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第一代空军几乎全部阵亡。

subtitle
张冰娱乐社 2021-04-07 20:16

“妈,对不起!” 他满身鲜血流着泪对着天空说了最后的遗言,他放开了操纵杆,飞机径直撞向日本军舰,玉石俱焚,粉身碎骨,时年26岁。

他叫沈崇诲,家境殷实,原本可以安逸的做个“贵族”子弟,却放弃了清华大学,弃笔从戎。

她的母亲曾劝诫过他说:“怕你还没想好要怎么过好这一生,命就没了。”

他没有辜负任何人,却辜负了母亲。

“如果我牺牲了,切望父母节哀,也希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继续投身抗日,直到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

这是他临飞前写下一封信的后半部分,从此再无归途。他是陈怀民,初名原为陈天民,参军后改名:陈怀民,意为爱国怀民。

他亦投笔从戎,在4.29武汉空战中被五架敌机包围,油箱起火,原本可以选择跳伞求生的他却拖着滚滚黑烟的飞机做了一个180度的向上反转,撞向身后敌机,同日本有着“红武士”之称的名将高桥宪一同归于尽,时年22岁。

天妒英才,母亲得知消息悲痛欲绝哭瞎了双眼,最疼爱的妹妹陈天乐从此改名陈难,即将结婚的女友,在他的殉难地穿着心爱的旗袍与之殉情。

“中国已非昔日支那”。这是1937年日本特派员木村毅发往日本的一则报道里最后附上的一句话。

1937年8月16日,阎海文在完成轰炸任务返航时机身被击中,跳伞误入敌人阵地,被包围。在日军围捕、劝降下不为所动,掏出配枪击毙了五名日军后,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殉国前他高喊:“中国无俘虏空军。”时年21岁。

日本士兵脱帽敬礼,粗糙的墓碑上写着“支那空军勇士之墓”,他们在为勇士也是敌人举行葬礼,我想他们的内心一定是颤抖的吧。木村毅在报道中写道:我将士本拟生擒,但对此悲壮之最后,不能不深表敬意而厚加葬殓。

这些人都是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第十二期学员,一共106人,殉国104人,平均年龄23岁,无一被俘,他们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壮烈事迹,可是无法一一列举,只记得他们的那句豪情的校训: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

20多岁,那时我们在干嘛?追星?找工作?还是浑噩度日?当然我不是想诋毁年轻的一代人,毕竟我们并没有处于那样的时代。

我想是时代在召唤他们,是一份无法言语的爱国情怀激励着他们,是使命赋予了他们勇往无前、视死如归的力量。

他们真的太年轻了,太可惜了,这一张张青春而盎然的面孔真的深深刺痛我的心。

但是我相信,当祖国再次受到侵略,受到威胁之时,这样的年轻人依旧会层出不穷,舍生忘死。

因为这就是几千年里遭受了无数侵略,欺压,凌辱的中国,在经历了无数艰苦卓绝的斗争中所传承下来的中国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