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河南济源法院副院长之子聚众持械行凶 “另案”14年未“处理”

subtitle
廊小易楼市 2021-04-11 12:20

河南济源:法院副院长之子迪厅聚众持械行凶 “另案”14年至今未“处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

夜幕下的豫西北重镇济源市尽显妖娆,霓虹闪烁,灯红酒绿。南街集贸市场旁,开业将近15年的英皇娱乐会所和赤道热舞会迪厅组成了济源年轻人夜生活的制高点。

衣着整齐的保安在赤道热舞会门口例行扫二维码和测量体温。

晚上九点,走进迪厅,灯光更加光怪陆离,音乐动感十足,只是歌唱的声音显得的寂寞孤独。卡座上和蹦迪舞台上空无一人。相貌稚嫩的服务生说,礼拜天会好一些。

赤道热舞会大门口上方的“温馨提示”颇为耐人寻味:打架成本高,出手需谨慎。似乎隐隐提示着14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起轰动一时的聚众持械行凶案件。

冲 突

时间回到2007年,卢新奇已经就任河南省济源中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5年之久。其育有一子,名卢明,业已长大成人。

2007年11月10日,深秋的济源夜晚有了几分寒意。

21时50分左右,卢明和朋友王某聪、王某帅、张某凯一起到赤道热舞会,落座 K02卡座喝酒聊天。

K03卡座落座的是范某阳和朋友姚某远、曹某斌、袁某丽等人。举目四望,范某阳看见了初中时的同学王某聪、张某凯。范某阳和姚某远来到K2卡座打招呼。

通过王某聪介绍,卢明和范某阳互相认识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聊天过程中,卢明和范某阳言语间起了冲突。

范某阳起身,让姚某远把卢明叫到迪厅后边的厕所旁“谈谈”。

卢明随后起身,往厕所方向走去。

在通道口,范某阳突然发难,猛一下拽住卢明的头发往其身上蹬了一脚。

卢明反手抓住了范某阳的衣服,双方撕扯在一起。 姚某远在中间想把二人分开。曹某斌过来帮忙,终于把二人分开了。

范某阳又坐回原来的卡座。随后卢明和姚某远也回到迪厅,他们坐在原来的位子上。

姚某远又过来叫范某阳过去和卢明和解。范某阳过去K02卡座和卢明他们坐在一起。K02卡座共坐了范某阳和卢明、王某聪、姚某远四个人。卢明开了两瓶啤酒,递给范某阳一瓶,两人碰酒以示和好。

随后卢明起身走了。

卢明并没有离开迪厅。他来到厕所门口打了个电话给孟某臣,电话里说自己被人打了。

聂某超去厕所,看见卢明在厕所那里打电话,其问卢明咋了,他没有吭声。卢明挂断电话回到姚某远他们坐的地方。

行凶

接听卢明电话的孟某臣时年21岁,是个“社会大哥”。曾经在世纪广场经营“贝贝宝帝”迪厅。杨某斌和苏某鹏、张某磊三人都在他的迪厅当保安。

接听卢明电话时孟某臣刚刚离开赤道热舞会。

当晚,孟某臣带女友王某琳到赤道热舞会迪厅玩。陆续碰到朋友尹某涛、张某磊、张某磊带的两位朋友(杨某斌、苏某鹏),几个人坐在一起喝酒。

喝了两瓶洋酒后,孟某臣感觉自己喝高了,给大家说送女朋友回去。

孟某臣去停车场开他的宝马车,尹某涛坐在后座上。开车刚到迪厅门口,张某磊带那两个男子也出来了。张某磊让孟某臣捎他们一截。孟某臣就让他们三个人上了车。

到北街孟钊某臣的女友刚下车,孟钊臣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对其他人说:“卢明不知和谁打架了,咱们去看看。”然后他掉转车头回迪厅,尹某涛看孟某臣喝多了,就让他坐到一边由自己开车。

中途到宣化街往西到汤帝大厦那儿时,张某磊说停一下车,他让伙计去他家拿东西。

张某磊让苏某鹏拿了一把砍刀、两把菜刀,与孟某臣会合后由尹某涛开车再次来到迪厅门口。孟某臣让其他几人看他手势,“该打只管打,打了算我的”。

卢明早已等在迪厅门口。

看见孟某臣的车过来,卢明跑过来与孟某臣接头。孟某臣下车和卢明一番交谈后,卢明领着孟某臣、杨某斌、苏某鹏、张某磊、尹某涛与其进入迪厅,孟钊臣对杨某斌和苏某鹏、张某磊说:“到那后看我手势,我一摆手,你们就上”。

赤道热舞会迪厅工作人员王某成当晚在赤道热舞门口负责安全检查。孟某臣和几个人要进入迪厅,其认识孟某臣就让他们进去了。

进迪厅后,卢明带着众人径直走到东边靠北的一个卡包K02卡包,里边坐了三、四个人。

孟某臣问,哪个?卢明用手指着里边的人:“就是中间那个”。

孟钊臣右手一摆,杨某斌和苏某鹏、张某磊就冲进卡包。杨某斌和苏某鹏拿刀朝那几个人乱砍,张磊用啤酒瓶砸那几个人。

王某聪和范某阳坐在东边的沙发上,姚某远坐在范某阳的左边,三个人正在边说边聊。姚某远见范某阳头低了一下,感觉到啤酒瓶从墙上反弹过来打中自己头部,随后冲进来的人开始乱打乱砍。

姚某远推了范某阳一下让范某阳跑,他也当即挣脱起来往外跑。姚某远跑出 K02包间时注意到卢明已经不在南边的沙发坐了。姚某远绕桌子直接顺迪厅前门跑出去了。检查发现,姚某远头部有三处伤,双肩部各一处伤,左手背一处伤。

当时姚某远搂住范某阳的头,杨某斌一伙人的刀先砍在姚某远身上。随后范某阳的胳膊也被砍了两刀,其赶紧往迪厅后门跑了,有人在后边拿刀追。

到后门时,发现后门锁住了,范某阳就又返回来准备往前门跑。从后门通道跑出来时被人又在背后、头上砍了几刀。跑中间还是不断有人拿刀在其后边砍。

被打的范某阳从迪厅里面往外面跑,紧跟着后边苏某鹏手持菜刀撵着跑。还有另一个手持菜刀的杨某斌被一个保安拦腰抱住,保安杨某华上去夺刀时杨某斌猛一抡菜刀砍在杨某华头盔上,该男子挣脱后往里跑,跑到收银台时菜刀被保安李某军夺下。范某阳又继续往外跑了。

范某阳跑出大门后被张某磊追上,被按在地上用啤酒瓶打。范某阳从地上爬起来往南跑,到南漭河北桥头时一头栽倒地上,昏迷了。

杨某斌和张某磊、苏某鹏、孟某臣等人追到近前,朝范某阳身上跺了几脚,见无反应,坐上车走掉了。

事后医生检查,范某阳身上被砍了 21刀。

案发后第三天,孟某臣打电话把杨某斌、苏某鹏、尹某涛、张某磊叫到一起,交代让杨某斌、苏某鹏一起到公安机关自首顶罪。

2007年11月13日,杨某斌、苏某鹏、孟某臣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审 判

济源市人民检察院以济检预未刑诉(2008)15号起诉书对杨某斌等人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

起诉书说:2007年11月10日22时许,卢明(另案处理)因在济源市赤道热舞会迪厅与范某阳等人发生矛盾并被殴打,便打电话给被告人孟某臣说了挨打一事。孟某臣给张某磊(另案处理)打电话,张某磊让在场的被告人苏某鹏去自己租房处拿出两把菜刀、一把砍刀。孟某臣开车到被告人杨某斌、苏某鹏、尹某涛、张某磊(另案处理)所在地后,由被告人尹某涛开被告人孟某臣的车将刀具及张某磊、杨某斌、苏某鹏、孟某臣拉到迪厅。经卢明指认后,杨某斌、苏某鹏持刀、张某磊持(啤)酒瓶对范某阳、姚某远、王某聪乱砍乱砸。范某阳、姚某远、王某聪先后逃出 K02 包间,其中范某阳跑至迪厅后门又返回跑到迪厅,从前门跑出去,一直跑到南漭河北桥头。期间,杨某斌、苏某鹏、张某磊、孟某臣等人一直追打范某阳,直到在南漭河桥头将范某阳打昏在地,才逃离现场。经鉴定,范某阳损伤程度为重伤,姚某远、王某聪损伤程度为轻伤。

案发后孟某臣家属赔偿被害人姚某远损失18000元;卢明家属(卢新奇)赔偿姚某远损失33000元,赔偿王某聪家属20000元。王某聪、姚某远及其法定代理人均表示对被告人孟某臣予以谅解。

2008年11月10日,济源市人民法院对杨某斌等人涉嫌故意伤害罪做出一审判决:

被告人杨某斌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被告人苏某鹏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被告人尹某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 2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 20000元。被告人孟某臣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

杨某斌等4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河南省济源中级人民法院。

2009年1月19日,济源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被告人孟某臣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其余三人维持原审判决。

疑 问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

转眼14年过去,当年的热血少年因为自己的冲动行为付出沉重代价,各自刑满释放,如今均已人到中年。

但是有一个疑问始终在人们心头萦绕:“另案处理”的卢明、张某磊等人为什么没有受到法律制裁,一直未被追究刑事责任?是监察机关遗忘了,还是法院遗忘了?

据反映,如今卢明身在济源某政府部门,成了一名公职人员。

卢新奇也已经“到站退休”。2015年3月30日下午,河南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决定免去卢新奇的河南省济源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职务。

相关法律专家指出:政法系统“六大顽瘴痼疾”是指,违反干预司法“三个规定”;违规经商办企业和配偶、子女及其配偶违规从事经营活动;违规参股借贷;违规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有案不立、压案不查、有罪不究;法官检察官离任后违规从事律师职业,充当司法掮客。

据媒体报道,2020年7月8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会议强调,要在全国政法系统开展一次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铸魂扬威式的主题教育,努力打造一支党和人民信得过、靠得住、能放心的政法铁军。

教育整顿的号召发出后,全国政法机关闻令而动。

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强调,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不断纯洁公安队伍。最高检检察长张军表示:“检察机关不能等不能拖,要先行一步,自觉主动、一如既往抓实抓好检察队伍建设。”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指出,要坚持动真碰硬、猛药去疴,确保教育整顿取得扎扎实实的成效。

人们看到了希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4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