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除了排入大海,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人民日报援引日媒报道,日本政府4月9日基本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排入大海。

之所以说“基本决定”,是因为正式决定要到4月13日的内阁会议上再进行决策。

日媒称,日本政府决定排出核污水,可能是因为福岛第一核电站储存核污水的储存罐容量即将达到上限。虽然日本福岛核事故已过去10年多,但其核污水处理问题始终未得到解决,甚至在十年间越积越多,预计最快在2022年9月,这些储水罐就会达到容量上限的137万吨。

近几年来,日本政府一直希望将污水排入大海,但因为反对声过多而未能实施。除了国际上的顾虑之外,日本渔业也反对将核污水排入大海,担心影响周边渔产。

日本全国渔业协会会长岸宏4月7日表示,“反对(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排入大海)的立场没有丝毫变化”,重申反对日本政府将核污水排放入海的设想。2015年,福岛第一核电站的运营方东京电力公司曾向日本全国渔业协会书面保证,“不轻易向海洋排放”。

但除了储水罐容量已所剩无几之外,今年2月13日晚间,日本福岛东部海域发生7.3级地震,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和3号机组安全壳内水位下降了几十厘米。虽然东京电力公司方面表示没有发现储水罐漏水问题,但无疑也让核污水问题的解决更迫在眉睫。

显然,这一已困扰了日本十年的“老大难”问题,如今已到了不得不作出最终决定的境地。

核污水“入海”计划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强烈地震并触发海啸,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灾难性核辐射泄漏,4个核反应堆不同程度受损,其中3个发生堆芯熔毁。

为了冷却受损的堆芯,核电站不得不注入大量海水。这些海水与渗入反应堆的地下水及雨水混合在一起,形成了大量的放射性核污水。

如何处理这些核污水,一直是备受关注与争议的问题。

当地时间2021年2月13日晚间,日本福岛东部海域发生7.3级地震,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和3号机组安全壳内水位均下降了几十厘米。虽然东京电力控股株式会社宣传部发言人今井贤树表示,并未发现储水罐漏水这种大问题,但原本将核废水储存在储水罐中就是权宜之计,如今这权宜之计也遇上了麻烦。
据了解,福岛第一核电站储水罐容量是137万吨,目前已处理水量123万吨。福岛核电站一年内会增加5到6万吨的核废水。这意味着,现在剩余容量仅够再使用两年。
早在去年10月,就有日媒报道称日本政府基本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处理后排入太平洋。

为了能尽量稀释处理核污水中的放射性元素,顺利实施“入海计划”,东京电力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在2015年投入使用“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设备,除了难以清除的氚,基本可将放射性物质去除到日本国家标准以下。
剩下的操作难点就在于如何去除氚。今井贤树坦言,以现阶段的技术,全世界都难以完全清除氚,只能将其浓度稀释到一定程度后向空气中或海洋中排放。
而少量氚被认为对人类健康危害较小,全球核电站都有将氚释放入海的惯例。国际原子能机构也认为,核废水处理后入海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不过在排放时需要进行独立辐射监测,向公众保证其排放将会遵循国际标准。
如果福岛第一核电站真的将处理水排进海洋,今井贤树认为,此举并不会对当地居民健康造成影响,也不会影响鱼类质量。
但该消息一出,立即遭到日本国内渔民、福岛当地民众及国际社会的抗议和谴责。当月末,日本政府表示暂不作出最终决定。
今年3月,日本首相菅义伟前往福岛县视察,也是其任上第二次访问福岛。他在记者会上表示,“核污水的储蓄罐不断增加,储存空间越来越紧张,我们不应迟迟不决地搁置下去,将在合适的时间敲定处置方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地时间2021年3月5日,菅义伟在2011年大地震和海啸遇难者纪念碑前献花鞠躬。图源:东方IC

“危害不大”?

尽管如此,质疑声仍然不绝于耳。

理论上来讲,处理后的核污水可以被太平洋大幅“稀释”,但这需要时间。美国能源与环境研究所所长Arjun Makhijani指出,处理后的核污水将在海面停留一段时间,就短期而言,对海岸线的影响可能更大。

多名联合国人权专家也出于对污染邻国海岸线的担心,敦促日本不要排放处理后的核污水入海。一旦核污水随着海岸线蔓延,就不单单是日本的国内问题,而成了国际性问题。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副部长文美玉曾在多个场合强调,福岛核污水的管理是影响整个全球海洋环境的严重的国际问题。
也有不少声音表示,担忧排放核污水入海将对环境及人体的长期影响。

虽然日本政府此前多次表示,核污水已经得到过处理,并且被国际原子能机构认可,排入大海也不会带来核辐射影响,但这些报告本身的准确性就备受质疑。

一是这些核污水中可能有多达62种放射性元素,但对外只公布了部分放射性元素,安全报告信息不够充分;另外一个疑点则是这些核污水在之前四五年的处理中都没有达标,需要二次处理,但在2020年基本决定排入大海之后,官方报告显示的指标突然就合格了,达到了允许排放的限值,外界不免感到疑虑。

事实上截至2020年8月,经ALPS处理后,73%的核污水仍含有放射性元素,需要进行二次处理。《科学》杂志指出,如锶90等放射性元素需要更长时间衰变,可能对环境与人体带来持续时间更长、更复杂的潜在风险。

除了科学问题上的争议,核污水入海更是一个社会问题,牵动着民众的神经。相关论调一出,立即遭到了日本渔业组织的反对。

据报道,日本渔业代表曾敦促日本政府不要允许将处理后的核废水排放入海,称此举将使他们多年来为恢复声誉所做的努力“付之东流”,或导致其他国家加强对日本渔业产品的进口限制,对日本渔业造成“灾难性”影响。
有媒体指出,大多数人都不了解核辐射的细节,他们可以仅因不了解,就拒绝购买福岛生鲜。
有日本学者指出,福岛周边的海洋不仅是当地渔民赖以生存的渔场,也是太平洋乃至全球海洋的一部分,核污水排入海洋会影响到全球鱼类迁徙、远洋渔业、人类健康、生态安全等方方面面,因此这一问题绝不仅仅是日本国内的问题,而是涉及全球海洋生态和环境安全的国际问题。
除利益相关方外,不少日本普通民众也反对核污水入海计划。神奈川县厚木市的井上馨介表示,“不能因为人类的便利就容忍这样的暴行。”亲历了福岛地震的苍井也认为,排放处理后的核污水会给生态系统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也会给渔民带来负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了排入大海,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事实上除了排入大海,核污水的处理并不是没有其他解决办法。日本经济产业省就曾提出蒸发释放、电解排放、稀释入海、地下掩埋以及注入地层等五种方案。但由于操作成本等原因,部分方案被舍弃。
2020年2月,日本政府负责处理核污水问题的相关委员会发布评估报告称,除排入海洋外,蒸汽释放也是可行的方案。此前,美国三里岛核事故后就曾将核污水蒸发排入大气。

据人民日报,也有日本媒体指出,东京电力公司称没有土地修建新的储存罐,但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有大量因辐射量过高而不宜居住的区域,这些闲置土地完全可以用来新建存储设施。

“核能市民委员会”认为,“大型储存罐在陆地上保管”或“用灰浆凝固处理”是现有技术下解决核污水问题的最佳方式,可以确保核污水在陆地上妥善保管。

但今井贤树表示,“(虽然)许多当地居民和渔业从业者寄希望于福岛核电站长期保管核废水,人们应该意识到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综合日本和世界各国核电站的情况来看,其倾向于认为向海洋排放是最可取的方法。

4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的例行记者会上,针对日本政府计划将核污水排入大海的问题,其表示:

日本核事故造成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已经产生深远的影响。日本政府应当秉持对本国国民、周边国家以及国际社会高度负责任的态度,深入评估福岛核电站含氚废水处理方案可能带来的影响,主动、及时地以严格、准确、公开、透明的方式披露信息,在与周边国家充分协商的基础上慎重决策。

21新健康综合自丨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央视新闻、新京报、快科技、海客新闻

编辑丨李欣夷

图片来源丨图虫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