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纽约SA的前世今生:为什么我在CHANEL干不下去?

subtitle
悦耳钢琴课堂 2021-04-09 04:52

踏入这一行纯属偶然,虽然一开始是因为喜欢,但是到了后来,我也在心里无数次问自己,确定还要坚持下去吗?那所谓的坚持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那些我所憧憬的东西?离开奢侈品行业,我才能够大声的说出来,我对奢侈品的感觉是“此恨绵绵无绝期”。

说来也好笑,我是从BA变成SA的,怎么说呢,算是跨行了吧,尽管都是销售,但是从大牌美妆到奢侈品,是一次不小的挑战。重新出发,让我也重新审视自己审视奢侈品LOGO带给我的一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谁说奢侈品的东西太重要了?

我喜欢奢侈品吗?扪心自问,我对它们确实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毕竟在纽约跟它们一起度过了一千多个白日。我现在还记得,当我穿上CHANEL的工作服,站在店里为一个个顾客介绍的情景。但我也忘不了,下班后,我将分发下来的工作用包随手扔进箱子的感觉,那是一种凌驾于奢侈品之上的奇妙感觉。

是的,在做CHANEL的SA之前,我和大多数女生一样,对待CHANEL甚至比对待自己还要好。每次进去CHANEL都有一种“朝圣”的心理,尽管有的衣服,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洗还要价6W,有的裙子不能坐还要价10W。但我依旧坚定地作为一个CHANEL的粉丝拥护着她们。因为在成为CHANEL的SA之前,我一直把CHANEL当作装饰品,从来不敢真正的放肆的,舒心的去使用它。后来当了SA,才敢肆无忌惮的去装,去拉,去丢。也许不是我的就不会心疼~

我见过很多小姑娘,在提示我们包装的时候要包装得好看点,有的甚至还非常苛刻,不能有褶皱啊,两个对角一定要对齐,我们当然都毕恭毕敬地完成了。有的顾客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着依云,看着SA为他忙前忙后的样子,说实话,真有点“人上人”的味道了。而这样的顾客占绝大多数,来CHANEL消费的人收入都不会低,但高收入不一定就意味着有着高素质。当然,我并没有说这些顾客做错了,他们在奢侈品店确实可以享受到这些服务,毕竟CHANEL除了卖情怀就是卖服务,包包能值几个钱?大家心里都有数~

在做SA的这几年,我的社交软件和通讯录上全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顾客,我不喜欢代购,因为会破坏奢侈品带给人们的感觉,一个包包的正确开箱方式应该是去店里自提,拿着大大的包装袋在商场里走一圈告诉大家我买了Chanel,然后再回家想怎么拆就怎么拆。找了代购就意味着“门店服务”这个环节被消耗掉了,不过好在奢侈品的LOGO仍然是真实有效的存在。

奢侈品牌会在乎中国的仿制包包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起码我所在的CHANEL根本从未表现出对于奢侈品的忌惮之心。尽管前两年纽约就爆出超4万只“超级A全球邮”中国仿制包被销毁的消息,但依旧没有引起品牌方的注意,而这些靠硬性实力在欧美开垦荒地的中国包包即便体系和质量都已完全成熟,却也依然无法打破奢侈品带给顾客的完美体验,这一点,奢侈品非常有自信。无论中国的包包如何以假乱真,手感多么细腻,都比不上顾客亲自去门店享受服务来得痛快。要知道奢侈品能够长红几十年,还是有它的道理的,起码门店体验这一方面,很难再有别的品牌赶超。

而真正的有钱人,也真的很少找代购(几乎都有相熟的SA,直接找她们更加方便,还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毕竟消费奢侈品,实际上消费的是一种认同与共识。即你及你的圈子认为某样东西是奢侈品,那样东西就是你们的奢侈品。越多人认同越好。它是什么不重要,好不好用不重要。从这个方面讲,跟比特币差不多。不同点是,比特币只是投资品,奢侈品可以是消费品。

到底多有钱才配用CHANEL?

其实Chanel是会给顾客评分的,用得起CHAENL的彩妆和最“LOW”的一群人,饰品次之,再来就是皮具包包,CHANEL的主要目标客户集中在能穿得起最新款CHANEL衣服的一群人,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刷卡不眨眼的类型。

纽约是富人的天堂,纽约的CHANEL,你更是能见到各路名流,那种阶级的跨越感总是会让你感到不真实。在做CHANEL的SA之前,我时常为自己能够消费得起CHANEL而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的家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得多。事实证明,太渺小了。真正的有钱人,可以比所有门店都最先拿到新款。有幸目睹过一次,为了一个客户,停了半天门店。

那是18年的夏天,我们店里几个人比平常来得要早得多,据说今天是位大客户,所以我们要提前很长时间准备。从包包衣物到配饰,每个都要精心挑选,这个顾客很喜欢气泡水,但是只喝圣佩利洛的。(这个气泡水是我和她唯一能用得起的同款……)一切准备就绪后,就等着她的大驾光临了。

过程不用赘述,她点单式的消费足以让我记住好几年,还有那句“除了耳坠,所有配饰,没有就调货,我不急着戴”。那个早上她在我们店里消费了45W刀(约300WRMB)……

那之后,我陷入了一种低落感,唯一让我还值得庆幸的是,我们都爱喝圣佩利洛的气泡水,除此之外,在我身上感觉没有一丝一毫活着的证据。我真的配用CHANEL吗?如果不能全套使用,那分开来的CHANEL是真的有意义吗?为什么纽约的人这么有钱?我背了CHANEL就可以跟这位顾客一样成功吗?并不是,她们的购物就好像是突然想起来随手就买了。而我则是要深思熟虑,各种对比后,才敢下手。人与人的差别为何那么大?

这也是我从CHANEL离职的契机,我没法看着别人的生活离我这么近又那么远。别人的生活我的梦,我在这样繁华迷离的世界里生活了几年,也做了几年的梦,特别是在纽约这样钢筋水泥建筑的钢铁森林里,我知道我在Chanel一天,就是需要抬头仰望的一天,但是人生却只有平视才能妥协。

奢侈行业不好混,每个人都是来了又走,像是围城一般,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去。但是最后,能撑到最后的人,一定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坚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