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佬的镰刀挨了锤 !

subtitle
米筐投资 2021-04-12 09: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阿里巴巴与182.28亿罚单的事情终究还是落地了。

为什么说是终究呢?

因为从去年各路平台资本的镰刀伸向社区卖菜大妈的菜篮子“与民争利”时,从官方到民间,关于反垄断就已甚嚣尘上。

经济参考报直接开怼:互联网巨头,萝卜青菜还是星辰大海?

昨天4月10日正式发布的反垄断罚单,已经在宣告着平台烧钱扩张,然后赚垄断的钱这条路已经到了盛宴终场。

掌握着大量社会核心资源的平台大佬们,是该思考一下,下一步如何在世界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战场上与国际资本拼刺刀了。

把国外的钱往家里搬才是好儿郎。

阻止资本剥夺底层劳动者饭碗,与民争利,转而把国内的国资民资力量团结起来,共同为了财富的增量使劲儿,已经成为当下所有政策的初衷。

毕竟如下图,我们正在迎来经济增量和互联网人口红利双双崩塌的困境里。

继续窝里横,中国的产业终究还是“黄水舰队”“假把式”,只会走向内卷的断头路。

2

阿里按照2019年营收的4%罚,确实不轻。58的老板姚劲波算了一下贝壳系的垄断罚单,1000亿的营收,要罚40亿。

一众吃瓜群众紧盯屏幕,腾讯系,滴滴系,字节系,京东系,华为系,百度系,贝壳系,美团系等等,它们多多少少是不是也能查出点事情?它们都该罚多少呢?

人民日报说,罚钱不是目的,打破平台之间的既有垄断格局,重新分田地,激发全社会的创新冒险活力才是反垄断的B面。

几百亿对于阿里腾讯这种每年流水上万亿的平台巨兽来讲,并不能真正的伤筋动骨。

真正的伤筋动骨是什么?

1.让大佬重新光脚下地竞争。

2.烧钱烧出来的平台垄断篱笆墙被政府的铁锤给无情锤烂。

有破,才能立。

对于王朝政治和经济江山,死气沉沉的僵化才是最大的麻烦。

大家要对党局十九大提出“要增强社会活力“这事情有深刻的认识。

什么叫活力?

垄断的企业最不想的就是有活力,几百年前的老地主也不希望有活力,活力代表着社会的新陈代谢,代表着西南山区走出来的孩子有朝一日也可能成为首富。

而反垄断,就是当前最硬的骨头。

这一点,对于中美欧,还是对于世界上大多数中小国家都是一样。

曾经,阿里等国内90派创业者,当过改革先锋队员的年轻小伙儿们,现在却大多都变成了守着肥肉便不肯冒一点险的老财主。

这群老财主的小心思:“不能拼命啊,拼命了还怎么赚钱?”

这跟目前很多地方政府私心也是一样:“卖地整房地产多爽呀,一百亩地,不用一年就能搞他100亿产值,税收也大几十亿。傻缺,下地搞产业多累啊!”

最好是整个免费拿地的“芯片产业园”,最后哥们儿还是卖房子。

改革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对于操盘者来说,需要造一点危机感了。

不拼命,楼市的几百万亿债务怎么维持?地方债如何稳得住?与这两大泡沫犬牙交错的金融杠杆泡沫还怎么玩?

想到这些,操盘手扛着大锤又出门了……

3

互联网垄断的铁幕一日不散,或者说资本在互联网领域“土地兼并”之后继续与民争利,中国的产业升级和新一轮科创突围就是一句空话。

说句不好听的。

互联网垄断之后必然走向与民争利,最终会将中国这片经济土地变成创新的“盐碱地”。

寸草不生!

国家的经济生态的多样性将会迎来灭顶之灾,在内部相互存量博弈的过程中,大家一起在这个星球上抱团被灭。

有人说:互联网天生带来物美价廉。

初始阶段争夺市场,补贴大战的时候,大家似乎可以沾那么一点点甜头。

但垄断之后呢?

近些年包括外卖领域,包括打车领域,包括付费会员听歌看视频领域,包括大数据无情的杀熟等等任何行业当垄断格局形成时,如何继续为资本创造增长呢?

不涨价,不杀熟才见鬼了呢。

这个现实,很耗中产的钱包。

一家垄断,寸草不生,曾经的屠龙少年,终究又都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恶龙。

这里面丝毫没有什么否定互联网经济对于中国的积极意义。

而是说句真话,当互联网人口红利走向终结的时候,或者透支殆尽的时候,如果任由继续吃大长肥,那么它们不单单会把扩张的魔爪伸向社区卖菜的大妈篮子里,几乎社会可以垄断的买卖都会成为目标。

最终的伟大榜样就是韩国和香港那样,年轻人躺在床上看着某某家族的综艺,吃着从某某家族超市买的泡面,在某某家族的房地产工地搬砖,骑着某某家族的共享单车,生命的终点躺在了某某家族开发的墓地里。

张三生老病死的一生,唱了一首:《为了谁》。

4

拆掉各大佬私家垄断的护城河,重新搅动市场的水,引入新一轮残酷的竞争已经成了未来必然的选项。

阿里的支付不再有垄断的护城河,腾讯也可以做,字节跳动有doupay、快手有老铁支付、携程有携程宝、拼多多有多多钱包、B站也有bilibilipay,甚至2021年华为也拿下了自己的互联网支付牌照。

滴滴也可以外卖,58和安居客也想跟贝壳再争一争,把大佬们赶出舒适区,重新走上竞争的荒野,或许才会有中国经济未来的某种可能。

否则,就会像科学终结论一样,人类从此进入黑暗的中世纪。

出生之后,直接在家里大眼瞪小眼可好?

复盘近年来的世界,忧思在中国也在世界。

2021年1月,太平洋对岸的总统选举还在激烈的争吵。

这个时候,拥有8000万粉丝的在任总统账号,却被推特大托拉斯永久关停了。

连招呼都没打。

总统愣是没辙。

还是德国总理默克尔严厉抨击了一句,质疑推特等媒体的权力是不是太大了点?

人家推特呢?没有搭理,该干哈干哈。

有本事,你咬我呀!

2021年4月,拜登放水1.9万亿之后,又准备搞几万亿的大基建,钱从哪里来呢?

美国科技大佬割点肉,救救咱的国。

大佬们会怎么回复呢?

啥?我们听不清,你大声点!咔!!挂了总统电话……

5

当前经济存量博弈的病痛太需要增量的药了。

而且可以肯定,世界经济的病(贫富撕裂与分化),并没有因为2020流氓灌肠式的“大放水”而有所缓解。

相反,更加危险了。

大放水的戏码,简直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幼稚可笑。

虽然我们对杠杆这件事情总是含糊其辞,但2020年和2015年已经很像了。

从宏观杠杆的走势就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

从2006-2020年8月份,宏观杠杆率上升最陡峭的三个阶段,08-09年次贷危机,2015年股灾和楼市泡沫,还有就是2020年的新冠疫情。

都是成年人,大家也都门清。

那些年通过疯狂玩债给自己攒下的旧包袱,最终必须得自己全民亲自下地干活儿来慢慢填。

这一点,政府要行动,个人要行动,吃饱喝足的大佬们更要动起来。

但这孩童般的常识,却总是在利益的巨墙面前变得艰难无比。

肉眼可见,国内互联网巨头所掌握的资源已经大到惊人,想象一下没有微信,没有美团,没有支付宝,没有滴滴的生活是什么样,心里自然就有数了。

国外也一样,最新数据显示美五大科技企业2020年占据的写字楼面积比纽约所有写字楼的面积还要大,约等于220栋帝国大厦。

与此同时,它们还在纳斯达克100中占据着相当大的份额,五大科技公司跺跺脚几乎可以影响全球资本市场的阴晴。

大而不能倒,国内国外的大佬们有谁会放弃躺在垄断的席梦思上,转而去拼命呢?

大佬会告诉你:“折腾啥?蛋糕已经是老子的。”

懂了吗?

这就是矛盾所在。

与其说是公司,倒不如说已经是“国中之国”。

6

如果说2015年的政治局会议提出的“供给侧改革”是治病救命的第一个疗程,那么2020年12月政治局会议新提出的“需求侧改革”就是世界经济治病救命的第二个疗程。

供给侧改革是培养能打的选手,不仅仅能守住窝里的菜,还要能在国际舞台竞争中吃的开,所以才有国内对于新经济烧钱垄断的宽容与默许。

而未来几年需求侧改革的逻辑将回归到保持竞争的活力,绝不能僵化,绝不能固化,也绝不能因垄断而撕裂社会的底线上来。

所以需求侧改革的第一仗就是向垄断集团全面开怼。

都是既定的改革操盘逻辑。

郭主席的话一定要好好听。

尤其是银保监会合并成一家之后,混业监管,穿透式监管的新时代,郭主席恐怕是中国金融实战梦之队里有硬话语权的人了。

华为的荣耀已经被分拆,郭主席对互联网垄断观点也很明确,怼的也很直接,必须关注大而不能倒的风险

不可能钱都被那什么“爸爸”赚走了,最后有风险了,你还要挟风险以令财政来救你,如此让人魂牵梦绕的生意,责任是不可能缺位的。

不想要监管的马云从来不会告诉你,他和他背后资本拼命烧出来的互联网“新大陆”,终究还是率土之滨的王土。

绝非逍遥的法外之地。

不监管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