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的仆从军也要能呼叫空中支援了,美媒:可能会激怒俄罗斯

subtitle
环球军事时报 2021-04-08 11:54

据《空军时报》网站2021年4月5日报道称,上个月,美国空军联合战术空中管制员(JTACs)在一次实弹演习中使用武装直升机来训练叙利亚武装人员,这引起了网络论坛的极大关注,并突出了打击“伊斯兰国”战斗中的一个鲜为人知的部分,这可能预示着未来的代理人战争中会有空中支援。

文章称,这次训练的照片拍摄于2021年3月20日,并在五角大楼官网上公布。这似乎是第一次非国家行为体接受JTAC的近距离空中支援训练,这可能会激怒反对美国在叙利亚存在的国家。

“叙利亚民主军”(SDF)多年来一直是美国训练和军事援助的受益者。一些SDF成员甚至被培训来帮助联合战术空中管制员协调对ISIS武装分子的空袭。在过去四年中,旨在夺回“伊斯兰国”控制的城市的激烈城市战争中,这一技能被派上了用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空军JTACs管制员与SDF合作,于2021年3月20日协调AH-64进行实弹射击

文章称,SDF本身并没有被训练成JTAC管制员,JTAC专员能让部队直接从一个前沿阵地得到近距离空中支援。不同的是,SDF会将有关敌军阵地的信息转达给JTAC,后者实际上可以批准空袭。

退役军士长韦斯·布莱恩特(Wes Bryant)曾是美国空军特种作战部队(Air Force special operations)的一名JTAC,他在《追捕哈里发》(Hunting The caliphate)一书中讲述了他管理一个打击小组打击ISIS的经历。布莱恩特说:“在许多方面,你可以说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多年来,我们一直依赖SDF的前方报告来远程打击“伊斯兰国”。但这在其他方面肯定令人不安。”

布莱恩特指出,由于土耳其、俄罗斯以及叙利亚政府军在该地区的军事力量的长期存在,向SDF提供的任何能力都可能引起激烈的争议。

军事指挥官希望训练当地的伙伴部队,而“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仍有存在。但是否有一种可靠的战略来指导美国驻叙利亚特派团的长期目标还有待商榷。

布莱恩特说:“只要我们的人员部署在某个地方,他们就会尽其所能去做任何事情。但没有华盛顿的战略监督或指导,或者说,非常糟糕的战略指导。”

文章称,“固有决心行动”发言人韦恩·马洛托上校没有回答上周发布的有关这些照片的任何问题。马洛托只是重申了照片的存在,并表示此次训练的目的是增强SDF对美军会在叙利亚对其进行支持的信心。

SDF人员和美军在安全距离观察“阿帕奇”直升机的攻击

华盛顿分析师尼古拉斯·赫拉斯(NicholasHeras)称,2016年沙达迪攻势期间,SDF人员正在帮助协调空袭,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赫拉斯说:“它被用于其他主要战役:曼比季战役,特别是拉卡战役。至少有10名SDF成员接受了能够与一个联盟伙伴合作的训练,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可以召唤空袭。”

文章称,2016年,法国France 24频道在与SDF人员交谈时,他们表示说,他们使用三星平板电脑绘制友军和敌军的坐标,然后将这些坐标与固定翼飞机进行共享。兰德公司今年年初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对此作了进一步的阐述。

文章指出,在拉卡战役期间,一些SDF人员获得了一个名为Android团队感知工具包的平板电脑应用程序。SDF人员可以在预先加载到设备上的图像上绘制GPS坐标,并使用聊天应用程序和加密手机将信息传递给前方的JTACs人员。

一名B-1轰炸机飞行员告诉兰德公司研究人员说:“SDF人员在地面上通过翻译与JTACs管制员进行通话,他们会说‘我正受到来自这幢大楼的有效火力’。此次对话被正确翻译,然后美国JTAC管制员就向我们发送对应的攻击指令。目前这种训练作用效果很明显,与近距离空中支援的联系更紧密。”

文章指出,虽然这种培训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但公开宣传也并不多。而美国官员今年3月份发布的照片也是独一份的。图中SDF人员似乎是使用PRC-148无线电协调用AH-64“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进行实弹射击。

SDF从叙利亚内战中崛起,成为美国政府支持的少数成功的代理力量之一

高级分析员赫拉斯说,这些照片的发布至少是部分出于威慑的考虑。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领导人长期以来一直希望美军从该国东北部撤离,在那里,美军与他们的SDF代理人一起开展行动。

2018年初,美国主导的一系列有争议的空袭事件导致一部分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雇佣军在代尔祖尔省阵亡。美国官员声称,这一群体威胁到美国和SDF人员在该地区的阵地,而这些阵地正把守着利润丰厚的油田。

赫拉斯认为三月份发布的照片背后隐藏的信息有两方面。一方面,他们的意图是表明,反ISIS的任务还没有结束,而且正在被认真对待,JTAC管制员正在为SDF人员提供更多的培训。赫拉斯还说:“对俄罗斯来说,尤其是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来说,更微妙的信息是‘不要考验我们,惹恼我们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文章指出,美国对叙利亚代理人的支持一直存在争议,尤其是当武器落入与“基地”组织有关的武装分子手中时,争议更加明显。但是,在没有美国飞机支援的情况下,JTACs提供的训练没有多大用处,因为SDF没有属于自己的空军。

赫拉斯指出:“美国国会仍应发挥监督作用,以进一步了解该计划的有效性。联军为SDF人员提供的这种特殊的支持和训练,实际上没有引起大众的强烈反响。如果这将成为美国新的战争方式的一部分,即我们让非国家行为体从动态伙伴关系中获益,而这种伙伴关系通常只会留给经过密切审查的国家行为体伙伴,这对我们如何看待美国在未来冲突中的参与,尤其是在所谓的灰色地带的参与程度,具有重要参考意义。”

作者:宁浦 版权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系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