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知否》:盛如兰肆意的天真张扬任性背后,深藏着不为人知的孤寂

subtitle
咖啡里的云 2021-04-07 18:39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知否》中,盛家四个女儿,三个高嫁,只有嫡出的五姑娘盛如兰低嫁给了文炎敬。

如兰是王大娘子王若弗所出。

从小,就被锦衣玉食地供养着,同时被母亲一直灌输着“自己是嫡女,要比庶出的那几个女儿尊贵”的概念。

因此,如兰在和庶出的墨兰、明兰相处时,天生就有一种优越感。

抛开大姐华兰不说,剩下的三个姐妹,只有如兰的成长环境是最正常的。

盛老太太很宠明兰,但是明兰母亲早逝,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母爱始终是无法替代的。

所以明兰整天谨小慎微。

墨兰自不必说了,虽然从小父母均在,但是她所接受的教育,着实不正常。

所以墨兰整天想着算计别人。

只有如兰,是一个正常长大的孩子。

如兰的生长环境,不算是那种被保护起来的公主,但也算是中规中矩的身份。

她不像明兰那般艰苦,从小就看懂了世事,见到了自己亲娘被害死,最后寄人篱下地生活。

她也不像墨兰那样腹黑,受林噙霜的影响,每天耳濡目染,各种耍心机,把自己也往下jian了作,最后导致形成一种极其扭曲的人生观。

所以只有如兰的表现,才是一个娇憨女儿正常的表现。

虽然此前,如兰也刁蛮任性。

比如她会霸道地要求明兰给她绣荷包,做好吃的,她也会在课堂上和明兰传纸条。

如兰其实根本斗不过明兰,不过是明兰不想给老太太惹麻烦,从来不跟她斗,反而处处迁就她。

如兰对墨兰,更是针尖对麦芒。

比如如兰最喜欢以庶女来称呼墨兰,其实她也是从心底里瞧不起这些小娘生的,同时也包括明兰。

但如兰跟墨兰斗,几乎没有赢过。

就连墨兰把王家舅舅送给如兰的东西据为己有,盛紘也觉得理所应当。

但也正是因为如兰单纯真实,没有心眼,所以明兰都不和她计较,反而和如兰的关系还不错。

两人经常无话不谈,也会在伤心的时候安慰彼此。

相比墨兰对于公侯家庭的向往,如兰一直很淡然。

三姐妹在对待小公爷齐衡的态度上,对比来看,挺有意思。

墨兰,处处公然献殷勤,不知天高地厚地觉得自己最美最优秀,所以齐衡若要在她们三姐妹中挑,一定是挑自己,一种“势在必得”的愚蠢。

明兰,被齐衡公然追求,一再示好,明兰因太过“自知之明”,一再后退,拒绝,觉得怎么也轮不上自己,高攀不起。

这两姐妹,一个激进,一个退缩。

而如兰,则一直是没心没肺的态度,得到也行,得不到也无所谓。

放到现在,如兰这种心态也是挺好的。

她的择偶观,没有那么教条,同时她对自己不优秀的现状,看得很客观透彻,也一点都不着急。

所以无论是小公爷齐衡,还是后来的永昌伯爵府,压根都没有被如兰真正放在眼里。

在这个问题上,如兰始终无动于衷,母亲王若弗却焦急万分。

当然,这与如兰盛家嫡女的身份有很大关系。

作为大家族的嫡女,就算如兰不争不抢,父母也会给她谋一个最好的人家,不必像墨兰那般苦苦争取,甚至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可剥开表象看本质,如兰的这种优越感在盛家其实并没有得到真正的释放。

毕竟,如兰自己的父亲,盛家的主公盛纮本人就是庶出。

在成长的过程中,盛纮因为自己庶出的身份受尽磨难,在自己当家作主之后,他绝不允许自己庶出的儿女承受相同的苦难。

所以盛紘最看不得嫡庶之争。

在盛纮看来,嫡出儿女本来在身份上,就存有天然的优势,因此也该对庶出儿女有所谦让。

加上林噙霜和墨兰母女俩的各种装委屈扮可怜博同情,和母亲王若弗一样没心机的如兰,每次对上她们都讨不到好处,甚至反过来,还会遭到父亲的埋怨。

如兰作为盛家的五姑娘,上有林噙霜生出来的四姑娘墨兰做姐姐,下有卫小娘生出来的六姑娘明兰做妹妹。

三个女孩年龄相仿,一同长大,如兰并没有“独一性”。

墨兰虽然骄纵跋扈,但是墨兰懂得欺骗和掩饰,总是会在盛纮面前伪装成一副娇弱可怜的样子,还擅长读书写字,自然更受文人盛纮的喜爱。

明兰呢?养在老太太身边,一直乖巧懂事。

母亲去世得早,她从小就学会了忍气吞声,从来都不给盛纮主动添麻烦。

再看看骄纵的如兰,不知收敛,也不懂得掩饰,与另外两个姑娘比起来差得太多了,盛纮自然不待见。

从小被是庶女的墨兰压着一头,如兰虽心里不乐意,但也无可奈何。

他知道父亲疼墨兰,对墨兰这个姐姐,她也只是没事怼一怼,说些风凉话。

一是她觉得没意思,也没什么大事,过个嘴瘾就行。

二是她多少还是在乎嫡庶之分,即使父亲再怎么疼,到底她才是盛家未出嫁女之中的嫡女。

尊卑之分,在那个等级森严的年代是很严谨的。

前期的如兰天真无忧,看似没有烦恼,实际上是心里最为孤寂的姑娘。

王若弗对如兰不能说不疼爱,也确实是捧在手心里的,但前有华兰和长柏。

加上王若弗心思粗糙,对于如兰内心的真实感受,关注甚少。

盛紘有墨兰和长枫,盛老太太有明兰。

放眼下来,整个家其实如兰是最多余的,或者说多她不多,少她不少。

其她姐妹无论是外貌上,或是才华上,都比她优秀。

她虽为嫡女,但她出生之时,正逢林噙霜最受宠最得意的时候。

因此,她一生下来就没有多少父亲的宠爱,盛紘就算来王若弗房里,夸的也都是华兰。

如兰,论智慧,不如明兰;论心机,不如墨兰;论持家贤惠,不如华兰。

她似乎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让盛家得意的事。

而一直以来,如兰对自己的认知也非常清晰:

我晓得,从小到大,我比不上大姐姐的荣华尊贵,比不上墨丫头会巴结,也比不上明兰讨人喜欢,别说爹爹,就是娘,也不甚看重我。

如兰很有自知之明,她了解自己,也能摒弃面子,客观地评价自己。

有时候,承认自己不如别人很扎心,但这也正是如兰真诚可爱的方面。

表面看起来,作为嫡女的如兰地位尊贵,但那些并非她想要的。

如果说明兰的孤寂肉眼可见,那么如兰,则是太阳一样的外表下藏着和明兰不相上下却难为人知的孤寂,以及不敢逾越的界限。

如兰也曾经想过,只有像自己嫡亲的姐姐华兰一样高嫁,才配得上自己的身份。

而她的这个想法,在一次亲眼目睹华兰在婆家“委曲求全”的遭遇而改变了。

华兰出嫁后,如兰曾跟着长辈去忠勤伯府走亲戚。

这时如兰才了解到姐姐华兰在婆家,被婆母欺负,不敢说;被搜刮陪嫁,不敢言;甚至怀着孩子还要给婆婆“站规矩”。

看到一母同胞的姐姐这样遭罪,娘家还苦于不敢得罪亲家,而不敢为华兰讨回公道,如兰很是愤怒。

从此,如兰想要“高嫁”的心就动摇了。

如兰回去就对明兰说:

天底下的婆婆都是可恶的,若要我过大姐姐那样委屈的日子,我还不如当一辈子的老姑子呢。

如兰也对母亲王若弗说:

我瞧姐姐那样,觉得嫁到高门显贵之家,也没什么意思,总不过就是受气,还不如嫁个普通人家,即便是当官,最好官阶也没爹爹大,这样女儿我腰杆子硬,好拿捏。

这择偶观,婚姻观,可让她母亲大娘子不高兴了。

王若弗觉得自己娘家就是高官,自己又多年为儿女筹划,这女儿却扶不起来,真叫人着急。

但是如兰却觉得,筹划得再好,也没有自己日子过得舒心重要。

因为如兰很肯定,自己未来在婆家的表现不可能比各方面都优秀的华兰更好。

与其享受“高嫁”的美名和表面的光鲜,实际去受那些忍辱负重、委曲求全的苦,不如找个真心爱自己,宠自己的人。

如兰的自知之明,加上看到华兰的遭遇,如兰选择因地制宜,改变自己的想法和行为,让自己能够选到最适合自己的活法。

于是,如兰彻底放弃了“高嫁”的执念,转头在“低嫁”的选择中寻觅人生的风景。

嫁给好人家,不过是好看,是有面子,当然,也是有钱有权有地位。

但这多半是满足虚荣心,满足父母亲人的,而嫁过去的那个人,她过得如何,可就要打个问号了。

但是反过来说,即使像如兰说的那样,故意挑个小门小户的、比不上自己家的人家嫁了,也未必就真的能过得舒心。

所以,用现代辩证法来看,如兰的这个择偶观,也只对一半。

因为不管是高门显贵、还是小门小户,都有对儿媳好的,或对儿媳不好的。

重点还是要看这个人家的人品德行如何,嫁的那个人如何。

如兰很幸运,低嫁的文炎敬人品上乘,对如兰疼爱有加。

这个文炎敬,原本是大娘子王若弗给墨兰找的夫婿。

文炎敬家世门第非常低,他只是最一般的人家,和盛家是远远不能相提并论的。

当然大娘子有自己的私心,她就不想墨兰嫁得好。

没想到的是,后来如兰竟然喜欢上文炎敬。

如兰和文炎敬的相识是因为一块手帕。

当时如兰去追自己的手帕却被文炎敬捡到,当时那个年代女子清白何等重要。

为了保如兰清白,不受闲言碎语困扰,他自然是不能把手帕直接交给她的,所以把手帕搭在了旁边的树枝上。

从这里看出文炎敬是一个谦谦君子,会为女子考虑。

得知墨兰和梁晗暗通款曲款之时,天真的如兰还在为文炎敬不必娶墨兰而暗自高兴,全然不知墨兰的行径会毁了盛家女儿的名声。

面对顾廷烨的求娶,如兰真的以为自己不能嫁给心上人了,于是闭门绝食,完完全全就是情窦初开却被父母骤然结束的小可怜。

如兰不愿嫁给朝廷新贵顾廷烨,却看上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穷举人,乍一看是短见,实际不然。

如兰虽然单纯,但是看事情却明白。

墨兰耍了手段逼得家里去梁府提亲,可做了伯爵娘子又怎么样,墨兰并不幸福。

丈夫是个花花公子,自己又滑了胎,屋子里的贵妾也很有手段,这辈子都是和丈夫的小妾斗。

大姐华兰倒是嫁了个如意郎君,与华兰很恩爱,可是却有个恶毒的婆婆,生下儿子也常被婆婆拿捏,华兰生活地也很艰难。

如兰虽然前期是一个娇蛮任性的大小姐,可后来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甚至不顾父母的反对,足见其在面对人生大事时的理性和勇敢。

当半夜睡不着的明兰起身散步,发现正在约会的如兰和文炎敬时,如兰担心明兰说漏嘴,于是特意将其请入自己的房间。

如兰告诉明兰自己约会对象后,明兰十分吃惊。

文炎敬是一个穷秀才,没有多少家底,更何况他曾是盛紘指派给墨兰的夫婿,明兰害怕文炎敬是故意为了权利地位才接近如兰的。

如兰立马反驳这个说法。

她说文炎敬夸自己好看,精神伶俐,让人瞧着心里敞亮。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表面上大大咧咧,有着张扬的骄傲的如兰,其实内心藏着不为人知的自卑。

因为从小到大,如兰都是蠢笨的存在,根本没有人夸过她。

在遇到文炎敬后,如兰觉得自己被尊重和欣赏了。

文炎敬对如兰是真心真意的好,从头到尾眼神只给如兰一个人。

如兰认定了文炎敬是那个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大娘子得知后是千百个不愿意,但一番“腥风血雨”过后还是为了如兰的幸福屈服了。

如兰告诉母亲,豪门婚姻是不幸的也是无奈的,女儿只求对方真心爱自己,这个“爱”中,不掺和任何其他东西。

文炎敬出生卑微,且还是墨兰看不上的,如果此事放到明兰身上,我觉得她断不会为了这样一个人,断送自己的后半生。

这就是明兰所求和如兰不同的原因。

如兰就不在乎这些,哪怕他是姐姐看不上的,哪怕他出生不高和自己的嫡女身份不匹配,哪怕自己是低嫁。

这些世俗之事,于如兰而言,都不如自己选择一个也以同样真心待自己的人要好。

明兰睿智,但活得太累;墨兰腹黑,活得太作si;如兰简单直接,看破就得说破、看明白绝对不装傻,活得率真。

在感情上,如兰求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现代感情价值观。

突破封建残留意识,姐妹几个只有如兰做到了。

况且,如兰很清楚自己几乎没有把持豪门家务的任何优势。

与其入权贵家门遭罪,不如嫁给普通人家,避免勾心斗角,活得简单舒心得多。

所以如兰并非“傻白甜”,表面上呆萌可爱,但内心深知豪门富贵,高墙大院里面充满了险恶,这也是她喜欢文炎敬这样书生的聪明之处。

文炎敬对如兰的好,剧中前期没有体现太多,但在婚后如兰有一个恶婆婆,经常欺负她。

文炎敬和华兰的夫婿完全不同,他并没有不闻不问,而是站出来维护如兰,帮自己的妻子。

文老太太让如兰“站规矩”,文炎敬就来解救。

文老太太刚要给儿子说如兰的不是,文炎敬马上说翰林院有事要走。

文老太太闹得厉害了,文炎敬直接怼老娘道:

你既然看不上儿媳妇,如何好意思住人家宅子?赶紧搬出去吧!

从此,文老太太便不大找如兰的麻烦了。

如兰婚后即使生的是个女儿,有文炎敬呵护着,婆家也无人敢废话,更无人敢得罪这个金尊玉贵的小孙女。

就像明兰所说,这世上或许就没有不找是非的婆婆,但婆婆对你什么态度,还要看你的丈夫有多大本事和心意来护着你。

当时的文炎敬已经榜上有名了。

在那个年代男子三妻四妾本是常事,即便盛家门第比文家高也挑不出什么错。

但文炎敬并没有如此,他一心一意对如兰,一生只守着如兰一个人,在那个年代确实十分难得。

而如兰也没有因为低嫁就盛气凌人。

她深知自己母亲失去父亲欢心的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仗着娘家的势力,糊涂又固执,对父亲缺乏应有的尊重。

如兰曾经像其母王若弗一样,横冲直撞地走过了她的少女时代。

她有王若弗身上的缺点,自私、蛮横,但也遗传了王若弗的优点——单纯、善良。

盛老太太对王若弗的评价是虽然她性子鲁直,但骨子里是心软的,就是给她一把刀她也想不起来拿它sha人,而如兰心中最终极的理想也不过是让墨兰去吃狗shi。

而如兰与母亲又是不同的。

她在生母王若弗与林噙霜的明争暗斗中长大,亲眼目睹生母被妾室占了上风的过程,也经历过被墨兰压制的愤怒与无奈。

一次次碰壁之后,如兰终于学会了收敛脾气,还学会了思考。

如兰和文炎敬是剧里唯一因为互相爱慕走到一起的伴侣,这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尤其难得。

~END~

(图/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一直一直

在文字的陪伴中倾诉一颗不曾叛离的心

坚信成长才是女人最终的归宿

愿你能在我的文字里感受温暖和深情

《知否》盛墨兰的结局,在母亲林噙霜的一言一行里早就埋下了伏笔

《知否》:王若弗的“蠢”,其实并非她的硬伤

《知否》:“怂人”盛紘,却将一手烂牌的命运,打出王炸的效果

《知否》林噙霜:缺乏眼界与格局支撑的聪明,终究成了愚昧至极

《知否》盛家祖母:她的睿智豁达是熬过薄情时光后的释然与沉淀

《知否》:可恨的曼娘从来不是可怜之人,她是真正毫无底线的恶人

《知否》:顾廷烨是如何从风流不羁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

《知否》盛明兰:她如冬日里的腊梅,虽质朴隐忍,却暗香流动

《知否》申氏:她才是他余生“互执黑白子,对弈棋几局”的知音人

《知否》齐衡: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