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潮州人,紧急提醒!这种“饮料”再现市场,接连夺命

subtitle
潮州玩家 2021-04-11 08:16

提高警惕

新型毒品来了

迷惑性极高

但看上去只是一瓶“饮料”

2021年3月,“咔哇水”再现市场。它的包装鲜艳诱人,号称“不含酒精”,却能使人产生类似喝醉的感觉,深受年轻人欢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年仅30岁

因服用“咔哇水”导致严重心衰

经专业医院全力抢救无效后死亡

而在“咔哇水”圈里

类似的死亡案例并非孤例

有人为此“饮品”日均花费在500元左右

也有人年花费超过20万

相比于前几年的“咔哇水”

最新型的“咔哇水”危害变得更大

“会死人的,不敢玩了”

刚过而立之年的李清源坐在广州仁泰医院(广州市白云自愿戒毒中心)注射室里接受静脉注射,滴入体内的除了注射用氯化钠,还有配比好的保护心脏、肝脏、肾脏以及一定剂量安神、镇静的药物。



大约3年前,当地有青年开始疯狂痴迷于一种或淡黄色或透明无色的“咔哇水”。

“混着开水、饮料喝的有,直接喝原液的也有。喝了之后,有种欲仙欲死的快感,非常好睡觉。”

但随着饮用次数的增多,这东西就开始如同跗骨之疽般让人欲罢不能。更为关键的是,这一成瘾性极大的魔鬼饮料,还有着极其严重的心、肝、肾毒性,饮用者的心肌酶、肌酐等相关指标,甚至可以超标10倍以上。

就在李清源接受采访前一天,一同前来广州戒断的一名女同伴就没抢救过来,死于极度心衰。




“之前几年来我们医院戒‘咔哇水’的陆续也有,戒断反应都不算特别严重。但今年这一批,特别凶险,20来人中,一人死亡,一人上了大抢救。让这批年轻人成瘾,致幻甚至死亡的东西,肯定发生了变化。”医院副院长、精神心理专家张治华表示。



同个县涌来20多位自愿“戒毒”者

从3月初以来,20多名来自云浮罗定,症状雷同的年轻人,先后自愿来到广州仁泰医院(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戒毒。此前,他们至少服用一种当地“绝命毒师”配制的所谓“咔哇水”一年以上,年均花费20万元以上。

李清源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家庭经济条件尚可的他,一直不敢停用日益昂贵的“咔哇水”。此前,他有接触过氯胺酮类毒品“K仔”,两相比较,他对“咔哇水”的形容就是甩都甩不开的恶魔。

“‘K仔’那东西,吃了会比较兴奋,肯定也伤身体,但至少能够戒断,脱离酒吧等环境,就不会去想了。但咔哇水不一样,根本就停不下来。它的口感并不好,涩涩的,不混在水或饮料里很难下咽。可喝了后人很轻松,非常容易入睡。”

在李清源的描述中,如果服食者一旦停用咔哇水,人就几近癫狂、亢奋异常。染上这东西以来,他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因为两三个小时药效一过,就得起来再喝上50毫升。

在这20多名自愿戒毒者的共同朋友中,还有一个更为悲剧性、更具警醒意义的故事。一个同样年轻的咔哇水服食者,因为戒断的过程中出现了严重的入睡困难,于是一颗、两颗、三颗、四颗,擅自加大安眠药物的药量,最后加到了近20颗……

结局,是个悲剧。这对这群年轻人的触动极大。

圈子里先是来了几个到广州治疗,发现安全、有效,很快就涌进了20多人。即便是住进了广州专业的医院,其中一名女性成瘾者,也因急性心衰没能抢救过来。另一人同样经历了大抢救,命虽救下,但出现了严重的脑损伤。

服食后伤肝、伤肾、伤心

自行戒断或危及生命

对于咔哇水成瘾者的戒断治疗,在广州仁泰医院这家以戒毒、成瘾性治疗为主的医院并不是第一次。但这一批次的患者所表现出来的严重性,让收治医生、病区主任、分管院长、专家都异常惊讶。



大约2017年前后,在广州周边城市佛山南海出现过一批咔哇水成瘾者,随后几年陆续也成功为数十名进行了戒断。而且一般十来天的药物治疗加对症处置就能搞定,不会危及生命。

但这一批次的患者,情况严重得多,心肌酶指标普遍超标10倍以上,这本就是致命的信号。再加上肌酐等肝肾功能指标也严重超标,对成瘾者的生命构成了极大的危害。

“而且药物的半衰期更短,2个小时左右,这意味着成瘾者喝药的频率必须更加密集。”张治华表示,和上一波次老版咔哇水成瘾的戒毒者比起来,这批患者的戒断反应有雷同之处,但更为危重。

而初见这批咔哇水成瘾者时,首诊医生谭红海印象最为直观:患者普遍的谵妄(一种严重精神症状,表现为幻觉、幻视、幻听等)、抽搐、手抖、癫痫发作症状,好几个人在出现戒断反应时甚至直接失去意识、昏迷过去。

“根据患者自述,结合临床,我们发现他们服食的咔哇水,一瓶数十毫升仅能维持4~6个小时的稳定期。不继续喝,马上出现各类症状,表情麻木的如同僵尸,疯疯癫癫,或者亢奋得无法入睡。”“这种新型毒品的死亡率最高时段,也就是集中在停止服食药物的7天左右。”



出现戒断反应的患者,一般会出现严重的幻视、幻觉、幻听,必须通过束缚带强制束缚在病床上。

3月中旬,整个医疗团队出动,都没有救下的那例女性病例,正是这样的情况。


“姑娘反复喝咔哇水3年多了,以前能自行戒断,以为这次也能在家自行戒断。结果,第四天送来的时候,已经处于多脏器衰竭状态。全院组织大抢救,持续了数个小时,还是没能挽救年轻的生命。”医院物质成瘾科住院部主任李华林说。

新型咔哇水毒性更强、危害更大

在医生手中,有几瓶年轻人交上来的咔哇水原液。眼药水瓶大小的瓶子里,原液或通体透明或色泽淡黄。原液有一定的腐蚀性,滴少许在手上,能感觉到明显的刺痛。而将其滴在皮质沙发上,则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烧灼样痕迹。

在将原液样本通过邮寄、转送的方式送到上海、广州最为专业的毒物成分检测机构。2天后,结果转送到了李华林手中:新型咔哇水的主要核心成分是GBL—γ-羟基丁酸内酯。一种效果远超GHB的化合药物。

李华林表示,通俗点翻译,这类化合物比早期咔哇水致幻、致命的毒力更强,而且其药物半衰期(直接关系药效和毒品的使用频率)更短。

它是明确的有害物品,明确吞食有害。如不慎与眼睛接触后,须立即用大量清水冲洗并征求医生意见。检索同时发现,“该物品属低毒类物质,对中枢神经有麻醉作用,大鼠经口LD50 =1800mg/kg,对皮肤有刺激作用,其烟雾对眼睛、黏膜和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


张治华说,“我们也找到了一种有针对性的药物和治疗方式,能够帮助成瘾者较为平稳度过戒断反应最为激烈、高危、致命的那段至暗时刻。在近期新收治的戒瘾患者中使用新的方案,效果很好。”



如何防范“咔哇水”?

毒品伪装防不胜防,我们除了教育孩子远离毒品外,更需要自己多了解这些新型毒品,教会孩子提高警惕,学会自我保护,不给毒品可乘之机。

尽量少去KTV、酒吧、夜总会等娱乐场所。

不接受娱乐场所里陌生人给的香烟、饮料、零食,打开的饮料一旦离开了视线,不要再食用。

慎重交友,警惕被有心人利用而误食染毒。

不通过非正规途径购买和服用各种“特效药”。

来源 | 南方都市报、深圳公安、深圳卫健委、深广电第一现场

编辑 | 庄衍生、朱丹

校对 | 曹柏英

DISCLAIME

免责声明

1、整理、转载此文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号的观点和立场。

2、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为尊重知识产权,本号尽量标注每篇文章、每张图片的来源;若有来源标注错误、侵权或不愿意被转载,请作者持权属证明在30日内与本号后台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内容整理编辑:潮州玩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