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唯品会、得物App陷入“真假罗生门”,究竟谁在撒谎?

subtitle
第一观点网 2021-04-12 10:37

近日,唯品会与得物App陷入到一场“Gucci腰带真假鉴定”事件当中。事件的起因是有媒体曝光了在唯品会上销售的Gucci腰带,被消费者送到得物等鉴定平台后,被平台鉴定为假货。据相关消息显示,这批可能存在问题的“Gucci腰带”涉及数量多达133条,涉及金额在33万元左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此,唯品会与得物也分别发声,并且都不只一次发声。唯品会引用多项证明,包括给出采购链条中的证明以及找来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广东公司进行鉴定,说明其采购的货品皆为“正品”,而得物却联合其它鉴定平台进行多方鉴定,结果仍为“非正品”。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奢侈品品牌方不会对货品进行鉴定,所以关于这批货品究竟是真还是假的问题,第三方鉴定平台所提供的鉴定结果也仅能作为参考。不过,通过这次事件,我们对于一些平台主动提供鉴定服务的行为产生了怀疑,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了增加竞争力还是真心服务消费者呢?

平台鉴别服务究竟是为增加竞争力还是真心服务消费者?

首先,我们先来看一下近几年比较火的得物App,尤其是在年轻人的圈里口碑还算不错。据相关数据统计,得物APP注册用户数量早在2019年就突破了一个亿,而据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其中大约有80%的用户都是90后。

与此同时,得物App还被资本市场所中意,在2019年4月完成的一轮融资当中,得物App的估值已经达到了十亿美元。其实,得物App原名为“毒App”,前身只是虎扑装备区,最初的定位是球鞋爱好者社区交流平台,后来转型成了潮流垂直电商交易平台。并在2020年由“毒App”改名为得物App,据坊间传闻,改名是因为“毒”这个字比较“刺眼”,并非是因为商标被抢注。

其实,我本人也在得物App买过几双鞋,一方面是因为一些“倒闭款”的售价确实比较合适,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平台提供的免费鉴定服务。要知道现如今的垂直电商平台多如牛毛,既有唯品会、当当这样实力强大的企业,也有识货、得物这些后起之秀,所以得物想要在强敌环绕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必须要玩点差异化,而“鉴定”机制恰恰就抓住了消费者的内心痛点。

就拿一些运动鞋来说,想必大家都应该听过“莆田鞋”的大名,但是对于很多小白消费者来说,他们既想占便宜又担心“中雷”,而得物就比较机智地聘请了专业鉴定团队提供鉴定服务。具体的交易流程也就变成了卖家需要先把商品寄给平台,平台对商品进行查验,如果是正品就会再转寄给买家。

这种方式其实跟京东早年“异军突起”有点类似,早些年电商刚刚兴起之时,淘宝一家独大,几乎垄断了整个电商市场,但京东依靠正品跟物流独辟蹊径,硬生生从淘宝手中“抢”下了一大块市场。而得物App的崛起跟京东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只不过得物的问题在于消费者对其标签主要是在运动装备领域,但是在得物平台上不光有运动鞋,其实它跟唯品会一样,也有奢侈品以及其它产品出售。

所以说,唯品会跟得物App之间也存在着竞争关系,既然是对手,你落在了我的手中,我岂能让你好受?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国检验认证集团的两家公司,分别给出了不同的鉴定结果,致使这次事件成为了一次“悬案”,同时也让我们看清了一件事,就是鉴定服务本身除了服务消费者之外,更是平台在竞争过程中的一张王牌,不光对自己有利,有时候还能让对手“难受”。

唯品会、得物都曾因售假被中消协点名

话说回来,虽然得物App提供鉴定服务,但并不意味着得物App就不存在售假问题了。曾经,中消协就点名过得物App涉销售假冒伪劣产品。去年618刚过不久,中国消费者协会就发布了“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根据报告显示,在监测期内,中消协共收集有关得物App负面信息共计8735条,主要涉及假冒伪劣、鉴定费、优惠券等问题。

此外,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还有网友投诉称,在得物平台上面购买了一款货号为FX9028的椰子350亚麻亚洲限定鞋子,购买前平台鉴定为真,但收到后感觉鞋子有很多瑕疵,就通过得物平台再次检验,结果鉴定结果为假。两次鉴定结果不一样,自然令消费者大为恼火。

当然,假货问题不光得物App有涉及,唯品会也有这个“前科”。之前,北京市消费者协会曾发布了60款羊绒衫比较试验结果,其中,一件购自“唯品会”,且标称无锡阿拉贝尔针纺制品有限公司销售的“ROYAR 鹿皇羊”套头连帽撞色卫衣针织衫,售价689元,明示绵羊毛53.5%、山羊绒45%,经检测,实际为100%羊毛,涉嫌造假。

要知道,唯品会一直标榜自己平台上的商品都属“100%正品”,不过现在不少网友私下称唯品会为“伪品会”,这是因为唯品会上的假货问题并非一两起。不少平台都有收到过关于唯品会售假的投诉。

比如在聚投诉平台上,就有位冯女士投诉自己收到了假货毛质衣物。“我在唯品会买的衣服,商品信息写的是貉子毛,到收到货后发现毛是假的,找客服说要一周内处理,还说他们买的绝对是真的。这个毛手感和真毛都是不一样的,看图片也能看的出来真假的,挺失望的,真毛是很顺滑,不会变形的那种,这个毛都炸开了,还恢复不了原位,手感也不是动物的皮毛感。”

除了涉假问题,得物App此前还因“抄鞋风波”而被点名,而唯品会更是因为让品牌二选一遭到了有关部门严厉处罚。所以说,不管是得物App还是唯品会,不管是有鉴定服务还是没有鉴定服务,平台都有陷入过售假风波。可以说,这两位也算是半斤八两了,谁也别说谁不是,先管好自己平台上的问题,才有底气“监督”其他平台。

“拒不认假”的背后,是唯品会岌岌可危的市值

目前,关于“Gucci腰带真假”事件的最新进展,就是买到疑为假Gucci腰带的消费者们自行组织,已经成立一个超130人的“唯品会假Gucci维权群”,该群的群友们在得物,优奢易拍等二手交易平台上都做了鉴定,显示为“假货”,甚至还有人还专门拿去跟专柜货品进行对比,也显示为“假货”。

更耐人回味的是,据其中一位受害者称,唯品会竟然拿出3月7日送去中检鉴定的10条皮带的鉴定报告,想用此来证明消费者在3月18号购买的近几百条皮带为正品。并且此前唯品会客服曾表明,不接受任何第三方平台的鉴定报告(包括中检),但是自己拿出来的报告也是来自中检。

最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唯品会自始至终的发声始终都是在为了自己,而对于消费者,唯品会只是表示可以接受退货处理。那么问题来了,唯品会收了这些退货后的皮带又会怎么处理呢?如果说坚持没有问题,是不是还会在平台上继续售卖呢?

其实,唯品会故意回避或者躲避假货问题,也是源于来自内外的种种压力。虽然在唯品会的财报中显示,2020年,其全年营收高达1018.6亿元,同比增长了9.53%,但问题在于,唯品会的增长幅度是一年不如一年。有数据显示,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唯品会分别实现营收402亿元、565.9亿元、729亿元、845.2亿元和929.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73.8%、40.8%、28.8%、15.9%和10%,通过数据不难看出营收增长速度下滑明显。

在这样的背景下,让投资机构也不敢轻易重仓而是选择清仓,据相关报道称,2020年8月,高瓴资本披露的2020年第二季度美股持仓情况显示,其减持了持有的唯品会156.77万股股份,到2020年第三季度,高瓴资本已经将所持唯品会股份全部卖出。

资本市场不看好,也导致了唯品会的市值岌岌可危。在今年3月24日,唯品会股价突然大跌21%,并在四个交易日内股价下跌37%,缩水幅度高达122亿美元(约800亿人民币)。直到唯品会紧急宣布回购5亿美元股票,股价才趋于稳定,但按最新市值,唯品会近期的缩水幅度也超过了600亿人民币。

写在最后

曾几何时,唯品会靠着“品牌特卖秒杀”、“100%正品”等招牌在电商圈里大杀四方。但如今随着各类新兴电商平台迅速崛起,岌岌可危的不光只有唯品会的市值,还有其行业地位。如果唯品会的地位一旦发生变化,那么清仓唯品会的投资机构可就不只高瓴一家了,到那时唯品会想要翻身恐怕也是难上加难。谁能想到,一条2000多块钱的腰带,居然会让一家1300亿市值的企业如此头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