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知否》林噙霜:缺乏眼界与格局支撑的聪明,终究成了愚昧至极

subtitle
咖啡里的云 2021-03-29 19:34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林噙霜本是罪臣之女。

她出生于书香门第,曾经是正经人家的小姐,因为家中被抄,光景不如从前。

她逃难到盛家,跟在老太太身边,因为聪颖过人、知文懂墨而备受老太太赏识。

我相信当年老太太赏识她,教习她诗词书文是看到了她性子中的清高孤傲。

老太太一心想把林噙霜培养成品行高洁的“林黛玉”,然后为她择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再给一笔嫁妆。

所以林噙霜算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并且在诗词方面是有一定成就和自己见解的。

墨兰之后的文采或多或少也有些遗传自林噙霜的关系。

以盛家祖母的品性,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林噙霜会为人正妻。

大富大贵可能没有,但安稳幸福的小日子还是不难的。

但是林噙霜始终忘不了自己的出身,本是家中的掌上明珠一夜之间成为泥土般的存在,她接受不了,不愿受到一点点怠慢。

又因寄人篱下,受尽冷眼,故内心早已“黑化”,极度渴望富贵与权势。

家被抄是官场不公,“落架凤凰不如鸡”是世俗不公,迈入盛家看人眼色度日是盛府趋炎附势,王大娘子三呼六喝横耍威风是仗着娘家威仪无异于狗仗人势。

林噙霜不相信任何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不满意老太太为她筹谋的出路。

盛老太太是父辈故交,林噙霜打心里不相信对方会给自己安排好去处,所以她主动出击搞定了自己的婚姻大事。

“近水楼台先得月”,盛家少爷盛纮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她的“猎物”。

林噙霜日日与盛纮谈论诗词,后来怀孕逼着大娘子喝了自己的妾室茶。

这件事情后,盛老太太便不搭理林噙霜。

林噙霜很清楚自己当初舍弃了尊严和社会地位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想当初抄家后,林噙霜一定过了一段非常艰苦的日子,让她从骨子里认识到物质的重要性。

正是因为匮乏过,所以才会一直都有占有之心,这也是家庭环境一直优渥的大娘子所不能理解的。

如果说女人有一种“成功”叫做:嫁给富豪,然后和他生儿育女,并得到他的宠爱,那么林噙霜已经成功了。

林噙霜曾打着爱情的幌子献身,抢到了盛家的船票,再继续扮演着盛紘的情感寄托,吸了盛家二十年血。

林噙霜看上盛纮,很明显算计是多过爱的。

她肯定是喜欢这个男人的,所以才会投其所好,不惜毁了自己的名节也要跟着盛纮。

在那个社会,一个姑娘的名节是很重要的。

林噙霜也是在赌,拿自己的名节和一生赌自己会不会有一个安稳的生活。

毕竟,在大多数人眼里,与生死相比,名节还是得往后靠的。

每当林噙霜做错事,将要被惩罚时,她只需装出一副无比柔弱的样子,在盛纮面前扮可怜。

再不行就顺势晕倒,醒来后给盛纮吹吹耳边风,尤其是那句“撇了外头正室大娘子不做,跑来给你做妾”,屡试不爽。

盛紘每每听到此,心想这林噙霜爱得太深才屈尊降贵给自己做妾,便心软地事事依着她。

好一个“柔弱不能自理朱曼娘,情深不能自抑林噙霜”啊!

林噙霜更动不动就说妾室不好做人,庶出的孩子没法跟嫡出比,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像自己一样受苦。

盛紘生怕林噙霜母子会像自己小时候一样因为是小妾庶子被欺负,所以平日里对她是各种维护。

一个女人柔弱可怜,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林噙霜正是抓住了这一点,让盛纮对她百般疼爱。

林噙霜明白自己是妾,没有娘家撑腰,没有依靠,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盛纮的宠爱。

她深知如果失去了这份宠爱,就会像卫小娘一样,被众人欺负,所以她使用一切手段为自己谋出路,想尽办法来留住这份依靠。

她曾得意地对女儿墨兰说:

抓住了你爹爹,就是抓住了一切。

不得不说,作为小妾,林噙霜是有小聪明的,而盛家又恰好有她施展小聪明的土壤。

大娘子王若弗强势又愚笨,对手垃圾衬得她段位高,你试试让她遇到一个小秦氏这样的大娘子?

不,都不需要小秦氏出马,就一个康姨母就能把她收拾得明明白白,怎么si的都不知道。

老太太年迈久不掌家,而卫小娘是个不主动惹事的出世之人。

于是,林噙霜仗着盛纮的心软及对自己的宠爱,在这二十多年里,把盛纮拿捏住,并牵制住大娘子,甚至害si了明兰的生母卫小娘。

但是我等看客须知,林噙霜那套只对男人有用,而且还不是所有的男人,也恰好是遇着盛紘这样的男人,天时地利人和,才让她一路顺畅。

试想顾廷烨会吃她那套吗?齐衡会吃她那套吗?都不会。

盛紘自己本身就是庶出的儿子,七岁以前身上被打得没有好地儿,生母早逝。

于是,盛紘在内心深处觉得,林噙霜的处境就是母亲与自己小时候的处境。

幼年的伤痕让盛紘变得自卑,成年后娶得大娘子也是高官出身,自然不懂示弱处处钳制于他。

盛紘的孤独寂寞本就无处排遣,加之在朝中做事,身边非富即贵,家世显赫的人太多了。

盛紘不被什么人真正认可不说,他只是一个把脑袋别在裤腰上,低眉顺眼的五品官员,每天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在官场上苟活。

有一个女人如此情深意切、泪水涟涟,又什么都顺着自己,仰慕自己。

林噙霜这个娇弱的女子给盛紘以保护欲,让他终于有一次可以像男人一样保护弱者,又通琴棋书画,细腻贴心。

盛紘的大男子主义和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盛紘到底有多宠林噙霜?

给她恒产,给她管家权,偏爱她的孩子。

大娘子王若弗成了扬州城的笑话这都不算什么,连害si卫小娘的事,盛紘也能揣着明白装糊涂,原谅了林噙霜。

像盛紘这种男人,家有强势又背景强大的正室,只有在柔弱的林噙霜面前才能感觉到成就感和作为男人的脸面。

林噙霜自以为只要抓住盛紘的软肋,自己就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同时她又以为盛纮真傻,看不懂内宅之事,就只会听她摆布。

在盛纮爱情滤镜的加持下,可以说只要不犯大错,一直演下去,林噙霜绝不会落得个落魄而si的地步。

可林噙霜却忘了,盛纮自小也是从宅院的内斗中挣扎而出的。

他又怎么可能完全看不懂林噙霜表面的柔弱委屈,背地里的诡计多端、心狠手辣呢?

正如大娘子王若弗所说:

她就是个妖精。

只是很多时候,人心很难琢磨。

喜欢你的时候,你的算计是小心思小情调,是可爱的。

厌烦你的时候,你的算计就是恶毒的阴谋,会让人恶心。

因此没有大事发生时,盛纮对林噙霜是捧着惯着的。

而当真正威胁到自己的利益,威胁到盛家的兴衰荣辱之时,盛纮是能快速做出取舍的。

这才是盛紘的死穴。

林噙霜的悲剧结局,就在于她并不是非常了解盛紘,与她狭窄的眼界有着莫大的关联。

她能抓住盛紘的情感需求,但是不明白盛紘的逆鳞,从头到尾不曾参透盛紘真正的心思。

而林噙霜又自恃聪明,高估自己,低估旁人。

林噙霜把盛紘当成自己的工具,一面哄骗他自己对他是真爱,一面又在心里鄙视“什么书香清流和下三滥没得两样”。

林噙霜也把老太太当成工具,一面受恩于老太太的教导,一面又嘲讽老太太没儿子还心善,活该过得窝囊。

而对付大娘子王若弗,都用那种上不得台面的功夫,巧言善辩,大娘子嘴拙,看事情看不到深层的缘由,只能干生气。

于是,林噙霜在与大娘子的冲突对决过程中,获得了碾压位高无脑者的万千快感。

卫小娘呢,她谨慎隐忍贤良让林噙霜觉得是懦弱和伪装,甚至在她林噙霜眼里,卫小娘连个人都算不上,不过就是王若弗的走gou工具。

林噙霜害si卫小娘,却从未觉得自己sha了一个无辜之人,她认为自己只是将一个本来该si的送去见阎王。

其他该si的,她再慢慢收拾。

林噙霜还要儿女像蛀虫一样掏空盛家,再让儿女像蛀虫一样掏空更高的门户。

她要向所有高门第者宣战,将所有看不起自己地位和身份的人踩在脚下。

那已经不完全是物质欲了,那是为了争心中那一口气。

她的报复欲,让她将众人圈成提线木偶般由着她耍。

林噙霜从见到盛紘开始,嫁到盛家做妾,妾室抚养孩子,管家理财直到墨兰私会全都是她布的局。

人前狐假虎威,人后自装柔弱,好心机,好手段。

要不是最后这个局太心高,或许她一辈子都可以这么伪装下去,顺风顺水。

林噙霜这个人,分得清局势,认得清自我,为达目的不知羞耻不择手段。

为此林噙霜殚精竭虑,机关算尽,同时也乐在其中,嘲讽这个世间给她带来莫大的成就感。

一个复仇心思已定的人是不会懂得感恩的,也不会生出同情心。

苦难并没有使林噙霜成为更好的自己,反而让她看清这世间的苦后,让她成为更自私自利的人,成为她践踏弱者的理由。

她不是没有选择,这一切恰恰是她的选择,她选择了不善良,甚至恶毒。

对比卫小娘,换药被卖到盛家,屋子里挂着《李娘子镇守娘子关》。

下人抱怨不给炭火,卫小娘告诉下人什么叫该是我们的,若给就是,若不给就不是。

投壶技术一流的女子,才情是远高于林噙霜的。

卫小娘这样的女子若是想要跟盛紘吟诗作赋调情,完全是可以做到的,只是她不屑于这样做。

盛紘每次到卫小娘屋里,她还请他早点回去歇息。

但即便如此,卫小娘还是能分得林噙霜的盛宠,生了明兰之后,又怀了一胎,可知她都没花什么心思就撼动了林噙霜的地位。

一个连争都不屑与你争,品貌才情还都在你之上的人,轻轻松松就获得了盛紘的宠爱。

反观她林噙霜耍的手段,故作媚态、百般示弱,跟盛紘暗中苟且,才能把盛紘攥在手心。

这也就能解释林噙霜为什么那么怕卫小娘生下第二胎,势必要害si她的缘故。

有人说林噙霜再坏,但是对自己的女儿墨兰是掏心掏肺的,或者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墨兰。

所以林噙霜终究还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然而在我看来,林噙霜完全不值得同情。

她让自己孩子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给自己给林栖阁长脸,精致地利己主义者。

你看她说的,从来都是“不能让别人瞧不起我们林栖阁”,“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林栖阁不是好惹的”。

林噙霜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女儿墨兰的婚事。

一开始墨兰看上了齐衡的家室,所以一门心思想要嫁给他,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且“门不当户不对”。

这桩婚事摆明了就不可能。

但林噙霜不甘心,于是让盛紘出力。

盛紘最爱面子,怎么可能出力?

后来,林噙霜又让墨兰和明兰抢梁晗。

她就是要让墨兰嫁入高门大户,女儿体面,自己也体面。

可是没有想到却是一场灾难。

林噙霜让墨兰和梁晗私会,又故意把消息放出去。

她搭上了盛家所有女眷的名声,让盛家所有人都给她想办法,要整个盛家的颜面给墨兰铺路。

到最后,她如愿以偿了,却不知进了明兰的圈套。

盛紘最在乎的就是盛家的清誉,林噙霜为了一己私利偏偏毁了盛紘最在乎的东西。

林噙霜让墨兰这样做难道不是图女儿高嫁自己作为生身亲娘也光耀吗?

她光看到了表面,其实根本没有真正为女儿打算,所以同时墨兰的名声也彻底被她毁了。

林噙霜有着小聪明,却缺乏大智慧。

她不懂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她的格局太小,小到只有她林栖阁。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林噙霜被拖进祠堂时,高喊的几句“伯爵公子的亲岳母”,正是她内心所想不是虚张声势。

她终究暴露了本性,才让盛紘痛下决心处置她。

林噙霜对过往成功经验产生路径依赖,视野狭窄没有看清楚身边人的真实顾忌和诉求。

她早已适应了用卖乖卖惨来哄着盛紘,也适应了永远都能被盛紘偏爱。

当墨兰跟梁晗私会被盛紘亲眼逮到后,林噙霜说:

我跟了你二十多年,我都四十多岁了还有心情跟你谈感情?当初你跟我白日宣淫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廉耻?

林噙霜的有恃无恐,一下子击破了盛紘的爱情梦。

盛紘忽然明白当年林噙霜甘愿为妾的真实原因。

原来“仰慕紘郎才华”只是说辞,贪图荣华富贵才是真心,盛紘觉得自己的一腔真心全被林噙霜当成了笑话。

加上明兰又在恰当的时机暗示他母亲卫小娘被她所害鬼魂不安。

盛紘一想你林噙霜还真是深藏不露啊,一装就是二十几年,瞬间也就想明白了很多事,也感觉后怕。

于是因爱生恨、痛下sha手。

他让手下将林噙霜打得剩最后一口气时再送到庄子里禁足,永远也进不了盛府半步,此生永不相见。

最后,林噙霜半死不活,明兰再过去添把火,让受伤的她怒极攻心,郁郁而终。

一亩三分地里,林噙霜的手段和魅力是足够了。

奈何利欲熏了心,恃宠生娇过了头。

林噙霜以自己歪得不行的三观,教儿子攀附权贵以谋前程,教女儿未婚先孕嫁入豪门,三番五次令盛家陷入危机,终究自食其果。

而在她的教育与影响之下,女儿墨兰和儿子长枫也成为极度自私自利的人。

同情林噙霜的,别忘了她手上有两条无辜的人命,最后她被盛家弃如敝履也是咎由自取。

天下的母亲对儿女的心都是一样的,可为了自己的儿女伤害别人的儿女,只能说这种爱太过自私狭隘,也间接害了自己的儿女。

~END~

(图/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一直一直

在文字的陪伴中倾诉一颗不曾叛离的心

坚信成长才是女人最终的归宿

愿你能在我的文字里感受温暖和深情

《知否》盛家祖母:她的睿智豁达是熬过薄情时光后的释然与沉淀

《知否》:可恨的曼娘从来不是可怜之人,她是真正毫无底线的恶人

《知否》:顾廷烨是如何从风流不羁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

《知否》盛明兰:她如冬日里的腊梅,虽质朴隐忍,却暗香流动

《知否》申氏:她才是他余生“互执黑白子,对弈棋几局”的知音人

《知否》齐衡: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