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吃茶去——《林徽因的下午茶》

subtitle
弘益茶道美学 2021-04-08 18: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世上的美艳女子如天上星辰,寒来暑往,能自身发热者,如北斗、启明,给身旁的人送来温暖和光亮。

《林徽因的下午茶》以民国大咖的茶会沙龙开篇,李明先生在浩瀚的丛书中做了大量又细微的阅读论证,开启一片东方树叶,呈现在林徽因的茶杯中,娓娓道来。

尽最大可能地还原当时场景中风姿绰约、才华横溢的民国女子的生活细节,文字不以叙写茶为主体,处处是茶事生活。一个个茶会沙龙,让本无关联的生活细节呈现眼前,切实的代入感开启了一页新的文学表现形式。

和李明先生未曾谋面,因茶相知。编撰《云南茶生活百科全书》《茶叶边疆:勐库寻茶记》《购买普洱茶防忽悠手册》始,到合著《民国茶范》,我想到一个网络流行词:人狠话不多。

中秋收到昆明奇来的新著《林徽因的下午茶》,开卷有益。

“林徽因:欲把西湖比西子,从来佳茗似佳人”做开篇,书中提及耳熟能详的民国大咖不下百人。朱自清、沈从文、吴宓、钱穆、陈寅恪、胡先骕、钱钟书领衔,金岳霖、陆小曼、徐志摩、梁思成、冰心、闻一多、鲁迅、郭沫若、梁实秋迎面走来。

远隔千里,依然能够感受到李明先生对生活的虔诚,对文字的挚爱,对茶的不舍。

才华名利之外,可资说道的还是炽热的爱情。

以《林徽因的下午茶》作为自己新著的书名,想必是因了其鲜活生动的一面,在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林徽因:

美如北魏的忍冬草叶、云南的扎染和她后来设计的景泰蓝。许多人知道林徽因,是从各种八卦开始的,种种奇谈背后,隐藏了一个真实的林徽因——如一杯顶级的绿茶,鲜爽活泼,而又品位不凡,自有动人的风情和魅力,堪称茶中龙井。

林徽因款款而至,自然想起徐志摩: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一对民国金童玉女,描绘了无限想象空间,因了才情、性情、真情。李明先生成书的立意并不在这里,从平实生活的视角接近人们口中的文化名人,并非易事。

有美人在侧,无须多言。作者化身民国人物,宛如温温尔雅的钱钟书,静静地坐在茶会一角,细细品味美丽女主人的下午茶。听诗人、学者、政论家、科学家们谈古论今,并不插话,见解早已在心。以茶为径进入鼎鼎大名的西南联大,不同角度呈现民国江湖的历史人物,从容的叙写让人感觉到他们今天依然生活在身边,天才已结伴而来。

李明先生以茶为谋,闲适的下午时光做注脚,看似不经意的叙述,围绕下午茶这一轻松视角,用清晰的时间记述,详尽的展现了书中人物关系。主人公多为西南联大时期的民国先生,亦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间接都与西南联大有着渊源。

上清堂初始,《茶业复兴》平台让我重拾丢下多年的文字。李明先生当时是《茶业复兴》编辑,我们的交流,仅限与茶,与文。前年,在《民国茶范》出版前夕,他发来书评邀约,我写过一篇《民国茶范:时代的声音里,有着茶与书的优雅和风华》的书评,也谈不上评,属于读后感或茶的交流。我关注着他的朋友圈,与茶有关的工作,大量的阅读和写作日常。

人与人交往,千丝万缕的关联中,少不了利益,没有利益,也没有了关系。我和李明先生,某一天在街头相遇,甚至不一定会相互认出,谈不上利益。依然惦念着彩云之南的昆明湖畔,有一个叫李明的人,是我的朋友。

古人说,见字如面,我读过他的书,是神交了。

中国的茶,如同中国人。一方水土,万般滋味,茶做为中国文化符号,是东方农耕文明延绵不断的鲜活载体。茶的回甘源自于苦涩,从药用价值到生活美学,与传统中国息息相关。历代书写和品饮者从皇家贵族、文人黑客,到平民百姓,茶包容大千。

西南与西北,本没有地理上的关联,两地茶事却颇有渊源,故乡通渭喝的罐罐茶,是由回族茶商从云南普洱带来,现在还叫思茅茶。两地煮茶、烤茶的方式极为相近,不知是从茶的源头传来的习惯,还是当地故有的形式。地域角度来说,陇右的黄土不适合茶树生长,饮用水也多为咸水,喝茶的习惯一代代传下来,家家户户,不分男女老少都会饮用,熬得浓稠的茶汤,一可以去水味,二可以提精神。

茶做为饮品,在中华文明发展进程中,举足轻重。从神农尝百草始,到世界第一部茶学专著“茶圣”陆羽所作《茶经》诞生,至宋代,茶已然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美学的重要角色。那位才华横溢、大名鼎鼎的皇帝赵佶著有《大观茶论》,高居宰位、端明殿大学士、书法家蔡襄著有《茶录》。

从陕西法门寺出土的大唐系列金制茶器看,饮茶已然进入到精致的美学层面。到宋代,点茶之风盛行,出现了精美的瓷质茶盏,五大名窑皆有生产茶器。

史海沉钩,茶因了干净、纯粹,举国为饮。

历代文墨对茶的书写,多提纲挈领的论调。冗繁的著述中,从人事的角度切入,李明先生的书写是具有开创性的,把茶与人物的日常融为一体,更贴近茶自草木间的本源。现代人谈到茶,多会联想到茶文化,茶道,茶艺,大专院校茶学研究注重茶科学内质和外在演绎,这些教科书式的传导,沿袭有过,所欠开创。其实质来说,茶在农事和文化传承两端,饮者贯穿其作为母体的始终,要探究其所承载的文化使命,重心应该放在人身上。

百姓人家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文人雅士莫不以棋琴书画诗酒茶为伴。同为饮品,相对于酒,茶相关的诗文书写少之又少,唐诗宋词中对茶的书写者虽不乏名士,盛传者却无几,最有名不过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七碗茶诗),苏东坡名句“从来佳茗似佳人”,杜小山《寒食》(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赵州禅师“吃茶去”是一股清流。

人间事,莫如吃茶去。“世人都说神仙好,功名利禄忘不了,”你我皆凡人,常言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在信息过剩的今天,人们不缺知识快餐,但不能少了文化营养。江山万代,一个人对一座城来说,多数莫不是云云过客。李明先生书写的西南联大,对昆明这座城来说,却是不一样的去处。书中人物,百年来大名时时在你我耳侧,这是文化的力量,也是传承的魅力。是他们,给这座西南高原的城带来了不一样的春天,我们应该记住他们,记住《林徽因的下午茶》。

作者:陈军| 弘益茶道美学撰稿人

•排版编辑✎沈袤延

•图片来源:弘益茶道美学,版权所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