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知否》:“怂人”盛紘,却将一手烂牌的命运,打出王炸的效果

subtitle
咖啡里的云 2021-03-31 17:44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知否》中有个人物很值得玩味。

他虽然不是主角但戏却一点也不少,更主要的是这个人物本身就有很多“槽点”。

他就是盛家老爹盛紘。

盛紘,演绎了一个普通的世俗中年男人,上有老下有小,家里事情琐碎,工作上繁杂与压力并存,夹缝中拼命维持下去的样子。

盛紘这个人表面是个大家长,上孝顺母亲,下宠妾压妻,打骂管教儿女,可在朝中供职几十年不出事情。

可见虽然盛纮的身上集合了胆小谨慎、死爱面子、有些虚伪这些特质,但他还是看重家族名声,在大是大非面前没什么差错,也可谓是有韬略的人。

相比于明兰和盛家老太太的“白”,康王氏和小秦氏的“黑”,有黑有白的盛老爹被刻画地有血有肉,是个立得住的人物。

盛紘有个灰色的童年,底色悲凉。

唯有奋起读书,一举中榜,才能挽回尊严并逐渐体面起来。

少年穷又满怀上进的男孩子,大多极其敏感,内里自卑,而且不自觉虚荣。

剧中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带着原生家庭伤痕的中年父亲形象。

所以盛紘的心底,一直有一个声音,推动着自己向前——用加官晋爵,来证明给曾经看轻自己的人看,他们错了。

这执拗,种在心里生根发芽,蒙蔽了盛紘自己。

而在《知否》的这个大世界中,盛紘只不过是个五品官员,整个盛家也都是站在食物链的最底端。

盛家的女儿除了追逐爱情的如兰之外,剩下的都算是高嫁了。

盛家曾经也辉煌过。

盛家老太太是勇毅候的独女,算起来与平宁郡主是一个级别的,在当时也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

盛家若没有同等的地位,盛老太太也不能嫁过来。

但不知为什么盛家到了盛紘这一代开始没落。

盛紘看不到自己能力可触及的天花板高度,过着虚名头衔和真实生活并不相称的日子。

而这种差距带来的张力每天紧拽着自己,盛紘痛苦而不得要领,不仅耽误了自己去找适合自己的活法,也再无多余精力给予身边人以温情。

但不得不说,盛紘的运气非常好。

想当初王家老太太一口一个“闲婿,人品贵重,干练有为”,给盛紘带高帽的时候,她的心里盘算和现如今的很多丈母娘挑女婿也差别不到哪里去。

我自己的女儿王若弗,脾气秉性我一清二楚,并没有驾驭世家大族的命。倒不如低嫁个家境单薄的上进举子,保得一生平安也是很好的。

王家把嫡女王若弗下嫁给盛紘主要有两大原因:

其一,王家势大压着盛家,王若弗即使在夫家强势也可少受委屈。

其二,盛紘胆子又小又没坏心眼,日子也许不能风风光光,但多坏的事肯定做不出来,确保其仕途稳妥。

往好听了说,盛紘就是个老实人。

往刻薄里说,盛紘有些软弱,能力有限。

就像剧中展现的盛紘第一次跟着百官上朝面圣时,又新奇又忐忑,心里念叨着:

上辈子积德祖宗保佑,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啊,盛家复兴有望啊!

所以,对于盛紘来说,他一生拥有的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有一个能操持家务,并且可以让自己少奋斗十年的妻子王若弗。

有一个能满足自己感情需求的小妾林噙霜。

有一个能继承家族势力并将其发扬光大的嫡长子盛长柏。

有一群能拿得出手的才貌双全的女儿去联姻。

前半部剧里的盛纮,在外,为了撑起盛家,光宗耀祖,谨小慎微。

在家,却宠妾mie妻,漠视明兰,任由林噙霜母女在家张狂。

后半部剧里,盛紘从扬州混到汴京,五品混到四品,子女风光,但遇林噙霜母女的背叛。

在外,盛紘在权衡利弊的情况下开始敢于在恶亲戚面前说话。

在家,他虽依然偏心,但也开始倚重明兰。

我们得承认,盛紘这个男人,并没有顾廷烨和明兰的高阶战斗力和头脑风暴。

实在是能力有限,家里家外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让盛紘不胜其扰,经常唯有快刀斩乱麻力图清净。

不是不想做好,不想公平,而是自顾不暇。

盛紘,这个到了朝堂之上就腿脚发软,近距离接触政治核心却每日听天书一般打卡撞钟,老子得看着儿子长柏的眼色行事的中年读书人,大概就剩一个“优点”了叫做勤勤恳恳了。

盛紘其实更像生活中大部分的普通人,说好真的也不是那么好,说坏也不至于有多坏。

他算是有基本的封建道德底线,并非是个完完全全的伪君子。

但是从明兰的角度看,盛紘为人圆滑,有些自私,主要看重自己的利益,算是精致的利己者。

盛家祖母含辛茹苦地将盛紘抚养长大,为了他和娘家闹翻不再往来,帮他娶王太师嫡女。

结果,老太太被下药,盛紘只想息事宁人,不关心她的安危,只顾自己会不会受影响。

王若弗下嫁给她,这是恩情,给他生了一儿两女。

长柏那么优秀,结果呢,盛紘宠妾mie妻,大娘子和孩子都受林噙霜欺负,他熟视无睹。

其实顾廷烨身上,是有着盛紘年轻的影子的,以为曼娘是可以陪伴自己到老的女人。

顾廷烨的幡然醒悟不仅仅在于身边有有明兰、常嬷嬷这种“鉴biao能力满分”的人,更在于他自己的清醒与自信。

而盛紘,骨子里缺乏那份自信,即便清醒,他也装睡。

但盛紘看似糊涂实际上又很精明,自带一种小狡猾。

表面看这盛紘是个专宠妾侍,对主母阳奉阴违的“妻管严”。

嫡女华兰出嫁,王若弗不满亲家的安排大闹,盛紘一面假装和妻子同仇敌忾,一面背地里又安排下人给对方通风报信。

在意外得知明兰生母卫小娘被虐待以至吃不饱穿不暖,盛老爷暴怒,喊着一句“这家里我还做不了主了”跑到王若弗房里大闹。

如果你以为盛紘是个一味怕老婆的窝囊男人那就错了。

当温柔体贴又懂得示弱的林小娘林噙霜和大娘子王若弗狭路相逢时,这盛紘可是一点不怂。

盛紘不是梁晗,背后有大靠山,可以宽着心长成了个花花公子。

他需要温情,所以他一头跌入的林噙霜的“温柔乡”。

但盛紘可不是真的眼瞎心盲,说白了在他与林噙霜的关系里,不过是各取所需。

在“山无棱天地合”的感情戏里,盛紘只不过找不到比林噙霜更好的演员而已。

林噙霜是怀孕入府的,人人都觉得她不是个好东西,但别忘了,她也不是自己弄大的肚子。

盛紘纵然是被勾引的,但也是他自制力不够。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相情愿的事情,说白了也不过是利益交换。

只不过两个人都自以为聪明。

结果林噙霜最后一把赌大了,走上了毁灭之路;而盛紘呢,直觉自己的几分真心原来都是错付,心有不甘和后怕。

在盛紘的心里,整个盛家的利益是最大的,这个大,不包括林噙霜。

林噙霜就是触碰盛家的最大利益才栽跟头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盛紘是完全分得清大事小事的。

在古代,家族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朝中为官的男子都会谨慎,从不敢随便折腾,损伤家中利益。

盛紘虽然常常揣着明白装糊涂,但是在盛家利益这件事上,他在任何时候都是很清楚的。

祖母每次与他谈话时,总是能很恰当地拐到家族利益上,每次祖母一拐,盛紘立马如梦初醒。

盛紘在朝中虽懦弱胆小不敢多言,却也不站队,正是为了护着自己的官位和盛家盛家不受牵连。

官家和太后争权,每次上朝盛紘都是靠混挨过每一天,生怕这些事牵扯到盛家身上。

你可以说他怂,但对于小官员来说,一整个盛家都在他的言行中挨着过日子,怂点未尝不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才是大多数人生存的现状吧。

在盛家祖母中毒,明兰收拾康姨妈时,也是很好地利用了盛紘的这个si穴。

祖母被康姨妈下毒,明兰和王老太太斗法的过程,是盛紘第一次以当事人身份参与一场高手过招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盛紘的硬实力在一老一少两个女人面前,相形见绌。

当康姨母强大的娘家势力出面干涉,王老太太威胁盛紘事情搞大会影响盛家官运后,盛紘吓得连连退缩,便想息事宁人了。

在明兰的威逼下,盛紘才不得不出面追究康姨母的责任。

之后王老太太又打感情牌,打得盛紘美滋滋地感恩岳母大人。

明兰又提点盛紘,不要忘了嫡母真正的养育之恩,所谓“生娘不如养娘大”,更何况只是岳母。

盛紘幡然醒悟。

盛老太太是一个最烈性不过的人,因为盛紘,因为盛紘的父亲,一个是不孝子,一个是负心郎,她拖垮了自己一生,只为了支撑起盛家的门楣。

盛紘在明兰和岳母王老太太眼里,战斗力有多渣渣,不言而喻。

盛紘每被打脸一次,自尊心就又伤一分,好在自救意识也跟着慢慢觉醒。

随着王老太太的手段被明兰一次一次掰清,盛紘对王家,也从惧怕、讨好、感恩到清楚、不爽和愤恨。

而同时,盛紘也突然意识到,原来明兰以前在家里是最乖巧听话的一个,其实明兰是一直隐忍。

再加上盛紘开始把整个辩论打到报官对谁家最不利的高度上时,明兰吐槽一句:“您总算想到这儿了”,对盛紘也是个刺激。

那个哄得自己迷迷糊糊几十年的岳母,竟是一步一步规划,把整个盛家包括自己,随意摆弄,从来没有给予过真正的尊重。

如果说之前盛紘是被明兰胁迫着操心康姨母下毒事件的,到此时,已经发展为盛紘想要主动参与这场激烈的争斗了。

盛紘一生做得最错的事,最不应该做的事,我觉得是对明兰的忽略。

墨兰被他捧在掌心长大,如兰单纯善良被大娘子保护得很好。

只有明兰,经历生母惨si,做小伏低地活着。

这些委屈盛紘看在眼里,却懒得去管,去给明兰最基本的一些父爱与温暖。

亏欠越多,越不敢去爱,盛紘对明兰就是如此。

因为亏欠太多,自己压根不敢承认。

他本可以有很多次机会去爱,去关心,可真正等到明兰长大后,他觉得越来越远时,也就失去了最佳的挽回机会,以至于两个人越走越远。

盛紘和明兰关系最好的展现,就是盛紘桌下够棋子的那一场戏。

那一幕真是绝了,用很隐晦的拍摄手法,把盛紘对明兰的亏欠,寓意完美表达了出来。

那是面对看透了自己的虚伪和冷漠的女儿明兰离去的背影,盛紘陷入了沉思。

他想要捡起掉在地上的棋子,然而用尽全力却依然够不着。

仿佛明兰就是那颗棋子,之前被不经意遗弃了。

明兰原本可以不用落单,好好的和其它棋子们待在一起,不用被区别对待。

可盛紘却从未注意过明兰,让她含恨长大。

等到盛紘醒悟过来,伸手去够明兰时,才发现迟来的关爱,把明兰越推越远,最后都触及不到了。

他想弥补时,猛然发现一切都回不去,他坐在那,老泪纵横。

这个执拗了整个前半生的男人,用最蠢笨的方法,终究还是够不到他想够的,为自己编织的世界里的梦想。

终究不愿意拐个弯,用没尝试过的方式生活,比如到桌子这边来捡起棋子。

一个人的孤独失落和挫败感,让盛紘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而掩面哭泣了起来。

一道光,一颗棋子,正如他看到的明兰,只有表面,从未了解。

一个清流世家的虚伪和悲哀的形象被演绎地淋漓尽致。

人生如棋,父女也是一场对弈。

盛紘一生为了盛家的荣辱兴衰将脸面困住,也许他曾经真爱过,可是他却将这些美好遗失了,就像这颗棋子。

盛紘的这个强忍,或许是这个混乱了大半生的男人最后的坚强吧。

往事闪回,真相完全浮出水面。

真的勇士,终于要直面自己的内心了。

盛紘的这段戏值得反复回味。

盛紘这个人物算是相当有层次和复杂性了。

往浅了说,眼神和小动作都相当抓人,贡献了不少有趣的表情包。

往深了说,乍看“软核”,实则拎得清。

盛紘原本只是盛家的小小庶子,父亲不宠,生母卑微,最后能够将这么一手烂牌的命运,打出王炸的效果,也着实难得。

~END~

(图/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