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同市卫健委回应“医生自曝收回扣50多万”:已介入调查

subtitle
新京报 2021-04-11 08:47

新京报快讯 据大同市卫健委官微消息,针对“山西三甲医院医生自曝收回扣50多万”一事,大同市卫健委高度重视,依据相关行业管理规定,以“零容忍”的态度对待医疗回扣问题。已于4月10日当天派驻工作组介入调查,对违反管理规定的行为,一经查实,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大同市卫健委官微

此前报道

三甲医院医生自曝收回扣50多万,纪委介入 院方:这人有点偏激

近日,一男子自称某三甲医院医生

曝光自己10多年收回扣50多万视频一出

立刻冲上热搜第一


视频中,男子身穿医生白大褂,自称是山西省大同市最大的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从进入医生行业以来,已经十多年了。在此期间,他参与收受医疗回扣,涉及金额大概有50多万。



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决定痛改前非,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彻查。并表示,如果以后还有机会做一名医生,“希望能够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行医,远离回扣,拒绝红包。”


从该男子社交平台主页看到,他曾多次发视频自曝收回扣。


10日上午,涉事医院的宣传部林部长回应:“这件事已经折腾了好几年了,也知道这件事,但具体情况并不清楚,这个人有点偏激,而且纪委和相关人员已经介入。因为这件事,地方的公安还曾拘留过他。”

对于涉事医生是否还在正常上班,林部长称,自己不和临床部门接触,所以并不知情。

延伸阅读

骨科医生"身兼数职":既是"保护伞"又是黑老大

我们知道,所有黑恶势力背后,几乎都有“保护伞”撑腰。要想让黑恶势力彻底断根,必须把他们的“大腿”“靠山”都挖出来。

纪检监察机关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紧盯黑恶案件“涉腐涉伞”问题、群众身边涉黑涉恶腐败,深挖彻查。


而你知道么,打掉一个“保护伞”会有多难、多危险?背后有多少惊心动魄的故事?今天,我们就来讲讲打“伞”那些事儿。

一、14个人,500天,打掉18个“保护伞”

原以为他只是一名骨科医生,却没想到还是卖淫场所的“保护伞”;原以为他只是“保护伞”,又发现他同时是涉黑团伙的黑老大,身后还有一批“保护伞”……

湖北省宜昌市猇亭区纪委监委打“保护伞”留置第一案,充满了各种“刺激”与“反转”。


专案组与公安机关共同审讯黄某

黄鹤大学时就入了党,当过学生会主席,毕业后分配到宜昌某医院骨科成为一名医生,同事和领导对他评价都不错。但这只是他水面上的身份。水面下,他是一名“猎手”,围猎了很多公安干警,借他们的势力为某卖淫场所充当“保护伞”。

而纪委监委手中最初的线索,只有黄鹤和组织卖淫主犯楚天的一条转账记录。

2017年,社会人员楚天因组织卖淫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他服刑两年后,和黄鹤的一条转账记录才转交到纪委监委手中。

楚天口风很紧,什么都不肯说。猇亭区纪委监委专案组协调湖北省监狱管理机关,将楚天异地服刑,隔断了他与外界的联系。专案组灵活运用各种审查调查措施,锁定违纪违法证据,在提审楚天10余次后,楚天的心理防线终于被突破,把背后的“保护伞”黄鹤交代出来。

黄鹤被留置当天,专案组却发现黄鹤手机里来了一条奇怪的短信。

短信是一个姓王的人发来的,大概意思是请黄鹤延缓收费,字里行间带着哀求。

办案人员当时就判断,黄鹤可能在收取保护费。

难道,黄鹤不但是“伞”,而且还是“黑”?专案组找来王某谈话,这才知道,黄鹤长期向王某的歌舞厅收取保护费,金额多达40万元。

专案组于是联合公安机关伞黑并查,发现黄鹤是一个23人涉黑团伙的老大,背后还有多名公安干警“保护伞”。

就这样,从一条转账记录和一条短信,专案组挖出了“保护伞”和涉黑涉恶腐败问题18人,其中警“伞”6人,留置4人,移送司法机关4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8人。查出成员达23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最终主犯黄鹤被判21年。

而拿下这场大案的猇亭区纪委监委,只有14个人。


猇亭区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与专案组成员分析案件

纪委书记挂帅,14个人集中力量,加班熬夜,大干500天。光是初核就用了8个月。最后拿出扎实证据,让犯罪分子不得不低头认罪。

二、“巅峰对决”,与最狡猾的对手交锋

“打伞破网”刀锋所指,可都不是普通犯罪分子,而是凶恶残暴的黑恶势力,还有很多具备反侦查经验的“警伞”。

这种案子办起来的复杂程度,远超一般的违纪违法案件。

2019年,广西打响了当地查办厅官“警伞”第一枪。

李庄浩,广西玉林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一名从警近40年的老警察,长期分管公安刑侦、经侦工作,查办过多起大案要案,捣毁过中越跨境地下钱庄,曾指挥玉林警方在13个月内连破三起当时广西历史上最大的制贩新型毒品案件,缴获毒品氯胺酮总重达2.8吨。


但这位警界明星,随着职务升迁,迷失了初心,纵情声色犬马,被黑老大拉下水,成了“保护伞”。

李庄浩懂得如何规避法律,具有很强的对抗意识和反侦查意识。收钱不留痕,不存住所、不放银行、不留字据,以投资借款的方式转移藏匿在亲戚朋友处。

在审查调查阶段,他嘴上表示积极配合,却绵里藏针,向审查调查人员、安全员、看护武警、驻点医生四方套取碎片化信息,印证组织掌握的情况。

李庄浩还利用丰富的办案经验,在交代供述问题时故意设置陷阱,意图干扰审查调查,在自书材料和讯问笔录上做文章,编造虚假事实、删减关键信息,在犯罪构成要件上造瑕疵,在证据链条闭合中绕弯子,在交代赃款去向时留后手,企图混淆视听,影响审查调查进度。


面对这样的“狠角色”,办案人员怎么拆招?

李庄浩在关键问题上不开口?就从与他关系密切的黑恶势力头目黎健坤入手。当办案人员把黎健坤赠予的翡翠玉雕照片出示给李庄浩时,他再也无法回避,和盘托出自己多次收受黎健坤钱物的事实。

李庄浩的赃款找不到?办案人员动态掌握赃款去向,及时传递主动退缴政策,规劝涉案人员积极配合组织追缴李庄浩违纪违法所得。赃款顺利追缴回来,也就打破了李庄浩的侥幸心理。


李庄浩消极抵抗?办案人员对他以诚相待,建立信任。关注他的身体健康情况,中秋节给他送月饼,根据气温变化给他增添衣物,让他感受到组织的温暖。这位老警察后来说,心灵得到了一次彻底的净化和洗礼,对自己的错误感到无比羞愧和自责。

三、被跟踪、被威胁,打“伞”真的很危险

“我们接触过大量黑社会人员,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充满了仇视。”

宜昌市猇亭区纪委监委干部徐圣勇回忆起查办黄鹤案的日子,精神压力真的很大。

办案点房间不够,徐圣勇和同事出去租宾馆,总感觉有人监视他们,有可疑人员在宾馆里晃来晃去。大家都很警觉,绝不独自一人出门。

但退缩是不可能的,“这一辈子也不可能退缩。”

“和犯罪分子交锋过程中,你要是被他们的威胁吓到了,这个案子就办不成了。”徐圣勇说,“党给了我这个岗位,有了这个责任,我就不能退缩。后来我经常接到老百姓的反馈,说现在社会治安好多了,大家都更有安全感。”

“如果你问我会不会害怕,我坦诚地说,我害怕,因为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也有家庭,我的生命也只有一次。”李庄浩案的主办人,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干部黄海飞坦诚地说。


有一次,黄海飞和同事深入玉林当地暗中提审涉案公安人员,在居住的宾馆被可疑人物暗中跟踪,还发现宾馆房间的物品有被人翻动的痕迹。

这些都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他们高度警惕,严格遵守出行要求,确保案件保密和自身安全。“我们想到更多的是,如何把这个案件办成让党和人民满意的,经受得住历史考验的铁案。”

四、打伞破网,治病救人才是目的

“如果你配合调查,组织肯定会挽救你。”

对走进谈话室的每一个人,安毅总会这么说。

今年54岁的安毅,转隶前是检察院反渎局局长,现在是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办过大量疑难案件,和很多违纪违法的干部过过招。

在这位“扫黑斗士”眼里,不是所有人都罪大恶极,而要根据主观恶性、违纪违法程度区分对待,能帮助挽救的,决不放弃。

有几个谈话对象,给安毅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个是民警陈某。陈某是部队转业干部,做过军官带过兵。安毅就以“老大哥”的身份,带陈某回顾往昔光荣岁月,唤起这位军人的荣誉感。很快,陈某就认错悔过,积极配合。

一个是辅警何某。大学本科毕业后当了辅警,心地比较单纯。他没有积极主动和犯罪分子交往,而是碍于人情,跟着同事一起和黑社会吃吃喝喝。安毅就结合他的成长经历,给他厘清对错是非,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还有一个是辅警叶某。这人就比较“社会”,心存侥幸,称与犯罪团伙无来往,回答问题避重就轻。安毅和专案组成员改变谈话策略,打心理战、分析利害、拿出证据,用3次近24小时的谈话,让叶某如实交代。

严管厚爱、治病救人,是打“伞”者们始终不变的一个初心。

打“伞”者们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现在我们看到的每一起查结的案件,背后都淌着很多人的汗水。多么艰苦卓绝的斗争,才能换得我们的幸福安宁。

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向他们致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4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