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医药行业怎么体现价值医疗?看看医药大咖怎么说|泰山奖圆桌会

subtitle
医学界 2021-04-12 09:31

“一个创新公司真正实现价值,其核心就是患者价值,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研发药物一定是把患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企业如此,医疗机构也是如此。

上海市东方医院翟晓波教授表示,来求医的患者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他们有的很穷,有的因外地不能报销,我们真心希望这些药物可以便宜一点。“DRG支付改革之后,作为医生,我想比以前轻松了很多,医生的自律性也提高了,以后就是该用的药给你,不该用的药不给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海市东方医院翟晓波教授

4月10日,“2021医学界价值医疗大会暨第二届泰山奖颁奖仪式”在上海召开,翟晓波教授以医生视角回答了“支付方式改革上如何体现价值医疗”的提问。

这场旨在探讨“价值医疗与中国医药行业实践”的圆桌会议,由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马爱霞教授担任主持,她就价值医疗先后抛出数个问题,而参与本场圆桌讨论的上海市东方医院翟晓波教授,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蔡江南教授,中国药科大学药代研究中心杨劲教授,艾伯维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欧思朗,嘉和生物药业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陈文德等嘉宾,也分别从专家、企业等不同视角参与讨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综合平衡,

才能真正使得患者价值最大化

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蔡江南教授:我们现在越来越强调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最后的价值出发点和最后的落脚点还是要落在患者身上,药品对他到底有没有价值。

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蔡江南教授

药品也好,医疗技术也好,我认为首先要是疗效,对患者来说是能否真正能够治病、救命,药品的疗效、质量效果是最核心的。其次,是安全性以及服药便利性,比如有些控制血糖的药物,以前很麻烦,现在出现了长效款,一周一次,这对提高患者规律用药的依从性有非常大的改善。这个改善可能只是一个剂型的改变,非常小,但很重要。

从国家来看,带量采购之后从可及性上带来很大的改进,国家还要平衡多方面的需要,在集采降价的同时不能因为低价而牺牲药品的质量和创新性。价值是多维度的,我们要综合平衡才能真正使得医疗价值最大化,只是单独的强调某一个视角而牺牲其他的做法是我们需要避免的。

很多中国药企对临床价值的理解还停留在:

为改良而改良,为创新而创新

中国药科大学药代研究中心杨劲教授:现在以患者为中心的临床价值也体现在CDE药物的评价方法和指标方面,包括对疾病和指标的理解。

中国药科大学药代研究中心杨劲教授

我曾经短时间内在药品审评中心学习过,见过药物通过一些实验室指标,得出来的结果却和患者的感受有差别。比如说慢性疼痛,以前我们认为慢性疼痛是可以忍一忍的疾病,但是询问患者之后,我们发现这个慢性疼痛是痛不欲生的疾病,这就意味着药品上市有非常大的价值;又比如,一些自闭症儿童有一些刻板行为,不能和人交流。孩子妈妈特别希望看到的是和孩子有互动,而不是改善刻板行为。这个指标的改变,告诉我们要从患者和患者家属角度来多考虑。

从临床价值来看,美国542家药企中有150家左右做仿制药,近400家做创新药,而中国不算MAH (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 有4500家药企,但这些药企大多是做药物合成起家。在集采过后中国医药市场呈现萎缩,他们在拼命自救,但对临床价值的理解,大多数还是停留在为了改良而改良,为了创新而创新,这方面我们还是和美国有所差距和有所欠缺的。

集采是好事,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也是好事,但是这两件事合在一起让很多企业失去了微薄的利润,这件事情不能太极端,还是要平衡各方利益。药品生产的主体垮了,药品供应靠谁承担?所以,临床价值导向一定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无论是监管角度,还是改良新药研发的角度、一致性评价的角度考虑,但这些都不能一蹴而就。

国谈集采将更多资源投入创新药,

对我们是很大的鼓舞

艾伯维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欧思朗先生:作为药企来说,我们以患者为中心,更重要的是不忘初心,能够把我们创新的、有价值的产品可以回馈给更多患者。

艾伯维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欧思朗

艾伯维是2013年从雅培公司分拆出来的创新企业,当时我们完全专注创新研发,没有仿制药或其他成熟产品。我们希望把一些治疗疑难杂症以及没有被满足的创新药带入到市场。到今天,艾伯维已经成立了8年多,进展也不错,已经进入到全球药企第五名。去年我们营收有近500亿美元,增长10%以上,今年还会继续突破,资产总值2000多亿美元。

有这么好的成绩离不开我们对价值医疗和创新的看法。我们公司有三个宗旨,第一是创新,第二是我们要与行业各方形成一个很好的生态圈,比如艾伯维和加科思、天境生物开展了合作,第三是靠整体的合作,就像百济神州的王志伟博士所说,要研发一个好的药不能仅仅靠一个科学家或者是一个公司。

从一家创新药企来看,我认为国谈集采正和国际相接轨——一个产品过了专利,就有各式各样的仿制药来替代,这在国际上是常态,同时中国正将更多的医保资金和集采资金投入创新产品当中,这对我们也是很大的鼓舞,我们也能有更多的创新产品进入医保,在价值医疗方面做出更多的贡献。

仿制药和创新药一样伟大,

它让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获得这个药

嘉和生物药业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陈文德先生:我认为一个创新公司真正实现价值,其核心就是患者价值,这是一个态度问题。如果说不把患者的价值、临床价值作为首要和核心的话,可能研发都会有偏差。

嘉和生物药业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陈文德先生

我觉得社会上有两种医药公司,一种就是做创新药,就是尝试人类现在无法解决的突破性的方面。第二个就是做仿制药, (虽然) 很多人对做仿制药有点唾弃,但我并不这样认为。我认为这两种公司都有其社会价值和对患者的价值——做仿制药公司也很伟大,因为它解决了药物的可及性问题,它使得这个国家每一个人都可以获得这个药物。我觉得这两类公司都应该有存在的价值,都应该是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们应该更多地呵护它们,让它们健康成长,生产出来安全有效且可以让患者经济能够承受的好药。

嘉和生物是2007年成立的,今年我们有一个药走到了优先审批环节,可能今年三季度会上市,中间经历了整整13年,如果说这个公司没有很多人呵护它,这个公司早就死了,甚至连点痕迹都留不下来,这样的公司在中国非常多。中国的企业现在都进入到了创新阶段,但大家要知道中国的医药行业是从仿制药开始。

现在中国创新药是处于什么阶段呢?有希望,也有很多的问题。就是Me-too太多了。比如说PD-1、PD-L1,申请的大大小小的临床是1092个,这浪费了多少的资源?为什么大家都一窝蜂做这个?因为中国企业缺乏原创能力。比如说我们缺乏科学基础研究,都是从国际上去学。我们现在是比欧美走得快,我们拼了命去赶时间,这是中国人的优点,要保持住。但是你如果没有原创性,那可能一直只能做便宜的药。为什么?因为它没有独有 (专利) 。比如说现在实验室里买设备,从小的工具到肿瘤的模型、细胞,我们国内都没有,甚至生产大分子的培养基、混合袋、培养袋都要依靠进口,这样的环境我们能做创新吗?

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马爱霞教授

作为圆桌主持人,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马爱霞也分享了自己的观点,她说道:大家都知道新药创新费用很高,风险很大,所以医保的专家大多对企业创新行为表示尊敬,并且一贯主张在谈判过程当中不要去追求价格越低越好,要以价值导向。价值医疗从不同的研究角度来说,理解是不一样的,比如从经济学来说更多是要体现社会福利,患者获益。要实现这些目标,除了在座各位专家,企业家,更关键的是把我们达成的一些共识要能够落实到国家的方方面面政策、措施当中,才可以真正实现价值医疗。

来源:医学界

作者:姚远

校对:臧恒佳

责编:史晨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