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位三甲医院医生晋升后自曝:我收受医疗回扣50万以上,求彻查

subtitle
八点健闻 2021-04-12 09:45

没有人知道,一个正直盛年的三甲医院医生,为何要选择一个近乎同归于尽的方式,冒着葬送整个职业生涯,甚至是被定罪的风险,持续不懈地在社交媒体上“自曝”收受巨额回扣,直至在当地医疗圈,乃至整个社交媒体引起一场地震。

“塌方式的”和“全员参与的”

丰华医生最早一次“自曝”,可以追溯到3年前。

早在2018年,丰华就多次通过在百度贴吧发帖、在所在医院门前发放传单的方式,自曝自己和医院同事收受回扣。

现年41岁的丰华,于2008年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今年已经是从医的第14个年头。

他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国药同煤集团总医院——一家位于山西大同的三甲医院——中度过。

根据丰华的自曝,“在此期间,我参与收受医疗回扣,保守估计在50万以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丰华医生视频截图

从丰华的自述中,大致可以勾勒出他最近两年多的自曝史:

2018年5月,丰华向同煤集团总医院医院纪委书记递交了实名举报信。后来持续约谈了十多次,递交相关证据材料。2018年8月25日早上,在医院西院5楼会议室里,丰华和几位同事一起接受了一次纪委的关于回扣问题的正式的调查询问,询问持续了1小时15分钟。

但这次调查“查了两年,没有任何结果”,失望之余,他转向了社交平台。

从2020年11月23日开始,丰华陆续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社交媒体上发布30多条相关视频。而且据他讲述,除了已发出的视频,还有多个视频因为平台审核原因未能发出。

在这些发出去的视频里,他大多时候面色憔悴沉重,重复讲述自己的经历和诉求。

讲述的主题大多都是他和他的同事、药师、主任、副院、正院参与收取回扣,因为参与的人数之多,他形容收取回扣的行为“可谓是塌方式的,全员参与的”。

他的诉求,则是希望彻查此事。

在丰华晒出的证据中,主要是一些记录回扣药品和金额的手写纸条。

但是这些发在抖音平台上的“自曝”同样未掀起太大波澜。

直到4月8日,发布在抖音的一条自述视频里,丰华第一次爆出了自己收受回扣的金额,保守估计在50万以上,一下将此事推到了风口浪尖。

截至目前,这条视频获得了5万的点赞,和5000多条评论。

在引爆了舆论后,山西大同市卫健委表示,已于4月10日派工作组介入调查,以“零容忍”的态度对待医疗回扣问题,一经查实,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医生为何持续自曝?

丰华工作的国药同煤总医院,同时也是大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它的前身是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医院,原是一家厂矿医院。

2020年6月归属国药医疗公司后更名。医院开放床位超过2000张,是山西大同市规模最大的一家三甲医院。

据山西大同一位医疗圈从业人士透露,丰华此前是呼吸内科的主治医生,按时上下班,正常工作。丰华持续“自曝”的行为,始于和同煤总医院发生的一次冲突。

2018年前后,因在工作中和丰华产生不愉快,他被本科室一名护士投诉。这位护士的丈夫到医院和他发生肢体冲突,后来警方介入,最终的处理结果对丰华不利。

丰华觉得院方处理不公,将愤怒的矛头指向院方。

这场纠纷过后,丰华开始了持续近三年的自曝。

丰华的妻子也没能让他停下脚步,他的妻子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在大同大学另一家附属医院工作。

据上述业内人士透露,同煤总医院的管理者曾经找过其妻所在医院的管理者,试图通过妻子劝丰华停止持续投诉。丰华的妻子表示无奈,承认此事对自己的家庭生活也影响很大,但认为这件事情的导火索确实是因为院方处理事情不当导致,自己无法劝说丈夫改变其行为。

同煤总医院的管理者为平息事态,曾提出调整岗位、提高待遇的行为。

八点健闻还从这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丰华今年刚被评上副高职称——这对于医生而言,是一次极为重要的升迁。

但丰华依旧不为所动。

同煤总医院宣传科在后来接受媒体的采访中,认为丰华“性格偏激”。

去年疫情期间,丰华作为呼吸内科的医生投入了抗疫工作,期间一度停止了对医院的投诉。

很多相关人士因此松了一口气,以为这场持续了两年多的自曝终于“消停”了。但没有想到2020年11月,丰华又在抖音平台上发布“自爆收受回扣”的视频,最终成为热点事件。

在这些自述视频中,除了关键词“回扣”,丰华还多次晒出自己儿子的照片。他讲述了小学四年级的儿子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遭遇的一次事故。当时,他被一辆人行道上逆行的摩托撞断了锁骨,事故发生40天左右,被定性为肇事逃逸,但之后的第二次判定却推翻了此前肇事逃逸的判定,丰华对此感到很不解,也感到很对不起儿子。

和同科室护士的冲突事件,以及儿子的交通事故究竟给这名41岁医生多大的打击,目前不得而知。今天八点健闻多次试图联系丰华本人,对方未有回应。

在丰华的最后一条视频自述里,他恳请官方的彻查,“在将来的日子里,如果我有机会继续行医,希望能够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行医,远离回扣,拒绝红包。”

公开的秘密

在社交媒体上,三甲医生自曝收受回扣的的总阅读量突破了3亿。

医疗问题是中国社会最复杂、涉及面最广的问题,在全民医保没有建立前的十几年中,看病贵和看病难是人们的心头大患。

哪怕在全民医保建立之后,中国病人自付医疗费用的比例仍处在较高水平。

因此,长久以来,与之相关的医疗回扣、红包等问题最易牵动公众的神经。

众所周知,中国医生的基本工资并不高,丰华从医14年,今年刚评上副高职称,之前一直是主治医生。主治医生的基本工资大约在4000-5000元左右,副高职称医生的基本工资在5000到6000元。

虽然不同地区不同科室的医生收入有一定差距,但是公立医院医生的阳光收入结构基本相同,都由基本工资和科室奖金两部分组成,两者的比例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一致差别较大。

以在上海的三甲医院为例,据八点健闻了解,内科主治医生的工资差别不大,基本工资几千元,科室奖金在一万元以上。以病房工作的奖金为例,主要根据收治的病人数、检查数、手术数量(内科也有小手术)来计算。

而丰华所在的山西大同,经济较为落后,同级别医生的奖金收入大概在三五千不等。

阳光收入以外,还有灰色收入。灰色收入的多少,和科室有较大关系。集采前,在骨科、心内科、肿瘤科等科室,耗材和药品回扣是一部分医生收入的重要部分。集采后,这部分收入已经开始大幅下降。

在丰华所在的呼吸内科,医生收入在所有科室中属于中等偏上水平。

丰华自述从医十多年,保守估计收取了50万元以上的回扣,但是一位医生向八点健闻直言,如果按10年50万元计算,每月4000元左右的回扣收入,在业内并不算很多。

据一位熟悉大同医疗系统的人士透露,在丰华所在的大同市,一位主治医生的所有收入(基本工资+科室奖金+灰色收入)是普通事业单位职工收入的两到三倍——大同普通事业单位人均工资收入在四五千元左右。

以科室或者医疗小组为单位收取药品、耗材回扣的模式,在医疗系统内部是公开的秘密。在“自曝”中,丰华指出他和他的同事、药师,主任、副院、正院都有参与收取回扣。

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原成都大学附属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杨某收取回扣的案中,杨某就以呼吸内科为单位与医药代表商谈按呼吸内科药品用量收取药品回扣款。例如呼吸内科常用的注射用头孢西丁钠每支回扣14元、注射用血栓通每瓶回扣10元、盐酸溴已新葡萄糖注射液每瓶回扣1.5元。

2012年1月至2014年6月两年多时间,科室仅仅从这两位医药代表处,就收取了60万多万的药品回扣。但是回扣并不直接给到科室的其他医生,而是经主任等科室领导经商议后,每个月按照年资分给科室医生。至于如何分配,分配多少,则是主要看科室主任等科室的领导是否“慷慨”。

回扣问题由来已久,但症结却并不仅仅是医疗腐败问题那么简单。2020年发布在《卫生改革》上的一篇文献资料通过测算中国公立医院医生的工资水平,并将其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三类国家进行比较,发现中国公立医院医生的工资水平低于处于最低水平的社会保险国家。

“这反映出现行的公立医院的薪酬制度低估了医生的真实价值,医生的收入与付出不相符,导致医生必然通过一些“非正常途径”获取相应的收入,医疗服务市场出现以药养医、收取红包和诱导需求等不良现象。”文章总结。

朱雪琦、王晨丨撰稿 徐卓君|责编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延伸阅读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79NOFCR0539LWPU.html#4月10日,山西大同。

近日,一男子自称某三甲医院医生,曝光自己10多年收回扣50多万,并称这是“塌方式腐败”。



10日上午,该医院宣传部林部长表示,此人性格偏激,自曝一事已持续多年,当地纪委也曾介入。

这名医生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要将自己收取高额回扣这一行为曝光出来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山西三甲医院医生自曝收回扣50万

称想痛改前非

近日有一则视频的曝光引起了无数网友的关注和重视。

这则视频中的内容讲述的是,在山西大同某三甲医院医生自曝自己在行医的十年时间里面多次收受高额回扣这一件事情。

视频中男子称,自己是某同最大的三甲医院的执业医师。做医生十几年,在此期间参与收受医疗回扣,保守估计在50万以上。

他还进一步表示自己愿意痛改前非,恳请彻查。希望在将来的日子里,如果有机会继续行医,能够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行医,远离回扣,拒绝红包。



而在另一段视频中,男子则进一步表示,关于收回扣,其实他的上级也知道,因为这事情不是他一个人做的。他和他的同事、主任、副院们、正院们、基本上都在参与这个事情。

他还透露,自己从2018年5月2日就开始实名举报,但是他们就一直没有好好查、甚至不查,塌方式腐败。





因举报曾遭打击报复?

院方:他性格偏激,被公安拘留过

10日上午,记者联系到该医院宣传部部长,林部长表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此人性格偏激,当地纪委也曾介入,他还被公安拘留过……



可是当记者问道:“那他现在还在医院上班是吗?”林部长则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男子本人则回应:“目前仍在上班,但没有接诊,因此事遭到医院的打击报复,材料18年就递交给了纪委,一直在调查。

而从该男子的社交平台主页可以看到,他的确曾多次发视频自曝收回扣



目前,事情还在进一步发酵中,暂时没有最终定论。

网友纷纷留言表达了对此事的关注。





三甲医院主任收回扣345万

被带上警车时还问“有这么严重吗”

事实上,关于医生吃回扣这样的事,历来都是屡见不鲜的。

2020年7月,胡双飞因犯受贿罪,被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在被带上警车的过程中,胡双飞还在发问:“我都已经如实交代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把我带走?事情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据医院官网介绍,胡双飞就职的浙江省人民医院麻醉成立于1984年,年开展3.5万例次的临床麻醉及急危重症患者的抢救,具有一流的麻醉手术设施和技术力量。作为浙江省最大的麻醉学科之一,是浙江大学医学院、温州医学院、浙江中医药大学、浙江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等医学院校麻醉学临床教学、科研基地。



刚参加工作时,胡双飞也是一名兢兢业业的好医生,想患者之所想,急患者之所急。

1989年,胡双飞毕业后被分配到浙江省人民医院麻醉科工作,浙江省首例心脏移植手术台上有她的身影;为完成一例巨创标志性心血管手术,她23个小时未合眼;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还没坐下来好好吃口饭,一个电话后她又奔向了手术台……一步步走来,她从一名普通医生、主任医师到硕士研究生导师、科室主任。

提到思想发生转变的原因,胡双飞回忆,当时她看到有麻醉科医生因为过度劳累猝死,觉得这是一个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而额外付出却得不到正常的回报,她的思想慢慢开始转变,特别是当上主任以后,拜金主义思想愈来愈浓

“机会”很快就来了。2011年,一支新药进入浙江省人民医院销售,生产药品的医药公司经理钱某主动找到胡双飞,称要与其“合作”。一边是安排生日宴、周末喝茶、车站接送,以“姐”相称打温情牌拉拢关系,一边游说所谓的回扣是公司正常资源,行内惯例,安全保险,使之放松警惕。“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认为他办事妥当,待人接物靠谱。于是我便充分信任了他,彻底放下了担忧。”

此后,胡双飞衣服要穿名牌的,化妆品要用高档的,轿车要开高级的,房子要住豪华的,物质追求不断升级。“社会上各种物质诱惑充斥着我,拜金思想和利益欲望侵蚀着我的内心,对金钱的渴求、侥幸心理、从众心理让我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胡双飞在反思中如是说道。

为了让自己受贿的行为更加隐蔽,胡双飞做了很多“工作”,她主动提出“手续”都要由经理一级的销售人员来对接。每次收取受贿款的地点也都经过精心策划。自认为天衣无缝,自以为瞒天过海,自以为死守同盟,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朋友”出卖了。

2012年起,胡双飞提出让某医药公司以会务赞助的名义提供回扣,这样看上去更加“合理”。而这笔钱实际上都进了胡双飞个人的账户,会务费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剩下的均由其个人支配,大多用于宴请、旅游等项目。2016年年底的一个下雪天,一位医药代表找到胡双飞,一次性给了胡双飞20万元,美其名曰是公司给她这样的“超级VIP客户”的“年终答谢大礼”。

她认为“年终答谢大礼”是医药公司对她的厚爱,认为她收了回扣是提升了代理人员的业绩,认为这才是所谓的双赢。权力与金钱,谄媚与奉承,就像强烈的麻醉剂,一直麻痹着胡双飞的中枢神经,直至坠入深渊,无法自拔。

据调查,2011年至2019年期间,胡双飞利用担任麻醉科主任的职务便利,为数家医药公司的药品提供准入、销售、使用等方面的帮助,收受多名医药代表提供的药品回扣345万余元。

2020年7月,胡双飞因犯受贿罪,被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惊人内幕:2016年-2019年,

全国百强药企超半数存在回扣问题

医药代表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群体?

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介绍,作为一份正式职业,医药代表的工作任务主要包括4方面内容:一是制定医药产品推广计划和方案;二是向医务人员传递医药产品相关信息;三是协助医务人员合理用药;四是收集、反馈药品临床使用情况。

可以看出,这一职业原本具有较为浓厚的学术推广意味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部分药企将医药代表的销售业绩与收入直接挂钩,受利益驱动,许多医药代表的工作性质被扭曲为医药销售,成为医疗领域腐败问题频发、药品带金销售模式禁而不绝的原因之一。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岑珏表示,尽管回扣问题危害巨大,但不应将责任完全归咎于医药代表:“部分制药企业在经营观念方面的偏差才是更深层次的原因。”

据统计,2016年至2019年间,全国百强制药企业中有超过半数被查实存在直接或间接给予回扣的行为,其中频率最高的企业三年涉案20多起,单起案件回扣金额超过2000万元。

而另一方面,很多医务人员把“医疗回扣”当作潜规则,存在着“法不责众”的错误认识,认为只要不是自己中饱私囊,为科室集体和员工谋福利就不是犯罪,真的出了问题,要么希望组织出面来化解,要么搞攻守同盟、互相掩护。

于是在双方的高度“默契”下,回扣成了医药企业进入医院的“敲门砖”。

某药企从业人员告诉记者,以往药品和耗材的“生杀大权”全由医院工作人员掌控,而给予回扣,正是在激烈竞争中拔得头筹的秘诀,“一家企业送了,其他企业也要立刻跟进,慢慢地,大家开始竞相为相关人员输送利益,跟他们搞好关系,换取药品销售使用方面的优先权,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此类“交易”,不但催生出过度用药、过度检查、过度使用高值医用耗材等问题,还将高额的回扣款通过高药价转嫁到患者身上,加重其就医负担。

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联合采购办公室负责人曾表示:“从绝对价格水平看,相当一部分药品价格长期存在虚高水分,一些仿制药价格水平高于国际价格2倍以上,流通环节费用占价格中的主要部分。”



国家出手

对于这些乱象,国家其实已经出手了。

2020年12月1日,国家药监局组织制定的《医药代表备案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正式施行。《办法》明确提出,医药代表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实施收款和处理购销票据等销售行为;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不得鼓励、暗示医药代表从事违法违规行为。

多位专家表示,《办法》出台后,在制度的刚性约束下,医药购销领域不正之风有望得到进一步遏制。

本文来源:消费生活报、漩涡视频、沸点视频、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左翰嫡)、潇湘晨报、检察日报正义网、北晚新视觉网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5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