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温州岩画:古瓯人的文化印记

subtitle
温州古道 2021-04-12 11:48

2013年,永嘉岩坦镇暨家寨山岩上发现大量岩画,被认为是古越族文化的遗存。其实,温州的岩画远不止这一处,永嘉、乐清、瑞安等地,都有温州上古先民,即古瓯越人族群镌刻的原始文化印记。

暨家寨首现古老岩画

2013年4月,永嘉媒体报道了暨家寨发现岩画的消息,令人兴奋莫名。因为记忆中的岩画,总是跟荒漠、边陲相联系,而跟人烟稠密的浙南无关。

上古岩画是世界性的原始文化遗存,中国地大物博,但却是1983年美国《考古学》杂志公布的“世界岩画分布图”上的空白区。近二十多年来,中国岩画探索硕果累累,一跃而成世界岩画遗存最丰富的国家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嘉暨家寨岩画的“磨盘纹”(太阳纹)

不过,温州一直是空白区,直到永嘉岩画的发现,才破了天荒,并一“岩”激起千层浪。

温州开盛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晓明自2017年邂逅永嘉岩画后,痴心于此,翻山越岭,披荆斩棘,在浙东南地区发现了50多处岩画点,拓印成卷,并收集了200多个有别于中原汉字正源的古越族文字符号,成为温州岩画探索第一人,继去年3月举办《岩镌古越,墨拓万年》岩画拓片展之后,《寻访浙东南岩画》一书亦将付梓。

永嘉暨家寨岩画

暨家寨岩画位于永嘉与仙居交界处的棋盘岩上,这是一处朝阳的倾斜度为45度左右的巨型平整岩坦(壁),传为仙人下棋的地方,海拔900米。经文物专家解读,暨家寨的岩画内容有磨盘、人物、动物和农具等,与2002年12月首次在仙居小方岩发现的岩画有异曲同工之妙。

据中国美院美术史博导王伯敏考证,仙居岩画属于春秋时期古越族人的文化遗存。仙居后又陆续发现了九处十三个点的岩画,总面积达3000平米,2013年5月,仙居岩画被整体列入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暨家寨岩画中最醒目的圆形“磨盘”图案,内刻放射性直线,应该是太阳崇拜的图腾。“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左传》)。太阳崇拜、尚高,是上古族群对上天的普遍信仰,永嘉先民,即古瓯越人也不例外。棋盘岩,犹如祭坛,在上面刻画太阳及其四射的光芒,乃成永嘉先民祭拜的图腾。类似的太阳图岩画,缙云也有,彼此如出一辙。

人像岩画和星云岩画

对山岗,也是天然的祭坛,也位于永仙交界之处,有岩画30多幅,面积约300平米,内容以祈求生育、祭祀天神为主,人物形象包括成年男女、童年男女和结婚男女。

永嘉对山岗岩画中的“大首领”和“孕妇”(陈晓明拓片,下同)

岩画中的男性身体微胖,头上有包头,大眼,有须。右手执一物体,似法器;左手执一细长木棍,似权杖,代表了古瓯越人大首领。女性则盘发结髻,衣领敞开,肚子滚圆,明显是有孕在身,代表了女性的生殖崇拜,而反映男性生殖崇拜的则是过山大蛇图案。

永嘉对山岗“大蛇”

以蛇来寓示男根,是上古先民的共识,不但永嘉岩画屡有所见,毗邻的仙居岩画也屡见不鲜。

永嘉岩画“结婚男女”

对山岗岩画中的男童、女童像,很像现代幼儿的涂鸦之作,质朴稚拙。在同一个屋檐下,还有一对正在举行婚礼的男女,紧紧的挨在一起。显然,这是对族群繁衍的祈祷。

永嘉岩画之“星云图”

永嘉最有内涵的岩画当属星云图,画面内容相当复杂,一个“峨冠博带”的男人,手舞足蹈。在其右边,也刻有一位手脚张开的人物,手上似也持有法器,头戴大大的冠饰。这两个人物,应该是同一个巫师在不同场景下作法事的记录。

史前族群的神权和王权是统一的,能够沟通神明的巫师就是族群的首领,良渚文化玉器在这方面的刻划和表达就非常细致、明确。

陈晓明最新发现于浙东的棋盘形“天地星云图”

将这组岩画称为“永嘉星云”,在于右面有醒目的天地星云图像。永嘉先民在代表大地的六横六纵的方格图(形如棋盘)的四个顶角上,都画上了代表天穹的圆弧形的线条,并将之与方格的纵横直线相连接,表达了天圆地方、天地交泰的概念。

瑞安陶山宋代八卦桥上刻划的图案

“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无独有偶,瑞安陶山国家文保单位宋代八卦桥的花岗岩桥面上,也刻有一幅类似的图案。

乐清岩画“清江星空图”

在温台交界处的乐清清江海边小山上,则有着另一种形式的岩画天象图,由大小不等的圆圈组成,现存16个圆圈,而原本则有36个之多,不妨称之为“清江星空图”。

乐清及浙东南各地岩画中的“四齿钉耙”纹

永嘉岩画中最有意思的莫过于“四齿钉耙”图了,而且在仙居、永康、缙云、瑞安等地都有出现,大者高达1.5米,甚至呈集聚性出现,去年10月在雁荡山麓淡溪镇新发现的岩画群,就刻有五个“四齿钉耙”,线条简洁、形态清晰,几乎一模一样。

半圆形的头部,弧形的肩部,四条近乎平行的直线代表了羽翼。这与其说是代表了写实的农具,还不如说是一种写意的飞鸟或神鸟图腾、族徽。“钉耙”,无疑是铁制品,而从岩画创作的时间和方式推测,彼时先民尚未使用铁器。“四齿钉耙”岩画在浙东各地重复出现,正是上古部族拥有共同的神鸟崇拜的表现。

陈晓明新发现浙东某地“对数螺旋纹”岩画

自由翱翔于蓝天的飞鸟,令古人羡慕嫉妒恨,所以上古族群,太阳崇拜和鸟灵崇拜往往融为一体,并演化成“太阳鸟”图腾。无论是三星堆、金沙遗址所在的古蜀国,还是更早的东夷文化圈,都有太阳崇拜和鸟图腾。

距今7000年前的河姆渡遗址,也见有“双鸟捧日”、“双鸟共日”饰纹。“四齿钉耙”图纹,与甲骨文中代表凤鸟的“雀”字,非常相似。越王勾践剑上的鸟篆纹铭文,亦反映越人崇“鸟”,矢志不渝。太阳鸟崇拜,最终演变为凤图腾、龙图腾。

温州岩画的文化意义

岩画,是原始的石刻艺术。温州岩画与我国西北地区的啄凿岩画(以狩猎图像为主)、西南地区拌入赤铁矿的绘制岩画(以宗教图像为主)不同,是直接用尖锐、坚硬的石器(如硅质砾石)在岩壁上划刻、磨雕而成,图“文”并茂。

温州岩画,作为古瓯越人的文化印记,必须面对三个普适性的问题:镌刻年代、岩画族群和文化蕴意。

陈晓明律师最新的岩画拓片野外工作照

岩画多出露于村落周围的高山(分水岭)岩壁上,朝阳,平整,斜度适中,视野开阔,风水一流,有利于人群聚集。因为先民创作岩画的主要目的,就是祭祀,沟通天地神灵,为生命和族群祈祷。

今年第一次发现的浙江岩画(据陈晓明)

从岩画的风化程度、刻痕边缘的平整度和深浅判断,温州岩画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石质工具刻划的,刻于一万年前到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这类岩画应是古瓯越人族群留下的文化印记,其劳动工具以石斧为主。

另一类岩画的边缘呈锯齿状,刻痕深凹,当属金属工具刻划的产物,其时代为先秦时期,即距今3000年前,应是东瓯国原住民或后徐国移民的杰作。徐偃王信俗,在温台地区并不鲜见。

温州岩画虽技法拙朴,但却是古瓯越人以极虔诚的态度,极庄重的仪式,以岩为纸,以石为笔,以图记事,描绘刻划的最古老的文化印记,其内容包括祭祀巫术、族群繁衍、狩猎农作、风土民俗以及对动植物的细致观察,堪称温州文明的曙光。

原创 雄剑 胡说聊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