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国津门旧案:老汉见一女乞可怜,将其领回家中,结果惹了大麻烦

subtitle
谁能易给我 2021-04-10 20:09

民国有奇闻,津门有奇案,欲知其中事,需听大狮言。今日所说案件发生于民国十六年,说起来也真让人觉得可恶,若非死者自己贪淫好色,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只说老龙头火车站(今东站,始建于光绪十二年)附近有个老头叫吴洪秀,时年五十七岁,早年丧妻,跟两个儿子分家后,很少往来。这倒不是儿子不愿意照顾他,而是这位吴老汉在行为方面有些不端,两个儿媳对他很有成见,惹得两个儿子也烦他,索性也不往来,只在逢年过节时才在一起吃顿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龙头火车站附近有许多流浪汉和乞丐,其中男女老少都有,这些人虽然是乞丐,但多数人不干好事,坑蒙拐骗外带敲诈,几乎什么缺德事儿都干。吴老汉平日总去老龙头火车站一带捡煤渣(天津人称为捡煤核),经常见到一个岁数不大的女孩子跟着一群男乞丐一起讨钱,并跟这些乞丐嬉笑逗玩。他仔细看过,这个女孩子长得不难看,跟乞丐在一起的,肯定也是乞丐,没见过谁家大小姐会跟脏兮兮的要饭花子在一块玩。

这一年农历七月二十二日晚上十点左右,吴老头睡不着觉,出来溜达,恰好见那个小女孩在一棵电线杆下面坐着。他过去搭话,问:“你叫嘛名字,多大了,老家哪儿的,为嘛整天在这块儿要饭,为嘛不回家呢?”

小女孩告诉他,自己是博兴人,名叫李翠香,今年十三岁,头年跟父母和姐弟出门要饭,她原本跟父母住在北郊一带,后来跟父母闹了别扭,于是独自到了老龙头火车站,偏巧在这里遇到几个老乡,就跟他们住在一起,准备讨点钱,做点小生意。今晚他们几个去喝酒了,把她自己留破窝棚,感觉无聊,于是坐这儿发呆。

吴老头不由得起了歹心,假装关切,将李翠香一只手抓起,关切地问道:“你一个女孩子深夜不归,不怕别人欺负你吗?这块儿坏人格外多。”

李翠香说:“他们才不欺负俺这些讨饭的呢!他们只欺负那些大姑娘。平日俺们给他们孝敬钱。”

吴老汉又问长问短几句,一心想占点便宜,谁料不等他开口,李翠香先说:“大爷,俺瞅你是个好人,俺不愿意回去跟他们住,到你那里住一宿成不?”

吴老汉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当即答应下来,领着李翠香到了自己住的破屋中,给李翠香一个破蚊帐,一张破草席,让她打地铺。当夜吴老汉想发坏,但有些害怕,于是忍住没动。早上李翠香谢了他后,转身走了。吴老汉觉得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很是不痛快。谁料到了晚上,李翠香竟自己来了,她还要借宿。

这回吴老汉不能不吃这只到嘴的鸭子了,就这么着,俩人有了事儿。李翠香也不反抗,反很是情愿。此后一个月,李翠香几乎整天过来,两人亚如一对老夫少妻。同年九月二日晚,李翠香跟吴老汉要十块钱,说是用来做买卖。吴老汉不答应,只答应给她一块。李翠香为此大吵大闹,非要吴老汉给她十块钱不可。

吴老汉执拗不过,怕她吵得太凶引来邻居,到时候自己这张老脸没法见人,于是只好给她十块。结果三天后,李翠香又要十块。各位,在那个年月,十块钱可不是小数目,按照当时的价码,脚夫苦力累死累活干一天才赚五角钱,其中一角还要孝敬副爷(民国对军警的称呼),说白了到手才不过三四角钱。对于吴老汉这个岁数的人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收入,十块钱对他来说可是一笔大钱。

他已经拿出十块,再拿可就要了棺材本了,说什么也不给,任由李翠香闹腾。李翠香闹腾一阵子后,见吴老汉不肯往外拿,气呼呼走了。吴老汉以为她不再回来,谁料当晚十二点左右,李翠香领着那些乞丐砸开门进了屋。哭喊“就是他欺负我”,接着那些乞丐对吴老汉拳打脚踢。直到邻居喊来巡街的副爷,方才作罢。

可怜吴老汉被打的遍体鳞伤,送到医院没多久就一命呜呼。乞丐打死人命,因此闹出官司,吴老汉两个儿子听闻父亲丑行,也懒得去法庭打官司,最终法院判其中两个乞丐入狱,其余人等不予追究。

而李翠香则借此成了名人,她在记者面前哭诉自己不幸遭遇,民国时期的小报记者尤为喜欢添油加醋写报道,致使许多人信以为真,那些同情心泛滥的阔太太们又是给钱又是给金,还有人愿意收她为义女。李翠香趁机大赚一笔,半月后踪影不见,是被人害死,还是逃到外地,我自是不知的。

本文原记载于民国旧刑事案卷档中,要比我写的复杂许多,前后足有三万多字,其中包括李翠香等人的供词以及案发细节等等,实在没有必要照搬,大致将案情来龙去脉写写也就是了。

好了,陋文一篇,就此打住,关注“大狮”,听“大狮”每日讲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