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经历了巨额处罚的慈禧家族,在镇江发生了命运转变

subtitle
镇江风情 2021-04-12 02:30

1852年,48岁的叶赫那拉氏惠征春风得意,这一年他在仕途上走得顺风顺水。

惠征是吉郎阿的孙子、景瑞的儿子,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他们一家是满清八旗的贵族。

虽然这一大家族经历了祖父、父辈留下的一个巨坑——一笔非常巨额的罚款。但好歹惠征撑过了这场变数,并开始在官场上发力。更让他欣喜的是,一年前,他美貌的女儿兰儿被皇帝选中,随即被封为兰贵人。

他回家张罗了半年喜事,然后赴芜湖上任。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他中年得志,又成了皇帝的丈人,正憧憬着锦绣的前程,太平军已经打到了湖北,兵锋波及安徽。

1853年2月9日,太平军50余万,乘船万艘,从武汉出发,沿长江向芜湖、南京进发,势如破竹,九江、安徽告急。

两江总督陆建瀛被朝廷任为钦差大臣,督兵三千抵挡,被太平军杀个大败。陆建瀛仅带着十七个人乘两条船逃到了芜湖,见到了惠征。

陆建瀛在布置防御的时候,派惠征前往梁山办理粮台。惠征知道情势危急,赶紧派人把家眷护送到泾县暂避,自己带着印信饷银,和总兵陈胜元一起转移到东梁山,声称在此与太平军决战。

没过几天,翼王石达开就率领着水军过安庆小孤山,防守小孤山的安徽按察使张熙宇带领兵丁仅放一炮,就转身逃往东流县。

太平军水军攻克安庆后,安徽巡抚蒋文庆吞金自杀未遂,被太平军击毙。随后,太平军拔营东下,安庆被清军恢复。

石达开攻陷下芜湖,从芜湖四褐山乘船抵进梁山,用炮火猛轰清军,福山镇总兵陈胜元中弹身亡,随克梁山。

惠征一见势头不妙,赶紧说要押解饷银,带着一万多两银子,逃到了镇江。

到了镇江,他被退守镇江府治丹徒县的江苏巡抚杨文定收留,管理钱粮。

他没想到的是,一场命运转变,随即而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科技人员用现代手段复原的“慈禧年轻时代照片”

01

慈禧少女时,家族一直背负着一笔巨额的处罚,这笔债务划算下来,大约是现在的几千万。

这笔处罚来自慈禧的曾祖父吉郎阿。

吉郎阿历任清廷的内阁中书、军机处军机章京、内阁侍读,后来又被提拔为户部银库的的员外郎。

这个肥差吉郎阿一干就是三年,一般这个职务一年就要换一人,但吉朗阿能做三年之久,可见他的人脉、能力都很不一般。在这一肥差上,辛苦了三年的吉朗阿,接着被调任刑部员外郎。嘉庆二十年(1815年),吉朗阿死在了刑部员外郎的任上。

吉朗阿死后二十八年,到了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京师发生了一件震动朝廷的大事。

朝廷的户部银库被查出居然出现了大量的亏空,实际的银两与账簿上所记录的完全对不上,短少了九百二十万两之多。

当时被鸦片战争逼的国库空虚的道光帝,大为震怒,他本来就为财政紧张的事大伤脑筋,雪上加霜的他,大骂查库御史及库官,道:“实属从未有之事,真是丧心昧良,如同盗国贼。”他立即派人严查此事。

在往里面深查,竟然倒退从嘉庆五年(1800年)到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查库御史及库官都很有问题。

这43年间,曾经担任查库御史及库官的很多人都已经去世了,比如在嘉庆十五年(1810年),担任过银库库官的吉朗阿1815年就已经去世了。然而,狂怒的道光皇帝没有放过这些去世的人,只是追责到底,规定过世的人也要被处罚。

吉朗阿当了了三年库官,应罚四万三千多两,但因已去世,打折也要赔二万一千两。这笔处罚就落在了他的儿子,也就是兰儿的祖父景瑞身上。

02

朝廷知道肯定有很多人会想方设法逃避、拖欠罚款,于是下令必须在两年之内交完。如果到期不能赔偿,不仅要革去官职,还要蹲大狱。

这一招把景瑞的全家弄得很窘迫,他分期付款,每次交几十两或几百两,就这么拖拖拉拉的,两年期限很快到了,景瑞总共才交了一千六百两银子,只比零头多一些。

于是,户部催促景瑞赶紧上交,至少要交出六成,这六成景瑞怎么拿得出来?他东借西凑,勒紧裤腰带,又上交了二百两银子。

原以为朝廷就这样算了,但景瑞想错了。

清政府几年前和英国干了几仗,没想到以战败而告终,最后赔款又割地。隔了几年,西北大乱,又是狂烧银子。

这些都跟无底洞一样的支出,道光皇帝本来就吃不消了,但祖训是“永不加赋”,清朝的皇帝深知明朝灭亡的教训,晓得多征收民间税收,就是饮鸩止渴,于是把处罚官员的事情很较真。

既然不能加税,那就只能靠反腐了。

很快,朝廷动真格的了。

1847年,想做老赖的景瑞被户部尚书潘世恩参了一本,户部就是管财政的,潘世恩认为对于景瑞这样的老赖就应该先革职再监追。

什么是监追,就是景瑞虽在大狱中,也要继续追款,什么时候还出钱了,什么时候放人。这个建议竟然被道光皇帝批准了,很快,景瑞就被抓了。

他一被抓,家里顿时跟天塌了一样,景瑞的儿子,慈禧的父亲惠征,不得不在四处筹钱,以求能尽快救出父亲。

一年的时间,惠征又借又凑的交了九千两银子,但还少二千八百两银子。诡异的是,在这一年,惠征居然官运亨通,从五品的员外郎先是升到郎中,又被宣布出任山西归绥道的道员。

惠征能在官场上这么快速升迁,和他的旗人身份、家族人脉分不开的。

又过了一年的1849年,惠征前去陕西归绥道的上任不久,就还清了那剩下的二千八百两银子。随之,父亲景瑞也被从大狱中放了出来,并官复原职。

看到这里,不得不感叹一声,阶层的力量。

惠征在安徽任职期间,17岁的女儿选秀成功,并成为了咸丰后宫的兰贵人。同一年,咸丰帝将岳父惠征由陕西归绥道台调任安徽宁池太广道道台。

这样,惠征不仅掌管当地二十八个县,还控制着芜湖关的税务。由于本地是富庶之地,所以惠征在此担任道台,是真正的大肥缺。

网上传闻少女时候的样子,但没有证实。

03

正在惠征实现了人生逆袭的时候,一场社会大洗牌的太平天国运动席卷而来半个中国。

咸丰三年正月十七,太平军攻克安庆,安徽巡抚蒋文庆被杀,太平军发展势头极猛,杀气腾腾挥师东进。

惠征见事不好,借口押解饷银的由头,带着一万两银子,先跑到了南京。可南京的守军异常谨慎,城门紧闭怎么也不放他进去,他只好转走镇江。

二月初十,太平军攻占了南京,江苏巡抚杨文定派惠征管理镇江钱粮,由镇江转往达丹徒。

江南的守军官员溃逃得如此之快,让咸丰皇帝心急如焚,大清的江山一下子就成了太平天国。

二月十五日,咸丰皇帝向两江总督怡良、暂署两江总督、江苏巡抚杨文定、安徽巡抚李嘉瑞、江西巡抚张芾发出六百里加急廷寄上谕,密令查拿追究逃跑官员。

安徽巡抚李嘉瑞不知道惠征的下落,打听了一番消息,就给咸丰皇帝写了一个奏折:

“安徽宁池太广道惠征驻扎芜湖县,先闻其携带银两印信避至江苏镇江府,现在又听说在宁国府所属的泾县,究竟现在哪里,问署藩司等官都没有得到音信。”

接着又参奏说:

“惠征分巡江南六属,地方一切事务责无旁贷,何以所属被贼蹂躏,该道竟置之不理?即使护饷东下,而两月之久大江南北并非文报不通,乃迄今并无片纸禀函,其为避居别境已可概见。除由臣另行查办外,所有芜湖道员缺紧要,相应请旨迅赐简放,以重职守”。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录副奏折〉农民运动类,第581卷》

咸丰皇帝看了气得骂了起来:

“惠征身任监司,于所属地方被贼蹂躏,何以携带银两、印信避至镇江、泾县等处?”

《清文宗实录》卷八九,咸丰三年三月庚午条。

三月二十六日,咸丰皇帝上谕将惠征开缺,听侯查办,另任正红旗蒙古人、进士、咸丰二年京察一等记名、以道府用的礼部郎中龄椿接任皖南道道员,惠征被革职。

因为安徽这么一个重要的大省竟然这么快沦陷了,相关失职的官员,处理的都非常重,不是简单的撤职算了:

布政使李本仁受蒋文庆的指令押解藩库银出城,被太平军砍伤后逃命,拟处斩监候,秋后问斩;

按察使张熙宇和副将赓因泰,没有临阵脱逃,但也被判了流放三千里,发往新疆效力赎罪;

总兵王鹏飞被杀头正法。

消息传到镇江,惠征一下子就病倒了。

很多官员弹劾惠征临阵脱逃,但咸丰皇帝这时候和兰贵人爱的如胶似漆,只让人查查岳父惠征是真的临阵脱逃,还是护解银两,明显想拖延一下再找个理由开脱了。

然而,事实还没有查清,几个月后,焦虑、惶恐中的惠征去世了,终年48岁。

04

八月初九,得到消息的安徽巡抚李嘉端六百里加急上了一个奏折,其中“附片”专门报告了惠征病故的事情:

“再,臣因前任安徽宁池太广道惠征驻扎芜湖,于贼至时避居镇江附片参奏。

复查前署督臣杨文定咨会内称,该道惠征经前督臣陆建瀛调赴梁山办理粮台,嗣梁山失险,江宁城闭,将饷银护至镇江,已留办粮台。等语。臣因该道于所属被贼蹂躏,置之不理,避至他境,恐有捏饰取巧情弊,咨准督臣怡良饬赴庐州府听候查办。又闻该道有银五千余两,于家属避贼过泾县时寄存县库,未知是否官项,正在饬查。

旋据前署藩司奎绶转据江苏镇江府申报,惠征于六月初三日病故。又据泾县禀称。该道将县库寄存银拨出一千三百五两,赔还芜湖被劫关税尾项,余悉提出,并将该道信函呈验。等情。

查该道既经病故,所有芜湖失陷,该道是否避至镇江之处无从查询。惟该道函内声称,查明关税尾项系一千三百五两,自应有簿籍可凭,应饬提该道经手家丁讯明办理。谨附片具奏。”

五天后,得到奏折的咸丰皇帝淡淡的回复了一句:知道了。钦此。


此时,十八岁的少女兰儿,失去了最强劲的后援,家族中的长辈只剩下没了权势的爷爷景瑞和母亲富察氏了。

这一天起,叶赫那拉氏兰儿,真正的长大了。

她要在险象环生的后宫,闯出一条生存之路。

七年后的咸丰十一年(1861年),心力交瘁的咸丰皇帝在热河驾崩。

经历过无数场宫斗剧26岁的的兰儿,母凭子贵的成了西宫慈禧皇太后。

一年后,慈禧太后追封父亲惠征为三等承恩公,并谥端恪。

慈禧的大弟照祥恩封三等承恩公,照祥去世后,又由二弟桂祥承袭。慈禧娘家四个侄女:照祥的女儿嫁给了多罗贝勒载澍;二弟桂祥的三个女儿,分别嫁给了光绪皇帝、贝子衔奉恩镇国公载泽、多罗顺承郡王讷勒赫;三弟佛佑的女儿嫁给固山贝子溥伦。

这个经历了巨额处罚一蹶不振的叶赫那拉家族,又恢复了贵族荣耀。

这段历史,在镇江也算是一个传奇。

如今,我准备牵头搞个研究小组,初定组名就叫“慈禧她爸在镇江"历史研究小组(非官方),如果想报名参加,请在文章右下角点个”在读“,并留言给我,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

老镇江 镇江女婿白岩松

陶玉玲,永远的镇江“二妹子”

印青:军旅走出的镇江籍音乐家

雷霆战将赵文豹

这,就是镇江的“辛丰镇”啊!

你好,这是我的家乡,镇江!这是我的新名片

伯先公园,多少镇江人珍贵的童年!

看这些镇江记忆,却已淹没光阴里!

挖掘镇江的文化,让它成为镇江的名片,

请帮忙右下角点个在看,并给我个

如感兴趣,关注一下“镇江风情”这个号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