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与原配携手52年,80岁另娶女演员,去世前留遗嘱:与原配合葬大海

subtitle
花开花又落 2021-04-09 18:4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这句诗是唐朝诗人元稹悼念亡妻韦从而作的佳句,被千古传诵。

人们用这句诗表明爱情的坚贞。

元稹与白居易并称“元白”,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

深情悼念了亡妻之后,转眼就爱上了才女薛涛,

又留下一段出名的爱情故事。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这是清朝词人纳兰性德所作,听起来很是浪漫。他在原配难产去世后,也

写下了很多感人至深的悼亡词,可是三年之后,他又娶继室,

之后纳了侧室,还有名妓沈宛这位红颜知己。

来到近现代,我国的散文家、翻译家冯亦代也做出了相似的事情,

他与发妻携手52年,伉俪情深。发妻过世仅仅2年,他便娶了一位小自己12岁的女演员。去世之后又留下遗嘱,要求与原配合葬大海。

这样的举措到底是深情,还是怎样呢?

少年夫妻老来伴

冯亦代是我国著名散文家和翻译家,是作协会员,还是北京翻译工作者协会副会长。他是最早向中国介绍海明威作品的翻译家之一,

在中西文化的交流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他之所以走上翻译这条路,和其妻子郑安娜有着很大的关系。

冯亦代出生于1913年,13岁便开始发表作品,颇有才学。后来他考入上海沪江大学,念的却是工商管理。在大二之时,他因兴趣结识了郑安娜。

郑安娜是一个英文天才,当时是英文剧社成员,能英文说得像汉语一样流利。

两人志趣相投,渐渐坠入爱河,有了

纯纯的校园恋爱

。而这段感情也是经历了几年的爱情长跑,他们没有毕业即分手,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年后,终于携手走入婚姻殿堂,决心余生同舟共济。

1939年,两人成婚,实现了校服到婚纱的浪漫。

这对夫妻一生同舟共济,既有夫唱妇随,又有妇唱夫随。郑安娜会为了与丈夫团聚,到重庆生活,在那里的美国新闻处做文化交流工作。冯亦代也说:

“和一个英文天才结婚,不搞翻译才怪。”

加之和著名诗人戴望舒一番交流之后,顺势确定了今后要从事翻译事业。

此后多年,夫妻两人风雨同舟,孕育子女,共同维护他们的家。他们历经了那段特殊时期,

冯亦代患了脑血栓,落下伤残。郑安娜因严重眼疾右眼失明。但他们彼此之间却忠贞不渝,不放开对方的手。

他们也一辈子志趣相投,合译了《当代美国获奖小说选》之类的书籍。可谓是

少年夫妻老来伴,他们的感情也羡煞旁人。

80岁高龄的黄昏恋

然而,再深的情谊也挡不住死神的来临。1991年,郑安娜因脑溢血病逝,享年78岁。

这年冯亦代也78岁高龄,猝然痛失爱妻,他悲痛欲绝,几乎要随着郑安娜去了。

七八十的老人了,确实也不能太过悲痛。儿女们陪着父亲,想让他早些走出悲伤。

郑安娜走后,冯亦代很长时间内,对亡妻都有着难以抑制的思念。

他身为文人,便将自己的思念付诸笔端,深情地写文纪念郑安娜,

著有《一封无处投递的信》和《她就是她——悼亡妻郑安娜》。

不过,纵然再悲痛,一个人也终有走出来悲伤的时候。

亡妻死后两年,冯亦代便续娶了我国女演员和作家黄宗英。

这段感情纵然也有着年龄差,却并非是老少恋。1993年他们结婚的时候,

冯亦代80岁高龄,而黄宗英68岁,亦年近古稀。

这是段标准的黄昏恋。两人均是丧偶之后再次婚嫁。

黄宗英一生也十分坎坷,她在事业上比较成功,多次获奖,但婚恋之路却十分多磨。她17周岁的时候,与音乐指挥郭元彤成婚。结婚那天,他便病了,是被扶着结婚的。

18天后,黄宗英便成了寡妇,精神也遭到了重创。

4年后,她好不容易有勇气迎接第二段婚姻,与对她关爱备至的南北剧社社长程述尧成婚。然而,她在《幸福狂想曲》中饰演女主角之时,却

与赵丹因戏结缘

。人说当一个女人爱上另一个男人的时候还有救,可当她对那个男人怜爱的时候,便无可救药了。

黄宗英便是如此,她对赵丹有着怜爱。当时赵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不修边幅,还进过牢狱。然而戏快拍完之际,赵丹说:“我觉得你就应该是我的妻子。”而

黄宗英也觉得自己愿意为他带孩子。

1948年初,她与程述尧离婚,和赵丹走入婚姻殿堂。两人的结合有着不小的压力,可是相爱的两人还是冲破阻力走到了一起。

他们也经历重重磨难不改初心,同舟共济多年。

然而1980年,赵丹患癌去世,徒留55岁的黄宗英一个人。

那么黄宗英为何在13年后,年近古稀之际,还决定嫁给80岁的冯亦代呢?

生同衾,死同穴

想来是因为孤独,和需要理解与陪伴吧。他们此前便相识,但后来一度断了联系。直到后来,

均失去爱侣的两个人意外在暮年重逢,两人发现,彼此之间很有共同语言。

他们都有着作家身份,亦都孤独寂寞着,在互相通信的过程中,彼此的心灵得到了一丝慰藉,两颗心也渐渐贴近了。

老年人也有追随爱情的权利,最终他们结为了新的人生伴侣。

此后,两位老人互相扶持着过了12年,在精神上有很多共同话题,能相互慰藉和陪伴,在爱好上能安静地坐在书房里伏案写作。而

冯亦代本就有着残疾,黄宗英却不嫌弃他,还细心照顾着他。

人都有寿尽之日,2005年,冯亦代因脑血栓引发肺部感染和心力衰竭,最终逝世,享年92岁

。他早已立下遗嘱,等到他死后,要和安娜合葬,骨灰一起撒向大海。

他晚年曾想修改遗嘱,却不是要与黄宗英合葬,而是加上“我将笑着迎接黑的美”。

对这个遗嘱,黄宗英也是早已知道。晚年她辛辛苦苦和冯亦代相依相伴12年,照顾他的身体。

冯亦代想和原配合葬的遗嘱不可谓不伤人。但黄宗英也是坎坷一生的,用尽浑身力气爱过人,她理解冯亦代的选择。

最终,冯亦代和相伴了52年的金婚伴侣郑安娜合葬,骨灰撒向大海,也算

另一种形式的“生同衾死同穴”

了。

其实,对于文人在伴侣死后,在悲痛欲绝的情况下写下脍炙人口的名篇悼念,没过几年便有了新感情的事,

不是不能理解的。

他们悼念亡妻、亡夫之时,

那痛苦的感情溢于言表,也并非是作假。

也因此,才能以情动人,留下足以流传千古的名句。

但毕竟逝者已矣,活下来的人还是得接着活下去,余生没有人陪伴,一直孤身一人,是种很可怜的境地。也因此,

对于丧偶之后再次婚嫁的现象,并非不能理解,也不是说,一个人便对不起原配了。

只是人们能理解这种情况,却不能包容另一种。那便是

伴侣还在世,便一边对伴侣说着“一生一世一双人”,一边另觅新欢,还想着稳住家里那位,坐享齐人之美。

这种行为未免显得过于厚颜了,不是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