奠了金钏一番,可他终究没有从自身找过问题,他的自我定位,永远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宝二爷。

本文乃“红楼不红”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本文引文均来自《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