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科大少年班教出来的骆利群,成了美国院士,面对质疑他如何回答

subtitle
张生全精彩历史 2021-04-09 10:00

1966年,骆利群在上海一户高知家庭出生。他的父亲骆开廉是一位俄语教育家,早年一直在华东师范大学任教,母亲则在上海洪湖中学任教。

那时候,做父母的还没有现在这么急功近利,也没有什么兴趣班之类。不过受父母影响,骆利群小时候就很喜欢读书。

那时候,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知识分子都是被批斗的对象,他的父母也经常要到工厂或者农村去学工、学农。哪怕他们工作的时候,工宣队也会派人监督他们干活。

在那样的环境里,骆利群并不觉得自己的父母作为知识分子,与工人和农民有什么区别,他反倒觉得公交车司机十分威风。认为公交车司机能操控整台车,而车上的人也都得跟着他跑,这实在是十分得意的事情。所以他那时候的梦想非常朴素,就是做一名公交车司机。

为了实现梦想,骆利群还特意买了一份上海地图,每天都对着地图仔细研究路线,并幻想着自己走哪些线路等。没过多久,骆利群竟然把地图给背下来了,谁要是向他问路,他总能准确地告诉别人坐几路车,坐几站路等,且从来没有错过,因此他得了个“活地图”的外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时候,虽然没有大学一说了,但是小学初中还是有,不过由于教室有一部分拿出来用作其他用处,所以剩下的教室不多,只能两个班轮着用。也就是说,骆利群在读小学的时候,只上半天课,剩下半天就得把教室腾给另一个班上。

1978年,国家恢复了高考,那时候骆利群还在读小学五年级。当时数学家陈景润在数学上有着很高的地位,受他的影响,不少学校都在搞“数学竞赛”,并号召学生们一定要向陈景润学习。

受陈景润影响,骆利群对数学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时,他的父母看他对数学很着迷,所以特意给他买了一套数学自学丛书。那套书中不仅包括了初中的数学知识,而且还囊括了一些高中的数学。因此,这套书成了骆利群最喜欢的一套书。他那时就通过自学,掌握了初中和高中的数学。

在骆利群读初三的时候,父母因工作调动,准备把家搬到离学校很远的地方去。不过学校却舍不得骆利群这个尖子生,所以就和他协商,表示只要他不转学,学校就免试让他直接升高中。

由于不用考试,骆利群便成天邀约同学到操场上去踢球。老师看这样下去不行,干脆给他布置了一个任务,就是让他去试着考一考科大少年班。老师还安慰他说,考不上也没有关系,反正你已经免试升高中了。

在老师的安排下,就在高考前两个月,骆利群被升级到了高二(那时候高中没有高三),与已经在进行第二轮复习的高中生们一起复习。

结果那年高考,骆利群考得很好,被中科大少年班录取了。

就这样,没有读过高中的骆利群,开始了他在中科大少年班的学习生涯。

在少年班读书有个好处,就是前3年可以让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自由选择课程,随便换班。直到后2年,才会根据学生的情况分到各个系里去。

本来,骆利群对物理学有着很深的兴趣,但他的母亲考虑将来骆利群毕业后会进研究所,而物理研究所都在北京,生物研究所则在上海,她当然希望儿子工作后能离家近一点。所以在她的劝说下,骆利群试着上了一段时间的生物课。结果一段时间下来,他发现生物学是一个充满未知的自然学科,更让他有探索的欲望,所以他最后进了生物系。

1985年,骆利群由于在少年班表现出色,再次被中科院生化所免试录取为研究生。次年,骆利群还获得了郭沫若奖学金。但骆利群却并不满足,他认为国内在生物学上由于起步晚,因此教授的内容也颇有肤浅。而他想要学习真正的生物学,就得到国外的高等学府去聆听生物学教授们的教导。

正好,当时国家正处于改革开放时期,像李政道等美籍华人科学家,纷纷回到国内,也想替国家强大出一份力。因此在这些人牵头下,国家创办了CUSBEA(中美生物化学联合招生项目),以帮助中国的高层次人前往美国留学。

骆利群凭着优异的成绩顺利地取得了公派留学的资格,随后他被美国布兰迪大学录取了。

在布兰迪大学,骆利群选择了神经科学果蝇遗传学研究。让他高兴的是那所大学尽管比不上哈佛、耶鲁,但却有着求精不求多的办校宗旨。比如班上的人都很少,像骆利群的班上,一共就只有5个学生。由于人少,教授给予的指导和关怀也更细微一些,这给骆利群的学习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1992年,骆利群获得了博士学位后,不满足的他,又到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去从事博士后研究,并且还申请到了3年的Jane Coffin Childs博士后研究基金。

那段时光,对求知欲旺盛的骆利群来说,简直不要太快乐。相比于布兰迪大学的实验研究室,那里的实验室不光空间大得多,且硬件设施更完善,他常常在做完实验后,向窗外望上一会远处波光粼粼的太平洋,他觉得这风景实在是令人心旷神怡。

此外,带他的两位教授也在生物学界很有名气,由于教授对他的研究很少干预,这反而让他在做研究的时候有了更多空间,因此他先后做了果蝇遗传学和小鼠遗传学,并根据实验结果发表了颇有影响的论文。

1996年,原本学成应该归国的骆利群,接受了斯坦福大学的邀请,在那里做了一名助理教授。他在学校里一边任教一边继续做生物学研究,并在脑神经系统方面做出了贡献,随着他在生物学界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他的职称也晋升得很高,不久就升为了讲席教授。

2002年,骆利群在神经发育、神经网络构建等方面的成就让他获得了神经科学会青年科学家奖。

2012年,骆利群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尽管骆利群在生物学上取得了不少成就,但是也有网友提出了质疑,认为国家花那么大代价培养了他,他却在学成之后不回来了,这就是忘恩负义的表现。

面对质疑 ,骆利群表示随着国家越来越强大,回国效力的科学家也越来越多。同时他也感慨说,他在斯坦福大学已经工作了十几年,在工作期间,哈佛、耶鲁大学等都曾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但都遭到了他回绝。他说他已经习惯了风景宜人的旧金山,再说他身边有一群优秀的博士后、同事、学生,大家配合得十分默契,他目前很适应那种生活。

显然,骆利群并没有回国的想法。

但好在他从2003年起,便利用假期到国内高校讲课,尽管非常辛苦,但他乐此不疲,一直坚持了下来。

所以,尽管骆利群早早加入了美国国籍,但是他在帮助国家培养人才上,也还是做出了一些贡献,难道这不算是爱国的行为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