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票房破6亿,吊打周迅!被半个娱乐圈力捧的她,终于长大了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1-04-11 12:2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清明档影片,《我的姐姐》作为一匹黑马出现在观众面前。

上映第9天,票房突破6亿。

21项影史纪录被打破。

“重男轻女”的社会议题,掀起巨浪。

“国民妹妹”张子枫,毫不意外地火了。

她在片中独挑大梁,与“姐姐安然”融为一体。


20岁的她,为了体验剧中24岁姐姐安然的人生。

在电影开拍前,剪去长发,学习成都方言,去医院实习。

只为更贴近角色本身。

同组的演员肖央忍不住夸赞:

“张子枫对表演的理解一直是超出她年龄的,她是天生做演员的那种人。”

《我的姐姐》后,张子枫的身上多出了各种重量级名号。

00后最强小花。

五亿票房女主。

中国最优秀的年轻演员之一。

导演殷若昕评价道:

“我惊叹于她做演员的力量。子枫身上有着巨大的能量,她是一个容器,可以把角色装进身体里。”

徐峥夸她:“在我看来,她是一个艺术家。”

可在张子枫心里,这一切都不是刻意为之,而是要看缘分。

在演戏上,她固执地认为:

“我得先让自己相信角色。

我做不到不真诚的去拍每一条。”


相信,给了张子枫力量。

真诚,绘制了张子枫演员生涯的底色。

从“妹妹”到“姐姐”,这个20岁出头的少女,终于长大了。


2001年,河南省三门峡市,张子枫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

父亲是电力工人,母亲是全职太太。

4岁时,她被送去参加少儿比赛。

一出小品《小盲女找妈妈》,让她一眼被评委魏辰妃看中。

乌溜溜的大眼睛里,灵气。

“你家孩子放在河南太可惜了。去北京吧。”

听到魏辰妃的这句话,张子枫妈妈心动了。

次年,她带着张子枫,坐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

出色的外形,以及天生的镜头感,让这个小女孩在广告圈内小有名气。

她和任达华、许晴、李成儒等多个大牌合作广告。

表现出色,令大众刮目相看。


7岁时,她参加电视剧《龙须沟》的拍摄。

导演要求张子枫踩空木板摔到臭水沟里。

一同前去的妈妈,在她耳边笃定地说:“跳。”

张子枫亦无怨言。

她不问是否有保护措施。

当导演喊开,便直冲冲向桥上走去,直接踩空摔入沟中。


一气呵成,令在场的成熟演员们都无比敬佩。

“我决定干了,我就要干下去。”

秉持着这样一句话,张子枫正式踏足影视圈。

好运一如既往眷顾着她。

2009年,冯小刚邀张子枫参演《唐山大地震》。

“小方登”一角,令她声名大噪。

那时,她仅8岁,一举成为最小“冯女郎”。

而这一切好运背后,离不开的是张子枫从始至终的坚持。

10月的唐山,寒风肆虐。

张子枫化着伤妆,穿着单薄破烂的背心,被压在冰冷的水泥板下。


有时太冷了,就用唱歌来缓解自己的心情。

她从不是娇滴滴的女孩子。

拍戏时,为了学会唐山方言,张子枫每晚都听着台词入睡。

一条不行就拍第二条,不喊苦,不怕累。

有时,她想上厕所。

但怕麻烦剧组的工作人员,所以都选择憋着。

张子枫是独生子女,为了理解“小方登”重男轻女的家庭。

她会试着将自己置身于其中。

“干嘛要选弟弟啊,我也是你的孩子呀。”

每每进入角色,她都哭得不能自已。


冯小刚提及张子枫,都直呼“我觉得她是天才”。

一起搭档的演员徐帆也夸赞:

“这孩子太真实了,和她一起演戏,我不能不真实。”

张国强更不断感慨:

“那么小的姑娘,跟她对戏的时候,你会感觉她挺可怕的,有时候会瞬间把我演傻。”

和老戏骨搭戏,年少成名,出道即是巅峰。

这样的张子枫着实让不少人艳羡。

《唐山大地震》后,张子枫国民度愈加攀升。

城市中人来人往,总有不少人前来要与她合影。

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关注,张子枫却有着超脱于年纪的淡然。

“没觉得自己走红,我只是想当一个演员,拍一些戏。”


11岁,她再次捧回一座最佳新人奖。

成为百花奖史上年龄最小的获奖者。

在领奖台上,张子枫奶声奶气道:

“我今年11岁,现在在上五年级。你们别笑我,但其实我的学习成绩还不错。虽然我不晓得这个奖杯到底有多大的重量,但这里的每一个演员都是我的偶像,我要向他们学习。”

彼时,对张子枫来说,演戏就是“爱好”。

她希望开心地演,演得开心。

“就像有人喜欢打羽毛球有人喜欢游泳,对我来说演戏是挺平常的一件事,只不过这个爱好有点特殊。”

人人皆夸她“有天赋”,她却不喜欢被这样定义。

“天赋是我身上的一个特异功能,假如有一天消失了怎么办?”

随着年岁的增长,张子枫开始思虑起未来。

“努力就好”,这四个字便是她给自己的一颗定心丸。


20岁,出道15年,张子枫已是老戏骨一枚。

但在她的演技上,我们看不见“老套的油腻”。

每一次出现,张子枫似乎都是崭新的。

她从不局限自己只出演某一种类型的角色。

这也意味着,她一直在做出改变和突破,而不是安于现状。

她可以驾驭《唐人街探案》中的神秘少女。


也可以是青春期少女方朵朵。

又或者是挑战出演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年代的少女之华。

亦正亦邪,亦调皮亦落寞。

她拿捏得当,让人忍不住称其为“老天爷赏饭的宠儿”。

只有她自己知道,入戏太深有多痛苦。

每次拍完戏,她都会去剪头发。

有时剪掉一撮刘海。

有时让长发变成短发。

她改变着原来的样子,暗示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生活。

抱着如此敬业的态度,她对于戏也十分挑剔。

张子枫并不是什么戏都接。

前提是自己要热爱。

和自己年龄差距太多的角色,她也不接。

因为不想欺骗观众。

“我很小的时候一直说要相信,现在这么大了,依然觉得还是要相信。你得把自己放进去,说白了你得是这个人。”

在自我的严苛要求下,张子枫的演技也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2018年,张子枫以《你好,之华》入围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

要知道,与她对垒的是惠英红、许晴、黄嘉千这样的老牌演员。

光是提名,对张子枫来说,已是莫大的肯定。

也是在这种时刻,她突然意识到——

“如果你告诉我再也不能拍戏了,我会觉得生活中少了什么东西,所以拍戏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单纯的爱好,更是一种陪伴。”


2019年,荣光接踵而至。

中国电影频道将张子枫、欧阳娜娜、关晓彤、陈文琪评选为新生代四小花旦。

四个女孩的发展,从此有了比较。

相较于欧阳娜娜和关晓彤来说,张子枫无疑是低调了许多。

她的身上,似乎永远只有“国民妹妹”这一个标签。

不痛不痒,八卦话题性几乎为零。

她不是热搜常客,也不是综艺感很强的人。

在粉丝们希望她增加曝光度时,她自己却很享受当下的步伐。

“我其实也不是低调,因为每个人我觉得都有他自己比较适合,或者说让他能够待着比较舒服的方式。目前为止,我这样子是会比较舒服的,对,因为我……除了演戏能比较放的开,其实很多时候都会容易有些紧的。”

所以,我们常常在《向往的生活》里,看到张子枫“闲云野鹤”的状态。


曾经有记者问张子枫,“想红吗?想走流量小花的路线吗?”

她淡淡地说:

“我不知道,流量和好好演戏如果不是很挂钩的话那就算了吧。我的想法,用一句话总结就是拍自己想拍的戏。”

在张子枫心里,不论多少名利加身,都不会忘记自己做“演员”的初心。

“我喜欢演戏,特别开心,不是因为出名的开心,因为我喜欢这个东西,所以开心。我要好好演戏,就是不要辜负自己的每一个角色,对我来说,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所以我要认真对待。”

8岁时,张子枫的梦想是“做一个演员”。

20岁时,她正在一个好演员的路上越走越远。

她说,“我的步伐没有很快,一点一点往前走,这样的节奏对我来讲很好。”

2021年,张子枫似乎走到了一个高潮节点。

粉丝甚至称其为“张子枫年”。

多部电影将连续上映,有霸屏影院之势。

春节档的《唐人街探案3》。

正在热映的《我的姐姐》。

4月16日《再见,少年》。

五一档《秘密访客》。

8月14日《盛夏未来》。

还有《中国医生》《岁月忽已暮》......

这个跨越千禧年出生的女孩,被认定为“下一个周迅”。

她们有着相似的灵气。

在浮华的娱乐圈里,亦保持着如精灵般纯粹的心灵。

而她的戏路,甚至比当年的周迅还广。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清明档影片,周迅主演的《第十一回》票房惨淡。

被外界戏称“老戏骨输给了00后小花”。

或许,这便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吧。

如今,“国民妹妹”张子枫还在生猛地长大。

她的荧幕初吻也献出去了。

有人说,小姑娘长大了,戏路要改变了。

20岁的张子枫,仍在本子上写下:

“又一年过去了,小孩挺好,不要变。”

作者:鱼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