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知否》盛墨兰的结局,在母亲林噙霜的一言一行里早就埋下了伏笔

subtitle
咖啡里的云 2021-04-05 18:24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盛墨兰的结局,是母亲林噙霜一早就埋下了的。

墨兰是庶出女儿,明面上好像矮了华兰一头,但实际上却是压了如兰和明兰不止一头。

可以说,墨兰出嫁前虽只有庶女的名,享受的却是华兰升级版的待遇。

这还不算林噙霜随时随地加分以及王若弗的拖后腿。

靠着盛紘的宠爱,其实不论谁管家,墨兰的份例肯定都是不会打折的。

林噙霜手里还把持着众多产业,墨兰的生活质量最低跟如兰持平。

另外,在琴棋书画这些技能上,墨兰都是姐妹三个中拔尖的。

几个姐妹间有内部矛盾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如兰吃亏,明兰跟着吃锅烙。

墨兰若想要什么,不管是谁给的,只要东西还在盛紘手里,就必定能到她手里。

但就因为盛紘的用心良苦与林噙霜母女得嫁高门的思路不匹配,才有了最后一系列的崩盘。

墨兰前头只有华兰一个姐姐,眼看着姐姐十里红妆风光嫁入有爵之家的嫡子,不眼红心热是不可能的。

加上自小骄纵,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墨兰觉得全世界都该是她的,自己想要就一定会有。

墨兰受到的宠爱和林噙霜在家中的地位让墨兰对自己的定位发生了错位。

她觉得只要有爹爹的宠爱,哪怕自己不是嫡女,也能过得比嫡女风光,也能拥有嫡女所拥有的一切甚至更多。

如果没有,就是别人不尽心,这个别人指的是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包括亲爹盛紘。

墨兰能有这个心理,林噙霜功不可没。

林噙霜一辈子也没有解开自己的心结,最终把自己困si。

而到了墨兰一辈,林噙霜还要继续努力将自己复仇的怒火传给下一代。

林噙霜无时无刻不让女儿和华兰如兰比,她一次次强化那种“身居高位者不配”的思想。

但墨兰终究和林噙霜不同。

墨兰从未吃过苦,一点都不懂隐忍,也没有家破人亡流离失所遭人践踏而生出的恨意。

于是,墨兰的格局被林噙霜生生限制地变得愈发狭窄,手段城府又远不如林噙霜,还平白养成了和王若弗一样作威作福的脾气。

然而沉溺于报复心理的林噙霜完全忽视了这一切。

当然,墨兰成长之路的走偏,除了林噙霜的主导作用,盛紘的助攻也不少。

尽管盛紘经常被提醒嫡庶不分是乱家的根本,但对林噙霜和对墨兰兄妹俩,盛紘一直下不去狠手真正整治。

盛紘自己是靠嫡母的栽培奋斗出来的,可以说自己就算潜力股,自然也长了一双看潜力股的眼睛。

华兰如兰的丈夫,都是在外头自己能立住,在家能给妻子撑腰长脸面的人,共同特点就是识大体知道爱重妻子才是正途。

盛紘是被嫡母教养长大的庶子,他太知道嫡庶之别,这是盛紘的心里阴影,林噙霜利用得很好,但显然对面积估计错误。

所以在墨兰的婚事上,林噙霜妥妥地走偏了。

林噙霜旁敲侧击地打听盛纮对墨兰婚事的安排,当听到盛纮有意将墨兰许配给文炎敬时立刻关切地问文炎敬的家事。

得知文炎敬祖上务农,林噙霜立刻变了张脸,连伪装都没有就惊呼出声,丑态尽显。

在林噙霜的心里,墨兰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儿,要嫁的必然得是豪门显贵,怎能嫁给这样一个穷举人。

林噙霜本身就是一个嫌贫爱富、向往权势的人,她当然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儿这样嫁了,一心只有门第的她自然而然忽略了盛纮对文炎敬人品上的评价。

由于自己的经历,林噙霜对门第有非常深的执念。

女儿的婚姻大事上,林噙霜最在乎的并不是这个人是否值得托付,而是门第足够高。

而墨兰也是如此,母女两人的眼界都只囿于眼前方寸之地。

富贵险中求,林噙霜倒是很有釜底抽薪的魄力。

林噙霜当初未婚先孕,逼着大娘子王若弗喝了自己的妾室茶。

轮到女儿墨兰,林噙霜不惜和盛家彻底撕破脸,也依葫芦画瓢,扛着盛家的番号,又玩起了先免费“品尝”,再高价买进的一锤子买卖的主意。

林噙霜将自己的一切依附在一个男人身上,却又不甘心自己就这样依附在一个男人身上,真是又可悲又可笑。

一方面和盛紘夫妻二十年,她清楚这个男人的软肋。

盛紘最撇不下的是感情,自己就不会被置于死地。

另一方面,她也清楚盛家被自己玩坏了,不是长久之地,把火炬接力给墨兰,等着墨兰带着自己另觅大树好乘凉。

林噙霜发现只要哄着盛紘开心就可以为所欲为,于是告黑状装可怜扮柔弱这些更容易达到目的的手段被主动培养了出来。

原本盛老太太教给她的那些都没有了,完全转变成妾侍的思考模式。

虽然盛纮与墨兰就像是今日的正常人家的父女,对墨兰极尽宠爱。

但盛纮与林噙霜的关系其实并不对等。

林噙霜于盛纮,是真爱,但也是玩物,而不是风雨同舟的伴侣。

林噙霜在盛纮面前的姿态放得很低,更多时候是在讨好盛纮。

因此,墨兰在潜意识中对父亲,也有几分讨好的成分在,进而演变成对其他男性也是如此。

而庶出身份对墨兰的影响极大。

除了林噙霜张口闭口嫡女庶女,切实生活体会更实在。

林噙霜是妾,半个奴婢,大娘子可以随意打发处置,剧中,大娘子多次命人将林噙霜捆起来,绑在地上要发卖(虽然从未成功过)。

林噙霜还被罚打过,太不体面。

墨兰也是看着林噙霜伏低做人的。

父母是子女心中最伟岸的人。

但林噙霜在现实生活中的低地位,没尊严也是印在墨兰的心里,以至于盛纮不来,墨兰就开始紧张,担心盛纮“不爱她”。

这是多少物质浮华都换不来的。

盛紘确实是被林噙霜吃得sisi的。

但林噙霜却没有认真区分盛紘和梁晗的本质区别,做到灵活变通打怪升级,妄想着一招吃遍天下所有男人,距离“高段位”,还是有点差距。

在林噙霜的出招路数里,体现出的终极价值观,就是女性物化成生育价值一个因素。

所以林噙霜很想当然地将她的思考模式完整地教给了墨兰。

等到墨兰进了梁家,依然习惯用妾侍的思维模式去处理夫妻关系。

尽管一定程度上是很好使的,但在周围正妻们看来,依然是落了下着。

墨兰顶着正妻的名头却没有正妻的做派,更不用说督促丈夫上进和谐亲族关系了。

墨兰生为五品小官家的庶女,一开始妄想嫁给齐衡,做国公府的正妻。

当林噙霜跟盛紘说要盛紘去和齐衡提亲的事,盛紘都觉得不可思议,直接讽刺让墨兰去当皇后娘娘好了。

如果不是最后在找婆家时一定要跟华兰争个高下,哪怕嫁到平级人家里头,墨兰也是可以过得舒心顺畅的。

其实盛紘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而林噙霜和墨兰因为盛紘数十年的偏宠放纵导致看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平时祖母和父亲的教诲墨兰完全都没听进去,被林噙霜教得一心想嫁入高门,却不知一入侯门深似海。

看着林噙霜那些小伎俩在后院混得风生水起,墨兰就以为自己学着以后也能跟自己生母一样。

墨兰为了证明自己比其他盛家女儿都好,就要嫁给最富豪的侯府,欲壑难平,最终烧坏的只能是她自己。

好高骛远,德不配位,必遭其祸。

墨兰贪恋荣华富贵,而无自己立身之本,所谓诗文才华,也是为讨好上层社会,而无内心安宁,自然患得患失。

你追求好的生活,没人会指责你,但做人的底线总要有吧。

墨兰为了嫁入高门,她不光是自己付出了代价,她是踩着别人的骨头和性命够上去的。

不管怎么说,盛紘再对其他的孩子不好,对墨兰还是疼爱有加的。

那偏心的劲儿真是恨不得钻进电视锤他两拳。

可是墨兰怎么回馈他的呢?

墨兰嫁入豪门可不仅仅是“两情相悦”。

而是不管不顾,撕破脸说如果不要她嫁入梁家就要盛家所有女儿陪葬。

最后她搭上了盛紘、长柏的仕途,姐姐妹妹们的婚姻,把盛家、海家、老太太全都拉下了水,甚至贴身女使的性命。

这狠心的劲儿,真是令人心寒。

就好比,父母爱了你许多年,也没说要你怎么,可是你非要攀高枝儿,要父母把家里所有的钱拿出来要你装,不够就逼着去借去欠。

最后墨兰倒是如愿嫁给了梁晗,好像看起来她什么都得到了,但是她有些东西真的什么都失去了。

正如当代,你拜金,只会有些人看不惯而已,但你若是为了一己私欲侵害了别人的合法权益,别人不仅会怼死你,甚至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墨兰对亲人无亲情可言,其他人不过是她通往富贵的棋子和台阶。

家人对她的爱,下属对她的忠诚,都被她当成可计量的砝码。

从这一点上来说,墨兰是冷心冷血、恬不知耻、毫无底线的人。

正如明兰所说,做人看最低处。

墨兰的颠倒是非、拔尖争宠、爱慕虚荣等其实原本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而是我们很多人都存在的缺点。

墨兰做人的最低处是为了一己私欲不择手段,包括让别人的性命陪葬。

很多人觉得墨兰如果不那么追逐名利,愿意低嫁,比如嫁给文炎敬,日子会幸福很多。

性格决定命运,我觉得墨兰无论是高嫁给梁晗,亦或是低嫁给文炎敬,都不会过得好。

如果她嫁给文炎敬,可能会很暴躁。

首先我觉得,墨兰这种人,不适合低嫁。

为什么?

父亲盛紘和母亲林噙霜,从小给到墨兰的,是最好的物质水平。

而墨兰也恰恰是一个重视物质享受的人。

低嫁对墨兰而言,是物质水平的下降。

墨兰和如兰不同。

如兰下嫁,物质水平降了,大娘子贴补;婆媳闹矛盾了,真爱老公文炎敬撑着。

墨兰呢,不可能指着盛紘拉着大娘子,去好好分说吧?

以墨兰的性格,很可能会各种鄙视文炎敬,仗着娘家势大和婆婆起冲突,最后弄得家里鸡飞狗跳。

再不然就如当年大娘子一样,插手文炎敬的仕途,求爹爹给这给那。

最后文炎敬会像盛紘恼了王若弗一样恼了墨兰。

毕竟文炎敬不是那种喜欢依靠岳家的人。

如兰也想帮忙,但是被劝住了,换成墨兰,她还会说:

你们存心不想看我好,所以才这样来劝我。

就是被迫害妄想症,除了她娘林噙霜,谁都是嫉妒她,都是要害她,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因为她只相信自己。

至于墨兰母女千方百计高嫁的梁晗,他不是盛紘,一把软骨头,更不是文炎敬,真心疼爱妻子。

墨兰说自己有手段,指拢住丈夫的手段,可不是吴大娘子看上的手段。

墨兰母女虽然卑鄙了点,但思路没错,自己资源是够不上了,那就只能拖大娘子与祖母下水了。

墨兰最理想的,应该是平嫁,嫁给盛纮同僚家的庶子。

墨兰绝不是把一手好牌打烂的人,她原来拿的就是烂牌。

为妻在古代,是一种身份,也是一门职业,尤其是高门大户的正妻,绝对是一门专业。

既然是专业,那么既要拼学历,也要拼资源。

但墨兰从起点上,就输了。

放眼盛家,无论是师资,还是教育,都是盛老太太最优,其次是大娘子王若弗。

林噙霜呢,罪臣之女,要啥没啥,不能出去交际,人脉也积累不下来。

加上自身眼界低格局小,教育上是完败。

所以墨兰看似是资源最好的,老爹宠爱,优越物质,独特地位,但资源实际是最差的。

说到底,墨兰的悲剧主要还是母亲林噙霜的责任。

墨兰一个人顶了两个名号的头衔,又是兰字辈,又是biao字辈的,不愧是得到过林噙霜真传的后备选手。

装,也是一个人的bi格,墨兰的bi格,恰巧就是林噙霜的人生格局。

而林噙霜对墨兰,别的不教,偏偏就教墨兰她自己的格局和野路子。

于是,墨兰的一生中,都在专业地运用这份技能,嫁人后更是把这套技能发挥地淋漓尽致。

以妾室之道行大娘子之道,自然是错的,从一开始就错了。

林噙霜用的招数,只适合盛家,因为在盛家,盛紘是对她有真爱的。

而在梁家,梁晗对墨兰,后面已经没有爱了。

盛紘给林噙霜的爱,是知遇之恩、是多年陪伴之恩。

而这些,梁家没有给墨兰。

所以林噙霜当年的野路子,在梁家根本行不通。

可墨兰以为梁家也不过和盛家一样,可以由着她的小伎俩横行。

她也用她的刻薄无情,让身边的人全散了心。

墙倒众人推,这是墨兰的结局,也是她的命数。

从迈入盛家到墨兰出嫁,林噙霜都活在自己编造的故事里。

墨兰高嫁标志着林噙霜谋算的成功,她得意忘形到斥责盛纮龌龊,并在家中像大娘子王若弗那样使唤众人。

为了这一天,飞蛾扑火,死不足惜。

林噙霜口口声声她替子女筹谋,其实她人生百八十的经历都在报复算计,哪里顾得上静下心思考子女的未来生活。

骗到最后竟然自己信了,觉得自己是个为子女付出一切的娘亲,然后不顾一切将女儿推进了火坑。

墨兰其实最开始对和梁晗私会还是保留意见的。

是林噙霜灌输她:

盛家的脸面不要紧,只要能成全林栖阁的脸面,踩着盛家的脸面又何妨?

墨兰,活生生地就这样被林噙霜的“计深远”推进了火坑,而且不自知。

从这点上来说,墨兰实惨。

墨兰可能本性并不坏,她后来变成这样,林噙霜难辞其咎。

有人说林噙霜至少很爱墨兰,也有人说墨兰最后也算很可怜了。

但是我绝对不接受为她们两个洗白,明明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sha人放火不计结果的两个人如何洗白?

墨兰的一路向上爬,原本是有种励志女性的味道的。

但我不赞许墨兰,因为她并没有拿出与励志女性相符的努力。

她始终很浮躁,不愿脚踏实地。

这么说吧,如果墨兰有脚踏实地学学管家理帐,做个真才女,而不是自恋,采用不正当手段上位,我会理解为,这是时代限制了她。

若说她真令我感到佩服的是什么,就是她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剧情走到后面,墨兰已经完全成为复制版的林噙霜了。

各种装柔弱各种委屈,在梁家因为善妒又各种害孩子、各种怀疑丫鬟。

丫鬟到了年纪也不放心,作si地把人家留在身边。

这个丫鬟也是狠人,既然你不让我走,那好,我就待在你身边,待在你的丈夫身边。

之后,墨兰当年如何嫁进梁家之事、害小妾liu产之事,全都被真相了。

至此,梁晗对墨兰的愧疚也丝毫不剩了。

到最后,墨兰可以说是生母不在,奶奶不亲,亲爹不爱,丈夫不疼,孤立无援,没有指望。

有人说电视剧版编剧太仁慈了,结局让墨兰在盛家得到了原谅,被盛家人重新接受。

可是细想,墨兰作为攀龙附凤的代表人物,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自己苦心经营来的一切最后付之东流。

但命运偏偏惩罚她,让她没有一个能继承家产的亲儿子,她只能依附庶子,她的女儿也只能依附庶子。

可想而知,她的晚年生活注定凄惨。

也许这才是对墨兰最大的惩罚。

~END~

(图/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