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瑞典首富瓦伦堡家族:4条家规富过5代,揭秘顶级家族的财富密码

subtitle
人物档案馆 2021-04-12 00:26

1999年春,杭州湖畔花园,一个叫马云的男人有些忧愁,这一年他35岁,有一群人在他家吃在他家住,他们在做一个伟大的梦:做一个网站,让天下的中小企业主在这里做交易,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们快撑不下去啦,账面上可周转现金只剩下可怜的700美元。

那段日子,马云每天背着背包出去融资,已经失败了36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拥有梦想的马云

为了不影响士气,他回去还得装作开心,跟自己的那群小伙伴们“吹牛皮”:唉呀,今天我又拒绝了一个风投……

眼看着就要破产,谎言就要揭穿,然而一个急转弯,《吴越春秋》有云“时过于期,否终则泰”,奇迹发生啦……

一、

一个叫蔡崇信的家伙,与马云“一见钟情”,他当时的身份非常炸裂:

瑞典ABB公司的亚洲高级副总裁,年薪70万美元。

就是这么牛的一个人,见过马云之后“疯了”:他要辞掉工作,跟着马云混,月薪500元。

蔡总和马总当年在西湖一见如故

喜欢金庸武侠的马云,应该知道《神雕侠侣》中“郭襄一见杨过误终身”的故事。“贵公子”蔡崇信抛来的橄榄枝,让马云幸福得头晕目眩,非常不真实,以至于每次回忆起那天的“表白”都有种要跳进西湖的冲动。

蔡崇信后来入局阿里,成了18个罗汉的第18位,他放下自己年薪70万美元的身段,挽起袖子挥汗如雨地在杭州湖畔花园的那个四室一厅居民楼里,对着一群年轻人讲公司注册,讲股权,讲融资……

跟马云混,他给自己的定位很明白——阿里巴巴销售员。

说得再直白一点:帮马云找大老板融钱的。

蔡崇信与马云果然是天生一对。

没有蔡崇信之前,一分钱也没找到,拥有蔡崇信之后,钱找一次成一次,从此再也没有缺过钱。

1999年4月阿里巴巴正式上线,10月就融到了2500万美元天使投资。

这笔钱,对即将山穷水尽的马云团队来说,可谓“雪中送炭”。

为什么蔡崇信能如此快速帮马云融到如此巨款?他放低身价“下嫁”马云,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

这得回到那个时空的背景下去看,才能理清思路。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原来世间所有的真爱,不过是天时地利人和。应了张爱玲散文《爱》里的那句话: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对。刚巧赶上了。

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才能发生奇迹。

二、

要真正读懂“蔡马恋”,得深入了解蔡崇信当时的背景。

他斯坦福大学博士毕业,对法律和金融都极为系统专业,从第一份职业开始,就在纽约为世界顶级家族服务,可以说他是中产阶级里面金字塔塔尖的那一小撮精英。

他选择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来中国,目的也昭然若揭——在这块世界最大的肥肉上,找到最大的一口吃。

有一种人,看起来谦和低调,毫无攻击力,但事实上,他们眼光准下手狠还能忍,一旦出手,一招致命。

有句话特别有道理:“一个男人的最高品位看他选择的女人。”选择了什么样的女人,就选择了什么样的人生。

事实上,这句话还应该有下半句:“一个男人第二品位是看他如何选择事业,事业的选择也能直接暴露了一个男人的本质和品位。”

蔡崇信的品位与眼光当然是极好的。他在职业的黄金时期选择了ABB,这个公司背后是世界顶级的财团“瓦伦堡家族”,咱今天就讲讲这个家族的故事。

三、

瓦伦堡家族是一个与美国洛克菲勒、摩根和欧洲罗斯柴尔德家族旗鼓相当的顶级世界级家族,论财富和社会影响力,这个家族的地位绝不亚于他们,但是很多人却鲜少知道这个神秘低调的家族,因为这个家族始终恪守“存在,但不可见”的家族信条。

什么意思?

我们的家族势力到处存在,但是我们“神龙见首不见尾”,并不经常抛头露面。

瓦伦堡家族

这个瑞典首富家族的手,掌控制着瑞典的银行、汽车和教育行业,也就是说瑞典金融、制造和教育的命脉,有一大半都握在这个家族手里,甚至有人说,这个家族凭一己之力,让瑞典从欧洲一个落后小国家,短短一两百年成为世界发达国家。

在瑞典,提起瓦伦堡家族,其显赫地位堪比瑞典王室。

那这个已经发达两百多年的家族是如何发家的?

这要从18世纪中叶的家族创始人老老雅各布·瓦伦堡(瓦伦堡家族有三个雅各布)讲起。

老老雅各布·本是一个乡下的穷小子,他本姓佩尔森,祖上都是一穷二白的寒门,后来倒插门娶了当时上流社会瓦伦堡家族的姑娘,他就夫随妻姓,从此更改了自己家族的姓氏:雅各布·瓦伦堡。

后来他和妻子有了两个儿子,雅各布和马库斯,儿子们长大后都成了有社会声望的牧师,其中马库斯还获得了林雪平地区的主教职位,可以直接接触到瑞典政商高层。

老老雅各布给自己家族改成了豪门姓氏,但是真正家族崛起还是他的侄孙安德烈·奥斯卡·瓦伦堡这一代。

【第一代掌门人】

安德烈·奥斯卡·瓦伦堡

安德烈·瓦伦堡,1956年创办了瑞典第一家私人银行——斯德哥尔摩私人银行。

安德烈·瓦伦堡

这个银行后来为瑞典的工业化提供了巨额资金,瓦伦堡家族的命运从此与瑞典捆绑在了一起,这个家族开始展露出一个豪门望族的大家风范。

富一代白手起家总是最难的,安德烈有什么过人的本领?

他本是水手出身,做过海军文职官员,少年时代就游历各国,1837年的时候在美国新奥尔良曾见证过美国的经济危机,从此发现了金融的魔力,立志做一名银行家。

精明的他,看准了当时瑞典火热的造船和航海业,靠投资蒸汽船,安德烈·瓦伦堡狠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19世纪的50年代,欧洲第二次工业革命后,瑞典迎来工业化浪潮,金融业迎来发展的良机。但当时的瑞典法律,明文规定“禁止个人经营金融业”,但安德烈毕竟非同凡人,他愣是靠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把瑞典议会给说服了。最终如愿以偿,成了私立的斯德哥尔摩银行,即北欧斯安银行(SEB)的前身,这是瑞典第一家现代银行。

【第二代掌门人】

纳特·阿加森·瓦伦堡和老老马库斯·瓦伦堡(瓦伦堡家族有4个库马斯)兄弟

为什么第二代掌门人是兄弟俩?

因为安德烈有四个儿子:纳特、古斯塔夫、老老马库斯、阿克谢尔。

跟咱中国古代皇帝传位一样,瓦伦堡家族也是“嫡长子继承制”:传嫡不传庶,传长不传贤。

于是,长子纳特成了钦定的第二代家族接班人。

纳特·瓦伦堡

但是,安德烈去世后,“太子”纳特发现了一个严重问题:他爹给他留下的是个烂摊子!

他们家族的基业并没有外界看起来的那么风光,父亲投资的大部分工厂处于亏损状态。于是他决定,把家族中最有经商天赋的老三老老马库斯喊回来一起振兴家族。

一个家族兴旺发达,最怕的就是兄弟团结。

老老马库斯·瓦伦堡

老大主动让贤,老三确实也是经商的材料。他一到任,就对家族企业和发展控股的公司进行了全面重组。

最先改组的父亲的银行斯德哥尔摩私人银行,将其业务扩充至更为多元的控股工业网络。

经过重组,斯德哥尔摩私人银行的手,伸向了瑞典工业的各行各业,这个家族已经成为瑞典实业的幕后实际控股人,但瑞典政府1916年立法“限制银行持有工业公司长期股份”,家族企业再次面临改革……

这当然难不倒精明老道的老老马库斯,他当即决定成立银瑞达投资公司,把原家族私人银行投资持有的各大公司的股份全部转入到新成立的这个投资公司(这个公司就是后来马云背后的男人蔡崇信就职公司的母公司)。

转完私有银行的股权,银瑞达持续开始投资一些企业并持有股份,第一个手笔就是出手非凡:瑞典老牌企业和龙头企业,斯堪尼亚和阿特拉斯等。

老老马库斯后半生投资并任职的大公司数不胜数:

ASEA、爱立信、Hydro、Orkla、PapyrusAB、StoraKopparbergsBergslag、SAS、SAAB、Scania-Vabis等。

把家族企业调整到正轨后,他还在1909年创办了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

瑞典商学院最高学府,欧洲顶尖商学院: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

1911年和1912年,老老马库斯又分别成立了北方银行和英国北方银行,开始投资矿业和铁路。

纳特一看老三这么厉害,干脆自己把家族生意老大的位子让了出来,能者多劳嘛,他退出后,也终于找到自己擅长的赛道:政治外交和做公益。

1914年到1917年间,纳特当上了瑞典的外长,整个家族的地位与瑞典王室比肩。

他还以自己和妻子的名字成立了纳特·爱丽丝基金,弟弟负责赚钱,哥哥负责花钱,兄弟俩一起把整个家族的影响力推向了巅峰 。

【第三代掌门人】

老雅各布·瓦伦堡和老马库斯·瓦伦堡兄弟

纳特虽是长子,但无后,所以老三老老马库斯的儿子们成了家族继承者。

老雅各布·瓦伦堡

老老马库斯的长子老雅各布成了第一人选,1927年,老雅各布成了第三代家族接班人。

不过,可能是因为老老马库斯和纳特的前车之鉴,老爹虽然宣布了接班人,但是自己却一直没有放权,太上皇把皇帝的权力把得死死的,一直到去世,他都处于“垂帘听政”的状态。

不过,正是由于老爹在背后撑腰,老雅各布和弟弟老马库斯兄弟俩里应外合,把家族的财富又推向了一个新的巅峰。

一战期间,通过第二代的努力,瓦伦堡家族已经持有瑞典多数重大公司的股份,在这些公司里面,这个家族拥有数倍于其他股东的投票权,可以毫不夸张得说,瓦伦堡家族拥有着瑞典重要公司的决策权,几乎掌控着整个瑞典的经济命脉。

老雅各布掌权的时候,是二战时期,这时候有个特殊的政治背景:瑞典是永久中立国

这俩兄弟利用这个特殊身份,将家族生意的触角,延伸到了更大的地盘。

老雅各布与纳粹关系密切,他参与了新纳粹德国统治区的谈判,家族的银行帮助纳粹德国转移了大量从犹太人那里掠夺来的黄金和资产,大发战争横财。

老马库斯则亲近盟国,和时任瑞典外交官的堂侄罗尔·瓦伦堡,在匈牙利布达佩斯挽救了数以万计的犹太人。

罗尔·瓦伦堡在瑞典驻布达佩斯大使馆工作照

因为SEB涉嫌帮助Bosch集团恶意持有美国公司,1946年,掌门人老雅各布被迫退位,老马库斯上位。

时年已经42岁的老马库斯任命为银瑞达的主席,后面近半个世纪,他带领家族真正成为瑞典经济的主宰者。

【第四代掌门】

老彼得·瓦伦堡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老彼得(瓦伦堡家族有两个彼得)本不是老马库斯中意的家族接班人。父亲对他极为严苛,总是对他吹毛求疵,认为他资质平庸,难以挑起家族重任。

老马库斯看中的家族接班人是长子马克·瓦伦堡。但马克是个心理极为脆弱的人,1971年,父亲老马库斯兴致勃勃带领SEB与斯安银行合并的时候,他因为压力过大,竟然自杀了。

后来,瑞典两大银行巨头合并成功,但是彼时的老马库斯不仅失去了儿子,也失去了在银行的多数投票权,家族士气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这时候,“资质平平”的老彼得出马了。

右一:老彼得·瓦伦堡

他冷静地分析目前家族旗下的三个投资公司,最终分析出:银瑞达是家族掌控下的旗舰企业。所以,他决定通过调整银瑞达的董事成员和高层,对家族掌控的家族企业进行资产重组。

哥哥自杀后,父亲也一蹶不振,这十多年,整个家族都是靠老彼得撑着。

1982年,父亲老马库斯去世,老彼得才正式接班掌权,成为银瑞达董事长,到1997年退休,老彼得担任家族掌门人十五年。人们提起这个家族领袖,总会说一句话:

“如果没有彼得,这个家族恐怖早在15年前就报废了。”

这绝对不是人们的恭维,老彼得对家族的贡献有目共睹。上任后,他就对家族的企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1、改造传统企业,对下属企业全部进行现代化改造;
2、1986年,合并瑞典ASEA和瑞典勃朗·博威公司,成为如今的全球100强ABB公司(蔡崇信入职阿里前,就是担任ABB公司的全球高级副总裁,负责开辟亚洲市场);
3、将萨博轿车在最值钱的公司卖给美国通用……

提起这个家族的丑小鸭,竞争对手纳森如此评价:“从没有人赞扬过他,但他的确创造了瓦伦堡家族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

第五代掌门人:

马库斯·瓦伦堡和雅各布·瓦伦堡堂兄弟

马库斯·瓦伦堡

马库斯是马克的儿子,雅各布是老彼得的儿子。

这对堂兄弟成为家族历史上第二对共同执掌家族大业的兄弟。

1997年,71岁的老彼得退休,由佩斯·巴内维克担任临时CEO,1999年佩斯辞职,马库斯和雅各布接棒:

马库斯接任银瑞达CEO,雅各布和其他弟弟们也都加入了董事会。

6年后,雅各布接任董事会主席,马库斯改任SEB银行主席。

蔡崇信入局就是在第四代掌门人老彼得退位,马库斯和雅各布上任的空挡,这时候第五代掌门人新官上任三把火,公司内部改革,决定投资一批短期的“新投资”,马云的阿里巴巴就是这个时候被幸运选中的,作为职业投资经理人的蔡崇信看到了这个巨大的机会,所以决定一搏,他的原理就是著名的“风险不对称理论”:

下行风险很小,上行收益很大的事情,可以一搏。

什么意思?失败了,大不了,再回去做职业经理人,但是一旦阿里成功,他的身价就是世界级富豪,这种杠杆是他在瓦伦堡家族打工永远不可能触及的天花板。

这就是中产阶级和资本家的根本区别:杠杆不同。

所以,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蔡崇信赌马云,赌的其实也是他自己的人生。

在老彼得时期,银瑞达业务更加多元化,主要有四种:核心投资、私募股权投资、运营投资和金融投资(主要以前三种为主)。

第一,核心投资,占银瑞达总资产的绝大比重,在全球的收益超过了1000亿美元。主要包括10个国际蓝筹股公司:

ABB、阿斯利康、阿特拉斯-科普柯、伊莱克斯、爱立信、斯德哥尔摩期权交易所、萨博、斯堪尼亚、瑞典北欧斯安银行和Husqvarna。

第二,私募股权投资,主要是未上市公司,即新兴成长型企业和较成熟的公司,投资的方式是对前者进行小额投资和对后者采取债务融资。

投资策略是以少数股份来积极影响投资企业,并占有董事席位。投资重点主要集中于高新技术、互联网络、传媒等行业领域,平均单个企业投资额度在800万-1500万美元,投资期一般为3-6年。银瑞达公司在全球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超过了100家,在亚洲就有20家(蔡崇信当年帮助阿里融资ABB的第一笔风投,就是其中一家),主要集中于消费品、服务业、零售业、药业及制造业。项目投资的平均股权价值约为5000万美元,投资年限为3-5年。

第三,运营投资业务,主要针对未上市公司进行投资控股,银瑞达拥有控股权或拥有决策权。这项业务主要集中在瑞典境内。

精明的瓦伦堡家族还有一个精明的投资原则:“控制一家公司,不必拥有大部分股票,只要是主要股东即可”。如此他们可以拥有更多的周转资金投资更多的企业……

果然,越有钱越计较钱……

2007年年,通过全球范围内寻找项目,一拨短期“新投资”下后,银瑞达的总资产已经达到1552亿瑞典克朗。

真真正正的富可敌国。

这就是瓦伦堡家族凭一己之力,让瑞典从欧洲小国成为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传奇。

四、

家风是最好的不动产,豪门望族都有优秀的家族传统,瓦伦堡家族也不例外:

1、航海或者海外游历是瓦伦堡家族成员必修课。

安德烈17岁辍学出海,往返美国和瑞典之间,海外经历让他发现了商机,积累了经验。后来,在国外接受教育或者在国外积累工作经验,成了瓦伦堡家族成员的必修课。

比如,二战“瑞典辛德勒”罗尔·瓦伦堡外长,毕业于美国密歇根大学的建筑学专业,还在以色列一家荷兰银行工作过;再比如,现在的家族掌门人马库斯就毕业于美国华盛顿的乔治大学,在花旗银行香港分行工作多年。

2、像鸟儿爱惜羽毛那样爱惜名誉。

家族荣誉胜于一切,家庭成员团结胜于一切。

3、政商两界两得其美。

从牧师到外交官,这个家族与政界的关系从来都没有分开过。《资本论》早就阐释清楚了政治与经济的辩证关系:

政商关系从不分家。经济决定政治,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政治归根结底是为经济服务的。

4、恪守家规。

一,“存在,但不可见”,是一句拉丁箴言,瓦伦堡家族恪守这一信条已经一百多年。这个家族的所有掌门人都不喜欢出境,但是他们家族的商业活动和影响力在瑞典和全世界,随处可见。

低调,不张扬,但是又无处不在,彰显的是这个家族恪己又极端自信的性格。

二,“好学,尊重,忠诚,勤奋”,这个家族的五代掌门人每一个都“活到老,工作到老”。直到去世才交接接班人,或者退而不休,垂帘听政。

那么最后的问题来了:这个家族到底有多富?

让我们吃惊的是,拥有斯德哥尔摩40%上市公司的瓦伦堡家族,在世界福布斯排行榜中,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的家族财富大部分与瓦伦堡家族的基金捆绑在一起,掌门人的财富只有少得可怜的年薪:

蔡崇信70万年薪的时候,老彼得的年薪也不过100万美元。

所以这个家族在瑞典富豪榜都进不了TOP100,更别说世界福布斯啦。

因为瓦伦堡家族庞大财产(约62亿美元)的这些非营利性基金,全部用以鼓励瑞典和全球的科研事业,这个家族一直受到世界顶层的尊重:

“在瑞典,瓦伦堡这个名字就是资本主义、权力和社会福祉的代名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