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寝室被投毒却唯独一人幸存,她和七具冰冷的身体独处一室到天明

subtitle
一点微笑 2021-04-12 10:13

天津市静海县位于天津市西南部,距市区40多公里,环境很好,霍元甲就曾在这里定居,可以说这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这里有一所中学,静海县第一中学,始建于1958年,校名是由著名作家郭沫若先生题写的。静海一中是一所名校,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就被划为了重点中学,能够进这所学校读书的孩子,成绩都非常优异,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今天要说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所名校的女生宿舍里。

1998年12月23日清晨,静海一中高三九班的学生们早早开始了早自习,但是直到自习快要结束的时候,仍然有七个位置是空的,而这七名缺课的女学生,都是来自于同一个宿舍。112宿舍的小婷(化名)是副班长,看到几个同学没来上早自习,便去了她们住的113宿舍,看看大家是什么情况,是不是睡过了头。

发出酸臭的宿舍

刚走到113门口,小婷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那是一种混合着酸臭的腐败气味,这种气味其实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已经散发了,但是当时天色已晚,大家并没有找到气味的源头,也就不了了之了。

看到113的门是虚掩着的,小婷便推门走了进去,等到看清楚宿舍内的情形,小婷吓得腿都软了。她踉踉跄跄地跑出了113宿舍,一边哭喊着:快来人啊!死人了!

警方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而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也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了,七个女孩倒在了宿舍的不同位置,有的缩成了一团,面部五官扭曲;有的嘴角和身上残留着呕吐物;有的死前大小便失禁;有的翻滚到了床下,脸朝下趴着,地上是一片抓挠的痕迹,显然是在临死之前,有过非常痛苦的挣扎;有的紧紧抓着被子,仰面瞪着双眼;还有一个女孩紧抓着一个毛绒玩具,双手指甲深陷其中。更惊人的是,七具尸体,都有一个惊人的特征:瞳孔都只有针眼般大小,白色眼球异常醒目和诡异。

在各种刺鼻的气味里,警方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气味,那是一种农药制剂所带有的酸臭味道。而从案发现场的情况来看,女孩们也非常符合急性药物中毒的死状,而且摄入剂量应该是非常大的,从毒发到死亡,或许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到20分钟。

警方一边安排技术人员对现场的尸体、呕吐物、分泌物、桌上杯子中的残留物进行取样化验和提取指纹,一边在学校内部调查取证,调查的结果令警方非常意外。

原来113宿舍一共有八个床位,住着八个女生,除了死去的这七个人,还有一个幸存的女孩。

第八个女孩

很快警方就找到了同宿舍八个人中唯一的幸存者祖晓雪(化名),并且对她进行了隔离审查,在最初的调查过程中,祖晓雪神态自若,表现平静,说自己对案件并不知情。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祖晓雪在说谎。

12月24日,尸检结果出来了:七名女生死于22日晚上11点左右。在七名女生的肠胃、呕吐分泌物以及饮水的杯子中,都发现了残留的剧毒农药甲拌磷,也就是说,七个女生,全部都死于有机磷中毒。(甲拌磷又名3911农药,是一种透明,有轻微臭味的油状液体,是有机磷农药的一种,属于一级剧毒农药,可以通过皮肤粘膜、呼吸道、消化道吸收,只要2mg便会引起急性神经中毒,表现有头痛、头昏、腹痛、瞳孔缩小等,严重病例可以发生迟发性猝死)如此剧毒的农药,怎么会被七个女生同时接触并且服用呢?

警方先是调查了学校的食堂,很快便排除了厨师的嫌疑,因为除了113宿舍,其他学生并没有相关的症状。接着警方又对女生宿舍楼进行了排查,113宿舍斜对面的112宿舍中的两个女生薛某和曲某向警方反映:在22号晚上熄灯之后,就闻到了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熏得人难以入睡。当时两个女孩还以为是厕所里面发出来的味道,就起床开窗通风。到了11点50分左右,气味越来越大了,女孩便下楼找到了宿管曹某和王某夫妇,四个人共同在楼道内搜寻了一番,确定气味是来自于113、112、111、110这几个宿舍的。宿管给教师楼的教导处打电话,想将该情况告知给校方的领导,却无人接听。然后两个女生又和王某一同去了教师楼找值班人员,没有找到人。她们又去了大门警卫室敲门,也没有找到任何值班人员。三个人只好返回女生宿舍楼,接着又一次给教导处打了电话,仍然是无人接听。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王某就让两名女生回宿舍睡觉了。

根据其他多位学生的证词,幸存者祖晓雪,当天晚上就在113宿舍内,也就是说,她在看着舍友们一个一个痛苦死去之后,不仅与七具尸体共处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还若无其事地去操场散步,上早自习,直到警方找到她。这一发现令办案人员不寒而栗。

接着,更多的证据都指向了祖晓雪,有四名死者的水杯上都发现了祖晓雪的指纹,七名死亡女生的呕吐物中发现有未消化完的苹果残留,也许女孩们在服用毒物之后,因味道难闻而食用过苹果,而且在现场发现了一把削苹果的水果刀,刀柄上也发现了祖晓雪的指纹。同时静海县农业局蔬菜门市部的一个售货员表示:事发之前,有一名十几岁的女孩曾到店里买过0.5公斤一瓶的有机磷农药甲拌磷,经指认,这个女孩正是祖晓雪。

供述“真凶”

面对种种铁一般的证据,祖晓雪最终供认了。但她却说真正的凶手并不是自己,而是已经死亡的七个人当中一位叫刘珊珊的女孩。

根据祖晓雪的供述,她与刘珊珊是闺蜜,两个人在宿舍当中的关系是最好的,经常一起互诉心事。1997年9月,刘珊珊与同班同学陈某谈恋爱,1998年9月,男生提出分手,刘珊珊深陷其中,无法接受失恋的事实,并产生了悲观厌世的情绪,加上高三学业压力非常大,就萌生了自杀的念头。1998年12月22日,刘珊珊找到了祖晓雪,要她帮自己买一瓶农药,祖晓雪便去了农业局蔬菜门市部帮她买了一瓶3911。晚上10点左右,下了晚自习的刘珊珊拿着农药和水杯将祖晓雪带到了宿舍楼外的楼道内,对祖晓雪说:自己想喝农药自杀,但是又害怕孤独,想让宿舍里面的其他六个人陪她一起。因担心宿舍里其他人喝了农药之后会发出声音引来老师,刘珊珊就央求祖晓雪:在其他女生喝下农药之后,照顾好大家,不要发出声音。祖晓雪就答应了。

10点20分左右,两个人回到了宿舍,刘珊珊让祖晓雪给大家都倒上了致死剂量的甲拌磷,谎称是从家里带来了防治结核病的中药偏方。因为当时学校里面爆发了肺结核病,传染了好几个高三的学生,学校还发了中药让学生们煮水喝,所以单纯的女孩们并没有起疑心。虽然大家觉得药水气味非常难忍,但还是都喝了下去。随后,刘珊珊也服用了甲拌磷。很快,毒性就发作了,几个人开始挣扎,祖晓雪给大家倒水、切苹果吃,安慰大家说这是喝中药的正常反应,还让大家不要喊叫别人,别影响别人休息。不久之后,七个女生相继死亡。而祖晓雪,她并没有离开恐怖的案发现场,而是继续留在宿舍睡了一晚。第二天,她像往常一样出门上课,心理素质之强,让警方也感到匪夷所思。

定罪与判决

1999年7月28日,天津市静海县人民法院判决祖晓雪采取欺骗手段故意损害他人身体造成中毒死亡构成了故意杀人罪。

这起案件当中,刘珊珊为其他六个人的死亡负主要责任,祖晓雪负次要责任。由于祖晓雪未满18岁,属于未成年人,所以被判处了无期徒刑。祖晓雪不服判决,认为自己没有罪,上诉至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1999年9月6日,二审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定。

后来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祖晓雪获得减刑至15年,已于2014年前后出狱了。

根据网上的传闻,出狱之后的祖晓雪已经结婚生子,回归了正常人的生活。

这个案件的判决,一直以来都是网友们讨论的热点。一个未成年的女生,守着七具尸体,待了整整一夜,而且在第二天竟然还无比淡定从容,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吗?被害人都不是小孩或者智力有缺陷的人,她们都是成年或者是即将成年,都是有文化、脑筋灵活的高三学生,那个药的味道那么大,女孩们是怎么就会相信那是中药呢?而且即便是相信了,这么奇怪味道的水,单凭几个人的室友关系,怎么就会无条件地相信,让喝就喝呢?

这一切,都是出自祖晓雪之口的,死无对证,法院为什么就相信了祖晓雪所说的话呢?会不会是祖晓雪故意投毒杀害了七个女生呢?对于这个问题,审理这个案件的简建设法官后来明确表示:法院在审理这起案件的时候,采信的口供为祖晓雪的班主任、林珊珊的男友还有农药售货员,并没有采信祖晓雪的口供,物证主要是林珊珊的遗书、现场带有祖晓雪指纹的杯子、水果刀等。

虽然遗书内容没有被公开,但肯定是透露了与本案有关的重要信息的,这些人证物证,已经可以串联起本案全部的证据链了。根据中国的法律,无期徒刑也是适用于未成年人最高刑罚的。简法官表示:判决和裁定这个案子完全符合刑事诉讼的要求,重证据、重调查、不轻信口供。历来司法实践当中,只有口供,没有证据,就不能够定案;但没有口供,证据充分确凿,却完全可以定案。这起案件里面,法院没有听信祖晓雪的任何口供,现有的证据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而连贯的证据链了。换句话说,不论她是否翻供,还是认定了一种说法,抑或是一言不发,对现在的判决结果都是毫无影响的。

简法官接着说:用我们的行话来说,这个案子办得很干净,铁板钉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