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智库提出提高美国竞争力的四大政策支柱

subtitle
全球技术地图 2021-04-07 19: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2021年3月31日在题为《国会应重点关注四大政策支柱以增强美国的竞争力》(Four Policy Pillars Congress Should Focus on to Enhance America's Competitiveness)的《政策简报》中给国会提出提高美国竞争力的政策建议。该政策建议的观点反映出传统基金会所一贯坚持的保守派政治观点(注:其保守派政治主张主要是:主张小政府;捍卫个人自由;捍卫传统美国价值;保持强大国防实力等),也反映出美国智库对美国竞争力下降的“焦虑”、原因分析和政策思考,一些认识和建议还是清醒的。这对关注和研究美国问题、了解美国保守派智库为提高美国竞争力如何为美国决策层出谋划策等有参考意义。

传统基金会在题为《国会应重点关注四大政策支柱以增强美国的竞争力》的政策简报中提出的核心政策观点是:一个国家的经济自由水平与其竞争力和民众的总体生活水平密切相关;美国的经济自由正受到政府的攻击,这个政府的规模、范围和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权力攫取都变得太大了;国会可以而且应该通过坚持法治、有限政府、监管效率和开放市场等这些原则来维护美国的经济自由。

政策简报指出,拜登政府最近的《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指导方针》指出,“由于外交和国内政策之间以及国家安全、经济安全、卫生安全和环境安全之间的传统区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没有意义,我们将改革和重新思考我们的机构、部门,跨部门的程序,以及白宫的组织来反映这一新的现实。”但政府应该清楚,位于美国政府“改革和反思”既定过程的核心任务,应该是推进经济自由,以实现保持和提高美国整体竞争力所需的充满活力和包容性的增长。而且,对于为人们创造工作、生产、储蓄和繁荣的机会,同时提高国家的整体实力,促进更大的健康、更清洁的环境和国家安全而言,经济自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但经济自由,必须通过遵守法治、有限政府、监管效率和开放市场等原则来保障的。

竞争力意味着维护和加强经济自由。传统基金会近30年来连续发布年度经济自由指数(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衡量全球各国经济自由和自由企业的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自由水平与其民众的总体生活水平和竞争力之间存在着强烈的正相关关系,这显示出经济自由在实践中的重要性。这种相关性正是如此多的国家寻求各种途径增强其经济自由、并最终实现其人民的真正成功的原因。该年度经济自由指数表明,美国在2006年达到其最高分后,经济自由度持续下滑,2021年创历史新低,美国落后于其他19个国家。美国的经济自由正受到大规模政府支出法案的冲击,这些法案使国家和民众陷入更深的债务之中,而最终必须为政府的疯狂支出埋单的税收将选择的自由从个人转向了政府。而且,经济自由也受到一些看似无害的小法规、以及影响雇佣和雇佣条件或服务提供的“社会公正”规定等的侵蚀。与一些政客所持的观点(美国的竞争地位没有受到威胁,因为联邦政府并没有开支太多)相反,美国的问题是政府的规模、行政范围和对人们日常生活的控制力都变得太大了。

经济自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任何关于经济自由的讨论都不可避免地会集中在个人与政府之间的关键关系上。任何干涉个人自治的国家行为或政府控制都会限制经济自由。然而,经济自由的目标不仅是没有政府的强制或约束,而且是创造和维护所有人的相互自由感。政府的一些行动是保卫国家和公民及促进公民社会和平发展所必需的,但当政府行动超出最低必要水平时,就有可能侵犯某人的经济或人身自由。现在是国会捍卫有限政府、个人自由和自由企业的首要原则的时候了。

政策简报提出的建议是,国会应当:

(1)通过继续加强财产权、司法效力和政府诚信来维护法治。

运作良好的法律框架保护所有公民的权利不受其他人包括政府和有权势的党派的侵犯。一个公正的司法制度,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论个人在社会上处于何种地位,都能提供补救。美国自由市场体系的完整性需要公平的法治来增强公众的信心,包括选举过程的公平性和安全性。

(2)通过控制税收负担、政府支出和财政健康来维护有限政府。

政府的成本、规模和干预是经济自由的核心问题。不断扩大的赤字和不断增长的债务负担,这两者都是政府预算管理不善的直接后果,导致了美国整体财政健康状况的恶化,而这一持续的流行病又加剧了这一状况。偏离稳健的财政状况往往会扰乱宏观经济稳定,诱发经济不确定性,从而限制经济自由。

(3)提高监管效率,确保在货币稳定的情况下创业和做大做强企业、工作和投资的自由。

拜登政府大量出台的新规定是对美国企业家精神的挑战,也给那些发现自己的工作机会因此减少的人带来了巨大的风险。拜登总统指示政府机构,要以“促进公共卫生和安全、经济增长、社会福利、种族正义、环境管理、人类尊严、公平和子孙后代的利益”为目标改进监管审查。国会可以通过编纂严格的规则制定标准和收回立法权来阻止过度行为。

(4)通过保持美国市场的开放和具有吸引力的政策,增强美国的竞争性经济发展活力。

国会应该在过去几十年的势头上再接再厉,在全世界范围内增加经济自由和有活力的增长,而不是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引发的新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来破坏这一势头。如果说曾经有一段时间可以严格遵守经济自由的原则,那就是现在。任何认为美国能够应对当前的疫情大流行,在没有国际投资和贸易流动的情况下实现急需的经济反弹的想法都是一厢情愿的。美国应促进和加强在相互接受的规则下与世界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和投资的自由,这应成为美国2021年及以后全球经济政策议程的核心。

政策简报强调,对许多美国人来说,经济自由不仅仅是一个创业和实现繁荣的商业环境。经济自由对人类发展的各个方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赋予了普通人权力,释放了选择和机会的强大力量,滋养了其他自由,提高了整体生活质量。在促进增长和改善人类状况方面,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被证明是最为有效的机制。在公平法律、有限政府、监管效率和市场开放的条件下,经济自由与繁荣之间不可否认的联系是人们有最大机会追求自身利益。

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注:现代货币学派代表人物,凯恩斯主义的反对者,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40年前在与其妻合著的《自由选择》(Free to Choose)中说:“我们再次认识到一个‘过度治理’的社会的危险,认识到好的目标可能被坏的手段所扭曲,依赖人民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控制自己的生活的自由是实现一个伟大社会的全部潜力的最可靠的途径。”弗里德曼一家的敏锐观察与当今美国充满挑战的时代有着惊人的关联。日益强大的利维坦式政府(注:意为庞然大物式的专制政府)的鲁莽和民粹主义的政策选择,使美国走上了一条与其历史上追求更大自由截然不同的道路。国会现在就应该采取行动来保护和振兴美国,使自由、机会和繁荣在美国蓬勃发展。

免责声明:本文转自智强战略咨询,原作者张志强。文章内容系原作者个人观点,本公众号转载仅为分享、传达不同观点,如有任何异议,欢迎联系我们!

·

转自丨智强战略咨询

作者丨张志强

编辑丨翟丽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