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八旬老党员笔耕数十载为建党百年献礼

subtitle
天中晚报 2021-04-11 10:43

天中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贺建

几十万字的文学作品、48年的党龄……这组与众不同的数字,是驿城区八旬老党员对文学创作与党的事业执着追求的见证。他笔耕数十载,先后创作出几十万字的文学作品,以文学为媒,书写着新时代的赞歌,同时,作为一名老党员,他退而不休,发挥余热,用文学作品为建党100周年送上一份精心的“生日礼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军官到老师 先后创作出几十万字的文学作品

“我一生未曾给儿孙留下任何家产,但我对文学的追求和情怀,或许能留给他们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驿城区81岁老人杨冠群说道。自上世纪七十年代结缘文学,数十载的春秋里,他笔耕不辍,先后创作出几十万字的文学作品,成了学校师生眼里的文学大咖。

杨冠群19岁入伍,第二年被任命为班长。复员后成为了一名政治老师。同时他也是一名文学创作者,扎根基层写作50余载,创作了许多当地师生喜闻乐见的作品。他在班级管理中悟出“没有爱就没有教育”的道理,以为人民服务为核心,以集体主义为原则,以“五爱”为主要内容,带领学生参观抗日民族英雄杨靖宇将军展览馆,参观革命圣地竹沟展览馆,举行爱国主义演讲比赛,召开看《大决战》、《周恩来》、《丰碑》等电影座谈会,开展学雷锋树新风活动,促使学生身心健康的发展和德智体美劳诸方面素质的提高。他认为爱学生是教师的天职,它是一种理解、一种尊重、一种关心,既关心培养优秀学生又关爱鞭策后进学生,用爱心、关心、诚心、热心、耐心、操心去换取家长、社会和国家的放心。他被评为学校优秀教师、优秀共产党员、市先进工作者。

在教学工作中,他能认真把握政治课每一课的重点、难点、易混点,精心组织课堂教学。他生动活泼,深入浅出,务求使学生弄通弄懂应掌握的知识点。他关心爱护青年教师,为全市的青年教师上过观摩课,并把毕业班课本上有关知识点归纳整理发给大家。他执着热爱自己的事业,带病工作,任劳任怨。有次刚拔了牙还在出血,但却照常上课,有时支气管扩张复发吐血,医生让住院治疗,但他利用中午休息打吊针,下午不误上课,即使父亲病危,爱人因心脏病住院等情况下,也从没误过学生一节课。

在当老师期间,只要一有时间,他便扎进书堆里,与名著、诗词为伴。“别看我80岁了,我眼不花,耳不聋,读书写字都不影响。现在我又喜欢上了画油画,你看这些都是我画的。” 杨冠群说道。由于对文学的痴迷与爱好,工作之余索性一头扎进文学的世界里,成为了学校里响当当的“笔杆子”。

而杨冠群真正接触到文学则是在1973年。那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杨冠群心中曾经搁浅的文学梦终于再度被唤醒,从此之后,便将创作的视角对准了党和人民,写出了不少老百姓喜欢的红色作品。“笔尖划过纸张发出的沙沙声让人感到无比安心。” 杨冠群说道。正因如此,一篇篇文学作品、一首首诗歌在他的笔下渐渐成形。《献给母亲的爱》《党旗颂》《为了一个梦》《喜迎建党100周年》等优秀作品应运而生。

“我是一个农民,生长在农村。农村那一排排土灰的房子,那群善良的村民,我都无法忘记。”对于杨冠群来说,家乡情怀,是一种心灵的归宿。他也把自己的创作视角延伸到基层中去,创作出接地气、反映农村面貌的作品。如今,已到耄耋之年的他并没有放下手中的笔,仍然坚持每天看书和创作。他的书柜塞满了书籍、报刊、文献,“学习他人的优秀作品和写作手法,对我的写作水平提升有很大帮助,而且经常动脑还能预防老年痴呆。虽然年龄大了,但老去的是容貌、是岁月,我的初心依旧,情怀依旧。我希望还能为社会多做点贡献,努力多发挥一点余热,我就很满足了。” 杨冠群说道。

创作文学作品献礼建党百年

在杨冠群的眼中,党是一份特殊情感的存在。48年党龄,已是耋耄之年的他,一直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对党的庄严承诺,发挥余热、不忘初心,用积极的力量回馈党的恩情。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老百姓安稳生活的今天,我是共产党员,就应该无私奉献,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是杨冠群常挂嘴边的一句话。

“不同的时代,给每一位党员留下了独特的印记,一代又一代共产党员,依靠坚不可摧的信仰,用生命抒写对党忠诚,用初心诠释党员责任,让党的事业薪火相传。” 杨冠群说道,“我特别喜欢党员这个称呼,觉得他不仅仅是一种身份,对我而言更是一种荣誉。”每每提起当年的入党故事,老党员杨冠群总能娓娓道来。刚入伍时,他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加入到党这个大家庭中去。“之前一直都想着加入党,但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能加入,后来有机会加入共产党,我就毫不犹豫地入党了。” 杨冠群说道。

在杨冠群看来,入党是一件很神圣的事。为了入党,他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经过多次的反复修改后,最终交到学校的党支部。“那是一种很神圣的感觉,入党就要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为党的事业做出贡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做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这就是我入党的初心。” 杨冠群说,“我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母给地主种地,妹妹被饿死。如果没有共产党,我哪能过上现在这舒心的日子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