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生死契约(小小说)

subtitle
森里伊人眸 2021-04-11 14:12

时间在一天一天溜走,她知道,她在这个世界上所剩的日子不多了。

那是三年前,也是一个飘雪的冬日。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丈夫手里拿着的一大叠诊断报告书,她有些迫不及待地问他,我、我究竟是怎么了?他说,没事,住几天咱就可以回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丈夫说得轻描淡写,就像一位慈祥的爸爸,在哄他的乖女儿。

透过病房的窗,在医院走廊的拐角处,妻子看到了丈夫抬起了右手,用袖口在擦拭眼泪……

她再也不问他了,装着若无其事。乖乖地躺在病床上,打针,吃药。

半年之后。医生不得不告诉她,我们可能要给你做右下肢截除手术。

病情的进一步恶化,医生和丈夫已经没有办法对她继续隐瞒下去了。况且,她有权利知道实情。

骨癌!对于一个年轻的女子来说,这个消息太过残忍。她才26岁,她不过就是一个三岁零三个月孩子的妈妈。如果一直允许,没有人愿意那么诚实地告诉她这个残酷的事实。

三年,漫长而短暂。正如医生预言的那样,她只有三年的时间,前提是,如果她一直乐观的话。

她用了三年的时间来接受这个事实。她原以为,她可以安然地接受,可是三年的时间就快到了,她才知道有多么的不舍!

她从来没有在丈夫面前哭过。她知道,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给丈夫一个微笑,让他感知她有多么的坚强。

帮她翻身,抱她如厕,替她喂药,为她揉背。丈夫三年如一日,不厌其烦。每次看到丈夫走开的背影,她的眼泪就会夺眶而出……

她想和丈夫谈谈。丈夫给她喂完药,帮她揉了一会儿背,正要离去,她说,再坐一会儿吧,陪我好好聊一会儿。

两个人心里都清楚,也许就在下一刻,就会永世诀别。而两个人都笑靥如花,那不过是为彼此伪装的快乐,不想让对方难过。

她说,如果…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我们的儿子怎么办?

儿子有我啊!他急切地回应。

可是她没有妈妈了……

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她强忍着。

她继续问他,你会不会给儿子找一位妈妈?

丈夫看着她,说,不会。

原来她是在担心为儿子找一位后妈吗?是怕儿子受委屈吗?

丈夫说,我们不谈这个问题,好吗,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在我面前吗?

不,一定要谈。答应我,一定要为儿子找一位好妈妈。

不!不!一直温顺的丈夫开始生气了。

妻子语气坚定,表示这问题一定要谈。她对他说,我知道有你,会对儿子照顾得很好,可是他那么小,他需要母爱,你永远无法代替妈妈这个角色。

丈夫沉默了一会儿说,不!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行吗?

问题最终没达成共识。这次谈话无果而终。

妻子心里清楚,要丈夫答应她的请求,这本来就是在出难题。她之所以咄咄逼人,是因为她知道随时都可能失去这样的谈话机会。

妻子采取了进一步的行动。她开始拒绝吃药、打针,甚至绝食。

这个傻女人!丈夫妥协了。他说,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她说,那好,你去拿笔和纸来,我要与你签一份协议。丈夫拿来了笔和纸。妻子说,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写——

“我走之后,一定要为我们的儿子找一位好妈妈、一位爱儿子爱你的妻子。”

一份只有29个字的生死契约!

他们各自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按了手印。

三个月后,也就是她生病的第四个年头的春天,在桃园旁的小溪畔,垒起了一座新坟。这儿是她的新居,可以看到桃红李白,可以看到燕子翩飞,可以听到流水潺潺。

三年后。他带着已经长高了一截的儿子,和那张契约,来到了桃园旁祭奠她。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旁边多出了一位面容姣好,长发高束的中年女子。

他把那张契约,还有一张他们三个人最近的合影,烧给了她。

他在心中默念:契约和照片不知你是否能收到,一切如你所愿,她很爱我们的儿子,我们很幸福,你在天堂,一定也要快乐。

作者简介:杨大宜,男,四川作家,阆中人。笔名:宜歌、君子桑、北极之北、水木未央。做过文化传媒公司编辑、文学网站总编。有小说、诗歌、散文发表于《中山日报》《诗刊》《星星诗刊》《散文诗》《四川文学》《知音》《佛山文艺》等国内部分期刊杂志及文学网站。2016年出版的文集《写给留守女儿的一封信》,深受打工群体的喜欢和网友的好评。广东小小说协会会员、中山作家协会会员、四川散文协会会员,《中山日报》签约作家。现就职于某文化传媒公司、自由撰稿人。

书讯

为回馈和鼓励阆中的文学爱好者和喜欢写作的初、高中生,阆中籍作家杨大宜还有少量珍藏作品文集《写给留守女儿的一封信》,赠予阆中籍文学爱好者,需要者可免费索取,数量有限,每人只限一本,留守学生优先(只限阆中境内读者)。

可加作者微信:

BJ214417或者QQ:907824464

(需要签名者请说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