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东方智库丨拜登执政十大疑问之十:如何妥处中美关系?

subtitle
东方网东方智库 2021-04-03 11:29

本文共4601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拜登执政十大疑问”系列述评的最后一篇,本文将着重简析拜登政府的对华战略策略与政策态度。

中美关系既是一个重大的话题,也是复杂敏感的话题。怎么看,从哪些角度观察,都很重要。观察和分析评论拜登对华关系的政策态度,必须全面地、深入地、透彻地、根本地看问题,既从历史角度看,又从现实角度看,既从美国政治外交环境看,又从美国之外的视野角度看,而不能简单看表面,抑或人云亦云,否则是看不深、看不透、看不清和看不远的。

有几个问题,需要廓清。

一、美国外交决策极其错综复杂,拜登说了是否能算?

美国的政治外交是极其复杂的,影响美国外交和拜登政府对华战略与政策态度的因素很多。作为美国总统,拜登具有至高无上的行政权力,但在美国,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及其前任们,虽对美国政治和外交有重大的话语权、决策权、行政权,可以签署各种行政命令,继承或修改甚至推翻前任的外交决策,但美国总统的这些权力仍受到美国国会、美国两党、美国司法机构、美国联邦政府各部门、美国媒体智库、美国军火商等各种利益集团、华尔街金融资本、美国新兴科技巨头和美国社会舆论的各种直接和间接的重大影响掣肘,并非总统想怎么干就能怎么干,更无可能想怎么干就能干成。

特朗普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他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当上总统后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显得不可一世。为了一己之利,特朗普试图以自己的外交思想理念和行事风格改变美国和世界,打击对手,但因其不懂规矩,不讲规矩,结果其外交决策逻辑混乱,极端粗暴鲁莽,轻率多变胡来,缺失冷静理智,也因此美国内部阻力重重,对外四面树敌,失道寡助。特朗普外交不仅使自己成了孤家寡人,也给后任留下了一地鸡毛。

资料图片:2017年6月1日,特朗普在白宫发表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讲话后离开。(新华社发,迈克·泰勒摄)

回顾特朗普执政四年的外交,实在乏善可陈,除了极端制裁给美国留下无数后遗症外,几乎一事无成,包括朝核问题、伊核问题、叙利亚问题、委内瑞拉问题等等。特朗普对中美关系的伤害更是深重。拜登上台后试图“去特朗普化”,但目前看拜登只是在有选择地做。特朗普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在窥测拜登外交的动向,尤其是对华关系动向。蓬佩奥更是不死心,试图维护特朗普的对华极端政策。

美国自二战以来四处插手,干涉别国内政,侵占掠夺别国,美国在全世界都有各种关系和重要利益,因此美国外交必定涉及到美国之外的许多国家和多种因素,这些也都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美国的外交政策立场。如果不认真、全面地考虑到这些因素,同样无法准确研判美国外交和对华关系。一些国家和地区为了自己的利益,总是企图挑起中美对抗冲突,从中渔利。

从信息的角度讲,很多情况下人们从一些美媒或者其他外媒和智库所看到的信息、听到的议论,或者从美国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等美国政府要害部门释放的信息中,也未必能看到美国外交的全部或真实的一面。在不少情况下,不排除美方故意释放信息,制造些烟幕弹或灌一些迷魂汤。

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无论美国如何高调谈论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都不过是一些骗人的谎言和把戏。美国何时有真正的民主,美国何时又真正关心和给予了民众人权,美国民众对美国的“民主人权”满意吗?这些年来美国的党争极化、政治分裂、社会分化、种族冲突和对少数族裔的虐待残杀,已经足以对这些问题给出真正的答案。

另外,对美国的一些外交信息不能断章取义地理解分析,而要特别关注其讲话或信息发布的大小背景和前后场景。美国等西方各国的媒体站在不同的立场,进行不同的内容取舍,由此形成的报道是很不相同的,除立场观点外,各家外媒的报道其严肃性和严谨性也是不同的。总体而言,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媒体对中国带有深深的意识形态偏见,并总是站在美国的利益和立场上进行各种报道,期望他们对中国说好话是不现实的。

二、拜登总统与特朗普有何相同,有何不同?

尽管总统在美国外交决策上受到各种影响和掣肘,但也得看到美国总统拥有美国外交的最终决策权和实际行政权。美国国会势力强大,反华势力嚣张,但国会提出和通过的涉华法案,如果最终遭总统否决,这些法案也基本只能搁浅,这样的情况在实际中多次发生。也因此,美国的外交政策时常带有浓重的、深刻的总统色彩和风格特色。当然,美国国会和总统在事关美国利益的根本问题上是穿一条裤子的。

拜登与特朗普来自美国不同的政党,且经历和个人风格都有很大的不同。这种不同也不可避免地反映在美国的对华政策上。目前看来,尽管拜登基本延续了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态度,但在具体做法上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至少有十不同:

一是特朗普惯常于散打乱打,而拜登注重打“组合拳”,进行系统打击;二是特朗普以对华经贸科技制裁为突破口和打击重点,而拜登则以所谓的“民主人权”为主要攻击点;三是特朗普对华采取极端打压政策,不计后果,毫无底线,而拜登在施压打压的同时注重根据美国实际利益需要来把握分寸节奏,不时讲一些模棱两可的话,例如表示美国将与中国竞争而非对抗冲突。但美国与中国的“竞争”与“对抗”有何不同,难道会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吗?四是特朗普习惯于单边主义、单打独斗,而拜登则力主通过强化国际和地区联盟对付中国;五是特朗普威胁美国与中国全面脱钩,而拜登表面上主张对华接触对话,甚至在符合美国利益的前提下与中国进行合作;六是特朗普看重短期效益,动辄制裁,加征关税,而拜登注重对华、遏华的长期效益、长远目标;七是特朗普对华外交可谓政出多门,内部混乱,互有矛盾牵制,而拜登比较注重内部协调一致,拜登上台以来多次表示美国政府各有关部门将对特朗普的对华制裁打压进行全面审查评估,评估后再决策,以避免盲目和分散行动;八是特朗普对华粗暴,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而拜登注重伪装性,既放出硬话,也有一些软话甚至好听的话;九是特朗普对华政策立场态度属于暴露型,只要看一下特朗普的脸部表情和推文,就不难看出特朗普在想什么要什么,喜怒哀乐常常溢于言表,而拜登则老谋深算,时常深藏不露,讲话含蓄,耐人寻味;十是特朗普时期特别是其执政后期,美国与中国的分歧、矛盾和冲突全面失控,而拜登赞成中美战略对话,注重矛盾、分歧和冲突的适当管控。

图片说明:1月2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拜登(前左)在美国第46任总统就职典礼上宣誓。(新华社)

但拜登与特朗普在对华态度上的不同表现,绝不意味着拜登与特朗普在对华关系的战略、政策、立场、态度上有本质的区别。作为美国总统,拜登与特朗普一样,都会忠实地代表和坚决地捍卫美国的利益,进行对华战略谋求。两者虽手段和风格有些不同,但总的方向和目标是绝对一致的,对此需要保持十分清醒和警觉。

从某种程度上讲,与拜登及其政府打交道更难更复杂,决不可把他们想得太好了。拜登试图以自己认为“更有效”的谋略和手段来对付中国,企图战胜中国,讲话虽较低调,但经常绵里藏针,不得不防。

三、拜登政府对华究竟是什么立场态度和政策取向?

在今年1月20日入主白宫之前,拜登对于美国对华关系长期保持了低调甚至沉默。在2020年空前激烈的美国大选中,拜登作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在竞选纲领中总共提出了大约60项内外政策主张,但对于美中关系,则着墨甚少,而不像特朗普及以往的总统竞选人那样大打“中国牌”,大肆叫嚣,以制造热点博眼球。

在1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中,拜登只字未提中国,但这并不意味着拜登没有关注美中关系,相反是以很深的城府在审时度势,观察风云,等待时机,试图稳慎出牌。

拜登就职后开始对美中关系陆续发声。拜登2月4日去往美国国务院,他在那里发表了上任后的首次外交政策讲话。拜登的讲话涉及美国外交的诸多方面,主要是高调宣扬美国的所谓“民主、自由、人权”传统价值观。在对华方面看似着墨不多,但拜登讲了一通狠话,称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者,给美国的繁荣、安全和民主价值都带来了直接挑战”。拜登宣称,“我们将直面中国的经济恶行,反制其咄咄逼人、胁迫性的行为,顶回中国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但同时又称,“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与北京共事”。拜登的讲话,常常都是“要点+但是”。“但是”不重要,前者才是关键。

2月11日是中国农历除夕,拜登作为美国总统首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中美双方都有官方发布。中国官媒的报道指出,两国元首都认为,当天的通话“将向世界释放积极信号,双方同意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保持密切联系”。事后拜登及白宫发言人等在自己的一些讲话和表态中,都提到了中美两国元首的此次通话,并对通话情况进行了自己的发挥,加入了美方立场。

图片说明:3月25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拍摄的视频画面显示,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话。(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之后,拜登在首次与西方七国领导人、北约领导人视频峰会上,在慕尼黑安全会议特别版视频会议上,在美日印澳“四方机制”峰会上,在欧盟国家领导人峰会上,都公开并重点谈到了中国,表明了拜登政府的对华战略研判和政策态度。3月25日,拜登举行了上任以来首次记者会,会上重点谈到了美中关系及美国对华政策和立场态度,引发舆论高度关注。

拜登政府还于3月3日公布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其中15次提到中国,5次提到俄罗斯。与特朗普版国家安全战略将中俄并列为“挑战现有国际秩序”的国家不同,美新版《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武断地认为“中国是美国的头号竞争对手”。《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在政治、外交、军事、经济、科技等方面都提到了涉华应对举措。可见来者不善。

另外,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和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等拜登政府高级阁僚,以及美国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等主要政府部门的发言人等,在拜登执政以来的两个多月里,在各种场合都公开提到了中国,讲了一大通话,言辞严厉,指责攻击不断。

当地时间3月18日至19日,中美在安克雷奇举行了高层战略对华,美方一开场就对中国无理攻击指责,遭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的严正驳斥。

四、拜登政府对华立场态度是否会变?

可以说,经过两个多月来的一系列表态,拜登及其政府已经基本亮明了对华政策和立场态度。总体上看,基本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政策,但也不时强调要与中国接触和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情况下进行合作。从中可以看出,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和立场态度与特朗普时期相比,有变也没有变,目前看来变的主要是口气和风格,不变的是对华的本质与实质。这种既清晰又有些许模糊的对华态度,今后料将继续下去。对中方而言,已无需再等待拜登政府的新表态。如果有新变化,那也将是拜登政府根据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和美国实际利益与长远利益的需要,进行局部性的调整和个别性的修补。中方对此看得清清楚楚,不会对拜登政府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该出手时就出手,方能掌握战略主动。

拜登政府究竟如何处理美中关系,主要取决于拜登总统本人及其政府和美国各有关方面的对华判断和立场态度。美国必须看到,世界已经变了,美国不复当年,世界力量特别是中美的力量对比已发生重大变化,美国独霸世界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国的和平发展、快速稳定发展,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势头,谁也挡不住。

拜登对于美国,对于美中关系,对于美国的继续强大很有几分自信,但拜登政府必须认清国际大势大局,认清美中关系的大势大局,唯有冷静理智和理性地看待美中关系,以大局为重妥处美中关系,摒弃冷战思维,抛弃特朗普的极端主义,才能通过美中关系的大考,迎来美国外交的安稳,迎来美中关系的平稳,实现美中的互利共赢!

来源:东方网·东方智库

作者:周远(东方智库、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编辑:顾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