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短命诗人一首诗被后世盛赞,最后两句想象奇妙,学者:李白难及

subtitle
风月古今 2021-04-08 21:51

初唐时期,有一位天才诗人,叫做王勃。他六岁能写出极为流畅的文章,九岁读颜师古的《汉书注》,便能做出十卷《指瑕》,纠正其中的错误。十六岁中进士入朝为官,后遭贬谪,在探望父亲的途中,他写了篇《滕王阁序》,名流千古。

不过,这样一位天才,却英年早逝,27岁便离世。数十年之后,又一位天才诗人诞生,与李白、杜甫、王维齐名。然而,他同样是在27岁去世,这位既天才又短命的诗人,便是诗鬼李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贺的父亲叫做李晋肃,是李唐皇室子孙。武瞾上位后,大肆屠戮李唐王室,没曾想,李晋肃因为太过落魄,朝廷并不知道他这一脉的存在。由此,李晋肃得以留存,并在几年之后,生下了诗鬼李贺。

这是李晋肃的大幸,也是中国传统诗歌史的大幸。

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依。这世上的得得失失,本就是说不清楚的。李贺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他虽然是皇室后裔,但从小家境贫寒。虽十八岁便享誉诗坛,却屡试不第。

惊人的诗才,令李贺极为自负,可命运的摆弄,又令他失望自卑。或许正是这两种极端的情绪,塑造了他那想象奇瑰幽奥的诗风。他是继屈原、李白之后,又一位极具代表性的浪漫主义诗人。

从他的《梦天》,我们可以略窥李贺的笔力和想象力:

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
玉轮轧露湿团光,鸾珮相逢桂香陌。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
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未知的宇宙,总是会激发诗人的无限想象。屈原曾发出激昂的《天问》,李白也多次梦游仙山。此诗则是李贺心中的、想象中的、梦境中的天。

古人传说夜空中的月亮是一座月宫,里面住着嫦娥,还有玉兔和蟾蜍。只是,旁人的想象,带有几分唯美,而李贺用了一个“泣”字,来形容寒冷的夜雨,情感基调顿时悲戚起来。

雨落了一阵停住了,聚在一起的云,散开了大半。“云楼”相比“云朵”,是要磅礴不少的。我们在生活中也有这样的情景,地面看上去的云并不大,但在飞机从窗外看到的云层,是非常巨大的。虽然李贺没有坐飞机的经历,但他的“云楼”却让人身临其境,仿佛人在天空之中。

月光从散开的云层中落下,云也被映射得如白色玉璧一般。雨后的夜空,水汽还未散去,明月像是一轮玉轮倾轧在水汽之上,而月光,仿佛被水珠打湿了。

第四句,诗人梦到自己在散发着桂香的通往月宫的小路上,遇见了一群佩戴着雕凤玉珮的仙女。

接下来“黄尘”两句是仙女对李贺说的话。葛洪《神仙传》记载,仙女麻姑曾对王方平说,自己见到东海三次化为桑田。“黄尘清水”与“沧海桑田”是一样的意思。仙女称,三座神山之下,她们已经见到数次盛满清水的大海变成黄尘飞扬的沙漠,人间千年,在她们看来,也如奔驰的骏马一样快。

千年如此,那人生百年呢?恐怕在仙人眼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吧。从月宫遥看九州大地,曾经以为的广阔无边的九州,也如九点烟尘一般,那苍茫无际的大海,也如杯中流泻的水一般。

李贺的梦境中,从月宫俯瞰人间,只觉得十分渺小。千年如同走马,所谓的功名利禄,也不值得一提了。

就如赵缺先生的《呆坐》中所说的一般:“他年李杜诗,也似猿猴语”,再过数百万年,数千万年,人们再读李杜诗,是否又如我们看待原始社会的文化一般呢?

李贺一首怪谲的梦天,实是一种冷眼看待现实的人生态度。

学者黎简认为:论长吉每道是鬼才,而其为仙语,乃李白所不及。九州二句,妙有千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