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运河博物馆七月开馆:扬州运河三湾,读画卷,品书香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1-04-12 08:15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唐城遗址之下,夕阳缓缓从大明寺栖灵塔旁落下,一段段唐代或恢弘或浪漫的传奇也通过诗歌、建筑被铭记,也通过河流被带到远方……
位于扬州三湾湿地公园,紧邻古运河的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下简称“大运河博物馆”)将于今年7月1日开馆,澎湃新闻获悉,4月10日晚,大运河博物馆的主体建筑“大运塔”首次试亮灯。昨天起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首次展出的135米长的“中国大运河史诗图卷展”,7月起也将入藏大运河博物馆并常年展出。
从古运河边扬州首座以钢结构为主体建设的唐风“大运塔”,到即将建成开放的博物馆、再到三湾景区一隅的“边城书院”,无不显示古运河孕育的深厚文化底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月10日晚,“大运塔”首次试亮灯。

在古运河边远眺“大运塔”

在扬州唐城遗址眺望大明寺栖灵塔落日

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

“运河三湾”的前世今生
古运河扬州段是京杭大运河中最古老的一段,现在扬州境内的运河与2000多年前的古邗沟路线大部分吻合,与隋炀帝开凿的运河则完全契合。其中,古运河扬州城区段北达湾头,南至瓜洲入江,可分为三段:城南运河、三湾、瓜洲运河。宝塔湾以南至扬子桥河段称为“三湾”。

运河三湾 刘江瑞/摄

乾隆时邵伯至瓜洲仪征运河图

民国里运河图

这是民国时期江都县城福运门外的古运河,当时因运河失修淤泥,水道日窄,只能做短期的水运使用

上世纪80年代,扬州古运河航运码头是运输过程中的停靠站。木船既是生产工具也是船夫们的家。

摄影师邹安生拍下的运河三湾旧貌

三湾周边今夕比较

三湾湿地公园

大运塔与博物馆建筑

大运河博物馆将成为中国大运河的“百科全书”
大运塔与博物馆建筑组成的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由扬州建设,南京博物院运营,将全流域、全时段、全方位展览中国大运河的历史和文化。博物馆为唐代建筑风格,采用巨型船只造型。目前博物馆正进行道路绿化等各项配套工程施工,同时进行内部布展。博物馆与大运塔中设有今月桥,从大运河博物馆顶层可通过这座廊桥走进大运塔,登上宝塔最高层,饱览运河三湾风光。

大运河博物馆展览效果图

“因运而生”展厅(示意图)

大运河博物馆展览效果图

到目前为止,大运河博物馆共有1万件展品,其中有20件(组)大体量展品,将成为展示运河巨大规模和人利用改造自然的最佳体现,例如复制的山东汶上南旺水利枢纽模型,将再现京杭大运河最高点如何引水济运、“七分朝天子,三分下江南”的创举;明代鲁王出行仪仗俑构成了3米宽近10米长的队伍,浩浩荡荡,气势非凡;展厅里还会部分复制回洛仓中一座可存粮50万斤的粮窖,观众可以从巨大的粮窖底部穿过,感受运河漕运仓储巨大空间带来的震撼;开封是宋代汴河的终点,展厅里会陈列20米长的河道剖面,唐、宋、元、明、清历代地层堆积七八米高。馆内特别设置了500平方米的环形数字馆,通过水、运、诗、画四个篇章展示运河美的意境,观众在空间内,随着“时空河道”自由地穿梭流动,展开人与自然、历史、现实的穿越时空的对话,通过“科技+艺术+文化”的创意表达方式,让大运河流入每个观众的眼中、心里。
此外,昨天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的“中国大运河史诗图卷展”,总长135米的中国大运河史诗图卷首次全卷在北京展出。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的“中国大运河史诗图卷展” 中新社 图

该图卷创作于2018年10月启动,以江苏书画家为主创成员,邀请大运河沿线各地15位书画家参与。作品分为上、下两卷。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开馆后,《中国大运河史诗图卷》将入藏该馆并常年展出。
运河声中品书香、看非遗
扬州三月,正是百花盛开的时节,百花闹春之中,运河三湾景区一隅的边城书院,则可以让人“在运河声里,品岁月书香”。走进书院,白色背景下一盏盏台灯吸引着眼球,细看每一盏的灯罩上都由一页古书残页构成,周围展柜和书架上,也陈列着不少古书。

边城书院内用古籍开发制作的台灯文创

据边城书院主理人王军对澎湃新闻介绍,这些书是他的收藏,他的日常工作除了经营书店外,他还是一位民间古籍修复师。而他从书结缘到收集古书、再到创办书店,也与古籍修复相关。
1980年,王军出生于安徽淮北古运河边的小城,2002年法学专业大学毕业,2005年开始接触古籍,2008年广陵区皮市街创立“边城书店”,开始收集整理各类古籍,并尝试古籍修复。

边城书院主理人王军收藏的古籍

王军在展示古籍修复

而缘何开始做古籍修复,也是因为自己收到了一套古书,奈何专业人士修复价格太高,于是便生出了自己动手修书的想法。2012年,王军正式开始学习古籍修复技艺,除了请教古籍修复老师傅外,中国国家图书馆杜伟生编著的《中国古籍修复与装裱技术图解》成为了其学习古籍修复的教材,与此同时,开始尝试修复一些普通版本的古籍,但是王军修复的第一部书却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是浆糊调得太厚。
但随着时间推移,王军的古籍修复技艺得到提升,并有古籍收藏者开始送古籍来修复,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可。在王军看来,古籍修复虽然需要针对不同的古籍状况和年代制定不同的修复方案,并寻找不同时代的纸张,但究其根本是一个“慢”字,在缓慢的过程中沉下心面对一页页的古纸。

边城书院主理人王军收藏的古籍

边城书院主理人王军收藏的古籍

边城书院主理人王军收藏的古籍

边城书院主理人王军收藏的古籍

边城书院一角

边城书院内收藏的外文古籍

大运河非遗文化园效果图

在运河博物馆开馆同期,大运河非遗文化园一期工程也将开放。从效果图可以看到,大运河非遗文化园内建筑群虽然高度不高,但极具古建风韵,同时采用扬州传统建筑的院落式布设,建筑依水而建,园内小桥流水,呈现出“水街”风韵。建成后,也将成为展示扬州运河文化和非遗文化的又一重要窗口。
(注:本文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部分内容参考“扬州文旅”相关资料)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