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男子入狱13年,还剩15天刑满释放,才被法官告知抓错人了

subtitle
凌瑶读史 2021-04-06 16:25

“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这是元曲《窦娥冤》的经典的一句唱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该剧讲述了穷书生窦天章因欠蔡婆婆的高利贷无力归还,就将女儿窦娥抵押给蔡婆婆做童养媳。然而窦娥与蔡婆婆的儿子成婚没多久,蔡婆婆的儿子就暴病而亡,家中只剩下窦娥与蔡婆婆二人。

一日,蔡婆婆去找庸医赛卢医讨债,赛卢医想要趁机杀死蔡婆婆逃债。幸好被路过的张驴儿父子救下,未曾想张驴儿父子利用救命之恩,竟想一起入赘蔡家占有窦娥和蔡家的财富。

性格刚烈的窦娥自是不肯,于是张驴儿就从赛卢医手上买了砒霜,撒进羊肉汤里想要毒死蔡婆婆,结果却阴差阳错地毒死了张父。张驴儿反报官诬告窦娥杀害了张父,贪官桃杌更是将窦娥屈打成招。

被处死前,窦娥许下三桩誓愿:若她有冤,死后血溅白绫,瑞雪暑降,大旱三年。这些誓愿后来一一应验。其父窦天章中第后,得窦娥托梦,重审此案,为窦娥申冤。

窦娥的故事无人不闻之泪下。而今天要讲的这位男子——坐牢13年,还剩15天出狱之时才被法官告知:“抓错人了。”让人感叹“真是比窦娥还冤!”

一件背心误终生

1992年春节,鹿邑县的胥敬祥觉得新年要有新气象,就在集会中买了一件绿色绒毛背心,却未料到正是这件背心日后给他带来了不可挽回的灾难。

年节期间,胥敬祥和老乡一起喝酒。酒过三巡,些许暖意涌上心头,胥敬祥就脱下了外套。可他不知道的是,对面的乡亲已经在心里默默地将胥敬祥内里这件绿色毛背心记下了。

回去后,醉眼朦胧的胥敬祥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紧随其后的警察用手铐铐了起来,并带进了警察局。

原来是最近县里频繁发生恶性抢劫案,而警方接到报案说胥敬祥就是那个抢劫犯,他身上穿的那件绿色毛背心正是不久前受害人被抢的那件。

无证据草草结案

胥敬祥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那个抢劫犯。但是面对突如其来的诬陷,自己也不清楚前因后果,更不知道如何解释才有说服力。在接受审讯时他告诉警官:“这条背心是我从集市上买的,不信你们可以去问摊主。”

可是集市上买的东西,一般都没有正规发票,即便有摊主证明毛衣是在集市买的,也无法证明毛衣是胥敬祥本人买的。更何况他们根本没有找到摊主。

进警局的第二天,警察突然用绳子捆住他,然后几个人轮番对他拳打脚踢,直到他疼昏过去方才罢休。就这样被折磨了三天三夜后,胥敬祥被迫招供了。

1991年5月,仅凭一件随处可以买到的毛衣和胥敬祥屈打成招的供词,一审法院判决胥敬祥犯抢劫罪和盗窃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和1年,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6年。

翻案路漫漫

1991年12月,这起抢劫案引起了一位二级警督李传贵的注意,他发现此案存在许多疑点,所谓的证物根本无法认定胥敬祥便是罪犯。

首先就是那件毛衣,仅凭无关人员的一面之词就判定那件毛衣是被抢那件的判决实在不妥,其次这起抢劫案发生在1991年春节后,而那时的胥敬祥早已去外地打工了,哪来的机会回县作案。”

李传贵随即将他发现的疑点报告了上级,可是从上级传回来的却并不是胥敬祥案的消息,而是李传贵自己被举报徇私舞弊。

直到后来,李传贵的徇私舞弊案被查清是蔑,检察官撤掉了对于他的诉讼,李传贵才官复原职,继续查起了胥敬祥的案子。

随着案件的疑点被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省政府开始重视这起案件。监察官蒋汉生反复查看案卷后,发现胥敬祥的确没有作案的时间。

而且他当时招供时说的“青龙、黑龙、绿龙”根本查无此人,这起案件的真凶显然不是他。

2001年5月,蒋汉生对此案提出上诉,并开始了胥敬祥的漫漫“维权路”。同年11月周口市中级法院指令鹿邑县法院另组合议庭重审。可惜的是,由于证据不足,2004年4月鹿邑县法院宣布维持原判决。

正义终将到来

蒋汉生尽心尽责,作为人民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他有义务,更有责任让正义得到伸张,让罪恶得到惩罚。

数年来,他为了帮助胥敬祥平冤,走访了鹿邑县当地与这起案件有关的所有人,去寻找证据。不仅如此,蒋汉生还时常探访胥敬祥的亲人,给他们带去胥敬祥的消息。

2003年5月,河南省检察院向省高级法院针对胥敬祥案提出抗议,直至2005 年3月胥敬祥被宣判无罪释放,这时候距离胥敬祥刑满释放只剩下15天。

狱中的胥敬祥也曾有过放弃的念头,但是他不甘心,天降横灾令他妻离子散,如果就这样放弃,不仅白白坐了牢,还要一辈子顶着抢劫犯的名头。

“是检察官和省检察院帮我活下来的。”胥敬祥泪流满面。

当蒋检察长出现在他面前说“对不起,抓错人了”的时候,他有一点恍惚,眼前刺目的阳光,脚下迷茫的未来,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悲惨呢?

没有人愿意承受飞来横祸,也没有人愿意成为冤假错案的牺牲品,哪怕多年后平反,哪怕获得了相应的赔偿补助,时间与尊严永远是金钱无法衡量的。

13年弹指一挥间,胥敬祥妻离子散,父母双亡,眼下唯有珍惜现在的生活才能不辜负那些为了替他昭雪而挥洒汗水的人们。

李传贵为了胥敬祥案被陷害后仍出来替他主持公道,蒋汉生为了替胥敬祥平冤忙前忙后十年之久,检察院针对胥敬祥案纠错长达7年时间,付出了巨大的人力、财力。

即使是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冤假错案也时有发生,但我们一定要相信国家会尽全力还受害人清白,而这些冤假错案在某种程度上也能够进一步推进国家法制体系建设的完善。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才是我们一直要做的。

像胥敬祥接受采访时所说:“希望中国胥敬祥式悲剧越来越少”。愿六月不再飘雪,人间再无窦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