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亲生儿子被抱走,女人寻子20年成流浪女,岂料亿万富翁捡回家了

subtitle
情感拾忆者 2021-04-09 19:54

在某座城市,不知何时来了个蓬头垢面的疯婆子,没人知道她的来历,没人知道她姓啥名谁,也没人知道她为什么疯了。只知道她每日游走在大街小巷,做着让人匪夷所思的事,脱人衣服,并且还是脱男人的衣服。她看上谁就会上前去脱那人衣服。众人看到都骂她不要脸,称她疯子、傻子或者有人干脆叫她疯婆子。

虽然是个疯婆子,蓬头垢面,可仍能看出这女人长得很漂亮,一张标志的瓜子脸,所以在脱男人衣服时,男人有些惊慌失措,却也不好发脾气,只得看看她要做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疯婆子脱了人衣服,看向男人背后,好像在找什么。当看完后,立在原地发会呆,后满脸失望转身离去,口中喃喃自语道:不是,不是,你不是……。

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成疯子,要么是被逼疯的,要么是受不了刺激。其实这疯婆子本也是个胸怀青春梦想的青春女孩,只是后来的遭遇活生生把一个好人给逼疯了。

在三十年前,一所知名大学里,有个女孩叫夏玉婷,高挑的身材,一张标志的瓜子脸,配上水灵灵的眼睛,成为当时学校里最受男生欢迎的女孩。夏雨婷出身于普通家庭,心地善良,性格安静。能考上大学,完全凭自己的努力。

当时学校里追求她的男生可以说门庭若市,然而夏雨婷当时并没这方面想法,只想好好学习,将来好改善家人的生活。所以很多男生被委婉拒绝了,而有一个男生叫杨沫,这人很聪明,看出夏雨婷想法。这杨沫也没刻意去追求她,而是经常到她班上陪着她读书、学习,夏雨婷开始有些反感,可是慢慢的两人接触时间长了,便先做了朋友。后来两人吃饭、散步都在一起,几乎形影不离。

大学毕业后,杨沫才提出两人交往,而那时夏雨婷也认可了杨沫。两人在城里找了同一份工作,吃住一起。杨沫去过夏雨沫家中,但是夏雨沫从未去过杨沫家,也没听杨沫主动提起家人情况,直说跟伯父伯母一样,是普通工人。而善良的夏雨婷也信了。

两人在一起交往了一年,有一天吃饭,夏雨婷对杨沫说怀孕了。杨沫当时听了非常的高兴,问道几个月了。夏雨婷红着脸说道“三个月了。

你不是一直埋怨我不带你见我父母嘛,等明天我领你去我家。你先做好心理准备,我爹娘有些严厉,不过人还是不错的。杨沫说道。

等到夏雨婷看到杨沫的家,才明白为何他一直不带她到他家,夏雨婷站在一栋大的有些离谱的别墅面前,里面有花园、游泳池,甚至还有个小型花园。里面出入的人穿着非富即贵。这时夏雨婷心里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爹、娘,我把儿媳妇给你们带回来了。杨沫领着夏雨婷来到别墅一装潢奢华的客厅中。

小沫,我不是跟你讲过…。一位中年美妇转过头看着面前有些噤若寒蝉的夏雨婷。

玉婷她怀了我的孩子,难道这你们也不同吗?杨沫说道。

她怀孕了?杨沫父母低头考虑了会,后杨沫母亲说道:这样吧,你这儿媳我承认了。

这件事暂时定下了,但是时间过去三四个月,杨沫父母根本不提结婚之事,而夏雨婷跟杨沫提起,杨沫也只应付了事,说道:咱俩这不在一起吗,结不结婚一个样,再说爹娘给了咱房子,咱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过了几个月,夏雨婷生下一男孩,取名杨谦。在夏雨婷孩子出生后,杨沫父母本想抱回家的,可被杨沫拒绝了,现在孩子还太小,离不开玉婷。

自从有了这孩子,夏雨婷对跟杨沫的将来有了一丝期待。看着胖乎乎的儿子,夏雨婷满脸的宠爱,在孩子背后有一块星形胎记,很是好看。后来杨沫在自家开的一家分公司工作,几乎很少回家,每月给夏雨婷打一万元,反复叮咛一定要把孩子照顾好。

夏雨婷打从有了这孩子,就爱不释手,天天逗她玩。而夏雨婷与杨沫这份有实无名的婚姻直到五年后才有了结果。

记得那天是个雨夜,夏雨婷正在屋子里教五岁的儿子杨谦认字,这时门外响起一敲门声,门口站着杨沫和一穿着华丽的女子,身后站着几个黑衣人。

小沫…你怎么来了?夏雨婷有些不知所措问道。

玉婷,我是来带孩子的。杨沫有些气弱说道。

孩子?这不是我们的孩子吗?你要带他去哪?夏雨婷笑问道。

实话跟你说吧,我爹娘早给我安排好婚事了,但她不能生育。当时你正好怀孕了。这是二十万元,你收下,权当给你的损失。杨沫说道。

…小沫…你,这不是真的是吧,你在跟我开玩笑对吧!一定是这样的。夏雨婷笑着说道。

玉婷,这是真的…。杨沫安静的说道。

…为…什么是我?夏雨婷身子颤抖着问道。

因为你…。啪~。杨沫还没说完,夏雨婷上去给了他一巴掌,后哭着喊道:带上你的钱滚,我们母子就算饿死也不缺你这点钱。

对不起,玉婷,把孩子带走。杨沫转身走出房门。

你一普通人家的女子,也想野鸡变凤凰,不照照自己什么模样。这时杨沫带来的那女子说道。这时几位彪形大汉闯入房中,抱起夏雨婷儿子朝外走去。这女子叫王欣,就是杨沫父母为他找的那个不能生育的媳妇,但是她家里有权有势,跟杨家有很多生意上的往来。

娘,娘,这些人是谁,他们要带我去哪,我要跟着娘~。杨谦在那大汉怀中乱蹬着。

谦儿~,把儿子还给我,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只剩谦儿,难道你就这么残忍吗!任凭夏雨婷如何喊叫,可是杨沫让人带着孩子坐上车扬长而去。

谦儿,谦儿,把谦儿还给我。夏雨婷跟在车后面,然而车越开越快,夏雨婷与车之间距离越来越大。在路过一拐弯处,一辆三轮车撞向了夏雨婷,夏雨婷倒地昏过去。

醒来时,夏雨婷躺在医院里病床上,她父母和弟弟陪在床边。看到女儿醒来,夏雨婷母亲走过去就是一顿臭骂:你这不要脸的贱货,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未婚先育,以后别说我是你女儿。

你做的这叫什么事,让我们以后在亲朋好友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夏玉婷父亲说道。旁边的弟弟一言没发。

夏雨婷摸着有些昏昏的头部,口里喊道:谦儿,谦儿……。

对了,你家里放的那二十万我给你弟弟拿走了,你弟弟想买车正愁没钱呢!夏雨婷母亲说道。

还有你住的那楼房让你弟弟住吧,这下买房子的钱也省了。夏玉婷父亲说道。

谦儿,谦儿,别怕,娘这就去找你……。夏雨婷仿佛没听到两人的话一般,从病床上下来失魂落魄走出去,连鞋子也没穿。

看着走出去的夏雨婷,一家三口并未跟出去,夏玉婷母亲说道:最好出门让车撞死,这样还能得一笔赔偿费。

夏雨婷出了医院,就这样在大街上失魂落魄的走着,看到五六岁大的孩子,跑过去,喊道:谦儿,我的谦儿,可是看到孩子后背又失望的走了,路上行人就这样看着跟疯子一样的夏雨婷,有的嘲笑、有的可怜……。

有好心人看到她,施舍给点钱,夏雨婷也不客气。夏雨婷走遍了城市的每个角落,可一直未寻找到自己的儿子,她从这个城市流浪到其他城市,可二十几年过去了,这位可怜的疯女人依旧没找到自己的儿子。期间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无人得知,只有夏雨婷自己知道。

却说这天是一下雨天,路人行色匆匆正着急回家,大马路上车辆匆匆而过。这时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驶过来,后座车窗摇下来,而疯婆子无意识转头看过去,当看到车窗上那人时,口里喃喃自语道:谦儿,谦儿,后朝马路上走过去,正好那辆车路过。疯婆子手朝车窗上人伸过去,后双眼一翻,倒在雨水中,雨水打在疯婆子脸上,露出一张白皙惊美的脸蛋。

停车~。车上那人看到倒地的疯婆子说道。那车停下来,司机下来为那人打开伞,说道:公子,一个要钱的疯婆子而已,别管了。

我的事用你管!过去。那人责骂道司机。那司机是那人母亲的侄子,是个小心眼的人,那人对他想来很厌恶。那人走到疯婆子身边,当看到那张脸,虽然已经有些苍老,可是却有一种血浓于水说不出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这女人跟他一定有很大关系,他蹲下身抱起那疯婆子放进了车里。那人说道:先不回父亲那里,到我住宅去。

可是今天是我小姑生日,不去没关系吗?司机心里想到,你算什么儿子,今天我姑姑生日,你竟为了个疯婆子不回去了。

我说回我住宅~。那人冷冷说道,司机无奈,因为这人才是杨家几十亿家产的继承人。

你把车上礼物带过去,跟我爸说,我今天有事,不过去了。别的话别多说。那人对司机说道。

回到房里,走出一少妇还有两个孩子,那少妇看到沙发上躺着的女人问道:小谦,这女人是谁,怎么把她带回家了?

你去厨房熬点姜汤,她跟我应该关系很大。等醒了问问她就知道了。那人说道。

咳咳~,过了两个时辰,那疯婆子醒了过来,睁开眼发现是一陌生的环境,惊吓起来。

你别怕,我没有恶意,我只想问问你是谁,我看到你怎么有一股亲切感。那人问道。

谦儿,谦儿~。疯婆子望着那人露出笑容。随后扑向那人,将他上衣脱去,看向他后背,在后背有一道清晰的星形胎记,疯婆子伸出手轻轻触摸到胎记,哽咽道:你是…你是…我的谦儿,我找…。那疯婆子说了这么一句又晕了过去。

这时候那人也有些发呆,后拿起疯婆子右手臂,抬起来看向她胳肢窝,在那有两个黑痣。那人看向疯婆子脸说道:我怎么说第一眼看你就有种血浓于水的熟悉感,娘,你让谦儿找的好苦。那人一把抱住昏倒的疯婆子。

过了会,疯婆子挣扎着醒来,口里喊道:谦儿,谦儿别再离开娘了。那人紧紧攥住疯婆子手,含泪说道:娘,这辈子我们再也不分开了,谁也别想分开我们~。疯婆子醒来看到眼前找了二十多年的儿子,泪水一下流了出来,紧紧抱住他:谦儿,谦儿,我的谦儿…。夏雨婷和杨谦这对母子分隔二十年终于重逢了。

小谦,不是告诉你今天是你娘的生日,你怎么为了一陌生人不过去呢!这时走进三个人,杨沫和王欣,还有那个司机。

谦儿,听说你把一个疯女人带回了家,怎么回事?王欣问道。

她不是疯女人,只是被某些人逼疯了。这个女人我寻找了二十年,老天有眼,终于让我找到了。杨谦说道。

杨沫和王欣两人听出儿子说话有些不对劲。连忙到屋里看看那疯女人到底是谁。等两人看到夏雨婷,一阵吃惊。后那王欣感觉好像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朝着夏雨婷就是一巴掌,说道:你要脸不,竟然能找到这里。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快滚。

看到自己生母被打,杨谦上去给了王欣一巴掌,说道:你再动手打我娘试试!

谦儿,我才是你娘,你怎么乱说话?这是杨谦第一次对王欣发脾气,她这时候怕了,怕自己位置不保。

而杨沫出面说道:小谦,你想做什么,为了一个二十年不见的疯女人还要打你娘吗?别忘了你是我杨家的儿子。

我娘?我这辈子只有一个娘,就是她。为了他,我可以放弃一切。我不能像你这般无情。杨谦说道。

我明确告诉你,杨家没有这个女人的容身之地。杨沫说到,当听到这句话,王欣笑了起来。

小玲,娘,我们走,既然杨家没咱容身之地,咱就不在这呆了。杨谦听到这句话当即说道。随后一家五口离开了,连头也没回。气的杨沫直接把眼前的桌子给掀翻了。

杨谦当晚租了一栋房子,五人搬进去,后送母亲到医院检查。医生看了夏雨婷病情后说道:没有大碍,她以前受过很大的刺激才这样的,只要情绪稳定下来,再搭配点药,过段时间就会好的。

过了有一个多月,杨沫被爹娘骂出来,说道:不把我孙子谦儿找回来,你就别回来,谦儿是杨家唯一的继承人,没了他怎么能行。杨沫无奈,打听到儿子住处,让他一家回去。

当晚杨谦带着夏雨婷和妻儿住了回去,后来到爷爷奶奶别墅,向两位老人道了歉。当两位老人看到夏玉婷时,心里七上八下,杨谦爷爷说道:玉婷,当年我们杨家对不起你,给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也给谦儿心里留下了创伤。今天我做主,承认你是杨家的媳妇了,希望你能原谅我们当年犯下的错。

现代故事:血浓于水的母子情

这世上没有对错,我只想跟我的谦儿在一起。夏雨婷说道。

好,谦儿本来就是你儿子,你们在一起是应该的。杨谦爷爷说道。

谦儿是我儿子,怎么会……。王欣这时走出来说道。好了,你够了。这些年你照顾过谦儿吗,有什么好东西都给你那侄子了。再说谦儿从心底就没认你这母亲,别自作多情了。杨谦奶奶说道。王欣低下头没说话。

过了几年,杨谦爷爷奶奶过世,杨谦正式继承了杨家庞大产业,带着母亲和妻儿搬入了那栋别墅,让杨沫和王欣搬到了一所楼房里。王欣有心反对,可被杨沫阻止了,说道:现在谦儿当家,别弄得自己下不了台。可能这算是报应吧!

夏雨婷意识已经恢复过来了,每天陪着俩孙子玩,孙子很喜欢这位慈祥的奶奶,尤其喜欢奶奶给他们做的饭菜,两人百吃不厌。天天跟在身后打转转,而杨谦夫妇一下班,家里就有娘做好的美味饭菜,两人打从心底感受到家的温馨。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