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蒙古国的惆怅:沙尘直飞北京、海军无海、成为韩国人买春之地

subtitle
爱佛僧 2021-03-29 12:59

3月14日,沙尘暴侵袭中国北方多个省份,北京市区能见度不足500米;3月28日,沙尘暴又来了,大风伴沙尘暴,北京大部分地区能见度在1-2公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摄影师:Kevin Frayer

这么大的沙尘暴从何而来?而且不来则已,来则天上下沙。

人们只能玩梗,调侃说:

“上班路上,是从风度翩翩到西安兵马俑的过程。”
“出门感觉自己忘骑骆驼了。”

没错,从蒙古国来的。

但其实很少有人知道,近年来折磨我们的沙尘暴,它起源于蒙古国,而后随气流侵袭中国。

这感觉很像宋玉的《风赋》里写的风,最初我们并不注意它怎么来的,风生于地,起于青蘋之末,很小。

而后是,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

沙尘暴的“盛怒”,比之三峡口上、泰山之阿的大风要更加“盛怒”了。

那么,蒙古国的沙尘,又是怎么把沙尘吹进北京呢?这里不是草原吗?怎么展示出来的不是绿草如茵而是黄尘滚滚?

这恰恰是如今蒙古国的惆怅。政治、制度、文化上全盘西化,置生态于不顾,全国几乎一半的人挤在首都乌兰巴托,又成为韩国人的买春之地,人们愤恨着天灾、外国,而不知何去何从。

灯红酒绿的咫尺之外,惟见黄沙白云起,渺渺黄沙天万里。成吉思汗驰骋草原的风光,早已不在。留给蒙古的,唯有惆怅。

01 惆怅一叹:盲目西化,草原已不是往昔风采,草原生态破坏严重

蒙古国所处之地颇为“尴尬”,因为她完全是一个内陆国家。平常我们总说蒙古高原,它也确实地处高原。

蜷缩在亚洲中部,夹在中国和俄罗斯之间,虽有156.4平方公里国土,为世界第二大内陆国家,但在谋求发展上,出路不明。

1924 年之前,她还在中国的怀抱。

而后,她弃数百年来与中国相濡,投靠苏联。

百万国土之上,天翻地覆,由内而外,出现大变。

在意识形态上,或者在制度、文化上,蒙古国虽然脱离了中国。但生态之决定,无法隔绝。据北京市生态环境监测中心消息,本次北方沙尘天气主要起源于蒙古国,沙尘核心区PM10浓度接近10000微克每立方米。

在地理形态上,蒙古国西部以山地为主,东南部多为平原。再加上该地区气候干燥,降水量少,冬季寒冷而时间长,夏季炎热短暂,大风天气较多,而风自然而然会往内蒙古、中国的北方吹来。

当蒙古国还是茵茵绿草时,大风起兮,或许送来的嫩绿草香,但当她是万里黄沙时,送来的就是沙尘暴了。

那么,蒙古国在生态上遭遇到了哪些问题呢?这些问题又对蒙古国产生什么影响呢?

首先,是草牧场的退化。蒙古国天然草原面积本来很大,其畜牧业主要是利用天然草场,以放牧、饲养和经营草食牲畜。于是就大力发展畜牧业,数十年之间,蒙古国牧民数量急剧增多,牲畜饲养量持续增加,各种问题也逐步显现出来。

盲目扩大牲畜饲养量,导致蒙古国草牧场的严重退化。

草原是很脆弱的,一旦退化,要想恢复,几无可能。

截至2009年蒙古国有将近72%的土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沙化现象。

沙化第一个影响的就是牧户。牧户挣不到钱,纷纷往外寻求出路。

其次,是自然灾害频繁。草原是地球的皮肤,草原不在,灾害自然来。据蒙古国气象台的报道,蒙古国每年春秋两季都会发生数十次沙尘天气,冬季降雪量也普遍增大。

仅2010年,雪灾造成蒙古国850万头牲畜死亡,77万人受灾,其中4.35万人家里的牲畜全部死亡,16.4万人家里的牲畜损失过半。

接下来是矿产开采。

蒙古国的矿产很多,铜的储量,是亚洲第一。

蒙古国的问题是,在地理和经济上,都无足够的纵深。

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不管怎么走,基本都一样,非草即沙。农业无法作为基础,所求只能在畜牧。

开矿既然可以挣钱,那就疯狂开矿。

结果是,没过多少年,沙滩越来越大。

蒙古国的戈壁滩

02 惆怅二叹:从仰华到恨华,无根文化已深入蒙古国

汉时,蒙古国叫做漠北匈奴,是卫青霍去病扬威立万的地方。

清时,蒙古国之地,也是清政府口中的喀尔喀蒙古,俗称外蒙,后来康熙皇帝定音,外蒙归清。

在清之后期,大部分的将军辖区已经改革成为和内地一样的督抚郡县制度,即使是在俄罗斯势力严重渗透之后,亦为中国之地。

但实际上,在更远的时候,蒙古国之地蒙古人,对于中国文化,是仰望并渴望亲近的。16世纪时,尚有仰华寺。

观名即知,仰望中华之意。

但在文化上,蒙古其实一直是不知如何是好的状态。仰华寺中,却是当时藏传佛教的信徒,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但问题出在此举是以俺答汗皈依为因,是以变成文化之摈弃于中华,而政治亲近于西番。

至于当时蒙古既恋水草之丰,又图诸番之利,盘结于此,久假不归(不归于中华),遂成巢穴。洮河门屏之间,遂为腥膻屯聚之所。

此类行径,似乎是蒙古(国)习惯。

总是在文化之间摇摆,朝秦暮楚,不知归所。

后来的情况也如此。

先靠苏联,1990年又脱离苏联控制,投入了美国的怀抱。

在蒙古上层领导人中,许多人都得到美国的资助去美国留学,这个国家从上到下已经完全西方化,包括思维方式。

美国人的做事方式,或者说美国文化的思维方式,是把一切表面的东西都换成自己的。

日本就是例子,二战后的日本,除了天皇没换,其他的都按照美国人的意愿换了。

对待蒙古国,美国当然也是如此。

蒙古国乌兰巴托城市郊区

Youtube上可以看到蒙古人唱hiphop,他们的做派和美国黑人一模一样,蹩脚的模仿就是蒙古青年的日常生活方式。不仅如此,蒙古人对中国人的仇恨也可以从许多蒙古hiphop歌曲上看到。

蒙古国的青年认为,蒙古的落后和贫穷是中国人造成的。

这是美国人教给他们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很奇特。

对华态度——无根的怨愤

很多人可能不相信,蒙古国之人——至少很有一部分人——最恨的竟然是中国。

排在第二位的是韩国。

而蒙古国中人仇视中国的原因有点令人咋舌。

因为蒙古国出产的矿物半数以上是输出给中国的,同时,蒙古最负盛名的特产羊绒原毛也是大量输出中国。

因此,蒙古国认为蒙古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业的原料供给基地,这让蒙古国的经济受中国影响很大。甚至有依赖之感。

所以,一些蒙古民众认为中国是让蒙古无法前进的恶源。

这个思维奇怪否?

太奇怪了,你总以为你帮了别人,但别人认为你害了他。

在蒙古国,有一个专门仇恨中国的团体,叫蓝色蒙古,蒙语音译即“福福蒙古”,成员不足一万人。但主旨很坚定,那就是专门抵制中国在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影响,不断宣扬中国乃蒙古国第一敌人的论调。

几千人在中国或许并不算多。

但蒙古国人口才300万,其中几千人的团体专门仇视中国,比例就很让人担心。

2005年以来,蒙古国内开展了一系列“泛蒙古运动”,泛蒙古的概念本就是沙皇俄国时支持外蒙独立时,由沙俄白军将领恩琴提出来的,要把漠北蒙古、漠西蒙古、漠南蒙古乃至漠西蒙古在欧洲的移民地统一起来。

蒙古国成立之后,本以为时过境迁,没人再提泛蒙古了,谁知道 21 世纪竟然也能抬头。

从 2005 年开始,以此为名的一些蒙古团体到处袭击华人超市和酒店。

主张先排斥中国,再排斥韩国。蒙古国民众广泛支持。

此运动到现在也没结束,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运动彻底让汉字在蒙古国消失。当然,连蒙古字,他们也不要了,先是苏化,后是西化,总之,已无成吉思汗之后蒙古文字之样子。

华人店主但凡有汉字之招牌,一律打杂,无奈只能用蒙、英双语。

后来愈演愈烈,在蒙古国因为有女性“与中国男人同寝”,无论是夫妻还是男女朋友关系,一概不管,这些蒙古女性都被剃成光头。

乌兰巴托成吉思汗广场

对待韩国——泡菜野郎

韩国在蒙古国人仇视的外国中排第二。

因为韩流对蒙古国影响实在太大了。

蒙古国仇视韩国,主要因为在蒙古国的一些韩国暴力集团,利用韩流在蒙古的巨大影响力,进行就业欺诈。以建设住宅为由,骗取蒙古人资金,而后跑路。

这是有点区别的,中国只是自己强大,还买了蒙古国的东西,蒙古人仇恨中国。

蒙古国仇恨韩国,只是因为韩国一些人人品差,在国外丢了人。蒙古的相扑很有名,经常跟日本比赛,在日本很有名的蒙古相扑选手韩青龙明德,对着韩国记者就骂:“这些泡菜野郎。”

但很奇怪,韩国如此这般,也不过排在蒙古国仇视的第二位。

这些问题,正反情况都有,但无论如何,都反映出蒙古国在脱离汉文化之后,出现一种文化迷茫,既想力证自己,又不知何去何从。

03 惆怅三叹:海军没有海;发展无路,乌兰巴托成为韩国人买春之地

其实蒙古国也一直纠结,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让它看似有根,实则无根。作为左右夹着俄罗斯和中国的“夹缝小国”,蒙古国的地理位置不得不说是十分尴尬。

蒙古国是一个内陆国,全国都见不到海。

但蒙古依然是有海军的,因为海上贸易还是做的。如果要进口大宗货物就必须通过他国领土。

蒙古国周围只有两个邻国,北边的俄罗斯和南边的中国。

蒙古国女兵

因此,对外交流只能通过这两个国家进行,若是中俄联手对蒙古国进行封锁,那么蒙古国就与世隔绝了。

这时候,要怎么办呢?蒙古国想到了一个办法:两边不得罪,抱紧金大腿。

对蒙古国来说,不管是俄罗斯,还是中国,都是他得罪不起的超级大国。那么,为了生存,自然要和这两个国家交好。

在苏联解体之前,蒙古国长期受到莫斯科的控制,是苏联在亚洲的一个卫星国。在苏联的影响下,外蒙也的确进行了一系列的“俄化”改革,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

但也始终摆脱不掉对中国的依赖,中国是蒙古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虽说蒙古国的人仇视中国,但他们想出海,还是得依靠中国,其80%的生活物资都是由中国输入的。

中国对蒙古国也不错,虽然蒙古海军没有海可为用武之地,但水运其实是蒙古国交通运输体系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1991年之后,中国指定天津港为蒙古国货物通过中国领土出入海洋的港口。

蒙古海军这才算有了“用武之地”。

蒙古国传统乡村

乌兰巴托成吉思汗广场

即便如此,蒙古国明显不想受这种“夹板气”,还是给自己找了个出路——投奔美国。

在苏联解体后,蒙古国开启了全盘西化。欲突破地理上的限制,制定了一个“第三邻国”外交战略,通过加强与西方国家的联系来提高蒙古的国家安全系数。

2000年之后蒙古相继派兵参与了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并成为北约全球合作伙伴国。

即便如此,蒙古国的经济还是很单一,前无出路,后无靠山。美国人是靠不住的。

以前,蒙古国的经济大量受苏联援助,苏联解体,蒙古国再想往前走,已经来不及了。

工业基础薄弱、生产技术落后、生态破坏严重、荒漠化严重、基建不足。后来有些发展,2011 年,其经济成长率曾达到 11%,全世界无出其右,但接着煤炭价格大跌,其经济濒临崩溃。

到 2017 年,其GDP 总量不过 111.49 亿美元。

这根本不足以支撑一个 300 多万人口的国家。

何况,这些经济收入有10%以上是出国劳务者的汇款,也就是蒙古国在外打工的人往回寄钱。这还不包含地下汇款等。

蒙古国38%的人拥挤在首都乌兰巴托,这里的人的选择,要么拥挤着忍受贫穷,要么出国谋求出路。

韩国不法分子为何能骗蒙古人,因为他们想出去。

出去做什么?

不打工是不可能的。

蒙古国输出的打工者,多数去了韩国。据统计,目前旅居在韩国的蒙古国人数高达4.7万,有 25000名蒙古国人在韩国居住,这约占蒙古国人口总数的1%。而旅日蒙古人不过5000人。

为什么选择去韩国不去日本呢?韩国人对外国劳工的态度更为友好。

但在韩国务工,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在韩国劳务的蒙古人中,只有4成具有正规的雇佣契约。另外,还有在恶劣条件下劳动、工作中的责骂及对死亡事故不予赔偿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的。

蒙古国人仇视韩国,也不是没来由的。

而另外一个让蒙古国惆怅和尴尬的问题,就是据蒙古国的统计,凡是造访蒙古国的韩国人,有 70%以上是去买春的。

更有甚者,在蒙古国的韩国人经营的以卖春为目的卡拉 OK 经确认达到50间以上。乌兰巴托的美丽的草原姑娘们,或许唱着草原之歌,而挣莫名其妙的钱。

蒙古国政府一怒之下,针对韩国人的无耻买春旅行进行取缔措施,强化了一系列取缔卖春行为的法规。

但乌兰巴托到现在,依然是灯红酒绿,春意盎然。逃避取缔的骑马俱乐部及按摩店的卖春活动仍旧在增加。

乌兰巴托,曾经草原之上的明珠,四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竟然成为韩国人的买春之地。

这问题,恰出在蒙古国全盘西化而无出路的深层。

蒙古国尴尬,今后也会尴尬。它被夹在两个大国中间,没有对抗的能力,想摆脱又摆脱不了,想服从又不甘心。面积虽大,但人口少,也养活不了更多的人口,地理和经济结构都比较单一。

只能一味依靠别的国家,只有“打工思维”,没有“赚钱能力”,依靠美国,工人出口韩国,也注定发展尴尬。

更惆怅的是,蒙古国,已经丧失了原有的文化根魂。

从蒙古国而来的沙尘暴在中国北京遮天盖地,在蒙古国内,当然肆虐更甚!3 月 14 日的沙尘暴加上暴雪,导致蒙古国至少6人死亡,数十人失踪。

蒙古国的惆怅,将是永远的惆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8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