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红楼梦》里,为什么要安排一个貌似比宝钗、黛玉还要优秀的薛宝琴出场?| 红楼专题

subtitle
国家人文历史 2021-04-08 22: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 文 约 5120 字

阅 读 需 要 14 min

@该音频系AI合成

在《红楼梦》描写的众多女孩子里,薛宝琴是极为特殊的一个。虽然直到第四十九回才姗姗来迟,但她的出现就像是在本就百花争艳的大观园中,又新添了一枝盛放的红梅花,光彩夺目,美不胜收。

薛宝琴。来源/87版《红楼梦》剧照

曹雪芹也丝毫不吝啬自己的笔墨,先是借书中人物之口,几乎将所有能用来夸赞女孩子的美好语言,统统赋予了薛宝琴。后又借起诗社的时机,将薛宝琴的才情展现无遗。论容貌,她压过宝钗;论“急才”,她不输湘黛;论受宠程度,她更是直逼宝玉。

然而,薛宝琴并非《金陵十二钗》册上人物,对大观园里故事的发展也没有直接影响。很多人会因此纳闷,作者为什么要费尽心思安排这样一个比宝钗、黛玉还要优秀,但同时又是一个没有缺陷、没有“冲突”、没有“血肉”的扁平人物出场呢?

情节的推动者

《红楼梦》通篇主旨是借由作者亲历“当日所有之女子”的遭遇,讲述贾家由盛而衰的一段故事。

按原书最初回的安排,上半部也即五、六十回之前,贾府的轨迹一直都循着渐往上升的趋势发展:一场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盛事,于贾家长女贾元春“才选凤藻宫”处开始;大观园的修建,也由省亲一事引出;宝钗、黛玉等人先后搬进大观园里,贾府越发热闹起来。

众姐妹在大观园书丹青画春意。来源/87版《红楼梦》剧照

但到了四十多回,大观园里逐渐进入一种无事的状态。宝黛之间的感情在三十多回宝玉挨打、黛玉“以错劝哥哥”、宝玉“情悟梨香院”后,暂时进入了一段平稳发展期;钗黛之间也在经历了“金兰契互剖金兰语”后,嫌隙化为乌有,二人结为知己;刘姥姥已经第二次进了荣国府;香菱也开始有机会学诗……若情节再以这样岁月静好的节奏进行下去,读者免不了觉得沉闷,后续的故事也无以为继。

于是作者大笔一挥,让早已铺垫下的外援们悉数登场。

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邢夫人的兄嫂带了女儿岫烟进京来投邢夫人;李纨的寡婶带着两个女儿李纹、李绮也上京;薛蝌带了胞妹薛宝琴正欲进京发嫁,天下的巧合汇集到了大观园一处,把园子里的美好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顶点。连同史湘云一起,因为保龄侯史鼐迁往外省任职,也得以正式搬进了大观园。

湘云酣睡。 来 源/87版《红楼梦》剧照

当时园子里的盛况如何呢,按书中所说:

此时大观园中比先更热闹了多少。李纨为首,馀者迎春、探春、惜春、宝钗、黛玉、湘云、李纹、李绮、宝琴、邢岫烟,再添上凤姐儿和宝玉,一共十三个。叙起年庚,除李纨年纪最长,他十二个人皆不过十五六七岁,或有这三个同年,或有那五个共岁,或有这两个同月同日,那两个同刻同时,所差者大半是时刻月分而已。连他们自己也不能细细分晰,不过是“弟”“兄”“姊”“妹”四个字随便乱叫。

延续了大观园这场美梦的四个新人,多少有点“工具人”的色彩。而几乎没有任何缺点的薛宝琴更是“工具人”界的扛把子。她们的出现,既是为了故事的承前启后,更是为了反衬出今日“茅椽蓬牖,瓦灶绳床”的衰败凄凉。

宝黛的“试金石”

不过,若只将宝琴视为推动情节发展的无足轻重的人物,未免唐突了这位惊艳亮相的女儿。

众所周知,《红楼梦》故事里,最引人注目也最为扑朔迷离的事件之一,就是宝黛间的感情。细数起来,两个玉儿的感情线用“一波三折”来形容也绝不为过。

黛玉与宝玉。 来 源/87版《红楼梦》剧照

先来看看四十回前几次大的变动:

第八回里,从莺儿口中第一次吐露“金玉良姻”的说法,林黛玉探望宝钗,顺便讽刺了一通宝玉;

第二十六、二十七回,宝玉大病初愈,黛玉被拦在怡红院门口,由此引出了“埋香冢飞燕泣残红”的一篇绝唱;

第二十九回,两人日常吵架、和好,因为张道士提亲,宝玉再次摔玉,林黛玉剪穗子;

第三十一回,因为史湘云金麒麟的事,林黛玉前往刺探。于是又有宝玉“诉肺腑”一段;

第三十四回,宝玉被打,黛玉劝解。宝玉赠帕,黛玉题诗。

宝玉深夜赠帕。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至此,经过了几次试探、争吵与和解,宝黛二人已经基本知道了对方的心意,也明白了其他人对他们不会构成威胁。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后来黛玉能和宝钗尽释前嫌。

但随着薛宝琴的出现,宝玉的婚事突然又变得微妙起来。

先是贾母展现出了对薛宝琴十足的宠爱。由探春之口可知:

“老太太一见了,喜欢的无可不可,已经逼着太太认了干女儿了。老太太要养活,才刚已经定了。”

贾母与宝琴。来 源/87版《红楼梦》截图

随后,贾母又将自己一件珍贵程度不在“雀金裘”之下的凫靥裘送给了宝琴。于是,身着凫靥裘的宝琴,为《红楼梦》的诸位读者上演了一场可与“宝钗扑蝶”“黛玉葬花”相提并论的行为艺术——“雪下折梅”:

一看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众人都笑道:“少了两个人,他却在这里等着,也弄梅花去了。”贾母喜的忙笑道:“你们瞧,这山坡上配上他的这个人品,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象个什么?”众人都笑道:“就象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双艳图》。”贾母摇头笑道:“那画的哪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

宝琴雪下折梅。来源 /87版《红楼梦》截图

此情此景,让贾母也生出了为宝玉说媒的心思。只不过因为宝琴已经许配给了梅翰林家,才无奈作罢。

再说林黛玉,以薛宝钗入贾府时的境况来看,黛玉此时必然要跟这位抢了自己风头的宝琴争风吃醋。小丫头琥珀也适时把读者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宝琴如此受宠,林黛玉难道不恼吗?

琥珀笑道:“真心恼的再没别人,就只是他。”口里说,手指着宝玉。宝钗、湘云都笑道:“他倒不是这样人。”琥珀又笑道:“不是他,就是他。”说着又指着黛玉。

然而事实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面对比薛宝钗还要优秀的宝琴,林黛玉非但没有吃醋,还和她以“姐姐”“妹妹”相称,连名字都省了。至于贾母要给宝玉说媒的事情,更是恍若未闻。

林黛玉为何如此镇定自若,不慌不忙?因为她已经明确了宝玉的心意,她很安心,知道虽然宝琴优秀,但宝玉不会因此移情。虽说宝琴来时,宝玉有过一段疯魔的评价,但可以看出来,他对宝琴的感情,更多在于对美好女儿的感慨,而非男女之情。

“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人物,你们如今瞧瞧他这妹子,更有大嫂嫂这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以后,宝玉已经明白,天底下的女儿虽多,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为他所有,龄官如此,宝琴如此,还有更多人也是如此。黛玉理解他的心思,故而不吃醋。但作者似乎生怕读者们忘了这些枝节,故而又安排一个无比优秀的薛宝琴出场,为宝黛感情打下了一针强心剂。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来 源 /87版《红楼梦》剧照

而贾母提亲的动机,则多少显得有些突兀难明,难不成贾母反对宝黛的婚事?有人提出,此举更多的目的还在于敲打薛姨妈等一众“金玉良姻”派,意思乃是说——要有宝琴这样的风姿才能入我法眼,宝钗还不在我的选择之中。至于贾母之意究竟如何,也只有见仁见智了。

冷眼的旁观者

如果我们将目光转移到整个贾府,便会发现,薛宝琴其实更像是一位特殊的“局外人”,很多时候,她明明在场,却又仿佛不在场。而有些不应该在场的地方,却偏偏又在场。

《红楼梦》第五十回,薛宝琴的身世由薛姨妈介绍给了贾母:

“可惜这孩子没福,前年他父亲就没了。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他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他父亲是好乐的,各处因有买卖,带着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那年在这里,把他许了梅翰林的儿子,偏第二年他父亲就辞世了,他母亲又是痰症。”

可见自一出场开始,薛宝琴就已经处于身负婚约的状态。这次薛宝琴进京,就是由长兄薛蝌带着,意欲进京发家。只不过因为梅翰林“阖家都在任上”,所以暂到贾家落脚。相比于生活在大观园里的其他姐妹,她的身份从一开始就像一个过客,只待一个时机就会离开。

薛蝌带宝琴暂到贾府落脚。来 源 /87版《红楼梦》截图

薛宝琴的经历就更是奇特,薛父虽然不是薛家嫡长子,但也保持了商人的身份,四处做买卖。所以带着家眷天下各地游玩,最远甚至去到所谓“西海沿子” (可能为今里海沿岸) 。如此一来,薛宝琴也就成了众姐妹里游历最广、见识最广的。十首怀古诗写尽了十处古迹的沧桑,也暗暗隐喻了十位人物的命运。通过薛宝琴的描述,众人还知道了一位来自真真国的夕阳女子,这位金发碧眼的美人也是一个熟谙中华文化的诗人。论见识方面,也就只有随母进京的宝钗,前后往返扬州、京城数次的林黛玉能够略略望其项背了。

正是由于这份四处游历的侠气,对世间发生的所有事情,薛宝琴都好像是一个旁观者,对贾府里的故事线来说,更是如此。

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祀宗祠,此类大事,身为外眷的宝琴却也能参加,还是以她的眼光将一应过程写出来。这种明明不该她在场的地方,她却偏偏又在场。

宝琴参加除夕祭祀宗祠。来源/新版《红楼梦》截图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寿宴群芳”,书上特意写道:探春命翠墨同了小燕再三的请了李纨和宝琴二人,会齐,先后都到了怡红院中。也就是说当时宝琴明明在场,可大家一起占花名儿的时候,连麝月都占了,却独独没有她。

不仅如此,第四十九回、五十回薛宝琴的出场引发了一场轰动,但除了五十三回参加宗祠祭祀,七十回填了一首《西江月》,后半段故事中薛宝琴鲜有露面,一般都只以“薛氏姐妹”几个字一笔带过。

从这些方面来看,作者安排薛宝琴这样一个角色,似乎只是为了将贾府的兴盛推向顶点,再见证它的衰落与颓败。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可以说成是作者对众多女子慈悲的“网开一面”,即便大观园是一个埋香冢,终究有一个薛宝琴能够不为其束缚,不受命运的折磨。

幸运的薛宝琴

之所以说薛宝琴是作者的网开一面,更多的证据还来自于《金陵十二钗》这份名册上。

按书中内容,《金陵十二钗》有正册、副册、又副册……八副册,内中包括金陵城所有出色的女子。薛宝琴出身于金陵薛家,理应在这册子里有一席之地。庚辰本批语里就曾提到薛宝琴可能位列副册之中:

后宝琴、岫烟、李纹、李绮皆陪客也,《红楼梦》中所谓十二钗是也。

——《第十七、十八回·庚辰双行夹批》

然而,随后畸笏叟就批驳了这一观点:

是处引十二钗总未的确,皆系漫拟也。至回末警幻情榜方知正、副、再副及三四副芳讳。壬午季春。畸笏。

——庚辰眉批

也就是说,后来者并不知道薛宝琴究竟被作者安排在了哪儿。

不过,曹雪芹在拟《金陵十二钗》册时,也有其明确的原则。位于正册的,除秦可卿和妙玉身份特殊外,无不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至副册,虽然只出了香菱一人,但也能看出,这一册上的女子,大约都是次一些的地方望族出身,家道大多已经中落,并非小姐、夫人之流,邢岫烟、李纹、李绮约略位于其上。又副册则已经开始是袭人、晴雯等一众丫鬟。然而薛宝琴正经乃“紫薇舍人薛公”之后,虽非长房,但一应家世、婚配都没有显出任何衰败之际,况且宝琴本人无论是样貌还是才情,都与正册之首的薛、林等人可以比美。她又怎么会位于副册,而且还在香菱之后呢?

薛宝琴。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这样来看,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薛宝琴本就不在《金陵十二钗》榜上。须知第五回中,宝玉在太虚幻境里挑拣看的,乃是“薄命司”里的簿册,若宝琴本非薄命,自然也就不必列于册上。

根据作者在第二回借贾雨村之口说出的“正邪两赋论”,《红楼梦》中几乎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缺陷,女孩子们也不例外。黛玉尖刻,宝钗世故,妙玉孤僻,湘云似乎还好,但偏生又是咬舌子,“二、爱”不分……但宝琴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是完美的化身。

宝琴究竟有多完美呢?书中第四十九及五十两回从多方面都有述及。从进府时大家的评价来看,宝琴的美貌尤在“十二钗”之首的薛、林二人之上。

晴雯的评价是这样:

“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儿,宝姑娘一个妹妹,大奶奶两个妹妹,到象一把子四根水葱儿。”

探春更是直言:

“据我看,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

论才情,芦雪庵起诗社,只有薛宝琴和林黛玉能跟上史湘云的节奏,其后又有《咏红梅花得“花”字》一首诗,十首怀古灯谜,以及七十二回《西江月》词一首,无不体现出宝琴的敏捷聪慧。五十回批语也说:

“此回着重在宝琴,却出色写湘云。写湘云联句极敏捷聪慧,而宝琴之联句不少于湘云,可知出色写湘云,正所以出色写宝琴。”

总而言之,宝琴就像是作者笔下逃脱的一个幸运儿,她不为贾府中的蝇营狗苟所累,不为世俗的艰难所迫。她自身风姿绝代,对世界也充满好奇与热情。或许作者正是着意想要描写这样一个虚幻完美的人物,聊解自己心头的抑郁之情吧。

宝琴的去向

薛宝琴自一出场,就一直与梅花相伴。她许配给梅翰林家、穿着凫靥裘雪下折梅、诗社里写《咏红梅花得“花”字》……

然而,怀古诗里最后一首《梅花观怀古》却写:

不在梅边在柳边,个中谁拾画婵娟?

《西江月·柳絮词》里也写:

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

似乎她与梅花处处有缘,但又处处无缘。有人据此提出薛宝琴最后可能嫁给了柳湘莲,但也只是捕风逐影的说法。只不过,小说第七十八回里,梅翰林似乎已经回京,但作者并未提到薛宝琴究竟有否婚嫁。

薛宝琴。 来源/ 87 版《红楼梦》剧照

这位小说里惊鸿一瞥、又翩然而去的女子,究竟在八十回后走向如何,由于文中证据太少,我们已经无可推测。但愿作者确实在她身上具着菩萨心肠,能够让她一直美好下去。

END

者丨拙笔旧人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古月

排版 | 孙蔚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果粒历史”限时特惠

足不出户畅读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

点击下方图片或

享89元/年会员续费

168元/年新会员优购

把历史私教装进口袋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